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00章 你必须先攻击那个有嘲讽的敌人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997
  第0300章 你必须先攻击那个有嘲讽的敌人

    “我们的祖先创造了陆地,万物,以及人类……”

    “祂和天地万物一样,是永生不灭的,我们是祂们的孩子,在祂们创造的大地上生活,而一切都归于永恒的灵,人死后,肉体毁灭,而灵会回到天上去……”

    围绕着篝火,老人们给那些部落里面新成年的孩子们讲述着神话时代的传说,将部族的勇气和传承混杂在了神话里面,讲述祖先开辟陆地,创造万物,就像是每一个神话一定会有作恶的恶神,他们又讲述了深海的水神。

    对于这些曾经在沿海生存的人类。

    海洋的威胁永远存在,不容忽视,那是本体为虹蛇的大神。

    那是有着袋鼠的头,鳄鱼的牙,鱼的尾,羽毛一般的耳、长蛇一般的身体的巨蛇。

    掌管气候,沉绵于海底,如果人不尊重海洋,亦或者大海遭到污染。

    虹蛇就会惊醒,掀起恐怖的浪潮,淹没和毁灭一切生灵。

    这样的故事,老人已经讲了不知道多少次,早就娴熟于心,讲得栩栩如生,引人入胜,孩子们听得入神,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却传来了一道杂音:“老尤尔,你还在给他们讲那些萨满教的东西吗?”

    老者愕然转头,看到了几名青年从远处走了过来。

    为首的人有着类似于部族战士的健硕身材,深色的皮肤,以及和非裔不同的面貌,脸上还有战纹之类的刺青,身上却穿着现代的世上衣服,背后是穿着热裤,身材曼妙的热辣女子,还有显然是来度假的澳洲白人。

    老尤尔愕然之后,心底生出愤怒来:“是你,阿克维勒!”

    “你跑去昂撒人的城市,居然还把他们带到了我们的圣地?”

    “按照规矩,哪怕是年纪不到二十岁的孩子都必须蒙着眼过来,以保守神灵的秘密,你居然带外人进来?!”

    阿克维勒心底稍慌,有些后悔醉酒之后为了彰显自己的气概,就一时昏头答应下将朋友们带来,但是他也想要拜托部族在他心里的影响,他双手展开,装作不在意地道:“嗨,老尤尔,就是一些跟不上时代的东西。”

    “这些都是我的朋友,就让他们看看吧。”

    “你也该学着拥抱文明世界了。”

    那些男女在后面拿出手机来拍照,发出一声声惊叹。

    老者像是被激怒的狮子,一抬手抓起一柄锋利的短矛。

    一瞬间爆发出的煞气,像是一头被激怒的狮王,虽然老迈,却仍旧有着锋利的爪牙,让那些自由散漫,毫不尊重这个部族的澳洲人心底惊了下,那两个女子吓得往后退去,其中有两名青年直接拔出了猎枪。

    处于对某个国度民族自由主义的符合,澳洲并不禁枪。

    只是手续相对而言比较繁琐。

    而这繁琐又有相当一部分是对于底层平民,亦或者外来人。

    是的,一切平等。

    但是某些肤色和种族,会更加平等。

    老人被枪械指着,那是老式猎枪,能够对真正的雄狮产生威胁。

    持枪的青年按捺住自己心底的慌乱,勉强吹了个口哨,道:“不错的动作,老头儿,可是你知道的,时代早就变了。”

    “现在是科技的时代。”

    “你那一套,落伍了。”

    老人已经七十多岁,力量不如以前,只好缓缓放下兵器,而带着这些外界的人来到这儿的阿克维勒不知为何,感觉到了一种惭愧的情绪,就在这个时候,篝火突然剧烈晃动起来。

    远处传来激昂的风声,有人看过去,突然面色煞白,惊声尖叫。

    “快看啊,那里,那里!”

    “那是什么?!”

    众人下意识转头,然后面色骤变,看到了绝不可能属于现实中的恐惧巨兽。

    拥有深黄色的羽翼,像是从诸神黄昏所降临的灾厄。

    至少在他们眼中是如此。

    而事实上则是,山海时代的凶禽,烛九阴独子的残魂。

    鼓,降临于此。

    看着那大有遮蔽天地一样气势的凶禽,几名青年呆滞地坐在那里,耳畔仿佛响起了一道充满嗤笑的声音。

    不好意思。

    时代又变回去了。

    ……

    巨大的羽翼遮蔽天空,所有人都因为剧烈的恐惧想要逃跑,但是却仿佛被抽干了血液,只觉得头晕目眩,心脏加快跳动,那是执掌干旱和大火权能的灾厄,放在任何的神话里,都至少是神王子嗣才能面对的灾祸。

    拿着猎枪的青年下意识扣动了扳机。

    火药味道中,子弹射出。

    目标巨大,根本不可能射偏。

    但是毫无作用。

    当兵器不能给予反馈的时候,带来的是更为巨大的恐惧,那名轻佻且英俊的男性踉跄着坐倒在地,哪怕只是鼓无意间泄露的力量,都让地上的生灵鲜血蒸腾,失去身体当中的水分,最终将干涸死去。

    部族里一下变得混乱,到处都有绝望的呼唤。

    老迈的部落战士怒吼着站起来,手中握着兵器,踏前一步,用尽全身力气抛出了手中的短矛,他对自己能否对这巨大凶兽造成伤害,并没有丝毫的信心,只是至少应当有反抗的勇气。

    他像是自己的祖先一样,大声怒吼道:

    “勇武而伟大的雷神啊,请庇佑我们。”

    手中的短矛射出,他拔出了剑。

    准备决死拼命。

    突然。

    天地间闪过一道炽白的光。

    而后才有闷雷声音炸开,一道雷霆直接击在那柄短矛上,让短矛速度瞬间提升,裹挟雷光,重重地落在了鼓的身上,鼓对于刚刚渺小的蝼蚁根本没有放在心上,所以没有防备,生生吃了这一招,雷光奔走于羽翼,动作微微一滞。

    这不可思议的一幕让整个部族都寂静了下。

    老迈的战士看到一名青年顺着雷光落下,并指一挥,就有一团雷霆般的流光刺破黑夜,重重落在了巨大凶兽的身上,雷光的映照下,那青年转过头来,脸上带着古朴而威严的面具,和部族所供奉的那位雷神一模一样。

    “雷神?!”

    老者心中激动万分,在这一瞬间几乎有跪地匍匐的冲动。

    而那伟大威严的雷霆之神没有开口。

    只是一拂袖袍,伸手指了指远处。

    老人知道,神灵不会对自己这样的凡人轻易开口交流。

    这才是真正的神灵。

    威严。

    莫测。

    悠远。

    伟大!

    但是也从动作上明白了雷神的意思,强忍着心中的激动,带着同族们往后,卫渊松了口气,姜还是老的辣,还好明白他的意思,要不然他就得用一用那抛下好多年的英语了。

    虽然他也想要回上一句,应汝所愿。

    可想一想操着那一口蹩脚英语,当众说这种话,简直是顶级社死体验。

    只是想一想,卫渊就觉得自己的脚指头能当场扣出一套三室一厅。

    卫渊看向停下来的鼓。

    鼓根本没打算开口,眼底有一种极端的轻蔑,双翅一扇,就要掠过卫渊,继续向前,是一种漠然无视的态度,卫渊好不容易找到了祂,哪儿能让祂轻易离开?况且,鼓毫无疑问是在通过创造灾祸,吞噬生命恢复自己的元气。

    而且从轨迹上看,这一只凶兽在飞快地靠近神州。

    说没有什么坏心思,卫渊可不相信。

    抬手,五指微张,勾勒这一个部族石像里面的愿力,猛地握合。

    天罡三十六神通·掌握五雷。

    狂暴的雷火重重劈落,砸在了鼓的身上,爆发出大片大片的电浆和雷光,鼓的羽翼却仍旧没有遭到多大的破坏,毕竟是真正古代的天生神圣,哪怕死后,怨念也比寻常的神灵强大,调动这一个部族神像的力量,还不够。

    鼓双翅上雷光转瞬平复,嗓音漠然:“不过是偏远之地的小神,安敢放肆?”

    “滚。”

    神态语气里都是一种高高在上的漠视态度。

    甚至于漠然到不屑出手。

    羽翼一扇,大片森林开始枯萎,河流干涸,而鼓自己的气机则是肉眼可见地开始恢复,这就是凶神恢复伤势的方式,以天地万物为资粮,提升自己,如果按照路线,一路回到神州的时候,恐怕鼓的实力还要比现在提升六成以上。

    祂专注于恢复自身力量。完全没有兴趣分散注意力在卫渊身上,转眼掠去极远。

    卫渊紧随其后,完全没有想到鼓会是这样的反应,突然想起一物,反手取出了一个东西。

    本来肆意收割天地气机恢复自身的鼓动作突然一滞。

    祂猛地振翅盘旋,双瞳锁定了带着古朴粗狂面具的卫渊,或者说,是锁定了卫渊手中的古朴匕首,羽翼扇动爆发的热浪,让大地直接出现裂痕,让河流干涸,草木枯萎。

    祂语气里出现明显的情绪波动,语气激烈道:

    “那是……那是我的第一件兵器。”

    “一直在我的父亲烛九阴那里!”

    “怎么会到你手里的?!”

    “不对,你究竟是谁?!”

    卫渊带着古朴面具,沉吟了下。

    诚恳回答道:

    “你猜?”

    ……

    龙虎山上。

    张若素哼着小曲儿,准备着工具。

    一根钓鱼竿。

    一些鱼饵。

    大天猫龙虎山一号稍微变大了一点,满脸憋屈地背着一个竹篓子,脖子上挂着一个铃铛,老道士笑道:“你啊,先不要不乐意,待会儿等卫渊那小子的时候,顺便钓会儿鱼。”

    “那样回来以后,顺便就能宰那小子一顿饭了。”

    “到时候分你一条鱼。”

    龙虎山一号思绪微顿。

    若有所思。

    旋即不由大怒。

    因为他发现,面对这样的条件,自己居然可耻地迟疑了!

    他是樱岛妖王!

    乃是有千年法力的山海异种!

    岂能被这区区的……

    “另外,如果钓上来多的,就都给你分一点。”

    “好嘞!您吩咐!”

    老道士张若素调整了下鱼竿,大天狗突然想到一件事情,随口问道:

    “对了,天师你钓鱼的技术很好吧?”

    老人身子一僵。

    面不改色开始评价鱼竿的材质,大声赞叹道:“这鱼竿可真不错啊,哈哈,老道士还是第一次用这么好的鱼竿钓鱼呢。”

    大天狗心中突然觉得不妙,迟疑着道:

    “老天师……”

    “你钓鱼的技术,应该很好,吧?”

    张若素:“……”

    正在张若素咳嗽一声,准备解释说服大天狗的时候,突然手机响起,看了一眼,正是卫渊,老人松了口气,示意大天狗这边有事情,接起电话,道:“卫渊,你找到鼓了吗?”

    “找到了。”

    “哦?那就好。”

    “对了,还有一件事,我又查过一些古代的典籍,鼓这样的凶神,原本就性格唯我独尊,不会被轻易影响,留下的怨念在这一方面只会更加极端,更不好吸引住祂们,你可能得多花点心思,才能把鼓引到东海去。”

    “老道这里总算是找到了几个法咒,可能对这些怨念之类的造物有用,你且记住……”

    卫渊沉默了下,道:“不用了。”

    “我已经吸引住他了。”

    老人一怔:“吸引住了?这么容易?”

    “你怎么做的?”

    “怎么做的?”

    “这个我很难和你解释。”

    卫渊御风急行,回过头看了看那紧紧追在后面,愤怒不已的凶禽,嘴角抽了抽:

    “就是,效果……好像有那么一点点好得过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