第0310章 道佛之论,天下瞩目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540
  第0310章 道佛之论,天下瞩目

    卫渊回来了几天后,老道士张若素一顿电话,又去了一趟龙虎山。

    他是要问卫渊,之前商量着弄点山海界的东西回来这件事情,到底成了没有,卫渊只好重新赶赴龙虎山,把要和无支祁商量的事情都暂且抛到了脑后,出门看到了一辆蓝色的共享单车,脸色呆滞了下。

    突然想起了那可怜兮兮被抛到澳洲的小单车。

    陷入沉默之中。

    沉思之后,他对这次龙虎山之旅没有了排斥,欣然赴约。

    旋即想到上门去,要是再给敲诈一天饭就不好了。

    一般来说,做顿饭无所谓。

    但是卫渊总觉得老道士可以笑眯眯说出,哪天饭?当然是每天了,这样的话,卫渊略作沉吟,把小单车先停下来,蹬蹬蹬走到博物馆里面,一把提起满脸懵逼的黑猫类,放到小单车车筐里。

    这是对张老道宝具。

    张道友,你先有别的猫的,勿怪卫某人‘无情’。

    “喵?!!!”

    黑猫类大怒。

    卫渊一把塞过去一把猫薄荷。

    黑猫类躺。

    卫渊深吸口气,右脚一踏脚踏板,御风之术施展而出。

    张道友,勿急勿急。

    卫某人来了!

    ……

    龙虎山上,老道人看着卫渊,黑猫类现在溜出去了,也不知道去了哪儿,卫渊刚刚还打算靠着黑猫类来挡住老道让他做饭的目的,现在算是泡了汤。

    老道士看了一眼天色,笑呵呵道:

    “卫道友,吃过了吗?”

    如果我说没有吃,他一定会说干脆就在这儿吃了吧。

    然后把我拐带到后厨。

    卫渊谨慎回答:“吃了。”

    “吃了,吃了好啊。”

    老道士笑道,“正好老道士打坐太久还没吃,卫道友你如果没吃,我也不好麻烦你,现在你都吃了,就麻烦你帮忙随便做几道菜吧。”

    “对了,阿玄也还没吃呢。”

    “多做点,多做点。”

    卫渊看着面不改色的张老道,嘴角一抽。

    你的脸皮是和年纪一起生长的吗?

    张道友。

    无可奈何,卫渊只好去做菜,转过头来的时候,小道士阿玄风一般跑进来,然后洗手,取碗筷,盛米饭,夹咸菜,端坐下来,一气呵成,转进如风,卫渊嘴角一抽,想到了某位拥有把一切食物碳化这个天赋的火神祭师。

    卫渊把饭菜放在桌上。

    然后给自己取了碗筷。

    老道士笑呵呵道:“卫道友,不是吃过了吗?”

    卫渊面不改色:

    “饿了。”

    “这么快就饿了?”

    “我是武者。”

    老道士不说话了。

    武者的饭量他是知道的,饭桶不是夸张形容,那个叫做写实派。

    三人各自伸出筷子夹菜,大快朵颐,吃得够香,张若素正要询问一下卫渊山海经作物的事情,突然,后面传来一声凄厉的猫叫,然后就是道士们的惊呼,老道士眼角抖了抖,看向面不改色,专注于干饭的博物馆馆主。

    “卫道友,你该不会……”

    伴随着几个道士的惊呼声,两道残影直接奔入这后厨。

    好不容易才被道士们分开。

    一个是大天猫龙虎山一号,一个是四爪踏雪的黑猫类。

    黑猫类看到张若素,厉声喵叫了一声,伸出爪子指着那边儿的龙虎山一号,道:“这是谁?!它怎么跑到我的地方了?!张道士,你给我解释一下!”

    黑猫类满脸悲愤,一脸我在外面忙活,你居然有别的猫了的表情。

    我不是,我没有,你听我狡……不,你听我解释。

    张若素嘴角一抽,双手抬起,以示无害。

    “咳咳,类,这件事情,说来话长,你听老道解释。”

    黑猫类头摇地像是拨浪鼓:“我不听!我不听!”

    老道士头痛,道:“那,那等你冷静下来的时候,我再说。”

    黑猫类大怒:

    “我说不听,你就真的不说了对吗!”

    张若素:“……”

    卫渊和小道士阿玄一边端着饭碗干饭,一边盯着这发展轨迹越来越诡异的争吵,那边大天猫龙虎山一号弱弱举了举手,道:“其实我是天狗,不是猫。”

    黑猫类炸毛道:“闭嘴,你分明就是猫!”

    “你看起来像是猫,跑起来像是猫,叫起来还是猫,那你就是猫!”

    大天狗张了张口:“我真是狗。”

    黑猫类毫不犹豫:“那你就是一只名字叫做‘狗’的猫!”

    大天狗:“……”

    它几乎不知道自己是该感激对面把他看作猫,还是悲愤这黑猫的反应,最后连卫渊都有些看不下去,无奈抬了抬手,道:“这真的是狗,天狗,和类你的祖先一样,都是记录在山海经里的。”

    张若素松了口气,道:“你看,我没有养别的猫。”

    黑猫类瞪大了圆溜溜的眼睛,不敢置信地看向张若素。

    那双眼睛里面居然浮现出一丝怜悯。

    “你再找不到猫。”

    “也不能找一只狗当猫啊……”

    “噗……哈哈哈……对,对不起,张道友,我,我没有笑。”

    “我真的……哈哈哈,没有笑。”

    卫渊差点笑得把米饭喷了对面小道士满脸,老道士满脸无奈,不过好歹是把这只在龙虎山养了几百年的黑猫给安抚住,片刻后,老人一边揉着黑猫类的头,一边看向卫渊,道:

    “原来是烛九阴帮你完成了神通,但是消耗太大,轻易不能动用,就只能等到几日后,道佛论法的时候,再想办法把这些灵材取出来了。”

    “不过,卫道友,道佛之斗,你可准备好了?”

    “那件事情,不只是佛门和道门的人会到场,新闻上,还有现代那些年轻人的直播之类的,也会关注这件事情,千万不能出了漏子啊。”

    卫渊点了点头。

    老人抚须,道:“除此之外,也要小心外域势力的人。”

    “所以绝不可以做出当场传法的事情。”

    卫渊点了点头,道:“这个我知道。”

    “不过,其他势力……”

    老人点了点头,抬眸看向西方,道:“难免的,不过,老道之前给过警告了,他们应该知道意思。”

    警告?

    卫渊想到了那天见到的雷法极致,陷入沉默。

    ……

    “神州两大派系的争斗,我们是否要关注?”

    “关注肯定要关注,但是到底要怎么做,这个也很难说。”

    “派遣谁去?”

    “呵……那天的雷法哪怕是伦敦塔里的古典石刻都有了感应,如果真的砸下来,你的挡得住?!”

    伦敦塔中,诸多身穿黑色正装的绅士们彼此交锋。

    而在整个十字教会的圣地,那教会独自掌控的国度里,一种红衣主教们正在商讨一个重要的问题,其中还有一些来自世界各地的精锐,他们聚集在这里的原因,是因为在前一段时间,澳洲处发现了伊甸园的气息。

    所有人都聚集在这里,围绕着教宗,后者则是要使用神术回溯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些教士和牧师是来辅助他的,在这一众虔诚祈祷的教士当中,有一名黑发褐瞳的年轻人,他同样是这个教会的。

    当然,名义上如此。

    他的真实身份其实是神州十字教的成员。

    虽然说一般来说,教皇是一切十字教的老大哥,其他地方的派系都得听话,可神州那边完全不鸟你,大概就是,我们的民众有信奉这个教义的自由,但是我们这边自己搞着玩,什么教皇?

    神州官方没有盖印的,那叫教皇?!

    假的!

    不过他混进来,其实是为了探查这边的隐秘传承,也没有想到会遇到这个时期,正一边默默祈祷一边心里默念大唐时期十字景教的石碑经文,而不是那什么伟大的主。

    正默默念到‘判十字以定四方,皷元风而生二气。暗空易而天地开,日月运而昼夜作。’的时候,突然隐隐察觉到不对,那边施展了大神术的教宗面色陡然煞白,惨叫一声,一下睁开双目。

    依附在他身上的天使直接崩散,羽毛飞射。

    而神术的画面也浮现虚空。

    众人下意识抬头看去。

    他们看到了在海底的姆大陆,也就是传说中的伊甸园。

    主教们都发出声声惊叹。

    而后看到海浪翻腾,看到了一名青年,看到青年背后,出现一头白色巨猿,双目迸射金光,直接扫过前方,然后抬手一棍,直接把伊甸园的神代防御给抽成了个稀烂。

    众人面色一僵,旋即就是一声声怒声,是心中的愤怒,是对这一幕的心疼,而后,伴随着教宗的昏厥,众人都陷入了一种混乱,对于那伊甸园出现的画面,都有一种疏离感,那毕竟是很遥远的东西了。

    只有那名黑色头发和褐色眼瞳的教士瞪大眼睛,脑壳儿一下死机。

    等会儿?!

    那啥玩意儿?!

    一个双目金光闪闪的猴子拿着棍子把伊甸园给砸了?!

    我尼玛。

    不是,这串了,串台了……

    一时间,青年脑子里闪过一大串懵逼的感觉,像是一个东北大汉用二人转口味儿在那儿唱耶稣,这儿一句,这儿有个妹子玛利亚,她未婚先生了个好娃娃,那儿一句这个儿子不得了,天神下凡本领高,脑子里嗡嗡的。

    而在这一天,教宗在被唤醒之后,老迈的教皇询问他,道:“你的身体恢复好之后,还要去神州,看看那一场大事吗?”

    有着金色短发和连鬓胡须的男子摇头,面色煞白,低声道:

    “不,我需要修养。”

    教皇蔚蓝色的眸子看着他,道:“你在害怕?”

    “为什么?”

    苦修的教宗痛苦地闭上眼睛,道:“请您重新派遣人去吧。”

    “那个打破伊甸园封印的存在在神州,我刚刚去窥探了祂。”

    他面色一下苍白,道:“那是个穷凶极恶,极端恐怖的恶魔!”

    教皇安抚了他,道:“为什么这么说?”

    教宗脸色苍白,道:“祂认出了我。”

    “然后说了这样一句话……”

    他的声音顿了顿,满是恐惧道:

    “维京海盗?我要拿你的头盖骨当碗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