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87章 有佛道之约,有金刚拦路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2779
  第0287章 有佛道之约,有金刚拦路

    几乎在那一个名号说出口的时候,听到这个名字的所有人都觉得自己的头顶像是被重重砸了一拳,而后,就在他们觉得既不敢置信,又有不可遏制某种期待的时候,天边有若龙吟。

    一道青色光影以恐怖的速度破空而来。

    凌冽的气机如同狂刀割面。

    在风云涌动之际,那几乎如一条碧青色长龙。

    旋即几乎是转眼之间,那刀光重重落下,惊起气浪溢散,遮蔽了众人视线,只能看到那光影敛去,化作了一柄长柄兵刃,而后所有人看到,一只手掌缓缓握在了刀柄之上,铮铮低鸣声中,将这刀拔起。

    甲叶摩擦声音肃杀而冰冷。

    青龙偃月刀小半伸出气浪,陡然横扫,气浪登时散去。

    脸上覆盖面具的道人左手背负身后,并不回头,只是道袍袖口招展,而背后则是高大,身穿战袍铠甲的将领,徐步而来,仿佛护持背后,手中之兵斜持抵着地面,丹凤眼微敛,注视前方。

    一股浩瀚磅礴,又光明正大的气机铺天盖地扫荡出去。

    三界伏魔大帝神威远镇天尊关圣帝君。

    关云长。

    史国兴一直提着的那一口气缓缓吐出来,难得爆出一句话来:

    “卧槽……”

    他的女儿伸出手道:“爸爸,不能说脏话。”

    史国兴不知道怎么跟女儿解释,这根本不是脏话,抽空扫了一眼屏幕,弹幕上长时间的空白后,几乎一连串的卧槽,然后就是大段大段的刷屏,都是拜见关圣帝君。

    这位几乎是神州唯一一个,官方民间都祭拜,黑白两道都尊重的存在了,他把女儿放在地上,嘴皮子有点哆嗦:

    “去,把你妈妈叫过来。”

    小姑娘一撇嘴:“妈妈不理我。”

    “不,就和她说出来看神仙了。”

    “对了,记得带三炷香。”

    他发了半晌的呆,伸出手打通一个个号码,道:

    “妈?”

    “别看那佛像了……”

    “打开电视,拜财神爷了。”

    “喂,老大。”

    “别搞程序了,当初咱们结拜时候拜的那位出来了。”

    ……

    类似的画面在各处不断地上演着。

    在龙虎山上众人受到的冲击是最大的。

    当看到关云长出现在前方的时候,先是沉寂一下,而后刚刚还环绕在那枯荣大师前面的众人哗一下就散开来,面容浮现出一种习惯性的尊敬神色,就只剩下那和尚孤零零一个,那老僧脸皮抽动了下,死绷住没有离开。

    关云长嗓音低沉:

    “渊道长,和你我所约定之日,还有七日,为何突然唤关某前来?”

    “嗯?又是佛门之人?”

    关羽眸子落在了那枯荣脸上,手中青龙偃月刀微握,刀鸣低沉。

    一股煞气直接锁定了枯荣。

    众人还没能反应过来的时候。

    抬手,掌中青龙就要劈斩而下,转瞬之间劈裂佛光,直接斩在枯荣肩上,却收着力量没有爆发,众人看去,这才看到是卫渊抬手轻按着青龙偃月刀刀柄,卫渊注视着那面色煞白的枯荣,又看向那些跟着过来的普通人,客气道:

    “不知道,关圣帝君的话,是否可信?”

    众人连忙点头,脑子里什么其他想法都没有。

    只是震动于关云长的出现。

    骇然于这道人居然抬手,关圣帝君居然会收刀。

    卫渊微微转头,道:“关将军,这一个人,还不能杀。”

    还不能杀。

    枯荣面色煞白,而关云长缓缓颔首,道:“如此,关某知道了。”

    “看在渊道长之言,暂留他一条性命。”

    那柄在传说中有着赫赫声名的青龙偃月刀缓缓抬起。

    卫渊看着那位枯荣大师,嗓音平淡道:

    “那么,三十日之后,在佛门法会上,我们这边,也会带着新修订的功法前去,和诸位大师论道,到时候,也请大家做个见证。”

    卫渊转头看向众人,最后一句话是对其他人说的。

    众人连连点头,当下已经决定在之后写什么通稿了,关圣帝君降世,他们如果之前还有打算故意搞些名头,现在就完全没有这个想法了,在神州,长到一定年纪,没拜过关公的几乎没有。

    关二爷都出来了。

    还在这儿给佛门扯皮。

    回去家里,老一辈能把他们脊梁骨戳断掉。

    卫渊抬手,道:“那么,诸位,龙虎山清修之地,就不久留了。”

    声音微顿,似乎想到一件事情,随口道:“对了,佛门功法暂且不要修行,这是忠告,就算是想修,也等到一月之后,见到分晓再说。”

    众人看到卫渊身旁的关圣帝君,没敢把这句话当做耳旁风。

    都郑重应下来。

    卫渊微微一笑,前方笼罩住龙虎山的狂风徐徐展开,众人心底稍松了口气,顺着那风口往下面走去,才走几步,就突然有人惊呼开口,枯荣略有些魂不守舍,听到声音,下意识抬头看去,而后瞳孔骤然收缩。

    这里是山上,视野很开阔,上山的时候,云海翻腾。

    而这个时候,却能看到正对着龙虎山的那大片大片的云海,从中间正正断开。

    仿佛被生生一刀两断。

    浩瀚壮阔。

    枯荣心底悚然寒意,下意识抬手按住了肩膀,心脏疯狂跳动。

    是……

    是刚刚那一刀。

    如果,如果没有被收住的话。

    他仿佛又回忆起刚刚那位关圣帝君微微睁开的眸子,心底寒意大作,稍微加快脚步,略有踉跄着下了龙虎山。

    而在这个时候,山上的关云长已经和卫渊告别后,消散离去。

    他先前出了一刀后,本来就是处于虚弱状态,这一次过来,还要回去继续休养,卫渊望向张若素,微微颔首,松了口气,道:“这一次,算是已经勉强过去了。”

    “事情要推到一个月以后的佛门大会上,去和佛门论法比斗。”

    “说起来,我太平道的论法,就和这件事情放到一起吧。”

    张若素微微颔首,道:“可。”

    卫渊指了指那柄法剑,一本正经道:“对了,这剑刚刚就演一场戏。”

    “你还得还我来着。”

    张若素无奈一笑,拂袖让这柄剑重新落到了卫渊手上,卫渊袖袍一罩,用壶天之法把法剑收起来,想了想,道:“对了,张道友,这一次的论法,应该是由我开始,你觉得应该用多大动静比较好?”

    张老道动作顿了顿,道:

    “多大动静?”

    “就不要让他们活!”

    “事情给我搞得越大越好!”

    “好,这样的话,我就要向张道友借一个人了。”

    “借人?谁?”

    卫渊双眸平和注视着张若素,嗓音沉静道:

    “正一黑虎玄坛元帅赵公明。”

    ……

    佛门反逼龙虎山,而后佛道立下一个月后的比斗。

    这件事情的后续影响,仍旧还没能发酵,但是枯荣却也已经心中疲累,原本打算步行而来,步行而去,但是现在没有了这种性质,有佛门的俗家弟子驱车送他。

    但是就算这样,也被那些记者们盯着。

    一堆面包车就跟在后面,随时准备着去拿到第一手的资料。

    枯荣无可奈何。

    但是这舆论之火是他们招起来的,现在惹火烧身也很正常。

    那俗家弟子正在安慰这位出身大宗的高人,枯荣没有心思应对,只是闭目不答,正在那开车的弟子有些尴尬的时候,事情突然生变,前方道路上,一名背后背着包裹,身穿灰蓝色僧袍的高大僧人迈步而来。

    看上去动作平缓,速度却相当快。

    转眼之间,再想要踩刹车已经来不及了。

    那俗家弟子面色一白,就以为这次要出了人命,然后就发现,自己的车一下停住,只能听到引擎的轰鸣声,却没办法再往前一点点,而那灰袍僧人一只手按着了车头,整个车的后面就翘起来。

    圆觉嗓音平静,缓声道:“下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