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04章 结束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144
  第0304章 结束

    眼看着张若素要出手,卫渊右脚一踩脚下的船只。

    这船很小,但是偏偏五脏俱全,里面什么东西都有,卫渊有理由怀疑,这个可能是诺亚方舟的初步设计方案,类似于‘初号机’,毕竟那么大一艘船,总得先造一个小号模型看看会不会出问题,才能放心大胆地去尝试。

    所以说,至少马力足够,而且很皮实耐草。

    不然没法扛过天灾。

    察觉到鼓要出手。

    卫渊凌空转身,直接把这件西方神系的宝物当做盾牌挡住一招。

    顺势拉开了距离。

    与此同时,酝酿的雷霆终于爆发,从天穹之上狠狠地砸落下来。

    雷霆者,天之枢机。

    主天之灾福,持物之权衡,掌物掌人,司生司杀!

    ……

    卫渊为什么会相信张若素能够对抗鼓。

    这不仅仅是因为老道士是卫渊所认识的,最强的人族修士。

    还因为东海区域和神州的关系,以及正一道的独特性。

    在神州的修士都知道一个流传的俗语,你可以和全真教打架,你甚至于可以和他们约架,但是你只能和正一道打遭遇战,却不能和正一道那帮牛鼻子去约架。

    这帮大半战斗力都在符箓法器仪轨上的修士。

    完全可以硬生生用准备的符箓把人给砸死。

    对上和尚用金光破甲符,对上阴鬼也有酆都镇鬼符,上一秒还是清风化雨咒,抬手就能给你换成雷霆万钧符拍脑门上,不管混哪一道的,和正一道约架就代表着自己会被全方位无死角地克制。

    而张若素就是正一道这一代最强的修士,还站在神州固有的领海上,提前进行了相当长时间的准备,卫渊也很想要看看,现在神州修士第一人所能爆发出的战斗力有多强。

    他很快看到了。

    老道人伸出手五指微握。

    大天狗哆嗦了下,上一次老道士只用了一根小手指就把它劈得欲仙欲死,这一次居然五指直接握紧,这是打算直接吃烧烤吗,天空中元气迅速化作了肉眼难见的符箓,而后快速燃烧。

    老人盘坐不懂,身下海水化作高台仪轨。

    《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降魔法坛》

    花费了数日的准备。

    张若素手中出现了几道法令,呈现五色。

    毫不犹豫,第一道法令直接砸下,天空中轰隆隆雷霆不绝,仿佛是有千军万马即将奔出,东方轰天震门雷帝所化乙木太清神雷发出,一道和寻常雷霆不同,呈现苍青色的雷光重重砸落下来。

    寻常雷法当做挠痒痒的鼓挨了一招,居然忍不住发出剧烈惨叫,旋即越发疯狂,老道士动作不停,手中法令重重砸再仪轨法坛之上,天空再度迸射雷霆。

    一口气打出五枚法令。

    雷光耀眼至极,直晃得大天狗眼前一片白光,头晕目眩,差点跌倒。

    清醒过来之后,看到眼前一幕,只觉得脑壳儿发麻,从头到脚都凉成了一片,深夜的海洋其实是笼罩在一片黑暗当中的,天又高又远,现在却自那巨大凶禽中心,出现五团不同的雷光,仿佛五道威严门户伫立天地。

    不同的雷霆仿佛锁链,直接困锁住了鼓。

    除去刚刚第一道东方轰天震门雷帝神雷。

    出现的雷霆分别代表着南方赤天火光震煞雷帝,西方大暗坤伏雷帝,北方倒天翻海雷帝,中央黄天崩烈雷帝,老道人站在天地之间,周围五方雷帝簇拥,须发皆白,双目平静从容。

    大天狗怔怔失神。

    这就是千年以降,最强的天师……

    而卫渊作为道人,则更是感觉到了一种叹服的感觉,神州从来不缺乏这种天纵之才,这自然是天罡神通之中的掌握五雷,但是却已经不再是掌握五雷所能解释的范畴,至少卫渊恐怕绝无可能靠着自己施展出这一门神通。

    他对雷法的认知和了解,完全无法达到这样的高度。

    《七真命召五雷神兵伏魔上品》

    五天神雷。

    这一门神通在历史上和传说中早已经销声匿迹,很少出现,但是就像雷光闪过后,仍旧有雷声阵阵,就像远古的祖先被毒蛇猛虎杀戮,现代的人族也会本能地恐惧这种生灵,神通的影响力藏于每一个神州百姓习惯性的文化当中。

    很朴实的一个名字,所以鼓你真的不用害怕——

    名字叫做天打五雷轰。

    张若素五指握合。

    刹那之间,仿佛天地间一切都归于寂静,只有灿烂的雷光落下来,连恐惧都来不及在生灵的眼底诞生,更遑论是反抗,只剩下了纯粹的壮阔的感觉,老人的道袍微朝后摆,微敛了敛眸子。

    上一次在海边出手驭雷,还发了个朋友圈。

    这次就懒得发了。

    没必要。

    鼓兽终于在祂最看不起的人族手中,受到了绝对堪称致命级别的杀伤。

    心中的癫狂和愤怒终于抵达了巅峰,几乎要把祂彻底燃烧成灰烬。

    为什么,为什么?!

    明明我是你的独子,你居然会抛弃我,不救我?!

    我杀葆江,明明是因为祂威胁到了我的性命……!

    鼓愤怒地展开双翅猛地闪动,狂暴的火焰在充斥愤怒的心情下达到了空前的施展,热浪在天地间沸腾,方圆百里的海面瞬间被蒸发地向下塌陷了一瞬间,而后海面直接焚烧起来。

    鼓死之后,化为鵕鸟。

    见即其邑大旱。

    ……

    那是遥远的岁月之前。

    鼓虽是暴虐,但是仍旧还有着作为神灵的自觉,祂和好友一同在山海诸界游历,因为父亲烛九阴的存在,所到之处,到处都受到了足够尊敬的对待,而后,祂们发现了传说中那一块石板,亦或者说,是那本书。

    那是更古老的神灵,尝试窥伺命运因果的起点。

    祂们尝试询问了这一本书各自心底好奇的问题。

    而后杀死了看守不死药的天神葆江。

    但这是有原因的,因为……

    愤怒和疯狂的记忆不断冲击着鼓本就不那么聪慧的脑海,祂想要反抗雷霆之威,但是在这样的状态下,居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是疯狂地释放权能,对抗雷法,而这个时候,一道身影穿破了雷火交错,直接袭杀向了鼓。

    五雷轰顶这种神通会直接将神魂搅碎。

    张若素收敛了威力,而卫渊则是靠着和无支祁的约定,神力护体,强行冲破了封锁,出现在了鼓的眼前,鼓思绪一顿,无边的愤怒终于有了爆发的地方,他怒喝道:“烛九阴!”

    “你明明知道的,你明明……”

    卫渊打断道:

    “我不是你的父亲。”

    “你??!什么?”

    鼓就像是最后挥舞全身的力气,却发现打空了一样。

    气势和情绪都一顿,最后的一句话没能说出来,只在心底回荡。

    你明明知道的……

    那石碑上的文字是。

    这个时候,卫渊手中出现了鼓年少时的匕首,也是杀死葆江的兵器,飞身捅穿了鼓的心脏,怨恨所化的鸟散去,变成了桀骜俊朗的青年,双目死死盯着卫渊,卫渊敛眸道:“你没猜错。”

    “我确实是你认为的‘那个厨子’。”

    他微笑道:

    “怎么样,当初被斩首的感觉还好吗?”

    捅入心口的匕首狠狠的一扭。

    烛龙气机顺着兵器将怨恨的根源解构分散。

    而卫渊心脏再度处于不死花的保护下。

    烛龙气机散去的瞬间,清气短暂爆发,猛烈地朝着周围散去,在鼓逐渐失去神光的双目中,就像是清风拥抱着卫渊,淡青色的流光就像是柔软的飘带羽衣,而那一双墨色的瞳孔中,出现了不死花的幻象。

    鼓的思绪凝滞,愤恨,不甘,恍然,悲痛,归于寂灭。

    是你找到他来的,父亲。

    你果然知道的,我为什么要杀死葆江的理由。

    祂最后想着。

    洛书之上写着的——

    鼓死于服下不死药的凡人手中。

    ……

    卫渊松了口气,手掌脱力,重重地摔在海中,幸亏有本能的御水神通,要不然指不定会被呛好几口水,张老道钓竿一甩,直接钓住了卫渊后衣领,把他拉到了法坛上面。

    而五天神雷的法术也逐渐散去。

    老道人看着鼓最终还是化作凶兽的模样离去,感慨道:“结束了。”

    卫渊看着那最终似乎对自己的父亲无比愤恨又复杂的凶神,叹道:

    “是啊,结束了。”

    这个时候,张若素的手机声音响起,是小道士阿玄,用这种方式通知师兄龙虎山封印还剩下多少时间,基本响一声代表着还有十分钟,不过现在鼓已击败,老道索性直接接了。

    小道士阿玄听师兄和卫馆主说事情结束,松了口气。

    张若素打开视频,给小道士看了看鼓,道:“这就是我们的对手了。”

    “看看,厉害不?”

    眉心天生火焰模样胎记,眉目秀丽的小道士道:“哇,好大啊……”

    他沉思之后,然后问道:

    “这东西,好吃吗?!”

    卫渊嘴角一抽,转过头来告诫小道士,道:“咳咳,阿玄,这好歹是凶神死了以后的化身,你问这个问题是不是不大好?”

    小道士挠了挠头,道:“是了,毕竟是凶神。”

    “对不起,卫馆主,我,我重换一个问题。”

    他想了想,看着卫渊,小心翼翼地嗫嚅道:

    “能吃吗?”

    张若素:“……”

    卫渊:“……”

    说真的,我把那羽民国的小姑娘介绍给你认识吧。

    你们一定能成好朋友。

    当然,前提是那丫头不拿你试菜,那样的话,你还是跑吧。

    卫渊无可奈何,张若素提了提手里的竹篓子,道:“那是凶神,当然不能吃,看,师兄钓了那么多鱼,回去有的是吃的了。”小阿玄看了看满满当当的竹篓,愣住,下意识张口道:

    “咦?哎哎哎?!师兄你居然钓上……”

    张若素啪叽把视频结束掉。

    哈哈笑着看向卫渊,道:

    “不过就是钓上这么多鱼,小家伙太惊讶了。”

    卫渊道:“张道友你怎么挂了?”

    老道人面不改色道:“海外流量,太贵。”

    “哦……这样。”

    老人正气凛然,卫渊居然无法反驳。

    他看着张若素的收获,忍不住赞叹道:

    “不过你这确实是钓上不少鱼来。”

    “真是神钓啊,我家那儿有个水鬼,每次都空军,用的最好的钓竿,结果除了鱼什么都钓上来过,真是绝了。”

    “下次你教教他也好。”

    张若素面色微僵,道:“呵……呵呵……应该的。”

    “老道毕竟年长,这钓鱼吗,还是会一点点的。”

    大天狗龙虎山一号:“……”

    你个杂毛老道士。

    我信你个鬼。

    它想到刚刚的经历,恨得牙痒痒,而且这老道士居然还说它是狗,必须要会游泳,它突然看到旁边的卫渊,眸子微亮,如果有谁说它是猫,那不就能堵住老道士的嘴?

    它拉了拉沉思的卫渊,道:“卫馆主……”

    “嗯?”

    “你看我像是什么动物?”

    卫渊讶然,看了下老道士,沉思了下,道:“我看你像是猫啊。”

    “那叫起来呢?”

    “也像是猫。”

    大天狗得意看了一眼张若素,殷切问道:“那我看起来像是猫,长得像是猫,叫起来也像是猫,卫馆主你说我是什么?”

    卫渊不假思索道:“你是狗。”

    大天狗脸色一僵。

    卫渊补充道:“山海经就这么写的。”

    卫渊点了点头,转而看向鼓的尸体,出乎意料,鼓的尸体逐渐消散,最终连那一柄匕首都崩散碎裂,消失不见,化作的真灵本能要逃,卫渊叹了口气,袖袍一震。

    仿佛遮天蔽日一般,直接将那真灵容纳。

    这一场绵延了数千年的逃亡。

    该结束了。

    是时候去见烛九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