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92章 旧事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759
  第0292章 旧事

    剑身上有古朴纹路的古剑缓缓亮起流光,这柄剑是曳影,是轩辕黄帝时期的名剑,后来为禹王所得,在卫渊的记忆里面,这一把剑仍旧完整,哪怕是和水神共工的战斗,也没有让这柄剑折断。

    古剑剑身有星星点点的流光溢散而起。

    驳龙心中惊疑不定,又有丝丝隐含的畏惧,步步后退。

    只留下卫渊一个人站在石碑之前。

    剑身上散发的流光触碰到卫渊的指尖。

    少年道人五指握合,将那流光握紧。

    一幅幅埋藏在过往岁月里的画面在眼前浮现出来。

    ……

    娥皇说,祂们死后成神,住在湘江的水底,不能出去,但是偶尔能和来往的生灵交谈,曾经从路过湘江的山鬼那里听说,西王母曾经下山,但是被禹王拦截,所以渊的真灵才没有被毁去,还能靠着昆仑不死花不断转世。

    但是这并不准确。

    山鬼也只是那个时代诸神里面弱小的一类。

    祂们怎么可能能知道昆仑山上那些神灵们的故事?

    渊的真灵,已经被西王母抓住了。

    那是整个山海时代最强大的女神之一,因为天女被责罚而亲自出手,区区一名凡人的真灵和魂魄,哪怕是在九洲的范围里找到他,也简单到就像是摘下一枚落叶一样轻松。

    只是神灵和凡人对于时间的认知存在有巨大的差异。

    那个时候,渊的真灵在天地间早已经洗练了超过十年。

    过往的记忆都消散落入人间,凡人在神的眼中是脆弱的,哪怕最深刻的记忆都如同水流在墙面上留下的痕迹,被风一吹,太阳一晒,就全部消失了,剩下的只是真灵本身,茫然而懵懂。

    渊被一名神将擒拿,而西王母徐步上山。

    他从昆仑山上看向广阔的人间,只是觉得这样的风景壮阔美好,浑然不知道自己将会面临什么,心里没有太多的想法。

    按理来说,被神将当做罪人擒拿到昆仑山,他根本没有办法活动,更不要说转过头,像是天神一样地俯瞰这人间。

    但是擒拿着他的那位神将并没有用力,甚至于,与其说是反锁他的肩膀,不如说,那位神将更像只是把自己的右手按在他的肩上,祂趁着西王母和诸神们走在前面,沉默了下,悄悄问道:

    “你还记得我吗?”

    “我是庚辰。”

    “我们之前见到过。”

    懵懂的真灵只是茫然看着他,那位高大而俊朗的神将似乎有些无奈和悲伤,面对淮涡水君,他们曾经是比肩的战友,或者不能说是战友,至少是曾经见过面的,祂曾看到这个并不强大的凡人高高扬起了手中的锤子,像是把自己的精气神,把自己的一切都倾注进去,铸造锁链。

    也曾经举着一柄剑朝着凶神相柳怒喝。

    但是现在他却像是懵懂的孩童。

    没有了那种敢于向神灵对抗的勇气。

    庚辰的实力很强,但是祂仍旧是昆仑的神将,昆仑下令要他擒拿这个人,不必说只是曾经见过面的人,哪怕是真正的好友,庚辰也只能出手,这也是祂和昆仑的契约。

    祂所能做到的,只是在最后,让渊不那么卑微痛苦。

    能让他保留有人的尊严。

    懵懂的真灵望向远方的人间,双目明亮,认真地赞叹道:

    “真美啊……”

    庚辰道:“是,很美。”

    ……

    或许是巧合,也或许是想要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祂们出手擒拿真灵,并且回到昆仑,只用了短短不到一天的时间,而这一天,人族的英雄被簇拥着前往了轩辕之丘,他将在那里,继承人间最高的位置。

    平定洪水,流放共工,斩杀了凶神相柳。

    在涂山之地诛杀防风氏,捧玉帛而来者万国。

    他曾经靠着双脚走遍山海,他持剑指向天下,令九洲铸造九鼎。

    原本各自生活的九州第一次有了聚集在一起的雏形。

    这个男人的功绩,已经凌驾于少昊,以及尧舜之上,毫无疑问已经能得到帝的封号,而今天正是他得到这一名号的最后一天。

    人族在轩辕之丘举行了盛大的典仪,除去人族之外,山海之中的一切山神都赶了过去,因为帝这个名字不是说轻而易举就能够得到的,自古以来得到这一个名号的,只有那么几位。

    就如同神是因为足以跨越岁月的契约而成,帝也一样是天地的认可。

    帝者,谛也。

    言天荡然无心,忘于物我,公平通远,举事审谛,故谓之帝也。

    这是需要整个天地所承认的名号。

    庚辰有些遗憾没有能前往轩辕之丘亲自恭喜,但是如果他去了的话,那么这真灵恐怕会遭到更加糟糕的待遇,祂抬了抬头,看到昆仑山的前方出现了另外的几道身影。

    其中为首的是昆仑之丘的山神陆吾。

    陆吾看向那懵懂的真灵,面容沉静冰冷,道:“是他。”

    “西王母,你仍旧做了最好的选择。”

    雍容女子目光平淡注视着祂。

    陆吾神一挥手,背后有神将踏出,他们穿着墨色和银色装点的铠甲,行走的时候肃杀而沉闷,一左一右伸出手,要把这真灵带走,却在下一刻齐齐退后,手掌颤抖,庚辰收回手掌,这位曾经击败无支祁的神将嗓音温和:

    “你们退下。”

    “这里是昆仑山,我来送……带他上去。”

    陆吾平淡看着这位昆仑武力第一的神将,道:

    “西王母,这是你的意思吗?”

    “执掌昆仑秩序的你,也要为私情来做这样的事情?”

    西王母沉默了下,道:“庚辰,退后。”

    “娘娘……”

    “退后。”

    庚辰张了张口,最后只能道了一声领命,把自己的手掌拿走,往后退了两步,而后那两名连面容都笼罩在甲面里的神将上前,一左一右按在了还在看着人间的真灵,祂们力量巨大无比,几乎一下将渊的手臂反折,而后手掌锁住了他的脖子,重重往下一压。

    没有先前庚辰手掌的亲切温和。

    这两位神将的手掌覆盖在了冰冷的金属下面,渊只觉得如同寒霜一样地刺骨,仿佛直入魂魄之中,扭送着他,就像是最为卑贱的战俘努力,或者死囚,这几乎是在故意地折辱。

    庚辰温和的眼底爆发一股怒意,踏前一步,背后龙形气机溢散,却迎面撞上昆仑之丘的陆吾,被冲散了气势,陆吾眼眸微敛,道:“带回昆仑山,灭去真灵,归于天地,以儆效尤。”

    “秩序,必须是铁律。”

    渊被带着踉跄着往上走,他完全没有办法再看向那灿烂而美好的人间,最后祂们让他跪在地上,要在昆山上粉碎他的真灵,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底突然生出一种不甘心,剧烈挣扎着想要抬头。

    两名神将突然察觉到不对。

    这一名凡人明明没有什么修为,但是他的魂灵居然凝实地可怕。

    哪怕是神,想要压迫人低下头,居然如此艰难。

    渊咬着牙昂首怒视着要诛杀他的诸神,看到了昆仑山周围气势肃杀而冰冷的诸多神将,除去了西王母和庚辰,他从这些神将眼底只能看到一种冰冷的漠然。

    陆吾神眼眸微敛,仿佛天地压了下来。

    渊重重跪倒在地,而两名神将似乎是生怕这个人族还要挣扎,一左一右,两只脚重重踩在他的脊背上,真灵发出细碎连绵的声响,而后取出了神界的刑器,要将他的真灵粉碎。

    渊仍旧不甘心地挣扎着。

    他仿佛浑身上下都在用力,但是却完全没办法撼动发力的神将,最后只能模样狼狈而丑陋地仰起头,看向远处。

    而后他看到了人间。

    真美啊……

    神色登时柔和下来,而神灵发动神兵,准备要施展刑罚,而在这个时候,突然有暴烈的声音出现,鲜血溢散,但是那不是真灵的碎片,而是来自于身前那高大的神将,神将腹部被一根铁钎直接洞穿,整个身躯被钉在了昆仑的石壁上。

    在下面不远处,一名高大的男子站在那里,他的黑发垂落在肩膀,有两缕编出了小辫垂落在前面,里面系着金色的丝线,他的神色安宁而威严,他穿着庄重的王服,身上有着百族臣服的纹饰。

    站在那里,仿佛被天下簇拥的,人间界的帝王。

    “禹?!”

    陆吾眼底浮现一丝震怒。

    “禹王?!”神将之中有执戟者后退一步,眼底慌乱。

    “他不是应该在轩辕之丘吗?!”有神低语。

    本应该在轩辕之丘的帝,却出现在了昆仑山之下,而且主动动手暴起杀神,这无疑代表着和神的交恶,至少,至少他不可能在得到天地的认可,渊茫然地看着那被阻拦起来的男子,不知为何,有种熟悉感。

    禹轻声道:“找到你了。”

    就像是打了个招呼。

    然后他伸出手,一把将那威严的王服用力撕下来,露出了朴素的衣着。

    拔出了剑。

    他迎着昆仑神将们,主动狂奔着手中的战剑,口中爆发出了愤怒的吼叫,气势几乎要将整座昆仑山都压倒,一个人,就像是击鼓进军的军队,那些昆仑的神将们也齐齐唤出兵刃,从上往下,如同黑色的海洋,要将那个男人压倒下去。

    兵器碰撞的声音刺耳无比,而禹只是在瞬间就被淹没。

    而庚辰闭上双目,绝不出手。

    其余在轩辕之丘的神灵赶到的时候,见到的是倒下的神将们,还躺倒在地上低声呻吟,血液将白玉般的台阶染成了刺目的颜色,肃杀而冰冷,有血染之后的脚印一步一步走上去。

    陆吾抬手握着一把长柄的兵器,一手控制住那弱小的真灵。

    正面拦住自山下浴血而战的那人。

    最后两把兵器裹挟雄浑的神力重重地击打在一起,不知道碰撞了多少次,伴随着刺目的声音,从神代最初传承下来的曳影剑被陆吾打断,而陆吾却瞳孔微微收缩,那男人右手握剑,左手握住断剑的剑刃,直接捅穿了陆吾的腹部。

    而后松开了剑刃,手掌和肩膀鲜血淋漓,将陆吾逼开。

    右手握剑,左手将那真灵护住。

    渊的真灵已经在人间洗练了十年,过往的记忆早已经烟消云散,连脑海中印象最深刻的人都已经不再记得,但是此刻不知为何,却有种鼻子发酸的感觉。

    这一战后。

    禹王被剥夺帝的称号。

    再也不和黄帝,少昊,颛顼,尧,舜并列。

    即便是他驱逐了洪水和共工,建造帝台,铸造了九鼎,最终也不入三皇,不归于五帝。

    而在这时候,真灵看着那个从轩辕之丘狂奔而出的男人浑身浴血,而后者只是伸出大手按在他头顶,咧嘴一笑。

    “哟,渊!”

    他说:“我来救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