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98章 备战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441
  第0298章 备战

    山海界。

    崇吾之山正西方位。

    天地一道赤红流光飞快掠过。

    所过之处,大地植物枯萎,河流干涸,也只有有山神水神庇护的区域,有神力抵抗住了这一种权能的散发,而那些没有神灵的地方就遭了灾,火光之中是一只如同白鹤的飞禽,却只有一只脚,羽翼闪动的时候,热浪腾腾。

    这是一只毕方鸟。

    热浪逼迫诸多凶兽不得不逃离开它的方向。

    只是这原本在火属凶兽里位于上位的凶禽却有些仓惶,根本没有去捕食的冲动,仿佛背后就是九幽地狱,只知道亡命地往前飞,也不知道是飞了有多远,才如同稍微放下些心似地,稍微减慢速度。

    正要辨别周围的方位,突然察觉到一股气息,面色一变。

    双翅一拍,想要化火而去。

    却在瞬间被一只虎爪按下。

    哗啦一声,两只巨大的翅膀展开,每一根羽毛都巨大无比,边缘锋利,散发着墨色的气机,毕方一族曾经和火神有关,所以认得出来,这凶恶无比的气息是谁,下意识发出一声尖叫。

    “……穷奇?!!”

    穷奇懒洋洋地把这一只凶禽压在来,像是玩耍一样把玩着,传说中能引起火灾干旱的凶兽,在四凶面前毫无反抗之力,穷奇道:

    “毕方鸟?”

    “你见到什么了?怎么这么害怕?”

    毕方仍旧心中恐惧,身躯颤抖。

    穷奇打了个哈欠,祂今日难得心情很不错,没有直接把闯入自己领地范围的毕方杀死,懒洋洋道:“你说说看,到底遇到什么了?”

    “我今天心情不错,说出来的话,饶你一命。”

    毕方战战兢兢地开口:“我,我看到了……”

    它道:“渊。”

    穷奇动作骤然一滞。

    仿佛整个天地都凝固下来,穷奇起身,巨大的身躯仿佛一整座山,背后双翅展开,如同乌云垂落,一双眼瞳注视毕方,獠牙微张,浑身有丝丝缕缕墨黑色的气息溢散,缓声道:

    “谁?!”

    “渊?他在哪里?!”

    毕方颤抖道:“我,我不知道。”

    “不知道?”

    穷奇呢喃,突然右爪用力,虎口微张,强硬地操控毕方鸟的神魂,看到了它逃离崇吾山时候的画面,看到了冀望和三危两名山神,看到了从石棺里面复苏的老者。

    只是毕方鸟见到那人居然直接转头就逃,穷奇也无从得知现在那渊究竟去了哪里,心中越发激怒,毕方仍旧保持臣服和恐惧的状态,穷奇右爪用力,直接将毕方撕成了粉碎,然后张口一吸,连带着烈焰和血肉一起吞入腹中,神魂都没有放过。

    毕方鸟惨叫声戛然而止,穷奇将毕方鸟咽下肚去,吞噬神魂。

    祂更加清晰地看到了那白发苍苍的老者。

    从画面里,还能够看得出当年的模样。

    祂本是天神,只是因为食人,就被舜帝剥夺神的身份,打为凶兽。

    于是舜流四凶于四方,投诸四裔,以御魑魅。

    最终这件让他愤恨耻辱的事情流传下来的原因,就是禹王所著的山海经,而现在禹王不在,当年的史官匠人还在,也足以让他抒发心中几千年的怨恨。

    渊……

    我记得,他身边那两个是崇吾山神。

    穷奇似乎狂喜,又似乎震怒,昂首怒声咆哮。

    嘶吼之音,震撼整片西山经所记载之地。

    ……

    卫渊神色庄严郑重,伸出三根手指。

    “所以说,群星,外加骑马砍杀全mod,再有一个星际仓鼠。”

    “我保证,这三个游戏历经考验,哪怕是你也不可能轻松地把它们玩完儿的。”

    “三个游戏,换你出手一次,怎么样?”

    无支祁盘坐在淮水水底,手掌摩挲下巴,缓缓摇了摇头,缓声道:

    “不够。”

    “本座要六个。”

    卫渊眉毛一掀,摇头道:“哪儿有一开口就直接翻倍的道理?”

    “最多四个。”

    无支祁执着摇头,想了想,缓声道:“五个,不能再少了。”

    “成交!”

    卫渊干脆利落点头。

    痛快地让无支祁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掉坑里的感觉。

    卫渊满脸感慨道:“不愧是神,真的厉害,佩服佩服。”

    “这一次是我输了。”

    无支祁:“……”

    你是不是把我当猴儿耍了?

    不过神灵的威严,还是让祂微微抬了下下巴,缓声道:“本该如此。”

    “不过,你给我这几个游戏,要是不行的话,我可是要退货的。”

    卫渊竖起大拇指,道:“放心,绝对好玩。”

    他和无支祁约定好了出手的方式,然后才离开了这里,现在有山神印玺对敌,有烛九阴的气息护身,还有张若素的降魔大阵,再加上无支祁出手的约定兜底,鼓死后留下的怨念,应该已经不足为惧。

    ……

    卫渊很快抵达了龙虎山。

    张老道已经在那里等着他,双手笼在宽大袖袍里,没有背剑,倒是带了不少的符箓,卫渊道:“张道友,不用再带些人了吗?”

    老道摇了摇头,只是道:“带多了没用。”

    卫渊点了点头,为了节省法力,他们直接做飞机去了东海沿岸,张若素卜算了几卦,选定了方位,之后就要在远离海岸城市的海面上准备符阵,卫渊道:“张道友,鼓现在具体是在哪儿?”

    张若素之前已经给卫渊发了资料过去。

    这些图片是在外网被传到网络上的,而后很快就被封掉,上面是战斗机交火的画面,虽然比不过神州的常备战机先进,但是既然是战斗机,那么就已经代表着人类战争科技的一个高度。

    而战机的对手并不是其余国家,而是一只巨大的鸟。

    最后的视频是战机冒着烟雾坠下,那鸟兽一张嘴,将两名飞行员吞进腹部,然后振翅飞远城市,正是烛九阴独子死后的恨意所化,从画面上来看,哪怕是战机都没能对鼓造成真正意义上的伤害。

    那毕竟是凶神。

    张若素抚须道:“应该,是在澳洲……三个世纪前,那座西方雾都口中‘罪犯后裔之都’的地方……”

    “卫渊你去那里,把鼓引到这附近,老道和你联手把祂压制住。”

    “然后再让你那朋友出手。”

    “不过,去澳洲的时候,你要注意一下……”

    卫渊道:“澳洲本地的超凡势力么?”

    张若素摇了摇头,解释道:“那儿的后来人不用在意,只是雾都原本流放罪犯的地方,雾都那边特别看重家族的传承,还有什么所谓的贵族矜持,总之很排外,西方的那些超凡流派不可能传承过去,大部分都是犯人们所会的,那种偏向战斗风格的大杂烩。”

    “不过,澳洲的本土神话,你小心一些。”

    “本土传承?”

    老道人点了点头,道:“是,他们认为,他们的祖先是永生的神灵,在神话的黄金时代塑造陆地,创造了物种和人类,哪怕是这个时代,仍旧有布满部落居住区的圣崖和山洞,会有相对应的传承。”

    “三百年前,欧罗巴的犯人进入这片土地的时候,有百万的当地人,现在三百年过去了,澳洲原住民的数目还不如之前,不过想一想的话,他们毕竟仍旧传承下来,当地传承的力量之强,也不能小觑。”

    卫渊的神色凝重,老道士一拍额头,突然从怀里掏出一张兽皮地图,然后熟练地指了指几个位置,道:“哦,对了,你可以去这里,还有这里,以及这里去,那边儿有几个圣崖山洞你可以住一住,还算干净。”

    卫渊疑惑道:“张道友,怎么觉得,你对这儿很熟悉?”

    他狐疑道:“难道说……”

    张若素:“……”

    老道人咳嗽了下,道:

    “年轻的时候,稍微住过一段时间。”

    卫渊看了看慈眉善目,一脸和平无害的老道士,突然明白了什么。

    把地图收好,点了点头,道:“那好,张道友你先等着。”

    张若素取出一张机票,准备要递给卫渊,卫渊摆了摆手,道:“不用了,澳洲那儿人口城市化太严重了点,大部分人都住在悉尼和首都这两座城市,想要往鼓在的荒原去,太麻烦了。”

    “那你要怎么走?”

    卫渊伸出手,从袖袍里拽出一辆蓝色的共享单车,哐一下放到海面上,拍了拍车把手,道:“这个就行了,我今天从泉市临时带的,车把手完好无损,车身也好得很,共享单车里的绝品。”

    随手掏出手机,一扫二维码,正好还有最后一天会员,让卫渊松了口气。

    咔嚓一声,车锁解开,卫渊摆了摆手,背着剑,骑着共享单车,用御水之法直接裹住这单车,潜入海中,飞快前行,老道人看着远去的卫渊,嘴角一咧。

    年轻人,玩得真野。

    他双手结道门法印,宽大袖袍微摆,落下了一张张符箓,悬在虚空。

    ……

    与此同时。

    淮水底部,无支祁熟练地打开了网络。

    祂要先搜一搜这几个游戏的评价,不能让卫渊给糊弄了。

    搜完之后,确实还不错,可是看到旁边的热搜,下意识就点开,看着看着,逐渐忘记了自己原本想要做什么,而最近最大的热搜,就是道门佛门的争斗,以及大唐玄奘的弟子,要上天台宗论法。

    佛门?秃驴?光头?

    无支祁滑动着。

    动作一滞。

    看到了一个视频,是淮水改道,齐天大圣,以及那僧人圆觉剪在一起的画面,不知为什么,无支祁突然觉得玄奘这个名字怎么有点耳熟,往下一划拉,就看到了一行神评热搜,以及下面大段大段的重复——

    “大圣爷,你师父出来了!”

    “大圣爷,师父喊你出山啦!”

    “大圣爷……”

    无支祁:“……”

    缓缓呢喃:“唐,玄,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