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95章 五千年后的诈尸.JPG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155
  第0295章 五千年后的诈尸.JPG

    两位山神飞快地下了山,骑乘着一种巨大且圣洁的白牛,有四根角,白色的牛毛仿佛利剑,又像是蓑衣,在曾经的人间高原区域,这是被古代的人们所崇敬和信奉的神牛。

    同样也是具备有强大力量的凶兽,两位山神轻声呼喝,这两头白色的凶兽脚下生出云气,飞快朝着异变发生的方向飞奔过去,那名壮汉转头看向老翁,道:“翼望,那里究竟有什么?”

    “让你这么着急?”

    名为翼望的山翁心中焦急,哪怕是凶兽的速度已经很快,仍旧忍不住想要再快一些,听到同伴询问,面色迟疑,最终长叹了口气,道:“禹王当年将崇吾山东面的平原托付给山主。”

    “山主又把这件事情交给了我,我曾经问过他很多次,但是他都不肯回答我,直到千年之前,我完成了山主交付给我的一件事情,奉上好酒,趁着山主醉了之后问他,他才告诉了我。”

    翼望深深吸了口气,轻声道:

    “那里……是一座坟墓。”

    ……

    墓?!

    壮汉略有惊愕,他想过很多种可能性,或许那里是什么洞天宝地,或许那里生长着什么千年难得一见的宝物,但是万万没有想到,那里居然是一个人的墓。

    “谁的墓?”

    “不知道……”

    “但是既然是禹王亲自吩咐,那恐怕是很老之前的人了。”

    翼望摇了摇头,回答,祂远远看到了被雾气弥漫笼罩着的大地,双腿夹了下座下的巨大白牛,让这凶兽放缓了速度,转头看向壮汉,道:“放慢速度,这地方阵法厉害,不过我毕竟看了那么久,多少知道点路。”

    “跟着我,别走散了。”

    壮汉知道厉害,谨慎点头,驱赶凶兽往前。

    ……

    在另外一个方向,身穿黑袍的男子身轻如羽,就像是没有重量一样向前飞掠,很快就抵达了雾气弥漫的地方,站在一棵大树的树梢,双目冰冷,周围还有几人,背后有一头仿佛小山一样巨大的鸟兽。

    似乎是一种雕类的神兽,但是头顶却生长出了角。

    这是蛊雕,在羽民国也是极为凶悍的凶兽。

    是唯独强大的氏族才会和其签订约定的异种。

    “目标很有可能就在前面。”

    男人低声道:“奉国主的命令,这一次,我们如果不能把她带回去。”

    “也就只好让她,永远不能回到羽民国了。”

    众人沉默着点头。

    前方虽然有着雾气和星光的阵法,但是羽民国的子民天生能堪破许多的阵法,在他们国度的国都里,有着一行文字,‘地之所载,六合之间,四海之内,照之以日月,经之以星辰,纪之以四时,要之以太岁’

    是曾经远行到彼端的人族英雄亲自所书写,作为羽民国的见证。

    他们背后的羽翼展开,带着他们划入星辰和雾气当中。

    这一次的阵法,只是真正大阵的残骸,重新被驱动起来,所以他们保持着足够的警惕心,居然都能够进入其中,而原本应该守候在这里的驳龙,因为这一座大阵而失去了一些警惕心,想到卫渊所承诺的美食。

    挣扎片刻之后,越想肚子越饿,悄悄跑去狩猎凶兽虎豹填饱肚子。

    于是山神翼望和来自羽民国的追兵就在中间碰到了一起。

    ……

    “你们是谁?!为什么在这里?!”

    翼望白眉掀起,看向前方笼罩着黑袍的男人。

    祂看到后者身上穿着遮掩容貌的衣服,还带着锋利的刀剑,下意识地把这帮羽民国的人当做了让自己的山地出现巨变的元凶,脸上的表情相当地难看,敌意更是不加丝毫掩饰。

    旁边名为三危的壮汉山神抬手抓起一柄沉重的兵器。

    带着劲风指向前方。

    黑袍男子原本见到两名山神,还打算缓和气氛,但是看到对方一见面就露出那种敌意,微微皱眉,突地想到,凤祀羽一直无法找到,会不会就是因为后者和神灵接触到了,所以被神灵保护起来。

    他记起来。

    在羽民国的神殿里,那是被上一代的大祭司称为一千年难得一遇的,天才般的祭师,也因此,他们被要求将凤祀羽强行带回去,或者诛杀,如果是凤祀羽的话,天然能分辨敌意和善意,在短时间内和神灵们交好,似乎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男子缓声道:

    “把人交出来……你们把她藏在这里了,对吧?”

    翼望还有些醉意,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皱了皱眉。

    旁边的三危山神看了一眼老山翁,嘴唇无声开合。

    他们想要把这儿埋着的那人挖走?!

    老山翁嘴角一抽,心底里爆开来一股怒气。

    这是不单单打算打破地脉,还打算直接把他的地盘给掀过来啊。

    祂面色阴沉下来,道:“区区羽民,也敢在这里放肆?!”

    “你知道那个人是谁,居然还敢说这种话?”

    男子缓声道:“看来,是谈不拢了。”

    翼望不再回答,落在地上,往旁边一拍,那一只白身四角的神牛身子一下变得巨大无比,仿佛一座山,而三危山神同样让自己的那一头坐骑变得巨大,赤红双目,散发出滔天的威势,锁定了那边的羽民。

    黑袍男子双目冰冷,背后蛊雕长啸,振翅飞向天空。

    而后,一团请青碧色的烈焰从蛊雕的背后砸落下来。

    化作一只像是鹤一样的鸟,赤文青质白喙,散发磅礴的火焰。

    那是一只毕方鸟。

    毕方有族群在西山经所记载的地方生活,而在海外南经记录的区域则是毕方真正生活的地方,海外南经由火神祝融所执掌,而毕方鸟,是火神的侍从。

    也正因为毕方鸟和蛊雕在,所以黑袍男子才不惧怕两名山神。

    凶恶的烈焰,猛兽的嘶鸣和咆哮,让地动山摇,天地隐隐变色,而后,众人都没能注意到,在他们之间,有一座古朴的石棺,大半还埋藏在了土地里,石棺当中,卫渊双目微阖,胎化易形之法不断运转。

    他自己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这一具躺了足足五千年的身体才终于能够随心活动。

    哪怕这一具身体早已经僵死,气血仍旧开始重新流动,胎化易形,这是一门辅助性的神通,大成之后,可为人,可为木,能变异兽,能化神禽,能随意变化天地万物,可谓尽得周天变化之妙。

    也是西游故事中书那些变化之术的起源。

    当然,用来疏通气血堵塞,筋骨僵硬,关节炎什么的也是很好使的。

    卫渊活动了下手腕,觉得总算是从那种僵死地跟石头一样的感觉里恢复过来了,突然听到有巨大的轰鸣声音顺着土地传过来,微微皱了皱眉,抬头看到,那石棺居然被驳龙给盖上了,嘴角抽了抽。

    这家伙……

    不会把我重新入土为安了吧?

    卫渊伸出右手,用力一下把石棺推开。

    而这个时候,两头小山般的白色神牛昂首发出低沉的咆哮,开始了冲锋,天空中蛊雕振翅,翅膀投落下的阴影遮蔽土地,而火神的侍从毕方鸟掀起滔天的火焰。

    一切仿佛是古代的神话时代重新来到了山海,蛮荒而粗狂,充斥着铁与火的味道,曾经的人类和百族就是在这样的时代,在兽吼和鸟唳里生存着,那是英雄和传说辈出的时代啊,山神忍不住这样回忆着。

    而后,突然从土地里伸出一只手来,按在地上。

    壮阔的咆哮声音瞬间死寂。

    像是被手掌卡住脖子的鸡崽子。

    凶兽们突然齐齐止步。

    白色神牛的脚步抬起不再放下,尾巴直接不动了。冲锋下来的蛊雕一个折转,干脆利落直接升空。

    一切死寂地叫人不安。

    冀望眼角突然跳了跳。

    他回忆起那一天崇吾山主醉酒后轻声地低语:

    “这里面,是一个人的坟墓。”

    这,这是……

    “声音好吵……”

    “把我都吵醒了。”

    有人缓缓开口,只是伸出手按着地面。

    不知道是否是他的动作太大,这石棺居然从里面开始碎裂,伴随着咔嚓咔嚓的声音,化作了齑粉飘散,充斥着古老苍然的气息,而在这仿佛历史遗留的风沙里,苍老的身影站起来,抬眸看向前方。

    ??!

    凶狠跋扈的毕方鸟突然发出一声仓惶的尖叫,化作烈焰,转身遁逃。

    风声轻微,雾气大阵陡然扩散开来,石棺的齑粉落下,露出了那古老的衣物,羽民国人的瞳孔收缩,突然记起来在羽民国的神殿里,有记录禹王时期涂山会盟的画卷,那里的衣服就是眼前见到的这样。

    那老迈的人类站在那里,身上的衣物都仿佛渗透了褪色的过往,苍古悠远,转眸看向老山翁和壮汉山神,缓缓思索,似乎因为躺了太久,他的声音沙哑,开口道:

    “冀望,三危……”

    “是你们啊,很久不见了啊。”

    他声音顿了顿,缓和下来,道:

    “差不多。”

    “有快五千年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