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99章 击鼓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002
  第0299章 击鼓

    说是骑共享单车。

    但是其实卫渊只是坐在车上,御水而行。

    毕竟坐着比其他姿势要舒服。

    从东海到澳洲,距离很远,卫渊顺势搭上了海潮的便车。

    如果有人正在做科学研究,就能发现一股古怪的海中潜流,以极高的速度朝着澳洲本土掠去,而后,在一处没有那么多人,比较偏僻的沙滩上,海水突然从中间分开,一辆蓝色的共享单车慢悠悠骑了过来,停在沙地上。

    卫渊下车以后,下意识顺手把车锁关上。

    手机软件突地响了一声:

    “您好,您现在在有效服务区之外。”

    “在服务区之外停车,需要付二十元调度费。”

    卫渊:“……”

    大意了。

    他想了想,决定暂且忘掉这件事情,先用壶天之法把共享单车塞进去。

    然后拿出老道士给他的地图,稍微辨别了下大概的位置,然后拈了一个隐身咒,又用了御风之法,靠着烛龙给的匕首之上传来的隐隐感应追踪过去,一路急行,一直到了一片森林,那一种感应才稍微变得模糊起来。

    卫渊伸出手,摸了摸干涸的树木,看到了这海岸线附近森林里,曾经出现火灾的痕迹,确认了鼓所化的凶兽现在就在这一带,只是森林太大,而又因为靠近之后,森林里鼓的气机太浓郁,匕首的感应也开始变得分散。

    卫渊沉吟了下,看了看天色,决定先找一个地方休息。

    慢慢准备寻找鼓。

    老道士会提前准备好符阵,然后就会回龙虎山。

    等到卫渊找到鼓,开始引诱,给张若素发出讯息,他才会再度回到符阵处主持,要不然,龙虎山封印可能会出现篓子,那反倒是有些得不偿失。

    卫渊循着地图找到了老道士说的几个圣崖山洞。

    只是他没有想到,在这山洞俯瞰范围内的区域,居然还有着一个聚集的部落,里面还有人生活的痕迹,以及许多的冷兵器,甚至于还有巨大的图腾,显然有澳洲原居民在这里生活。

    卫渊手掌展开,掌心浮现一轮火焰,照亮了那山洞。

    看到墙壁上有着明显原始祭祀含义的纹路,古朴粗狂,却又神秘,里面有一座石质的神像,穿着有澳洲古代特征的神秘衣服,上面有各种代表着神灵的图腾,脸上覆盖着涂饰油彩的面具。

    卫渊告罪一声。

    然后就盘坐在这里,准备施法继续寻找鼓的痕迹。

    一夜无话。

    第二天早上的时候,卫渊找了些果子来,远远听到了脚步声,拈了一道隐身咒,看到山下有身材高大,皮肤颜色偏深却又和非裔不同的男子,带着几个小男孩在山中磨砺冷兵器的使用方法。

    卫渊查看过资料,这个时代的澳洲原居民,仍旧还遵循着古代的传统。

    在男童长到一定年纪后,会把他们带到森林里的古代部落遗迹。

    他们在这里会第一次看到部落的图腾。

    而后在身上纹下神灵的图样,更为苍老的男性,会以自己的鲜血洒落在孩子们的身上,意即代代传承的勇气和骄傲,在这之后,会在森林里面学习各种狩猎的技巧,磨砺冷兵器的招式,甚至于经受肉体的考验。

    这在超凡视角去看,毫无疑问是古代部落超凡修行者的流程。

    拥有强大的肉体力量,精纯的武艺,以及呼唤先祖灵魂的超凡能力。

    相当朴素而完整的传承。

    卫渊转过视线,没有去看这些部族战士的磨砺方法,只是利用法术慢慢搜索鼓的大致范围,但是很快,他看到那位白发苍苍的老战士,带着后辈们往山上爬来,他皮肤黝黑见状,用白色的油彩画着古代战纹。

    他们一路爬到了最高处,给那神像祭祀。

    卫渊避开了他们朝拜的方向,只是站在一旁,有些好奇。

    但是对方说的是澳洲英语。

    卫渊的英语并不好。

    卫渊沉思。

    卫渊拿出了手机,戴上耳机,然后点开即时翻译软件。

    软件,启动!

    翻译功能,开启!

    那苍老的男人说的话,卫渊总算是能够听懂了,那两个孩子似乎在问,这神像的来历,苍老的男人笑起来,嗓音沉稳:“这是神灵,是整个天地诞生的伟大,长生不老的存在。”

    几个孩子问道:“真的有神灵吗?”

    他们咕哝着道:“阿克维勒就不相信,他去了盎撒人的城里面,说要抛弃我们的传统,拥抱真正的文明世界,还有民主社会。”

    那老人气地面庞涨红,发出一连串尖锐的声音。

    翻译软件频繁地发出哔哔哔——的和谐声音。

    老人骂得累了,吐了一口唾沫,道:

    “无论如何,他不该抛弃我们的传统和文化。”

    “那是我们的根。”

    “我们之所以不进入盎撒白人的城里面,就是不想要有一天忘掉我们的祖先,忘掉我们的英雄,像是那些已经忘记自己民族的那些人一样,嗤笑着我们祖先的伟大,并且自以为是文明人。”

    “他们不知道么?盎撒人从来没有把他们看成是同等的。”

    他摇了摇头,道:“而神灵,我可以告诉你们,他是存在的。”

    “我虽然没有亲眼见到过他,但是我的爷爷曾经写下了日记,也有和他的合照,他的日记里说,那位天神像是天空一样俊美,有着黑夜一样的头发和眼睛,喝酒能够一口气喝倒整个部族的勇士,他的眼睛那样地明亮,醉酒后起舞时姿态刚劲又有柔美,能够倾倒整个部族的美人。”

    “他的力量强大无比,他的愤怒能招来天地的雷霆。”

    “那是他的朋友……也是部族的神灵。”

    “那是伟大的雷神。”

    几个孩子听得出神,而老者说起这个的时候,双眼熠熠生辉,像是一下就年轻了起来,他取出一张发黄的照片,给几个孩子们看了,卫渊没能看到,老人就宝贵地收了起来,然后他拍了拍孩子们光滑的脊背,道:

    “赶快训练。”

    “明天晚上就是‘科罗波里’,通过这一次仪式,你们就是一个真正的男子汉了。”

    一行人放下给神灵的吃的,然后重新下山。

    雷神……

    卫渊回忆着老人的话语,收回视线,看向那带着古朴面具的石像,迟疑了下,伸出手,将面具摘下来,而后叹了口气,心底道一句果然如此,石像下,是一位系着马尾,嘴角含笑的少年道人。

    眉眼五官,隐约能看得出在龙虎山上镇压天下两甲子的老人。

    这一石像上,已经有了纯粹的愿力。

    但是老道士似乎直接斩断了联系。

    并不撷取这外力半分。

    但是仍旧能猜得到,老道士当年峥嵘,卫渊回忆之前老人把这地图交给他时候的模样,看来,在这里原住民的部落里,老道士也曾经度过一段不错的日子。

    他盘坐在地,随手拿起来这些部族的人们给神带来的祭品。

    如果是天地诞生的神,或者说祖先的魂魄,卫渊作为道人修士,会保持应有的尊重,可既然知道这所谓的神像根本就是年少时的张老道,卫渊可不会有什么客气。

    伸出手直接去取。

    吃了我那么多饭。

    拿来吧你!

    第二天晚上。

    在澳洲部族传统的大型祭祀祈祷科罗波里的时候,卫渊伸出手,在一张纸上又画了个×,他花了一天把整个森林都快要转完了,但是还是没能够找到鼓,不过也就只剩下五分之一了,鼓如果在某一处逗留,绝对瞒不过他。

    接下来应该没问题。

    就是明天了。

    就在这个时候,卫渊突然察觉不对。

    怀中的神代匕首突然低声鸣啸,卫渊猛地起身,看到在海天接壤的部分,一只巨大的飞鸟凶兽出现,尖利的鸣啸陡然扩大,直扑向部族的方位,一身昏黄色的羽翼,在日暮之下沾染了血色的夕光,极端不详,正是鼓。

    神灵都有奇异之处,哪怕是死去之后诞生的凶魂也同样如此。

    察觉到不安了么?

    卫渊抬手拔剑,看到那凶兽直奔着部族而去,似乎有食人的趋势。

    这一个部族和张若素有关,而卫渊也曾吃过他们的几顿饭,当即准备拦截,已经跃出,想到那老人之前提及神话的时候,双眸明亮的模样,卫渊心中叹了口气,凌空抬手,五指微握。

    神像之上的古朴面具飞出。

    卫渊五指握着面具,缓缓覆盖在脸上。

    三十六天罡神通·胎化易形。

    一步踏出。

    已化作当年的那少年道人。

    持剑驭雷,凌空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