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01章 烛龙气机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822
  第0301章 烛龙气机

    澳洲沿海森林。

    明明是夜间,却爆发出了巨大的声响,以及时而在森林之中炸雷般响起的浓郁烈焰,赤红色的火焰冲天而起,核心处却泛着妖异的紫色,令人心中不安,卫渊袖袍一甩,直接自海洋之中抽取水流,冲刷林火。

    这一幕被森林附近的监控拍了下来。

    而后传递到了监控室。

    卫渊却根本没有心思去管监控室的工作人员直接把咖啡喷了显示屏满屏,然后证明了‘比起喝下去,有时候把咖啡洒了更容易提神’这一个定律,只是将御风之法催动到了极限。

    很显然,鼓是很在意那柄匕首的,而且作为死后在尸体上诞生的怨念,鼓的情绪很极端,居然被卫渊轻飘飘那句你猜给惹得情绪爆炸,直接开打。

    一个不留神,鼓直接掠到卫渊身后。

    卫渊身躯微转,抬手五指微屈。

    一块块大石飞起,朝着鼓的头顶砸落下去。

    地煞七十二法·招来。

    鼓兽双翅一震,将这看上去朴实,实则暗含神力的招式全部避开,一块块石头被击碎,化作齑粉,鼓大声嘲笑卫渊,声音尖利:“你的招式就只有这一点吗?”

    祂双翅闪动,齑粉被风暴席卷散开。

    而祂也一瞬间靠近了卫渊。

    而后就看到卫渊站在空中,右脚踏前,左脚在后,摆出了一个姿势。

    吸气,肌肉贲起。

    拧身发力。

    走你!

    手里本来空空如也,突然多出一抹蓝色的影子。

    在鼓毫无防备的时候,哐一下重重砸在了鼓的头顶。

    以道门法力瞬间强化肌肉细胞和神经,结合医术刺激经脉气血,以此达成短时间内超越人类极限,爆发远超原本力量的辅助性神通,让一介文弱道人也能有和妖魔角力的资格。

    地煞七十二法·大力。

    名字上就是这么朴实无华,毕竟一般是拿来和壶天捆绑使用的神通。

    大力+壶天+黄巾力士护身咒=阿渊搬家快乐神通。

    但是效果很强。

    鼓直接被砸地动作一顿,卫渊则是飞快地拉开了距离,他的手掌有些发麻,只可惜手上只有那个东西了,现在砸在鼓的头顶,堪称绝品的共享单车直接变成一团,坠在地上,而脱离了壶天之法后,位置讯息也还是传递了回去。

    卫渊可惜地看了一眼共享单车,决定回去之后再交罚款。

    而后迅速远离。

    鼓晃了晃头,看到了砸到自己的东西,思绪一顿。

    祂在人间生活过一段时间,所以认出了那是什么东西。

    是凡人的交通工具。

    伤害并不强,但是侮辱性极大。

    你拿凡人屁股下面坐着的东西,砸一位神灵的头?

    数息后,鼓的恨意发出凄厉的怒声,疯狂追击前面的卫渊。

    而卫渊在这个时候,拨通了老天师的电话。

    表示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向老天师解释,他是怎么把鼓吸引入海的。

    ……

    在交代完事情,确认已经稳稳吸引到了鼓的仇恨值后,卫渊直接朝着东海方向飞掠而去,他执掌一定的御水权能,在海面上战斗时候,能够靠着转化山神印玺的力量,部分操控海域权能,而鼓执掌的是干旱与火焰,进入海域则是会受到水气的影响,逐渐变弱。

    激怒下的鼓直接冲入海域。

    战斗在二者之间不断展开。

    因为远离了大地,海面上海风强盛,卫渊也能爆发更强的力量,可即便如此,和鼓的交手之中也处于下风。

    在澳洲近海海域,一艘游轮安安静静地停靠在海面上。

    这里有十来个年轻人男女。

    正在开一个深夜派对。

    有一对情侣远离了后面的同伴,来到了甲板上。

    那位有着金色长发的年轻女子看着宁静的海面上,圆月倒影在海面,波光粼粼,浪漫唯美,而后她的男朋友悄悄过来,双手环着女伴的腰,下巴搁在后者的头发上,道:“怎么来这儿了?”

    女人摇了摇手上的手机,道:“看一些好玩的。”

    上面是神州发生的事情。

    男子漫不经心道:“哦,神州,那片古老的土地。”

    “我说真的,阿娜伊斯,你不会真的相信这个吧,要相信科学。”

    阿娜伊斯反问道:“你不相信?”

    男子耸了耸肩膀,道:“你知道,我们的国家,相信的是科学,在新大陆的历史上,从没有什么神灵的存在,如果真的有,那么那些印第安人不会那么容易被我们的祖辈击垮,那位羽蛇神不是会出来拯救他们吗?事实上什么都没有出现。”

    “当然,你如果说是那位造物主,我还是保持着足够的尊重,我每周都会去教堂做礼拜,真的。”

    他环着女伴的腰肢,面向着海面,转开话题,笑道:“你展开双臂。”

    “是不是很像泰坦尼克的经典镜头?”

    晚风徐徐,阿娜伊斯忍不住笑道:“是很像。”

    “但愿我们不会遇到冰川。”

    男子忍不住道:“哦,上帝,你说的是什么话?”

    “我发誓我将会一生爱你,否则的话,就让我们遭遇泰坦尼克的灾难吧,让这里诞生冰川,让我和你埋葬在这里,让我们的爱意永存。”

    女子被这夸张做作的动作表情逗笑,正要说话。

    突然远方传来一阵轰鸣声。

    而后,他们才转身,就看到了巨大的凶禽从天而将,尖锐的鸣啸响彻天地,而这样可怖的凶兽,居然是在追逐着一个人类,卫渊抵挡住了鼓的攻击,感觉到山神印玺力量的消耗,感觉到手臂发麻,神色微沉。

    鼓猛地攻击下来。

    卫渊直接钻入海中。

    鼓在愤怒之下忽略了海洋对祂的不利影响,同样冲入其中,可卫渊靠着御水灵活摆脱了鼓,提前一步冲天而起,落在海面上,右手直接抵住海面,左手施展法决。

    地煞七十二法·吐焰。

    这一门法术是调动天地间的火元,化作天地火焚烧敌人。

    卫渊将火元直接凝聚在手掌。

    于是海面温度降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直接结出寒冰,化作冰川。

    鼓冲破寒冰封锁。

    卫渊趁其不适应寒冰气候的时候,左手火焰吐焰之法直接砸在鼓兽的头顶,将这凶狠的飞禽第二次砸入海中,激荡起海浪,被烈焰焚做烟雾,笼罩了整个海面。

    而后,海面逐渐恢复平静,鼓居然一直没有出现。

    卫渊皱了皱眉,缓缓戒备。

    明月在上,白雾笼罩。

    黑衣男子站在海面云雾之上。

    脸上的古朴面具在雾气月光下,越发神秘莫测。

    那一对游轮所有人呆滞地看着这突如其来的一幕。

    回过神来后,立刻驱动游轮往回赶,青年看着那冰川,想到自己刚刚的誓言,额头一下全都是冷汗,蹬蹬蹬往后退去,一下变得比奶奶都虔诚,心中默默祈祷,上帝啊,我只是开个玩笑,而那名女子则早就下意识打开了手机的摄像头,把这仿佛神话再临的一幕拍摄下来。

    恐怖地仿佛是神话灾厄的飞鸟,以及和这灾厄对抗的人类。

    瞬间结冰的海面。

    转而爆发的烈焰。

    仿佛超级英雄一样地画面,她直接把这画面传递到网络上,而后,写下一行字作为标题——

    不只神州存在传说。

    澳洲神秘强者对抗魔神。

    近来一直在东方出现神秘事件,这样的标题瞬间抓住人的眼睛。

    热度瞬间爆炸。

    而卫渊根本没有在意这些,在鼓第二次升起的时候,抬手一抓,得之于无支祁的御水之法爆发,海面腾起巨大的波涛,远处的女子看到这个,下意识举起手里的手机。

    平静的海面上,巨大汹涌的浪涛逆着旋转,升起在空中,接天连地,仿佛巨大的龙卷,将鼓纠缠住。

    而后。

    低沉的声音响起。

    一只巨大的蓝鲸在海浪潜流的牵扯下,直接飞出海面。

    月光之下,蓝鲸在空中缓缓转身。

    这一幕足够震撼。

    至少旁观者失去言语。

    这一幕,也在未来某一段时间成为了澳洲神秘组织的官方宣传片。

    以及更长时间内不允许任何人提起的巨大耻辱。

    而下一刻,卫渊五指握住,重重往下一拉。

    地煞七十二法·御风。

    地煞七十二法·招来。

    地煞七十二法·禁气。

    三种神通组合施展,蓝鲸带着海浪重重砸落下来,鼓在一刹那失去了对天地元气的操控,或者说,天地元气仿佛瞬间失去了活性,虽然只是一瞬间,他仍旧被那蓝鲸重重砸入海底。

    卫渊一边远去,一边看着那鼓似乎越发激怒,真正受到的伤害却很难说,心中自嘲,难为自己一大堆地煞法施展出来,花里胡哨的,还不如无支祁的一棍子。

    这就是根基上的天差地别。

    他继续朝着东海的方向飞去,不过片刻,鼓振翅破水而出,热气腾腾,煞气冲天。

    卫渊默默计算速度,恐怕很难在规定时间里抵达东海。

    一咬牙,伸出手,止住鼓的动作,道:“等一下……”

    鼓速度非但不停,反而骤然加快。

    卫渊道:“鼓,你不是想要知道这匕首是怎么来的吗?”

    鼓的动作骤然顿住,浑身纠缠着暴戾且混乱的气息,一双眼睛死死盯住卫渊:

    “我的父亲,烛九阴……你对祂做了什么?”

    “他在哪里?”

    “难道你杀了他?!”

    鼓的反应让卫渊稍松了口气。

    看来,鼓仍旧很看重烛九阴。

    他沉吟了下,缓缓激发心口的气机。

    苍古悠远的气机逸散而出,仿佛自天地开辟后就诞生的神灵,是支撑一界,执掌日夜轮转的悠古存在,鼓动作僵住,后者毕竟只是一介游魂,而且以怨恨为主,此刻疯狂之下,居然思绪认知产生混乱,呢喃道:“这气息,你,是你。”

    “父亲?”

    要以这样的身份去欺骗鼓前往杀阵,看着鼓的茫然,卫渊心中略有愧疚,旋即他对眼前这凶神了解镇住情绪,面色缓和,看着那巨大的疯狂的凶神,也只好硬着头皮,以苍老悠然的声音,缓声道:

    “是我。”

    “鼓啊……你过得还好吗?”

    “是你,是你……”

    “难怪你有那样的匕首,是你啊。”

    鼓似乎手足无措。

    卫渊稍松了口气,准备继续开口,而后,心底突然爆开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机感。

    猛地后退。

    一只利爪,以快地连残影都无法察觉的速度出现。

    昏黄色羽翼散开,鼓化作人形,是双目赤红的疯狂青年,手掌剧烈卫渊的心口只有一寸,被八面汉剑死死挡住,卫渊感觉到手臂处承担的巨大压力,而鼓逼视着卫渊,神色疯狂而愤恨:

    “啊……我的父亲,无日之国的君王,九幽的共主。”

    “你为什么?”

    “不去死啊!”

    卫渊:“??!”

    烛九阴,你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