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83章 暗流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2970
  第0283章 暗流

    卫渊夹起一块腌萝卜,咬了一口,嘎吱清脆,又扒拉了两口米饭,夹了两块肉片,神色正常,那边一片死寂后,两人一猫剧烈咳嗽起来,老道士满口米饭差点把自己给呛着了。

    咳嗽了好一会儿,好不容易才停住。

    小道士满脸涨红。

    大天狗脑子里已经成了一片浆糊。

    烛九阴?

    是哪个烛九阴?

    鼓,敲的什么鼓?

    老道好不容易缓平了气,看着没事人一样吃菜的卫渊,又看了看桌子上的饭菜,嘴角抽了抽。

    这就是你主动做饭的目的吗?

    眼下这看着碗里的菜,是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

    迟疑了下,张若素还是把菜给放下来,道:

    “老道先问几个问题……”

    “烛九阴,是那个烛九阴?支撑九幽,烛照日夜的那个?”

    “当然。”

    “鼓……是山海经里记录的那个,烛九阴的儿子,原来的钟山之神?”

    “是啊。”

    “要老道帮忙去灭了鼓留下的怨恨?”

    卫渊点了点头。

    张若素深吸了口气,徐徐道:“老道明白了。”

    他喊了一声:

    “阿玄!”

    少年道人下意识抬头:“啊?”

    “送客!”

    ……

    眼见着老道士一副你莫不是想要让老道去送的表情。

    卫渊哭笑不得,抬手打断老道士的动作,解释道:“不是真正的鼓,那个凶神已经被尧帝诛杀了,需要做的,只是把鼓留下的执念化解掉,张道友,这种事情你应该也很擅长,对吧?”

    “况且,我这里还有烛九阴留下的东西。”

    “不怕鼓他不过来。”

    卫渊抖手将那柄神代的匕首放在桌上。

    古朴沉厚,自有一股锋锐难当的气机。

    是来自于古代山海时代的利器,一下吸引了两人一猫的注意力,老人眉头皱起。

    而大天狗浑身汗毛都炸起,心底颤栗,仿佛看到了一只可怖的凶兽。

    卫渊缓声道:“这是鼓年少时候用过的兵器,我们可以先设下埋伏,再想办法用这匕首的气息,把鼓吸引过去,到时候我们多找点盟友一起上。”

    “鼓毕竟不再是曾经的凶神,只是怨念残留,这也不是做不到的事情。”

    张若素凝眉抚须。

    鼓这种会导致天灾的凶兽,在人间活动,尤其是和神州人族还有些纠葛,他心里当然也想要将这凶兽去除。

    卫渊这里拿出了一个方案,倒是有几分可行。

    比起围堵截杀,成功的可能性更高。

    卫渊又道:“至于去做诱饵这件事情,就交给我负责。”

    “哦?卫道友你能确保自己安全么?”

    “可以。”

    卫渊伸出手按在心口,感觉到心口处烛龙气息仍旧存在。

    他现在多少想清楚了烛九阴给自己这一道气息的原因。

    一方面是给自己疗伤。

    另外一方面,留下气机,在和鼓残留怨念交手的时候,能够干扰到鼓留下的怨念,最糟糕的情况下,有这代表着烛九阴的气息,鼓未必能下了死手,算是给卫渊留下的一道保命符。

    神灵遵守契约。

    或许烛九阴,就是为了把这一道气息交给我,才选择了让我给他做菜。

    卫渊脑海中闪过这样一个念头。

    这是个很合理的猜测,符合神灵以契约为重的性格,公平公正。

    但是他总觉得,烛九阴可能就是为了让他做菜。

    做完菜以后顺手给了一道气息,完成契约。

    卫渊嘴角抽了抽。

    不,应该不是这样……

    那可是烛九阴。

    不至于,不至于……

    而张若素沉思许久,权衡利弊,抚须道:

    “这样的话,可以一试。”

    “老道听闻,鼓所化的凶兽是鸟,能引起周围大面积环境的干旱,之前我看到新闻,就是祂在热带雨林,连秋天这种降雨季,热带雨林都出现了干旱。不如想法将祂引诱到海面上,既能遏制住祂的力量,也能避免无谓的损伤。”

    “老道不能离开龙虎山太久,恐怕得在东海附近交手。”

    卫渊点头。

    稍微松了口气。

    心中的计划初步成型。

    利用匕首,将鼓引诱到东海之上,远离城市的地方;用海水幻境遏制其本身的权能,然后再有道门的大型伏魔阵法,最后向无支祁借一股力量对敌……鼓本身残留的力量,应该和帝池那里的相柳恨意差不多。

    这样的阵容,也足够将将其解决了。

    张若素抚须道:“不过,老道答应了你,也有条件。”

    “一则,卧虎重建的事情,你得全心全力。”

    “二来……这段时间,你得帮着我把养气决完善好。”

    老道人的声音顿了顿,伸出三根手指,补充道:

    “另外,你做饭。”

    “三顿。”

    ……

    一顿饭的时间,暂且定下了对于凶神鼓的处理方案。

    卫渊又一直帮忙完善养气决到了晚上,这才告辞离开,而卫渊走后,张若素仍旧还在推敲琢磨养气决的运转方案,卫渊曾经把朝歌城所用的两种筑基法交给了张若素。

    虽然那种以自身成就鬼神的道路和道门的法子不一样。

    但是大凡修行,殊途同归,它山之石,也可以攻玉,老人还是从其中得到了不少的启发,将养气决的部分内容优化,使得这一门功法大成之后,修行者的身体强度要比之前没有优化的时候,强大一成到两成左右。

    如果转修武门功法,就更加轻松简单,也会有更多的选择。

    老道人摸了摸胡子,若有所思。

    这样的话,干脆分出可选择的功法进阶方向。

    更擅长魂灵和术法的一类,更擅长武斗和气血的一类。

    要不要在高中的时候分科分班?

    让学生像是选择文理分科一样,自己去选是走魂灵符箓的一脉,还是说走武门外功的一脉?

    提前做出选择,这样对他们以后的修行能更有好处。

    老人若有所思,随意扯过一张纸来,重新开始记录自己的想法。

    一直月上中天的时候,门外响起敲门声。

    “师叔。”

    一名白发苍苍的老人走进来。

    张若素道:“是你……这么晚了,还来做什么?”

    “年纪大了,就早点去休息。”

    他还开了个玩笑,但是那走进来的道人脸上却有些凝重,道:“师叔,是有事情需要您定夺,先前佛门净土宗和天台宗皆被人袭击。”

    “他们就广邀同道,号称是要让佛门大乘八宗齐聚一堂。”

    “现在看来,除了禅宗没有音讯,其余大乘七宗都已经回应邀请,有真修高僧抵达了天台山,现在还不知道是有什么打算,弟子询问过,他们只说是要谈论佛法,以御妖魔。”

    张若素皱了皱眉,而后眉头舒展,道:

    “无论他们有什么打算。”

    “只要在我神州,不违法乱纪,不杀人放火,老道也懒得管他们。”

    “我龙虎山也不是什么霸道的地方,还能管着不让人自己集会了?他们自然有这样的自由。”

    “快回去睡你的吧。”

    老道将那弟子打发了,手掌微微叩击桌面,重新将注意力放在了养气决的卷宗之上,天下大变,各国之间争锋,全面普及功法修行,这将会是神州抢先在前的,最关键的一步,必须要将这功法准备好,早一天,神州就有早一天的优势。

    唯独自身强大,才有和平和未来。

    一切其他事宜,都要等这件事情结束后再说。

    ……

    卫渊回到了博物馆。

    手里还多了个给凤祀羽的特别行动组专门手机,以及一张身份卡。

    估计着这一条老街上,又得要多出一家店铺了,也不知道凤祀羽会选择什么店铺。

    不过他也没法看到店铺开张的那天了。

    从明天开始,他就得要过一段时间,上班打卡的日子,天天到龙虎山上和老道士张若素一起完善养气决,还得管饭。

    不过,这样就换来了对付鼓的帮手,也足够划算了。

    养气决的事情,也是本应该做的。

    推开门,叮当的声音清脆,水鬼探出头来,道:“老大,你回来了?”

    “嗯,回来了。”

    卫渊一边把东西放在桌上,一边脱下外套,随口问道:“今天没什么人来吧?”

    “人?没人啊。”

    水鬼挠了挠头,道:“也就是珏姑娘来了,还在你的珍藏那里看了好一会儿呢。”

    “对,就那陶罐那儿。”

    卫渊动作瞬间凝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