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97章 曳影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862
  第0297章 曳影

    在色泽偏深泛黄的木匣里,垫着黑色的绒布,那柄曾经在古代拥有极为显赫传奇的名剑就平静地放在里面,剑身断裂,刃口上已经有了斑斑的锈迹,几乎像是年迈的老人。

    女娇手掌微颤了下,然后很快恢复了应有的沉静,手指轻轻拂过剑身,沉默许久,道:

    “你回去了啊。”

    “看来,苏玉儿身上的秘密,你看出来了。”

    她轻声开口。

    卫渊嗯了一声,道:“和帝辛有关,从人间前往山海界的契机。”

    他第一次前往青丘国之后,女娇就让苏玉儿,胡玫,苏烟儿三名狐女进入人间,而后机缘巧合之下,他和苏玉儿让商代青铜古器发生了第一次共鸣,这才有了山海界的机遇。

    现在看来,这些似乎都和女娇有关。

    女娇轻轻抚摸着曳影剑,最后把这一把失去灵性的名剑放在匣子里,把匣子盖上,似乎已经平复了心中的波澜,脸上恢复了平静,笑吟吟道:“不错嘛,挺聪明的,这么快就发现了。”

    “那么……”

    女娇眼睛眨了眨,身子稍微往前,双手搭着支撑着下巴,道:

    “去昆仑了吗?”

    卫渊喝茶的动作顿了顿。

    眼观鼻,鼻观心,手掌握拳抵着下巴,咳嗽了下:

    “咳咳,啊,这个……”

    “嗯,稍微去了下。”

    女娇的声音拉长,满是戏谑道:“哦~”

    “稍微啊……”

    卫渊嘴角抽了抽。

    觉得比刀剑逼着脖子都来得难熬,而且莫名地熟悉。

    区别只是当年排排坐着三个人,现在变成一个了。

    禹,我该怎么做……

    看到卫渊的模样,女娇忍不住笑出声来,稍往后靠了靠,摇头道:“算了算了,不玩了,看来你和珏的事情,已经开窍了,难得。”

    卫渊道:“我和珏,现在还只是朋友……”

    “朋友?”

    女娇挑了挑眉,道:“那么找一位狐女相处一下怎么样?”

    卫渊干脆利落道:“不要。”

    “嘁……”

    女娇略有遗憾的摇了摇头,捧着剑匣子,道:“难得来一次,就在这里吃了饭再走吧,我吩咐狐族的小家伙们给你准备一下。”她随手拈了一枚法令发出,慢慢喝茶,很快就有狐族的侍女和侍卫们端来了案几和鼎器。

    青丘国的美食,现在吃起来也还别有一番滋味。

    当然,鸡肉类占据的比重比较大。

    卫渊筷子夹起一块鲜嫩的,带着鸡皮的鸡肉放在米饭上,然后用汤勺舀着金黄透明的鸡汤,轻轻倒在米饭上,让汤汁能够浸泡到每一个缝隙,又夹了两块改十字刀的香菇,经过长时间的炖煮,鸡肉韧而鲜嫩,一点都不老,香菇更是一绝。

    这是那种香菇干泡发的,更能吸收汤汁,炖得功夫足够,味道鲜美至极,比起鸡肉都来得好吃。

    勺子舀上七成米饭,一块鸡肉一块香菇,还有一分的汤汁,一大口全部吃下去。

    喝到嘴里先是一股鲜味,然后是浓郁的肉香,口感浓郁诱人,卫渊动作如飞,一点都停不下来。

    女娇却不吃,只是笑吟吟看着卫渊大快朵颐。

    “味道怎么样?”

    卫渊竖起大拇指:“绝了!”

    白发女子笑着摇了摇头,然后似乎有些遗憾,道:“可惜了,上次是珏,这次是你,你们要是一起来多好,说起来,我,契,还有禹,我们当年可想方设法想要让你找到能和你婚配的女子,做了很多努力,却都没用,也不知你当时脑子里是不是只有陶器。”

    卫渊愣了下,道:“有吗?”

    “怎么没有。”

    女娇笑眯眯道:“玉儿就先不提了,你觉得为什么我要把苏家和胡家的女儿都送到人间,还住在你旁边?况且……当年女儿国的时候,那位将军,不也很好看么?”

    卫渊怔住,回忆起当年那眉宇飞扬的英武女子,道:

    “……夸霖啊。”

    “是。”

    “你们当初相处得不是很愉快么?”

    女娇回忆道:“当初在海外,你和禹两个人非要去女子国南面的常羊山,看轩辕帝和刑天战斗的地方,说是要积累素材写山海经。我和契都没拉得住你们,结果你们在山海经里也写了,对吧?”

    “刑天明明被斩首,可还是能有一战之力,舞干戚而动。”

    “那一次你们去得有多兴高采烈,回来得就有多鬼哭狼嚎的。”

    “禹和刑天战了一次,回来都在床上躺了半个月,当时候要不是夸霖把你背回来,你可能就交代在那里了。”

    卫渊感觉到女娇的视线,咳了声,低下头老老实实扒饭,咕哝道:

    “这不能怪我……禹说难得遇到轩辕帝的对手。”

    “铁了心非要拉着刑天打一架,巫女娇你觉得我能拖得住他?”

    他声音顿了顿,缓和了下,道:

    “不过夸霖……确实,我欠她一条命。”

    女娇道:“是啊……如果夸霖不是夸娥氏的女儿,哪怕禹在前面拖住刑天,你们两个也是跑不掉的,夸娥氏,夸父氏,他们和刑天曾经有很密切的关系,而你们当初在林地里迷失了足足七天时间,才找到了路。”

    “好像是你能分辨出食物和药材,才活了下来。”

    “那之后,夸霖本就想要把你留下的。”

    卫渊嘴角一抽,想到了当年差一点被人绑在被子里扛入洞房的模样,突然想到一种可能性,看着眼前凤眼敛着,笑意温柔和煦的白发女子,脸上神色微僵,道:“……这件事情,是巫女娇你做的?”

    “当然不是,这是夸霖自己的决定。”

    女娇摇了摇头,然后温柔笑道:

    “我只是在夸霖将军犹豫不决的时候,和她说。”

    “你吃了崇吾山的果子。”

    ??!

    “咳咳咳……”

    卫渊差一点被米饭给呛死,抬手重重拍着胸膛,看到前面女娇一手托腮笑眯眯看着自己,一时间望天无语,咬牙切齿,道:“我说她怎么突然把我给捆了。”

    女娇无奈摇头,脸色古怪道:“我们也没有想到,只是一句玩笑话,想要让你们关系更近一点,她居然直接快进到最后一步,一口气把你绑走了,海外之国,真的一点礼数都没有,按照常理,她应该和我涂山部彼此交换信物才行。”

    “当时我们本来打算把你带出来。”

    “不过,想一想,也或许是好事。”

    “……毕竟,你那个时候年纪不算小了。”

    “哪怕是吃了很多的奇珍异兽,还能够跟着我们跨越山海,但是总不能一直这样,在那个时代,山海不平,大家都觉得你也应该成家立业,至少我们也觉得,你奔波了一辈子,得有个能安稳下来的地方。”

    “夸霖和你关系不错,既然有意,那也是一个很好的归宿了。”

    “山海隐秘,无尽的危险,哪怕禹对上刑天的残躯也要重伤,这一次你能活下来,下一次呢?下下次呢?我不想赌……”

    “这件事情禹也同意了。”

    卫渊道:“契呢……他总不会也同意了吧?”

    女娇温柔道:“我把他捆了。”

    卫渊:“……”

    “您继续。”

    女娇玩笑道:“是不是有点太封建大家长了?”。

    卫渊道:

    “那个时代,我明白你们的苦衷……”

    “那你怎么会改变主意的?”

    女娇迟疑了下,眨了眨眼睛,笑吟吟道:“你猜?”

    卫渊:“……”

    “你和大禹,到底谁学谁的?”

    女娇笑眯眯不说话,却下意识地想起了以前的事情——那时候的女子国国都里,满头白发还是墨色的巫女咬着嘴唇,倚靠着兽车,正在挣扎着心里面的抉择——

    是把同伴留在这里,安全一生,还是遵照那陶匠的想法,哪怕会有生死危险也一起出发。

    而禹躺在兽车顶盖上,仰头望着星空,嘴里咬着一根柳叶。

    两个人都陷入挣扎抉择当中。

    而其实也已经有了最后的抉择。

    然后,被麻绳捆成了粽子的契一扭一扭地从兽车后面探出头来,满脸淡然的少年术士吐出嘴里的棉布,看了看沉思的禹,然后转头看向女娇,风轻云淡地对皱着眉头的巫女道了一句——

    ‘没了渊,一路上你要吃禹做的东西么?’

    这成为了打破平衡的最后一根稻草。

    于是禹大笑着从兽车上跳了下来,把好友从洞房里又捆了出来,对方绑了他这边的人,他在把渊绑回来,在女儿国,这合情合法合理,之后一路狂奔着离开了女子国,卫渊回忆起过去的事情,低声道:

    “夸霖啊……可惜了,当时我最后也没能道谢,就不告而别。”

    女娇摇了摇头,道:

    “不,当时你根本没想这件事情。”

    “你当时满脑子只有陶器和做饭。”

    卫渊:“……”

    ……

    这一顿饭,女娇没有吃了几口,只是看着卫渊大快朵颐。

    甚至于把最后的米饭都扒拉下来,直接倒在了盛菜的盘子里,把汤汁都吸收干净了,这才把几乎像是变成琥珀色的米饭全部吃完,一点都没有剩下,女娇看着他吃完,递过一杯茶去。

    难得来了一趟青丘国,卫渊吃得痛快,又聊了很久,一直到天色黑下来才告辞离去。

    “还要去准备应对鼓的事情。”

    正在卫渊离开的时候,听到了后面传来的声音,下意识定住脚步,回过头,看到女娇轻轻抚摸剑匣,双眸微敛,神色柔和安宁,许久后,突然一抬手,那柄装着曳影的剑匣直接飞过来,卫渊抬手接住,不解看过去。

    女娇双手拢在袖袍里,如常笑道:

    “这个是禹留给你的。”

    “我不能拿走……”

    “这把剑,你自己留着当念想吧。”

    卫渊怔了下。

    见他似乎还要说什么。

    女娇突然摆了摆手,把他动作打断,戏谑笑道:

    “再说,在你坟前插了五千年,太晦气了。”

    “你不嫌弃,我倒是很嫌弃呢。”

    “快走快走。”

    “打完鼓以后,再来转转。”

    卫渊只好笑着点头,把这剑匣收起来,离开青丘国的时候,看到两名狐女偷偷在那儿看自己,风声把两名狐女窃窃私语的声音传到他的耳边:“这就是老祖宗要接待的人么?”

    “是吧……这一次,老祖宗可是亲自下厨的。”

    “上一次那两位,天女和虞姬来的时候,都没有过呢。”

    “不知道是谁?”

    正偷偷看着,突然发现前面那人消失不见,正狐疑着。

    突然背后传来一声怪叫。

    两只小狐狸直接冒出了狐狸尾巴,尾巴上的毛都炸成一团棉花糖的模样。

    背后声音含笑道:

    “涂山部的小家伙们,现在都开始偷偷跟踪别人了吗?”

    “咦?!!”

    两只外表看起来十四五岁的小狐女惊叫,回头看到那青年站在背后。

    先是松了口气,然后吓得连忙跑开。

    卫渊笑吟吟看着两只小白狐跑远,伸了个懒腰。

    吃了熟悉的饭,一如往日戏弄涂山部的小家伙。

    所以他当年才不愿意留在海外诸国吧。

    今日难得觉得舒服轻松了很多。

    抬手把剑匣收入袖袍里,踏出了青丘国。

    ……

    和张老道联系了下,第二天便准备出发,得去准备应对鼓。

    在回博物馆的时候,看到了凤祀羽在那里忙活着做菜,少女开了一家专门搜集老零食的店铺,现在正在认认真真学着做菜,黑发扎起来,一双明亮的褐瞳瞪得溜圆,按着美食教程一板一眼地做。

    气势上很有那羽族首领记忆中,火神祝融第一祭师的气势。

    掐着秒表,等到时间到了,少女眼眸亮起。

    “当当当当……见证奇迹的时刻!”

    一下打开了锅。

    热气腾腾,几乎要发光一样。

    然后。

    卫渊看到了一锅炭。

    以及一下茫然,最后哭丧着脸的凤祀羽。

    卫渊看了看那锅子里的不明物体,嘴角抽了抽。

    好家伙……不愧是祝融的祭师。

    没白瞎了火神的名号。

    都喜欢吃,一做就一塌糊涂,你小姑娘铁定和禹有共同话题。

    他摇头笑了下,回了博物馆,取出了之前放八面汉剑的剑架,把曳影剑放在了博物馆的最前面,一夜打坐,第二天背着八面汉剑的剑匣,连带着把张道陵的法剑也放进去。

    准备好足够的符箓和丹药,这才推开门,一开门就看到门外有两个背着包的高中生,正在打量着博物馆,眼神审视,见到有人出来,这才尴尬一笑,匆匆离开,交头接耳。

    卫渊能听到远处传来的声音。

    ‘哎哎,不是要去看看嘛?没准就能找到什么奇遇之类的。’

    ‘嗨,你傻啦?这样的小店,又没有名气又不是古色古香的地方,店主也不是那种白发老爷子,一看就什么都没有。’

    ‘哦……也是。’

    ‘最近灵气复苏,咱们好好转一转,没准就能找到宝贝呢?不过肯定不能在这种小地方,我跟你说啊,书里面写那世外高人都是要有各种脾气的,比如……’

    看着两名最多高二的孩子兴冲冲离开,卫渊推开门,博物馆里没有开灯,唯独从窗户和门缝里倾泻下来黯淡的光,落入被锁起来的柜台里面,那里多了一件新的藏品。

    一柄装在匣子里的古剑。

    下面有一张背扣着的纸张,笔触庄重沉肃,一笔一划,上面的字本就不多,而其中对于这古物的描述,更是只有短短的三行十二个字。

    轩辕所铸。

    颛顼所得。

    禹王所用。

    博物馆藏品——007,古剑·曳影。

    卫渊目送着两个孩子远去,随手把门关上,吱呀声中,店门闭上,门上悬着的铃铛叮啷作响,屋子里重新被阴影遮住,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而剑器潜藏于阴影之中,并不起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