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82章 时代的序幕拉开之前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662
  第0282章 时代的序幕拉开之前

    卫渊捏了个隐身法,避开了普通人,一路抵达了龙虎山。

    老道士老早就让小道士阿玄在山门口等着。

    青山薄雾,云海日出。

    年少俊秀的少年道人双手笼在袖袍里,袖袍被雾气沾湿。

    唯独眉心的火焰痕迹,越发鲜活。

    见到从龙虎山山下拾级而上的卫渊之后,少年道人双眸明亮,小跑着迎过来,刚刚那种少年谪仙人的气度直接消散干净,笑道:

    “卫馆主,你来了啊。”

    “师兄让我在这儿等着你呢。”

    难得看到卫渊,阿玄似乎很开心。

    卫渊揉了揉少年头发。

    阿玄带着卫渊上山之后,带到了张若素住的地方,一进门就看到了堆得满满当当的道经典籍,还有坐在这些书卷典籍里面的老道士,扑鼻一股浓郁的茶香味道,老人眼袋比起上一次见面要重了点,兴致倒是很好。

    “你来了?坐……”

    卫渊扫过桌子上的养气口诀。

    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注解,若有所思:

    “张道友你这段时间是在做这些事情才熬夜的?”

    张若素道:“那你以为是做什么?”

    卫渊沉思,道:“熬夜开黑打游戏?”

    老道给堵了一下,哭笑不得,摆了摆手,没好气道:“扯,老道我都两个礼拜没上线了,就因为你们这些家伙不着调,这事儿到最后还得我来。”

    “也不顾及我年纪一大把了。”

    卫渊笑了下,看到了那边的大天狗龙虎山一号。

    诧异了下,随手拎起这一只‘猫’,随口道:“什么时候又养猫了?”

    “对了,卫道友,这一只猫的脾气有点……”

    张若素刚要说这一只猫的脾气大,还没有落下,就看到卫渊轻而易举地把这只龙虎山一号拎着脖子提了起来,而这一只猫居然连一点反抗都没有,卫渊转过头笑道:

    “张道友你说什么?”

    “说起来,这一只猫……有点眼熟啊……”

    大天狗身躯僵硬,一双眼睛变成竖瞳。

    四只爪子僵硬地垂下来。

    整个身子就像是寒冬腊月里冻僵了的咸鱼干。

    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卫渊背后的八面汉剑。

    脑海中闪过一幅一幅画面。

    想到了黑甲战袍,手持利刃的锐士,以及剑柄之上振翅的铁鹰。

    想到了前一段时间,在樱岛爆发的那一场前所未有的‘烟花’。

    它,以及金面白毛九尾狐,都是春秋战国时期逃离中土的。

    当年就是这帮人。

    把他们的庙宇给砸了……

    大天狗的心里闪出一瞬的凶狠,只要抬起手掌,弹出利爪,就能撕裂这个人类的脖子。

    新仇旧恨,尽在此时了!

    卫渊似有所感,侧眸看了它一眼。

    褐瞳冰冷,似乎和记忆中某个面容白皙的少年一模一样。

    大天狗僵硬地抬了抬爪子,道:

    “喵……喵呜……”

    张若素:“……”

    ……

    最后卫渊随手把那只大天狗松开,后者一溜烟儿地窜没了影子,卫渊笑道:“胆子有点小,挺怂的。”

    张若素无奈道:“它似乎挺害怕你的。”

    “有吗?我这么慈眉善目的。”

    老道人翻了个白眼,道:“说吧,上山来,有什么事情要说?”

    “没事儿我就不能上山喝杯茶么?”

    “那就是没事儿了?”

    卫渊一本正经道:“有事儿。”

    老道人嘴角一抽,险些一茶杯泼在对面儿的年轻人脸上。

    卫渊嘴角一丝笑意,道:“一方面,是卧虎的事情,还得要和你商量一下,究竟要怎么做,真要我去管这一批卧虎,说实话我也没那么多功夫和心思,也未必就真的能管理好。”

    “不过,卧虎的法门,还有神通,武学,我可以教给他们。”

    张若素点了点头,道:“嗯。”

    “我会去告诉弟子们,在山下那特别行动组里面,挑选一批经验和修为都不错的弟子,然后就得要你来指点一下他们了,这事情只是先商量个说法出来,真要做的话,还需要一点时间。”

    卫渊嗯了一声,然后咳嗽了下,道:

    “除了这件事情外,还有一件事情。”

    “什么?”

    “这个,那羽族的小姑娘,不是跟着过来了吗?”

    “然后呢……”

    “咳咳,这吃穿住行,也不是免费的。”

    “所以呢?”

    看着老道士优哉游哉就是装糊涂,卫渊嘴角抽了抽,默默掏出了手机,放在桌子上,直接坦白,很有滚刀肉的气魄道:“我没钱了。”

    张若素哭笑不得,摇了摇头,道:“你啊,你……”

    “好,怎么说你也得重组卧虎,也降服了不少妖魔,当然会给你钱。”

    “你早说啊,那边儿的弟子还觉得你是道门高人,淡泊名利,根本没有往给你送钱这些事情上去想……”

    卫渊嘴角抽了下,道:“我可谢谢他了。”

    张若素喝了口茶,又慢悠悠地道:“不过嘛,想要从我这儿拿走这一笔钱,可不是这么简单的。”

    “嗯??”

    老道人甩手扔出两本养气功法,微笑道:“听说你还没有标注完。”

    “我这儿也恰好缺点人手,你就在这儿,和老道把这些事情都处理完。”

    “成了就给你钱。”

    卫渊沉默了下,心中莫名有了种被逼着留在教室做作业的感觉,视线微微漂移开,咳嗽了下,道:“这个,张道友,我突然记起来,家里还有点事情要去做。”

    “改日,改日一定。”

    他站起身来,打算先遁走。

    张老道伸出一只手,慢条斯理道:

    “老道我出这个数。”

    卫渊:“……”

    ……

    片刻后,内殿静室。

    “张道友,这一段运气的线路,其实可以再稍微变更一下,能够把基础压得更实一点……”

    “还有这里的部分,我觉得可以……”

    卫某人在钱包的哀嚎下不得不屈服。

    和张若素一起赶工,虽说他原本也有帮忙的心思,但是来之前也完全没有预料到,自己这一次龙虎山之行会变成现在这样的画风,好不容易告一段落,竟然已经到了下午四点钟。

    阿玄给他们上了两杯茶,一些洒了辣椒面的干馍片。

    卫渊喝了口茶,看着桌子上写满了文字的纸张,其实在他帮忙之前,这整合各家各派道门风格,完善基础养气决的进程已经到了最后的部分,很难想象这是张若素一个人做到的。

    老道人看着卫渊留下的标注,感慨道:

    “道法领悟,古拙高深。”

    “和今时今日多有不同,却又直指大道,卫道友,看来半月之后的讲法论道,我也不用担心什么了,有你在,神州重开太平部一脉道统,指日可待。”

    这或许才是张若素自己的打算。

    卫渊看着完善过的养气决,道:“这应该就算是成功了吧?”

    老人脸上有疲惫,也有放松,笑道:“是啊。”

    “接下来只要再在小范围推广,让军人们先修行,然后针对可能出现的问题,再进一步修改下,就可以尝试在神州普及了,那时候,我们也能稍微放松一些了。”

    卫渊点了点头,想到一个问题,道:

    “我倒是很好奇,为什么没有门派直接开始收徒?”

    “灵气复苏,这可是大好机会。”

    张若素道:“收徒的,肯定也有。”

    “不过一座山门,能够传下几个人的道法?”

    “找几个传人就好。”

    “遇到这样的大世,只谈及门户,未免太小家子气了,儒家说平天下,当然应该想办法全面普及,惠及天下,如果立下山头,立下门户,那不就是给以后彼此争斗埋下种子么?门户之争,不该再出现了啊……”

    “再说了,武门先不说,佛门和道门的高深功法,想要精进,可是得要精通道法佛法的,这些又需要花时间去领悟,老道一直觉得,道门佛法都有可取之处。”

    “可这世界想要往前走,其实不需要那么多道士,也不需要那么多的和尚。”

    “人们都去修道说佛,谁去研究,谁去维持社会运转呢?”

    “应该是让这养气之法,就跟跑步,打球一样简单而寻常的事情,自然而然才是对的;若是以功法开山门,广收门徒,那就是下乘,那是让修行特殊化的事情,这样必然带来是矛盾和冲突。”

    “打断普及,就相当于过去要打断义务教育,设立私学一样。”

    “是以断绝神州未来,养肥了自己一家独大的蠢事。”

    卫渊若有所思。

    而后笑道:“说起来,张道友,你饿了么?”

    张若素微怔。

    卫渊指了指门口,道:“阿玄可是在哪儿盯着看了半天了。”

    张若素怔住,看到了嗖一下转过头去的少年,失笑道:

    “那就吃饭吧。”

    卫渊这一次展示了一手以道法做菜的手艺,看得阿玄和张若素一愣一愣的,阿玄早在卫渊还没有把菜端出来的时候,就已经找到了几个小碗把饭先盛了出来,把筷子摆好,还有两小碟龙虎山秘制咸菜。

    然后乖巧坐在一侧,双眸明亮,盯着卫渊端出来的菜。

    卫渊忍不住心中腹诽。

    阿玄啊,要不要给你介绍个姐姐。

    你们一定相当地投缘。

    大天狗被阿玄抓来,又害怕卫渊,只好窝在了阿玄身侧。

    张若素感慨道:“道法用于平常,甚好。”

    他夹了一筷子菜,还有两根腌得清脆的萝卜,一边吃一边随口道:

    “要不然,我退下来以后,你做天师好了,感觉挺合适的。”

    卫渊给阿玄盛了一碗汤,道:“算了。”

    “我不适合这个,太累。”

    “倒也是。”

    张若素点了点头,转而道:

    “这菜味道可真不错啊,卫渊你从哪儿学的?”

    卫渊嘴角勾了勾,一本正经道:

    “天生的。”

    两人随口交谈,那边大天狗龙虎山一号已经惊得目瞪口呆。

    这这这……

    下一任天师的事情,是可以这么轻描淡写提出来又轻描淡写拒绝的事情吗?

    卫渊夹了根腌菜,果然清脆爽口,决定待会儿跟老道士讨一罐回去。

    然后想到一事,随口道:“对了,之前我机缘巧合去了一趟山海。”

    “烛九阴让我帮忙把他儿子鼓的怨念杀了。”

    “张道友,你帮个忙?”

    一张桌子,正在吃饭的两人一兽,动作霎时凝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