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75章 三邀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751
  第0275章 三邀

    嗓音平淡落下。

    九幽神将脸上的神色微有凝滞,似乎没有想到,在这个世界居然会有神胆敢违抗九幽,违抗烛九阴的命令,旋即便放声大笑,恣意纵容心中的怒火和对于人族的恶意发酵,冷笑道:

    “看来尔等是要反抗吾等共主。”

    “那么,作为九幽神将,吾便有资格将尔等诛除擒拿。”

    祂直接将范围囊括到了整个人族城池。

    一方面是打算发泄心中的恨意,一方面是要挑拨离间,祂不可能真正把朝歌城抹去,而这一句话,会让遭到攻击的朝歌城人族,认为这灾难都是自己的神灵引来的,让人族对眼前这少年道人不满,让祂也再无办法作为人族之神。

    而那时候人族也会重新回到原本的模样。

    飞御和武昱微微色变。

    却还是站在卫渊身后没有动弹。

    九幽神将手掌微握,灼热气浪汇聚而来,凤祀羽瞳孔微微收缩,而飞御和武昱更是一时失言,神灵的力量和凡人的力量几乎是两个层次,九幽神将此刻含怒而出,汇聚而来的火焰汹涌磅礴,肉眼看过去,丝毫不比朝歌城要小。

    大地腾起热浪。

    朝歌城中的百姓仰头看去,几乎感觉是天上的大日被人拽了下来似的。

    九幽神将抬手,这一轮大日就朝着卫渊砸落。

    这几乎是灭顶之灾的模样,即便是被山神抵挡大部分,余波也会对朝歌城带来巨大无比的冲击,只要散发出的一股热浪,就足以冲破朝歌城附近的卫城,摧毁街道,修为一般的人族会在一瞬间被热浪烤死。

    朝歌太师神色凝滞,眼底浮现的不是绝望,而是茫然和无奈。

    山海时代,神和人的差距太过于巨大了。

    飞御握起旁边的战刀,而武昱死死咬牙。

    只有凤祀羽还能保持正常,甚至于还有兴趣抓了一把豆子,慢慢往嘴里塞,小心翼翼地咬破豆子,以免发出太大的声音,双唇紧闭,只有腮帮子在一动一动,武昱和飞御不知道,她可是亲眼见到过旁边这位卫先生的实力的。

    想想之前那抽调四水之力变成兵器的壮阔。

    眼下这个,根本就不算是什么。

    差得远了。

    所以凤祀羽安心看戏。

    完全不知道眼前这少年道人和刚刚早就换了个‘人’。

    磅礴火焰重重砸落,卫渊宽大的道袍袖口被热浪吹拂得剧烈晃动,感觉到自己的脸上一片灼热干燥,额头几缕乱发甚至于有被烤得蜷曲的趋势,眼底却有一丝怒意——地球人间超凡世界都不允许伤及普通人。

    一个神灵却故意要泄露威能,要用余波破坏寻常的人族城池。

    他刚刚开口的时候已经做好了交手的准备,但是却没有想到这九幽神将居然做出这种完全不是神会做的事情,神的脸皮都不要了,对着相较于神相当于手无缚鸡之力的人族出手,而且还耍弄那种腌臜手段。

    右手抬起,五指微屈。

    卫渊此刻确实因为在山海界带得时间太长,魂灵强度降低了很多;确实神力还没能完全恢复,但是他背后就是朝歌城上所布置的大型符箓阵法,他直接和这模仿天庭所创的阵法所连。

    此刻的画面形成了巨大的对比。

    从天而降的磅礴火海,以及像是不自量力挡在这火焰之前的渺小道人。

    那道人右手袖袍一展,手指倒扣着山神印玺。

    面无表情,猛地一罩。

    袖袍翻卷。

    地煞七十二法——壶天。

    天地元气似乎凝滞,于是众人得见,浩瀚汹涌,仿佛大日倒悬的恐怖热浪微微一顿,便尽数被纳入袖袍。

    ……

    当皋抵达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画面。

    祂是被烛九阴派去拦截羽民国之人前往昆仑之丘的另外一名山神。

    结果遭遇到了相柳和一名不知名神灵的战斗,双方交手的时候,周围水流声音太过于巨大,祂几乎没能听清楚,又不敢去推占,只好将这件事情禀告给了烛九阴,烛九阴便命他前往朝歌城和其余几名山神汇合。

    原本应该是三位山神来负责邀请那位新的山神前往钟山九幽,神将阙九护送。

    可是因为那三位山神脚程比较慢,阙九的速度更快,已经先去了。

    皋见到那三位山神,了解情况之后,一步不敢停留飞速往这里赶路,他知道阙九对于人族城池抱有相当的敌意,就怕发生了什么冲突,远远地看到了那滔天烈焰,心中着急,更是加快速度,生怕阙九莽撞,弄出什么事情来。

    然后祂就看到那磅礴烈焰居然没能落在朝歌城,连热浪都没有过去。

    无边火焰落下,全部被一少年兜入袖袍。

    阙九越是发力激荡火焰,神色变得都有些狰狞,长发化作赤色的火焰,漂浮虚空,将半边天穹染红,而那少年却仪态如常,无论是有多强大的烈焰,都被笼罩在袖袍里头,黑发道簪,从容平淡。

    皋突然觉得,那少年侧影似乎有些眼熟。

    嗯,是非常眼熟。

    怎么看着了以后觉得后背有点发冷的感觉?

    头皮也有点发麻了……

    皋心底狐疑:“什么时候见过么?他是……”

    而后,少年道人微微抬眸,侧了侧脸。

    熟悉的轮廓,以及,因为运转印玺神力而被动化作了纯金的瞳孔。

    在磅礴烈焰之下显得冰冷淡漠。“??!”

    皋脑子一懵,仿佛被人当头一棍砸在鼻子上,只觉得大脑里面嗡嗡一片,恨不得立刻把阙九从天上拉下来捶一顿,而后眼前仿佛闪过那少年道人手持四水水系重重一棍砸落的画面,身子一僵。

    下一刻身体就已经冲了出去,伸出手来,高喊道:“停手!”

    “阙九,停手!”

    九幽神将阙九早已经有苦说不出。

    不管祂怎么出力,那边的少年道人都是那么风轻云淡,袖袍就像是一个深渊无底洞,甚至于就像是一个世界似的,再多的烈焰都能容纳下去,听到熟悉的声音,看到了皋冲来,一咬牙,强行中断了神通。

    烈焰在虚空中徐徐散去,就像是一朵怒放的花,而后被吸纳入袖袍。

    少年道人袖袍一震,丝丝缕缕的炎气溢散,而后消失不见。

    风轻云淡,举重若轻,和因为全力以赴而有些脱力,剧烈喘息着的神将阙九形成了巨大的对比。

    卫渊看了赶来的山神皋一眼,若有所思道:“原来是你。”

    刚刚在帝池那里,是无支祁主战,所以卫渊发现了旁边的皋和那些黑袍众偷偷离开,只是当时也没有想到,这一位山神也是九幽神将之列,不过看来似乎和刚刚这叫阙九的神将立场不同,或者说至少属于理智点的。

    他右手笼在宽大袖袍之下。

    手掌微微颤抖着。

    刚刚阙九所释放的神通被他以壶天之法容纳进来,又被印玺镇住。

    然后快速分化,流转,通过朝歌城上空的符箓大阵短暂压住,现在背后长空之上浮现出透明的各类符箓,但是因为那九幽神将恐怖神通的遮掩,根本没有人能够察觉得到,他作为主阵者,压力很大。

    不过,这似乎是第一次把壶天这个法门用来交手吧。

    往日都是搬东西的时候用的。

    看来交手战斗也挺好使的。

    卫渊心中感慨。

    而那边山神皋上前行礼,道:“在下皋,九幽之地山神,阙九刚刚得罪之处,还请上神饶恕。”祂直接用出了上神这样的称呼,而后语气顿了顿,道:

    “在下来这里,也是奉吾主之令,希望您能去九幽一会。”

    “阙九他其实只是这一次的护卫,真正来邀请您的,是另外三位山神。”

    卫渊眼眸敛了敛,有些迟疑,山神皋的态度放得很尊重。

    而且三位山神,这已经算很有善意的规格了。

    他今天和九幽的神将发生冲突,如果再拒绝这样的邀请,显然会引来九幽的敌意,而这一片世界里虽然山神众多,但是按照之前所说,是烛九阴将穷奇驱逐压制,这儿才回复正常的秩序。

    和九幽有了冲突,那么无疑和会其余山神交恶。

    当然,也会引来穷奇的招揽。

    而相较于穷奇来说,烛九阴几乎算是无害的。

    眼下的情况,如果自己去的话,会有一定概率走到最糟糕的局势,但是烛九阴不会波及朝歌城,而不去的话,是一定会惹来最糟糕的局势,卫渊先前也没能预料到,这阙九会直接不要脸皮,也没有想到除去了这阙九,还有第二位山神来邀请。

    卫渊沉思了会儿,心中自嘲叹息,如果是孤家寡人,大不了自己直接走。

    可现在背后还有朝歌城,做事情就难免多出顾虑。

    只能去一趟了,不走的话百分百下场很糟糕,去的话还有翻盘的概率。

    最好烛九阴已经把我给忘了。

    咱们大哥二哥,谁也不认得谁。

    卫渊心中思绪一个接一个涌动出来,那边阙九也被皋逼迫,不得不前来抱拳一礼,略有憋屈,道:

    “阙九方才得罪,还望海涵。”

    “今天也没有伤着谁,其实谁也没有吃亏,算是两清,怎么样?”

    眼见着那边三位山神也终于赶来,阙九微微抬眸,说着告罪,眼底却是挑衅和冷笑,显而易见又是不服,卫渊眼眸微敛,平静道:

    “两清么,也好。”

    飞御武昱几人因为阙九的话而有些怒意,然后看到那少年道人伸出手拦住自己。

    卫渊右手微抬,刚刚他的袖袍是往前罩,现在又随手一扫,袖袍翻卷,袖袍之下,手掐道决。

    背后储藏于广大符箓阵法之中的火元之力吞吐而出。

    嗓音在心底缓缓落下。

    三十六天罡神通——

    回风返火。

    令狂风逆转,让烈焰回流。

    当然,防御神通。

    卫渊道:“既然这样的话,这个东西,也还给你好了。”

    声音平静,袖袍翻卷,刚刚的磅礴烈焰神通已经直接从袖袍里疯狂涌出,以相同的方式,重重轰砸在了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的阙九身上,这是以天罡神通加强过的烈焰,其中又有狂风流转,早就已经力竭的阙九瞳孔骤缩,心中终于出现一丝恐惧,却根本无力反抗,瞬间被烈焰冲击腾飞而起。

    磅礴烈焰剧烈燃烧吞噬,将阙九其送出了数百里的距离,而祂的怒吼声音越来越弱,最终沉默,重重坠入地面,不至于身死,但是至少受到重创。

    将阙九的招式,原模原样地施展了出来?!

    抵达的三位山神,以及皋一时间无言,死寂着说不出话来。

    卫渊一震袖袍,嗓音平淡宽和,道:

    “那么,现在两清了,这件事就此揭过。”

    “几位,带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