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94章 我挖我自己的墓这不叫盗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246
  第0294章 我挖我自己的墓这不叫盗

    当年孤木,今已成林啊。

    卫渊怔怔看着眼前这浩瀚壮阔的一幕,许久后,他轻声道:

    “禹,你赢了啊。”

    他看着石碑和那柄剑,石碑上的字迹被几千年的风吹过,早已经有些模糊了,而那柄在黄帝轩辕和颛顼帝的时代出现的名剑,折断之后,失去了灵性,剑刃上都覆盖了斑斑的锈迹,仿佛岁月已逝,连名剑的剑魂都已追随者主人赶赴那早已过去的时代。

    他一下盘坐在地,伸出手以神通将粮食化作了气味浓烈的烈酒。

    古代的人族曾经以此来祭祀祖先,在部族的最中心,用枯枝和落叶堆积起来,点燃篝火,围绕着火焰起舞,烈酒的香气会在整个部族里弥漫,他独自一人,举起酒来,面对着断剑和石碑。

    眸子微敛,仿佛看到了靠着石碑独自饮酒的禹。

    看到了曾经独自前来大醉一场的契。

    禹靠着石碑仰脖饮酒。

    契盘坐在地,且醉低吟。

    渊沉默,将这粗粝的烈酒仰脖灌下。

    他道:“且饮酒。”

    烈酒入喉,味道激烈,渊忍不住都剧烈咳嗽起来,但是仍旧一口吧酒喝完,他吐出一口浓烈的酒气,低下头,看到前面只有石碑上磨损的文字,耳畔听到了的是自己的呼吸和风吹过剑身时候,发出的清越鸣啸。

    许久后,他叹道:“至少,算是喝了一场酒……”

    “虽然迟了点,但是好在不算是失约。”

    ……

    失神许久。

    卫渊拍了拍衣服,站起身来,看着自己的墓,心里的感觉多多少少还是有点古怪复杂,尤其是墓里面还躺着一个自己,这感觉就更古怪了,摇了摇头,略带一丝玩笑般道:

    “禹啊,我说下一次见面酒量变大,能喝的过你。”

    “看来这一次喝酒我算是第一了。”

    他把曳影剑握在手里打量,决定把这一柄剑带走,给女娇送过去。

    只是不知道,在当初禹上昆仑之后的一百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最后居然是契把禹的剑送来……曳影剑被祝融部重铸的话,一般的战斗不可能会将它击碎,更何况连灵性都流逝。

    而那一次禹王没有来。

    契把酒浇在剑上,说这样的话,就算是禹没有失约。

    禹到底遇到了什么……

    女娇或许会知道,但是卫渊莫名觉得,这种事情,女娇不会告诉自己。

    至少现在不会。

    他伸出手,像是告别一样拍了拍自己的墓碑。

    而后动作一下顿住,视线落在了石碑后的墓穴,感觉到了一股古怪且熟悉的感觉,像是在照镜子,从这股墓葬里面,居然能感觉到一股奇异的波动。

    卫渊突然想起了禹王当年说过的话。

    要不然你跳下去?

    难道说……

    驳兽环顾着周围壮阔的幽深森林,有些失神。

    它以前从来没有想到过在崇吾山的东面,会是这样一片不知道生长了多少年的森林,空气中有树叶和水的气息,驳龙哪怕是化作了龙兽,也仍旧还有原本驳兽的习性,喜欢森林。

    而后它看到卫渊起身注视着石碑,神色认真而宁静,落叶落在他的肩膀上,让他的神色有那种古代英雄们思索天地道理的沉厚与专注。

    驳兽心中不由感慨唏嘘。

    看到自己的墓,肯定心里很复杂。

    啊呀,不过想起来这家伙好像是自己一头撞死的,心里也有些洋洋得意起来。

    然后它看到卫渊转过头来,看向自己,眼神审视。

    “驳……”

    少年道人沉思,刷一下伸手指了指石碑后面,道:

    “你,把这墓给我挖开!”

    驳龙:“……”

    嗯??!

    啥玩意儿?!挖墓?

    这你的墓啊!

    驳龙目瞪口呆。

    只觉得刚刚那种忧伤沉重的气氛一下碎了个稀烂。

    它下意识喊出声来,道:“挖墓?”

    “你为什么不挖?”

    卫渊沉思,然后认真回答道:“有点下不去手。”

    你下不去手,我就能下得去手吗?

    对了,你对自己的墓下不了手,对我肯定能下得了手。

    所以,等我挖了你的墓,你就顺便把我烤了送给烛九阴么?!

    驳龙似乎明白了什么,双目瞪大,发出一阵阵如同战鼓的鸣叫声,说什么也死活不肯去挖墓,卫渊伸出两根手指,道:“下一次给你吃烤肉。”

    驳龙动作一顿。

    卫渊伸出第二根手指。

    “加双倍孜然粉。”

    ……

    片刻后,已经初步化作龙形的驳龙成功将某人的棺材挖了出来。

    一具石棺。

    卫渊拍了拍石棺,心中腹诽,他还觉得,禹会不会给他整一具陶棺。

    呵……还是石棺。

    卫渊手掌按着石棺一侧,不见如何用力,棺材板就横飞出去,落在地上,然后卫渊往里面一看,心中发出果不其然的感慨低语,棺材里躺着一个人,看上去极为熟悉,却又有一丝陌生,那是脸上布满皱纹,白发苍苍的老者,嘴唇死死抿着,正是他自己,哪怕过去五千年时间,居然没有腐烂。

    驳龙发出一声低鸣,步步往后。

    卫渊捏了捏自己的手臂,感觉到那股子韧劲,嘴角抽了抽,开始认真反思自己。

    东西果然不能乱吃啊……

    当年自己吃的食物里。

    是不是有让肉身死后不腐不坏的东西?

    毕竟要真有这东西,那吃了也看不出效果,想知道功能,还得死一死才行。

    他屈指敲了敲自己不知道第几个上辈子的肉身,心中唏嘘,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想法来——

    也不知道为什么,当他知道自己给埋在这里之后,心里总觉得瘆得慌,眼下这肉身不腐,与其仍旧埋在这儿,还不如当做化身。

    把自己的魂魄转化进来是绝对不可能做的事情。

    毕竟这前世的身体早已经死去了。

    但是以这身躯容纳一缕意识,在山海界活动也是可以的。

    毕竟,现在这一具山神之躯是神力所化,无时无刻不在消耗神力,如果重新执掌前世的肉身,那么活动时间就会变长,地煞七十二法里面也确实是有分身这种神通,不过仔细回忆一下,以前只是用来偷偷出门的时候,避开诸葛盯梢,这还是第一次用在这种事情上。

    不过,当年到底吃了多少东西?

    卫渊手掌摸索着下巴,在心里头默默数着。

    有食之不惑的,有食之不蛊的,有食之不溺的,有食之不焚的。

    还有能日行千里的,身轻如燕的,有食之善走的,有能极大增长目力的,有能力大无穷的,也有百毒不侵的……

    这么多东西叠加一块儿,相当于在凡人的体质上叠满了各类buff。

    难怪当年明明是快要老死,而且没有修为的凡人,也能够一换一把驳兽给压服,而驳龙则是看着眼前,卫渊自己看着自己的尸体正在沉思,画面要多诡异有多诡异,背后的毛都要炸起来。

    卫渊摇头自嘲一笑,伸出手,按在自己前世肉身的眉心。

    而后,这本身就是以自身一缕意识诞生的山神之躯消散,如同流风一样进入了这死去尸体的灵台,而后嗓音平和,在驳龙耳边响起,道:“你先去周围护着,这里有阵法,不用担心。”

    驳龙应了一声,步步后退,而显然是契所留下的阵法再度开启。

    星光在雾气中游动,将这茂密的森林和墓葬遮掩起来。

    驳龙看得目瞪口呆。

    稍微思考,觉得多少做点功劳,于是把石棺重新合上,盖严实了。

    然后才选择了一个地方,跑去休息。

    但是卫渊没有想到,这被开启的大阵本来就没有第二次使用的打算,虽然重新启动,但是仍出现了一丝外泄,崇吾之山是西次三经群山之首,今日诸多山神来此集会,其中两位正在观赏美景,却远远看到了遥远处雾气涌动,星光流转,颇为壮观。

    其中一位壮汉模样的山神道:

    “那边怎么了?好像是哪儿的地脉出问题了。”

    一老翁醉醺醺地道:“这不必管。”

    “反正不是咱们的地方,天塌下来也是别人倒霉。”

    “最近人族出现了,开始祭祀我们,可算是有点好吃的了,来,再喝一点。”

    壮汉迟疑道:“可我怎么觉得,那地方有些眼熟?”

    “眼熟,眼熟什么?哪儿眼熟?”

    老翁一边迷糊着,一边儿抬眼看过去。

    壮汉喝了口酒,突然发现旁边的山神不再说话,正要好奇开口,却看到那老翁山神先是满脸懵逼,然后手里的东西一抛,脸上五官都皱在一起,突地嚎声惨叫起来:

    “那,那儿是我的地方啊!”

    “禹王当年委托崇吾山主,山主再派我看着啊!”

    “完了,完了!”

    “是我家山头倒了大霉啊!”

    祂惨叫着,匆匆忙忙下山了就往那边儿跑。

    壮汉无言,灌了口酒,也大步跟着追了过去。

    ……

    与此同时,距离崇吾山不远的地方,曾经追击凤祀羽,而后逃离的黑袍众也同样发现了气机的变化,彼此对视,道:“目标可能就在那里,追!”

    “是!”

    而在此时,卫渊双目缓缓闭合。

    双手结印。

    天罡三十六神通——

    胎化易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