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85章 愚蠢的敌人无须在意,隐藏的毒蛇则足以害人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631
  第0285章 愚蠢的敌人无须在意,隐藏的毒蛇则足以害人

    半日之前。

    佛门,天台宗。

    曾在天台宗藏经阁,苦叹自己一脉传承,竟然没有弟子能够领会的老迈僧人,双手合十,脸上的神色有些迟疑,对背对着自己的一名僧人问道:

    “上师,我们这样行事,岂不是会引来道门和神州的敌意?”

    “弟子觉得,殊为不智。”

    那名僧人闭目敲击木鱼,左手还拈着一串佛珠,语气平淡道:

    “不传佛法,只传修行吐纳即可。”

    “往外宣说,佛门虽不能以神通现世,但是事有从权。”

    “见此大世,妖魔横行,愿发慈悲心,主动破戒,广授法门。”

    “以免神州百姓,受到妖魔鬼物的侵害,此亦是大慈悲。”

    “至于神州和道门,不必担心。”

    “这,这是为何?”

    木鱼敲击声停了下来,僧人睁开眼睛,双目澄澈,眉心一点朱砂似的印记,唇红齿白,看上去只有十七八岁的少年,微笑道:

    “恰是因为……”

    “此地是神州。”

    ……

    龙虎山之上,张若素和卫渊得知佛门的行动之后,脸上神色都有些难看,他们在这之前也曾经和佛门约定,佛门也确实交出了自己的筑基法门,以供参考,但是老道士完全没有想到,佛门会直接在最关键的时候,做这背弃盟友的事情。

    神州早就在为普及养气决做舆论铺垫。

    现在看来,效果几乎全部被佛门窃取。

    卫渊坐在一侧的靠背木椅上。

    他不知为何,想到了过往三国时,那病弱道人拉着孩子逃命时。

    挡在徐州乱军之前的大胡子。

    也是被盟友背刺,才落到了那样的下场。

    而此刻,道门赶来的道人们早已经炒作一团,有性如烈火的,已经要持拿长剑,掏出一把符箓,要和那佛门拼了去,这个中年道人修为很高,旁边几个老道士一时间都没能拿得住他。

    张若素进来的时候,就看到这道士气冲冲往外走。

    老人站在门口,眼眸耷拉着。

    在那中年道人走过自己身边的时候,抬手按在了这道人肩膀。

    道人动作骤止。

    一股气浪猛地溢散。

    性子暴烈的中年道人涨红了脸,脚步竟然不能够再往前迈出一步。

    老人平淡问道:“要做什么去?”

    道人咬牙道:

    “当然是和那佛门讲个清楚明白,斩了那佛像,砸了他的庙!”

    张若素眼眸微敛,叹一声道:“荒唐。”

    不见如何动作,那中年道人突地踉跄后退,只好全力运功抵抗,蹬蹬蹬连退了好几步,才将那股力量给卸去了,心里一松,腿弯恰好碰到一个东西,下意识往后一座,这才发现,自己居然重新做到了原本的位置上。

    张若素站在门口,慢慢收回手掌,神色平静却带有一股压迫感。

    那白发苍苍,活过两个甲子的老天师,道行的精妙和高深,毋庸置疑。

    中年道人一下泄了气,把手里的烈火剑当啷一下仍在地上,垂头丧气道: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

    “老天师,那要怎么做?!”

    张若素迈步走进来,原本正在争吵着的诸多道人都慢慢安静下来,静静看着老天师,张若素俯身下去,把那柄降妖除魔的烈火剑拿起来,屈指轻弹,剑鸣声音清如龙吟,开口道:

    “是,是可以去杀上天台宗,然后呢?”

    “眼下的舆论信息传播有多快?现在又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佛门?在这个时代,你今天杀上佛门,明天的推送就是,佛门广授修行法门,道门不忿,上山杀人,甚至于会有宣说,有平民受伤,怎么,是想要让我道门声誉,在这一代直接崩了么?”

    中年道人一怔,讷讷道:“弟子,弟子不敢,我去只是斩佛。”

    “不杀人性命。”

    张若素摇了摇头道:

    “你说要斩佛,那些僧人拦在前面,你斩是不斩?”

    “便是不在意这声誉,可你杀一僧人,还有第二个僧人。”

    “道门声誉崩了,而佛门虽死了几名僧人,但是声望反倒越长越高。”

    “法门传得更是快。”

    “何况,道门若崩了,我们费尽心血所完善的养气决,要怎么推广普及?如果这件事情功亏一篑的话,才是真正的大罪过,要比去佛门问责来得要更重要。”

    那中年道人不忿道:“那我们就只能忍气吞声了?”

    张若素平淡道:“怎么可能。”

    他叩击了下烈火剑。

    森森剑气弥漫整座内殿。

    “此事老道若不给那大佛头顶一剑,心念绝不通达。”

    他这一句话轻描淡写,但是最后六个字却让在场诸多道人心底悚然一惊,汗毛乍起,不自觉想到了那几乎只存在于传说里,心念若不通达,便以三尺青锋贯通之的剑客。

    张若素眼眸扫过众人,缓声道:

    “但是,事有轻重缓急。”

    “道门声威事小,天下苍生为重。”

    “现在所要做的,是如何才能制止佛门此举导致的,修行特殊化,记住,我等本就不在意虚名,我们需要的是真正意义上普及修行,而不是重新立下山头,更不是因为一腔气愤,就莽撞地冲上山去,授人权柄。”

    “老道已经和山下弟子说过此事,他们也已经开始在舆论上影响和压制佛门这件事情。”

    “尽可能将佛门这一件事情的影响压下去。”

    “然后由神州官方开始普及修行。”

    “等到一切结束之后,老道会亲自上山,和佛门讲一讲道理!”

    ……

    众多道人的情绪终于是被张若素给暂且压住,逐渐离去,重新各自投身于推广养气决的事情上,张若素脸上浮现疲惫之色,看到那边卫渊还在,摇了摇头,坐在椅子上,端起茶杯喝了口,发现是茶,还先怔了下,然后才放下茶杯,自嘲叹道:

    “可惜啊。”

    “如果现在还是百年前的时候,老道早就一把剑杀上去了。”

    “可是,现在早就不是江湖和杀戮的时候了,斩妖除魔还可以,杀人却不能,而不管怎么说,佛门在神州的根基很广,很多人信佛,影响太糟糕了,况且,我们冲上去斩佛像杀人,那是什么,是犯法啊。”

    卫渊道:“不当着众人面推倒佛像,则无用,当着众人面斩佛,则反倒会有反作用。”

    “这一招很阴。”

    张若素道:

    “是啊,神州道门天师府,知法犯法,我们若上山了,佛门更高兴。”

    “况且佛门传授的是修行方法,而且是有效果的那种,现在谁都想要修行,行动组那边强行制止,只会被舆论冲击。”

    卫渊沉吟了下,道:“那要是……神灵上山斩佛呢?”

    他想到了无支祁,想到了在武侯祠的关云长。

    但是关云长还没能苏醒,这是最可惜的一点。

    张若素凝眉沉思道:

    “还是那句话,僧人以身体护住佛陀,你斩不斩?”

    “他们有些是不怕死的。”

    “神州尤其在意人命,这样的局面,舆论都在佛门,我们一旦动手,就相当于落人口实,况且,佛门大乘七宗齐聚,能传这么久的宗派,不可能没有真手段,寻常的香火神祇,因为沉睡太久,实力降低,甚至于有可能被佛门所擒拿。”

    “不能排除这一可能。”

    “现在一切恩怨都可以稍稍放后,需要的是压到佛门舆论,普及修行法门,至于出气,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张若素掏出手机翻了翻,看到的全部都是网络上的大片赞叹之声。

    似是因为有好处,热情极高。

    修行法门的传播,在现在这样的网络时代,几乎可怕。

    更何况还有之前神州为了普及功法所做的铺垫。

    张若素摇头道:“得了,卫渊,你之前两次出手,第一次淮水改道,第二次在江南道和山君厮杀,这两次动静都挺大,原本是为了给普及养气决做铺垫,现在反倒是给佛门利用了,现在网上热度吵得很高。”

    “最热的那几个帖子,一个说江南道御风的是佛门护法,一个说淮水改道的是斗战胜佛。”

    “呵……这说辞,这手法,真的是太有佛门的特色了。”

    “窃取他人的东西,还控制舆论,颠倒黑白。”

    “反正一切好处皆是佛门。”

    卫渊敛眸,手指轻轻叩击桌子。

    老道指了指手机,道:

    “你看到了吧?”

    “我等真正的难题,并非那佛门和寺庙,而是这舆论和传播。”

    他叹息道:“斩人间佛易,斩心中佛却难。”

    “要是不能尽快解决,等到人人皆修佛门功法,又因此不得不念诵佛门经典,就太迟了。”

    “和这比起来,几个泥胎金塑算什么?”

    卫渊神色微凛,缓声道:“利用舆论和信息传播。”

    “我原本以为他们很蠢,目光短浅地很,但是现在看起来,他们一点都不蠢。”

    老道人自嘲道:“非但不蠢,而且还很狡猾精明。”

    “只是这样的聪明人不顾天下和神州的利益,只愿意牺牲神州和百姓,来壮大自己。”

    “哪儿还有半点出家人的样子,这手段,比世上的奸商都来得利落。”

    “我一向觉得,哪儿的人都有好有坏,可是始终觉得,佛门有些奇怪,里面的好和尚有,还不少,可整体环境却叫人觉得不解。”

    “六祖慧能,得传衣钵之后得连夜逃跑,防止被师兄弟们追杀,几十年后才停下来,大唐玄奘法师,一人压覆佛宗烂陀寺,几乎是人间觉者,处处尊敬,可传下的正法,才两代便绝了,樱岛僧侣,在战国时势力大到左右战局,你说是为什么?”

    “罢了罢了,说这些闲话做什么?”

    “卫渊,你是不是有所想法了?”

    卫渊点了点头,正要开口。

    手机突然响起来,是张若素的,他接起来手机,有卫渊熟悉的声音稍有急促地响起,而听了两下,老道人气机凌冽犹如长剑出鞘,卫渊眼眸微沉,取出自己的手机,打开新闻,看到了以下的字样。

    “佛门枯荣大师下山,步步徐行。”

    “一步一里,前往拜会龙虎。”

    “人间妖魔肆虐,愿长跪龙虎山下,恳求张天师,广开法门,以救众生!”

    整个内殿内的气氛瞬间压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