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07章 帝池壶天,绝世神通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684
  第0307章 帝池壶天,绝世神通

    袖里乾坤大,壶中日月长。

    壶天之法,虽然厉害,但是却也只是位列于地煞七十二法。

    按照其表现来说,至少也不会在位格上比腾云驾雾之类的法术差,究其原因,就是因为壶天之法和施展神通的人法力有极为密切的联系,大概就是寻常人搬东西用力气,道士们用法力,而壶天极为耗费法力。

    搬点死物还好。

    想要搬些其他东西,比如搬一座山这种事情就很难。

    按照话本里的说法,那是要有无上法力。

    可真的有这样的法力,倒也用不着壶天也能把山带走。

    所以壶天神通终究有点高不成低不就,和曹孟德的鸡肋一样,所以只落入七十二地煞法里,但是这个问题,卫渊觉得今天完全可以解决,卫渊看着烛九阴的背影,满是期待。

    这可是昆仑帝池啊。

    甚至于可能是瑶池的传说来源侧面。

    相柳的残魂早已经安息。

    烛九阴身躯笼罩迷雾,俯瞰着曾经为诸位天神所建造的帝池,嗓音平淡,道:“确定了就是这里,是吗?”

    卫渊点了点头。

    烛九阴缓声道:“你那门法术我了解过,能够容纳一方天地到方寸之间,很有特点,但是我有一件事情要提醒你,昆仑帝池,终究是属于山海界的土地,我可以帮助你完成这一门神通,但是你不能让帝池和人间的地脉联系起来。”

    “一旦联系起来,虽然会一定程度地提升人间界的灵气浓度。”

    “但是同时将会牵引山海界,在帝池所在的地方,开辟出一个联通人间界和山海界的通道,到时候自然会有凶兽从这通道抵达人间,毕竟,这帝池也蕴含一丝昆仑的特性。”

    “我想,你应该不想要看到这一幕。”

    卫渊郑重颔首。

    旋即捕捉到了关键词,疑惑道:“昆仑?”

    烛九阴看了卫渊一眼,似在考虑,沉吟了下,道:“昆仑,你应该知道这一座山,但是昆仑并不只有一处,西山经当中有昆仑之丘,大荒西侧也有昆仑,海外同样存在昆仑虚,甚至于人间界,同样有昆仑山。”

    卫渊凝眉道:“这些地方的名字都是昆仑……”

    “我当时也很奇怪,禹他们也不说。”

    烛九阴平淡道:“可能是因为担心你贸然前去,一探究竟。”

    胡扯,我又不是禹,怎么会那么头铁的?

    卫渊心底表示反对。

    而后道:“听你这么说,这些昆仑,难道说……”

    烛九阴点了点头,嗓音平淡道:“你猜得不错。”

    “所有的昆仑指得其实是一个概念。”

    “它们既同时存在在不同的地方,又始终保持唯一。”

    “既分散,又统一。”

    “这也是为什么,昆仑山对于神灵来说也具备极为特殊地位的原因。”

    卫渊心中掀起一阵波涛,昆仑这两个字的概念在他的心底再度拔高了许多,烛九阴声音微顿,道:“你只要知道这个就可以了,禹王虽然分裂了九州山海,但是却无法真正意义上地将它们分开,这也是最初的规则。”

    “代表山海九州始终唯一。”

    卫渊点了点头。

    知道这样的提点,应该就是烛九阴付的‘餐费’。

    不过,山海诸界,昆仑唯一,那么人间界的昆仑山,现在是跑到山海界的某一个地方了?看来西王母应该没有遇到危险,卫渊想到那位雍容女子,心中先是因为她平安无事而松了口气,旋即不知为何,又感觉心里沉甸甸的。

    西昆仑的分量更重了。

    珏的事情,得怎么跟西王母解释……

    烛九阴转而注视着不远处的帝池,伸出手,嗓音从容平淡,道:“若你没有其他想问的,那么我现在就可以帮你完成这一门术法。”

    卫渊从对未来的隐忧中惊醒。

    他举手道:“有问题。”

    烛九阴动作一滞。

    眸子横扫。

    卫渊道:“只要是这一座帝池范围里的东西。”

    他双眸微亮,道:“都可以收入壶天,是吗?”

    烛九阴不解其意,微微颔首,道:“自然如此。”

    卫渊神色微松了口气,道:“那么,有劳烛九阴你先稍等一会儿了,我做点准备。”卫渊抬手用壶天之法把刚刚准备好,还没能吃完的糕点都取出来,然后用清风托举着。

    烛九阴视线扫过,道:“你是打算搜集一些东西,带回人间?”

    卫渊微笑道:“是这样。”

    烛九阴看了看帝池,地方虽然不算是少,但是大部分都是亭台楼阁,看上去有神代时候的气息,除此之外,其实没有多少空地,索性颔首,任由卫渊去取,区区一个人,能搜集多少东西?

    不过他也不可能让卫渊恣意准备,拈起一枚糕点,嗓音平淡道:

    “我只能给你一段时间,等到月下中天之后,就必须停止。”

    驳龙看了看糕点。

    又抬头望了望天上的太阳。

    脑子里蹦出来一个古怪的想法。

    等到月下中天的时候,烛九阴似乎刚刚好把糕点吃完。

    驳龙被自己的想法吓得鳞甲都炸开。

    不至于,不至于。

    那可是烛九阴。

    龙脉里最古老的神灵之一。

    可祂刚刚,怎么好像看了我一眼?

    驳龙吓得腿脚发软,哭丧着脸,却又不敢跑开,只能待在原地。

    烛九阴吃了一枚糕点,饶有兴趣看着卫渊,倒是要看看他要带着些什么宝贝,烛九阴是神灵,并无特别善恶偏好,对于这样争取利益的想法,也并不讨厌,料他一人,也做不得什么。

    然后看到卫渊没有动手,抬手从袖袍里面掏出了一个大口袋。

    正好奇的时候。

    卫渊神色郑重,把这袋子往前面一抛。

    口袋开口朝下,悬在空中。

    豁然洒落了不知道多少黄豆。

    卫渊双手结出法印,口中喝道:

    “黄巾力士何在?!”

    言出法随。

    这些黄豆都是经过他特殊处理的,在人间降下真灵,现在已经只剩下最后一步,伴随着神力激发,大片黄豆直接化作了身穿铠甲,手持兵器的将领,列阵严整,沉默肃杀,一股烈烈煞气冲霄而起,惊得驳兽鳞甲发寒。

    为首之人膀大腰圆,气宇轩扬,腰间一柄战刀。

    眼眸横扫,这位不知为何初步具备了一丝灵性的黄巾力士首领松了口气。

    还好还好。

    那个非要他们搬家扫地擦玻璃划船的人不在。

    他握紧了那柄百战长刀,踏前一步,肃然道:

    “黄巾力士,应召而来!”

    “请真人法旨。”

    卫渊从袖袍里面把朝歌城老太师准备的东西逃出来,放到地上,里面全是各种灵材的种子,都是朝歌城这一些年的珍藏,想要带入人间,需要消耗相当的神力,想要都弄出去少说得几年,难得能够白嫖。

    肃杀,凌厉,强大的黄巾力士看了看那一大口袋的种子。

    看了看那少年道人模样的卫渊。

    又看了看那一口袋种子。

    陷入诡异的沉默。

    这样的氛围,他们不知道怎么感觉有点熟悉。

    卫渊伸出一根手指,刷一下指着前面的帝池,言简意赅道:

    “种!”

    黄巾力士:“……”

    为首的黄巾力士首领悲愤欲绝,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欲哭无泪。

    果然是你!

    怎么又是你!

    ……

    一炷香时间,约莫还更多点。

    总之,在烛九阴明显加快吃糕点的速度下。

    被召来的黄巾力士偏军成功将这些灵材都种到了帝池里面,卫渊打算要把这些东西带入人间,研究一下山海界的种子植物,以及这些土地的构成,看看能不能人为创造灵地之类的东西。

    比如,以后每个学校,每个年级一个。

    老道士提议轮换到灵地去上课,比如在晚自习里增加一节吐纳课。

    在月下中天的时候,这些灵材的种子都被种下去。

    卫渊将黄巾力士护身咒都解开。

    然后在烛九阴眼前,并指一点虚空。

    三十六天罡神通·花开顷刻。

    刚刚种植下去的那些灵材种子,就像是经历了漫长岁月的洗礼,一一地生长出来,灵气浓郁,驳龙几乎要哭出来,您老这是逮着一只羊薅毛啊,可是那可是烛九阴啊。

    卫渊这由山神之力组成的身躯一下变得淡薄透明,他注意到了驳龙那一脸‘活不了多久’‘生无可恋’‘你还是把我给烤了吧’的表情,神色如常,道:

    “都是一些山海界的食材和药材,这样的话,也能在人间研究研究新的菜色,看能不能开发一些新的调味料。”

    “现在人间调味料之类的研究可是比以前先进多了啊。”

    卫渊感慨了一声,这才转头看着烛九阴,点头道:“好了。”

    “有劳烛九阴你了。”

    烛九阴盯着卫渊,平淡道:“很有趣的神通。”

    “现在施展你的壶天。”

    祂平淡抬手,五指翻覆。

    卫渊没有怠慢,如烛九阴所说,拂袖壶天去罩那一座帝池。

    果不其然,以前使用得心应手的壶天之下,帝池仍旧纹丝不动。

    烛九阴眼眸微敛,脚掌微微用力。

    大地开始崩裂。

    巨大的动静和声响,驳龙受惊,它本就腿脚发软,这一下直接摔到了帝池里面,而烛九阴的动作没有停止,祂的双眸里所展现出的,并不再是平淡的人性,而是苍茫浩瀚为主的神灵的气机。

    裂缝径直将整个帝池笼罩。

    而后,昆仑帝池整个悬空。

    卫渊身躯微将,在这一刹那,他仿佛看到了遥远的九幽,微敛双目的巨大烛龙抬了抬头,双眸睁开,代表日月轮转的目光直接洞穿九幽和山海界的阻隔,落在帝池上,在这一瞬间,卫渊感觉到了那种难以形容的无力感。

    这就是山海界顶级神灵的力量。

    陆吾神……

    还有西王母,都是这个层次。

    卫渊心中发沉。

    帝池颤抖,被庞大的神力所囊括。

    最终居然不断缩小,不断地主动契合卫渊的壶天神通。

    最后卫渊感觉到,壶天神通和帝池彼此彻底凝结在了一起。

    他的壶天,以后只能是帝池,再不能如同平常那么简单地使用。

    再抬头,烛九阴已消失不见。

    只剩下了平淡的声音,徐徐散去。

    “穷奇已注意到了你……”

    “祂的实力不比共工差多少,约莫是全盛无支祁的水准,且和人族有血海深仇。”

    “不死不休。”

    “你且好自为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