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79章 相见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526
  第0279章 相见

    山海界中,卫渊和凤祀羽找到了相对而言,和人间联系最为紧密的区域。

    而后少女手腕上坠着的五彩石亮起,并指一斩,一片剧烈的力量波动之后,前方出现了一条类似于缝隙的东西,凤祀羽抱着一堆果子,往嘴里塞了一个,眼神示意卫渊往里面走:“唔唔唔,唔唔。”

    她把果实嚼碎了咽下去,吐出一口气来,道:

    “我是说,卫先生,走吧。”

    卫渊点了点头。

    他最后决定用这一具快要消散的山神之躯,和凤祀羽一起走这一趟,一方面是他也不确定,顺着山海界和人间界的缝隙,会抵达哪里,他不可能让凤祀羽独自进入;另一方面,卫渊也想要确认人间界和山海界的通道。

    除了昆仑山,是否还有其他的漏洞?

    凤祀羽迈步走进去,卫渊紧随其后,这种跨越两界之间的裂缝,和通过祭祀感应的方式抵达完全不同,一片往前蔓延的道路,四周是近乎于淡紫色的光膜,上面流转类似雷霆一样的力量。

    透过这些薄膜,能看到模糊的山川湖海。

    似乎极近,又似乎极为遥远。

    卫渊收回视线,和凤祀羽往前走,走了不过一小会儿,卫渊从周围光膜里面,隐隐约约看到了高楼大厦的光景,知道这算是快要回到人间了,却听到了一个青年的声音:“两位,两位请留步。”

    凤祀羽和卫渊转头看过去。

    卫渊在走出山海界的时候,就变成了自己真正的样子。

    眼见着那边一名颇为高瘦的青年,穿着一身短袖上衣,神色牛仔裤,笑呵呵地迎了上来,道:“两位也是要去人间的吧,以前没见过你们,是最近找到门路进来的?”

    卫渊上上下下打量了下这青年。

    感觉到了后者身上的异兽气息,道:“是,不知道你是……”

    青年热情地自我介绍,道:“在下钦原,久住昆仑之山上面,说起来陆吾神沉睡了快一千多年了,我闲着无聊,就从山上下来了,前一段时间去过人间,见识了不少东西,吃的和玩的比起山海界好多了。”

    “看到两位,应该是打算往昆仑山那边走是吧?”

    卫渊不动声色道:“你怎么知道的?”

    钦原摆了摆手,笑呵呵道:

    “兄弟你就不用给我在这儿卖关子了,既然能想办法去人间,肯定也知道,昆仑山那边儿是最容易出去的地方了,去其他地方有可能会撞见人间修行者,据说昆仑之外最大的一个出口,常年坐着一个白发老头。”

    “脾气相当不好。”

    “而且下手贼狠,不知道多少弟兄过去挨了雷,又给劈成焦炭丢回去了,所以也只能想法子从其他地方出去了,昆仑算是难度最低的一个,不过,这可是以前了。”

    青年凑近了过来,神神秘秘道:

    “我得给你提个醒,现在昆仑也多出了一个叫做卧虎的。”

    “我上次回来的时候,就见到了我那老邻居土蝼一家全给端了,老老少少的没一个活下来的,惨不忍睹啊。”

    “哦哦,真是残忍啊。”

    凤祀羽似乎认同地点了点头。

    然后问道:“不过我记得,山海经里说,土蝼是吃人的吧?”

    “被人报仇的话,也是正常的。”

    钦原语气顿了顿,有些尴尬。

    干咳了下,转移话题道:“总,总之,我只是提醒二位一句。”

    “千万小心这卧虎。”

    卫渊看出言外之意,故意问道:

    “那么,钦原,你是不是也有什么门路?”

    眼见着终于上道,钦原心里松了口气,很有把握地笑道:

    “那是当然,我祖上,那可是昆仑之山上的凶,我是说,神兽,朋友多的很,兄弟你既然问了,我当然会带着你们去足够安全的地方,不过这事成之后嘛……”

    卫渊失笑,没有想到居然有凶兽会在这儿当起了类似于中间人的买卖。从这一点来看,毫无疑问,是真的在人间厮混过的。

    他含笑应允道:“如你所愿。”

    钦原大喜。

    卫渊眼神示意凤祀羽不要多问,安静跟着,少女点头示意明白。

    往嘴里塞了一枚有点类似杏的果子,饶有兴趣地看着事情发展。

    两人跟着钦原往前。

    转了许多个弯弯绕绕,终于成功自一处漩涡状态的缝隙进入,卫渊看了看着类似于漩涡的‘入口’一眼,发现有灵气顺着这通道,从山海界源源不断地涌入人间,这或许就是神州灵气复苏的原因。

    至少应该是原因之一。

    卫渊若有所思,看到凤祀羽已经走进去,自己也紧随其后。

    眼前骤然大亮。

    卫渊左右看了看环境,辨认出来,这其实也属于是昆仑山系的某个分支,只是更为隐蔽,更不起眼,钦原得意地指了指远处的昆仑山,道:“看见了没,那儿就是人间的昆仑,土蝼一家的脑袋现在还在那儿堆着。”

    “不过你们放心,这儿是不会有卧虎的。”

    “我这半个多月里,来来回回也送了十几个过来,一个都没被发现。”

    “这可不是开玩笑。”

    “那可真是,一个都没被发现!”

    钦原拍着胸脯吹嘘。

    然后又嘿然一笑,道:“说起来,这事情既然成了,那么咱们说好的……”

    卫渊了然点头。

    转过头,对凤祀羽道:

    “祀羽你先去周围看看,我有一点点小事要处理。”

    凤祀羽虽然对于没法继续看下去有些遗憾,但是还是点了点头,而等到凤祀羽走得稍微远了点之后,卫渊才回过头,钦原满脸笑容期待地看着他,然后,卫渊右手一握,神力汇聚,一柄大刀片子直接握在手里。

    咔嚓一下卡在钦原的脖子上。

    钦原:“???”

    卫渊嘴角微勾了勾,把卧虎令挂在了腰间,客气道:

    “自我介绍一下。”

    背后元气汇聚,和卧虎令气机纠缠。

    伴随着低沉咆哮,巨大的猛虎出现背后,双眸低沉冰冷。

    青年持刀,和猛虎一前一后,注视着钦原。

    “人间,卧虎。”

    “偷渡人间,钦原,你被捕了。”

    ……

    卫渊主要意识仍旧还在控制着这神力所汇聚之取,一缕意识回到本体,用手机给张若素发了条短信,于是老道人匆匆忙忙地下了山,又估摸着时间,往昆仑山赶去。

    钦原看了看脖子上神力汇聚的兵器,脸色有些发白。

    “我,我祖上是昆仑山神兽。”

    卫渊点了点头,娴熟道:“给众神酿蜜的,我知道。”

    你祖上的身份证,我给办的。

    钦原:“……”

    他嘴角抽了抽,看了看那一枚卧虎令,感受到和土蝼惨案现场一模一样的气机,腿脚有些发软,很快,远处传来仿佛雷暴一样的声音,而后眼前雷光一闪,钦原眼前出现了一名白发老人。

    张若素顶着黑眼圈,看了卫渊一眼,道:“又怎么了?”

    “这一次又是什么事情?”

    卫渊干咳了下,一本正经道:“是好事。”

    他示意了下眼前的钦原,道:“凶兽,钦原。”

    钦原看到张若素,额角抽了抽。

    白发,人族,道袍,雷霆?

    是那个镇守最大入口的那人?

    眼见着那两人嘀咕了半晌,转过头来看着自己,一边儿是狠辣无情的卧虎,一边是浑身缠绕雷光的白发老头,钦原只觉得额头冒汗,腿脚一软,直接坐倒在地。

    卫渊看向张若素:“怎么办?”

    老道人抚须道:“无害的话,不当诛杀。”

    “赶回去的话,又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回来。”

    “以前这种妖兽该怎么办?”

    卫渊想了想,迟疑道:“……招安?”

    ……

    商量出了结果之后。

    卫渊转头看着面色苍白,已经开始回忆自己母亲的钦原。

    手中兵器点了点头,道:“站起来。”

    他看了一眼老道人,张若素从袖口里取出一枚玉符,并指在上面写就云箓,和天庭体系感应,然后又取了钦原一滴血,滴入其中,又将其分做两半,一份交给钦原,道:“把这个带上。”

    “这是……”

    “这里面有你的一缕真血,是你的……咳嗯,人间暂居证。”

    老人指了指天空,一本正经解释道:

    “有这个,你就不算是偷渡。”

    “能够合理合法地在神州人间生活,享受居民的各项权益。”

    “之后还会给你免费发放手机,安排宿舍,还可以给你安排工作,在暂住证有效期间,每个月有基础工资。”

    钦原原本还带着恐惧,然后就懵住,有些不敢置信。

    “但是相对应的,只要你在神州,有任何为非作歹的事情,老道就能知道,到时候招雷来劈你,你也不要想着把玉符扔掉,和你鲜血相融,会自动追踪你,而若被你毁掉,老道也会派遣弟子去追踪。”

    “没有这个暂住证,都属于偷渡,卧虎有权诛杀。”

    钦原脸皮子抽了抽,把玉符抓住。

    卫渊轻咳一声,缓声道:“钦原,你偷渡人间,本来应该重罚,但是念在你现在无害,现在还有另外一个选择。”

    “什,什么?”

    “把你从山海界带来的那些凶兽带来。”

    钦原道:“带回他们来,要做什么?”

    卫渊道:“要看他们做了什么。”

    “如果什么都没做的话,只会想你一样领受一张玉符,在人间暂住。”

    “完成一些事情后,还可以适当申请延长在人间的时间。”

    “如果触犯人间发条,就要按照人间的规矩来处理。”

    钦原稍微松了口气,他在山海界不算是强大的凶兽,认识的朋友也没有多少凶悍的,张若素补充了一句,道:“你可以带着一些异兽生灵,合理合法地暂住人间,但是需要考核,并且,需要学习人间的规则。”

    “通过之后就会有暂住证。”

    “否则,卧虎的剑是不留情面的。”

    钦原连连点头答应。

    见到张若素示意他可以离开的时候,还有些不敢置信,等到确认自己确确实实可以走了的时候,一刻都不想在这里多呆,立刻就逃跑,卫渊道:“就这样放他走?”

    张若素抚须叹道:“我已在他身上留下了印记,留下了他的血和一缕真灵,他跑不掉的,若敢乱来,五雷法当即就会激发,过几天我让弟子辈的真修把手机给他送去。”

    “这也是老道之前想过的事情。”

    “有些事情若是无法完全阻止,不如让它正规化,也好管理。”

    “比起乱糟糟的情况好得多。”

    “这也是因为卫道友你之前把那些凶兽都斩了,成功威慑住了他们,否则哪里能有这么简单?不过可以预见,之后这些山海异兽只会越来越多,老道有一个想法。”

    卫渊道:“我倒也有一个想法。”

    老道诧异注视卫渊。

    卫渊敲了敲卧虎令这一古代传承,道:

    “重建卧虎一脉的三千缉妖诛魔直使,负责针对这些山海凶兽在人间的行为,对吗?”

    他道:“犯我神州者,虽远必诛。”

    “本来就是卧虎一脉的职责。”

    ……

    博物馆。

    娥皇对于这里收藏着的小东西很有些好奇。

    于是和珏说了句,就独自来这里慢慢赏玩,都是些民俗小玩意儿,在人间的城市里很常见,却恰好是那种娥皇会有兴趣,却不容易接触到的东西,一个个赏玩,对于某些东西,颇为爱不释手。

    卫渊和凤祀羽离开了昆仑,回到了这里。

    重建卧虎一系,负责针对山海凶兽的事情也不是立刻就能处理的事情。

    卫渊把朝歌城的筑基法门交给了张若素,就先离开了。

    羽族少女在刚刚等待时候的闷气。

    成功被张若素随身带着的大白兔奶糖治愈。

    虽然卫渊也不知道,张若素一个天师,为什么会随身携带奶糖。

    本来要直接回博物馆,却远远地看到了那边花店开了,卫渊脚步微顿。

    珏回来了?

    卫渊心中先是浮现一丝欣喜,而后看了看背后的凤祀羽,觉得就这么把少女带回去,似乎有些不妙,沉吟了下,找到了一家奶茶店,让凤祀羽先在这儿坐一会儿,他自己则是先回到本体,再考虑下一步的事情。

    这距离没有几步,直接到本体内融合即可。

    也省去消散时候的动静。

    凤祀羽的情况,原本是打算,安排好后再和珏解释,但是现在珏已经回来,事情就有点麻烦了……

    卫渊心中沉吟,推门而入。

    博物馆里的铃铛叮啷一声,卫渊看到熟悉的博物馆,稍微觉得放松。

    然后看到在展柜那里,一位秀丽女子微微抬眸看过来。

    嗯?居然有客人?

    卫渊讶异转头看去,看到熟悉的面容,然后嘴角抽了抽。

    娥皇?!!

    娥皇看着卫渊,也怔了下:

    “珏说的渊。”

    “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