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96章 远古时代的‘恐怖阴影’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836
  第0296章 远古时代的‘恐怖阴影’

    苍老年迈的声音落下。

    冀望和三危都怔住,然后不敢置信得看向前方,而身穿黑袍,背着兵器的三名羽民国精锐则是只觉得头皮发麻,五千年前,那是禹王召集九州山海的国度前往涂山会盟的年代,那是一个英雄和传说甚至于战胜神话的时代。

    那个时代的人?!

    居然活了这么久?

    三人脑海中思绪涌动,同时做出了相同的决定。

    速退!

    不是对手!

    背后羽翼展开,然后他们就发现,之前臣服于羽族的风,此刻居然不再流动,直接将他们的羽翼锁起来一样,根本不能在御风飞行,卫渊缓缓收回视线,他的山神印玺本来就是倾向于山风的那一类。

    再加上天罡地煞法,这帮羽族人如果一开始用脚跑,可能他都不太好拦,御风的话,就根本不要想逃开了,只是卫渊看着玩了命一样仓惶逃离的毕方鸟,嘴角抽了抽。

    你有必要这么害怕么?!

    当年想用火烤熟你们祖先的又不是我。

    不,那个好像是我。

    可之后直接把你祖先的羽毛拔了,抱着生肉在那儿啃的也不是我啊。

    你怕什么?!

    我都没把你写到书里。

    卫渊古怪收回视线,看向三名身穿黑袍的羽族,冀望仍旧还有些不敢置信眼前这个人,不过很快反应过来,怒气冲冲道:“渊……就这三个人想要刨你的坟,刚刚下手也够狠的。”

    而那三名羽族的人也终于明白,因为双方巧合地出现在了同一个地点,弄错了最关键的部分,为首之人嗓音沙哑急促,道:“这是误会,我们没有想要对这位大人不敬。”

    “我们只是在追踪羽民国的一个叛徒。”

    “想要把她带回国中。”

    “刚刚发生的一切都是误会,我们可以补偿。”

    冀望大怒,对方刚刚可不是这样的态度,下手也足够狠,完全冲着杀人去的,现在倒是说的好听。

    羽民国,叛徒……

    卫渊若有所思,在羽族首领似乎看到一丝生存希望的时候,道:

    “你说的,是凤祀羽吗?”

    ??!

    羽族首领瞳孔微微收缩,解释的话戛然而止。

    只剩下骤然涌动起来的情绪。

    而就在他被卫渊的话影响到,心绪激荡的时候,卫渊无声无息以道法神通影响对方,直接深入其魂魄,希望趁着机会,读取他提到凤祀羽后,羽族首领的第一反应。

    羽族首领迅速反应过来,察觉到自己神魂被干扰。

    他张了张口,惨笑两声,不给卫渊继续的机会,直接咬破嘴里的一个小囊,面目瞬间变得青紫,倒地死去,就连神魂都直接伴随着肉身一同凋亡,剩下两名黑袍男子几乎也是在同时死去。

    这样的变化谁也没有想到。

    卫渊本身的身体还有些僵死,更是反应不及。

    等到他察觉不对的时候,对方已经服毒自杀。

    他俯身检查了下三人的死状,打开了兜帽,看到下面的脸上满是伤疤,根本看不清楚原本长什么模样,显然是专门训练出来的死士,而从之前的行动来看,羽民国对凤祀羽几乎是抱着必杀的心态。

    卫渊刚刚从那名首领的神魂表层读取到了一些东西。

    新任国主。

    以及,羽民国最出色的年轻祭师,被誉为下一代羽民国大宗主的天才。

    卫渊脑海中闪过了这位首领的记忆。

    那是背后羽翼展开,蒙着一层金色微光的少女,身上穿着如火色的衣物,蒙着一层薄薄的面纱,庄严而温和,令人心中生畏。

    卫渊沉默了下,有些不大确信。

    这真的是凤祀羽?

    不过,祭师是为了神明而存在的,海外南经所记载的地域不如西山经大,真正有资格让羽民国都聚过信奉的神灵,只有一位。

    卫渊眼眸微敛,心中缓缓低语。

    火神。

    祝融。

    ……

    “居然自杀了,死士?羽民国什么时候搞这个玩意儿了?”

    “那不是少昊的臣子吗?”

    冀望看着自尽的三名羽族有些感慨。

    卫渊道:“帝少昊以百鸟做官,凤凰为丞相,猛禽则是军队,这应该是羽族的鹰扬卫。”

    老山翁看向卫渊,迟疑道:“真的是你?”

    卫渊道:“如假包换。”

    山翁冀望不知道这个后世的成语,咕哝着道:

    “包换,我去哪儿换一个?”

    祂摇了摇头,压下心中的感慨,脸上浮现出笑意,感慨道:“不过,你居然还能再活过来,难道说当年你就没死,只是受了伤得修养?真是让人不敢相信啊。”

    三危大笑道:“你在说什么,怎么可能会有伤得睡五千年这么久?”

    “我看啊,是有什么奇遇。”

    “搞不好是禹王的准备,这才让你复苏过来。”

    “哈哈哈,也是,那毕竟是禹王,做出什么事情都有可能。”

    “不过无论如何,你醒过来,这也是大好事!”

    “对,好事好事,值得庆祝!”

    两位山神连连恭贺,满脸的笑意,无论语气还是神态,都不会有人怀疑祂们的诚恳,当然,前提是没有看到祂们的动作。

    那惯常慈眉善目对人的老山神步步后退双臂展开,竭尽全力,把自家白牛给挡在身后,三危山神右脚不断往后踹,想要把自家神牛给踹回崇吾山,额头冒出冷汗,不知道是想到了自家山后的异果林,还是说种在山腹之中的药材。

    冀望山神干笑:

    “哈,哈哈,是好事,好事啊!”

    三危山神擦汗:

    “就,就是,得告诉大家伙儿,渊都回来了,把自家神兽藏好……”

    “啊不,我是说,得好好欢迎欢迎你。”

    卫渊:“……”

    他忍不住失笑,然后道:“放心吧。”

    他这一具身体还是老人的状态,所以声音苍老宽厚,拈起一缕白发,叹息道:“我现在不会再去你们山上找肉了,当年还年轻,不懂事。”

    “现在都老成这样了,也没有那么多精力。”

    “禹,契,还有女娇也都不在,当年的事情,毕竟也已经过去那么久了。”

    他感慨着叹息,冀望和三危看了看现在老态龙钟的渊。

    突然才察觉到,对方和自己并不同,不是山中之灵,会老,会死,性情也会发生变化,那种警惕心也逐渐消散下来,回忆起来,当初那又恨又爱鸡飞狗跳的日子,也毕竟是五千年前的事情了。

    冀望叹道:“也是。”

    “你也老了。”

    “禹也不在了,也没法再抓妖兽了吧。”

    卫渊笑道:“当然,如果你们愿意给我一头,我还是很乐意的。”

    冀望连忙摇头,道:“这个绝不可能。”

    ……

    两名山神和卫渊寒暄了片刻,冀望抚须道:“我还以为我这山出了什么毛病,原来是你醒过来了,这就好,至少对于崇吾山主也能够有个交代,对了,渊,崇吾山那里正有山神集会,你要不要也去看看?”

    卫渊想了想,摇头道:“下次吧。”

    冀望有些遗憾,点了点头,道:“那么,过一段时间,崇吾山应当还有一次集会,到时候整个西次三经的所有山神都会去,你如果有空闲的话,就去看看吧。”

    卫渊点了点头。

    两位山神还得要回去向崇吾山主禀报。

    骑乘上两头白牛,匆匆离去,原本这白色神牛下来的时候,还得要催促,可离开这里的时候都不必再呼喊,迈开腿脚,驾驭腾云,云气翻滚,狂奔也似地远去了。

    卫渊收回视线了,想了想,还是以地动之法在这里挖出了三个墓穴。

    让那三名羽族入土为安。

    而后,等待驳兽回来之后,先是返回了朝歌城外,让自己的肉身盘坐在了山腹之中,以地脉温养僵硬的肉体,这才离开了山海界,他感受了一下,自己前世的肉身确实不弱。

    但是也没多强大。

    不加持神力的话,在远古的眼光里还是个凡人的程度。

    至于僵尸……这一类奇异的生灵,都是要在至阴之地才有可能变化出现,崇吾之山是西次三经诸多山神之首,而东乃至阳,禹王直接把他埋在了崇吾山东方这种方位,完全不打算让他有一丝一毫诈尸的可能性。

    况且,连凡人的剑都能辟邪,眼下是禹王的佩剑直接镇在那里,剑锋上还有昆仑天神的血,尸变是不可能尸变的,只有躺在石棺里老老实实睡着才能维持住体面这样。

    卫渊几乎怀疑,自己的肉身一旦尸变,曳影剑直接会把邪气搅散。

    让他体会一下什么叫做兄长的铁拳。

    毕竟,在禹他们眼中。

    尸变后的渊,和那个真灵,已经不再是一个人。

    那只是他的身体重新诞生了蛮荒般的灵智。

    或许,这就是无支祁看向相柳残魂,以及烛九阴看向现在的鼓的想法吧……卫渊突然觉得,自己能够稍微理解全力将相柳残魂击碎的无支祁,以及希望自己能够诛杀鼓的烛九阴了,理解他们心里的想法。

    他真正的目的本就是从烛九阴处打探口风。

    现在已经和烛九阴达成了契约。

    接下来自然需要将鼓击杀,而在这之前,卫渊去了一趟青丘国。

    不知道为什么,那个会笑着称呼他为将军的老狐狸,今天并没有在青丘国前看守同道,取而代之的则是另外一名中年男人,宽袍缓带,很有一种古代儒生的气度,看到卫渊怔了下,而后很客气地点了点头,之后由年轻的狐族将卫渊带到了女娇的住所。

    仍旧还是在那偏离大部分青丘国建筑的地方。

    狐女把卫渊带进去等着,然后去后面寻找女娇。

    卫渊盘坐在桌前,慢慢喝茶。

    过了一会儿听到了脚步声音。

    人还没有走出来,就有笑吟吟的声音从屏风后传来:

    “我道是谁呢,这不是太平道次天师,始皇帝执戟郎,人间界的大忙人,卫渊卫馆主么,也不知道今儿个到底是吹得什么风,怎么把您老人家给吹来了,我这小小的青丘国,可真是蓬荜生辉呢。”

    女娇笑吟吟走出来。

    卫渊嘴角抽了抽。

    手臂一振,袖袍哗一下震开在旁,一身浅色衣物,玉簪束发的女娇坐在他前面,笑容温柔。

    禹,保佑我吧。

    卫渊手掌握拳,抵着下巴咳嗽了下,道:

    “当然是来看望巫女娇你了。”

    女娇笑意玩味:“哦?看我……”

    “真的么?”

    卫渊干脆利落从背后取下了一个木盒,放在桌上,往前推了推,道:

    “礼物。”

    女娇怔了下,然后忍不住笑起来,似乎是真的被卫渊逗笑了,笑得停不下来,一只手捂着肚子,道:“噗,哈哈……你啊你,还真的去找了?”

    “不会是来糊弄我的吧……”

    她一边笑着一边打开了木匣,然后看到了那柄古朴的,锈迹斑斑的断剑。

    手掌动作一下停住。

    “曳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