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71章 了结恩怨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526
  第0271章 了结恩怨

    卫渊刚刚还在打算抗衡相柳那里砸落下来的浩瀚水域。

    但是转瞬就发现自己似乎是失去了对自己这一副山神之躯的掌控。

    像是在看第一视角的电影一样。

    而后就‘看’到了自己抬起右手,神力以一种精妙的运转方式,竟然生生抵抗住了轰然砸落的磅礴水力,而自身纹丝不动,与此同时,一股熟悉的意识出现在了自己旁边。

    无支祁曾经多次入梦卫渊。

    所以他很快就辨认出了这一股意识究竟是属于谁,愕然道:

    “水君?!”

    旋即立刻想明白了现在这种情况是怎么发生的,大概率是无支祁强行入梦的时候,发现自己的意识正在这边,所以也就跟着青铜器加强后的联系,也顺着过来了。

    不过,不管无支祁找自己是有什么打算。

    可毫无疑问,现在这是破局最好的方法了,被相柳打散这一具山神躯体,虽然不会真的死掉,可是头痛好几个月也不好受,既然有没必要死的选择,卫渊当然不打算受苦,开口道:

    “水君,有劳,之后游戏商城里我……”

    他本来想要一咬牙说一句大满贯我包了。

    献祭钱包账户,换取一个强力代打上场。

    但是在开口的时候,想到自己的账户余额,居然可耻地迟疑了。

    正要继续说下去,却被无支祁打断。

    沉重的水力散开,相柳的八个蛇头收回,而水流崩散如霁,少年道人双手垂下,袖袍翻卷,金色双瞳注视着那显然有些惊愕的凶神,心中平淡道:“相柳……”

    “祂交给我。”

    卫渊察觉到无支祁的语气不对。

    旋即回忆起一件事情。

    相柳是共工的臣子,而当时在禹王治水,神人交战的时候,无支祁是站在共工一方的,虽然没有如同这一只凶神一样去恣意杀戮,但是也搅动了淮水水系,将淮水扩张到了极限的程度,阻拦在禹王之前。

    也就是,祂和相柳有旧。

    要将山神之躯的控制权,交给无支祁吗?

    卫渊定了定神。

    没有迟疑,语气平缓温和道:

    “那么,就交给你了,水君。”

    卫渊将自身意识收缩。

    山神之躯的掌控力全部交给无支祁。

    双瞳化作金色的少年道人很明显诧异地挑了挑眉。

    旋即收敛了自身的表情,五指微微曲张,昂首看着相柳,相柳则是因为眼前这凡人身上气机的变化而出现了某种迟疑,但是祂很快发现了眼前这一双金色瞳孔的道人身上,那一股气息的真正来源。

    相柳缓声道:“无支祁……”

    巨大的九首凶神冰冷注视着那少年道人,眼底仍有怨毒恨意,低沉嘶鸣:“你要帮这个人类?!”

    “他们把你封印了,你还要帮他?”

    “这一次,你要站在人族一方?”

    无支祁所掌控的少年道人双眸微转,注意到了手足无措的羽族少女。

    两名水神之间的交流,伴随着如同天上雷鸣一般的水声涛声,凡人根本听不到,但是他还是一拂袖,让地脉流转,将那还没有回过神来的羽民国少女直接送到了百里之外。

    而后面对相柳,双手抬起,枕在脑后,翘着二郎腿,懒洋洋漂浮在空中,嗤笑一声,道:“帮人族?”

    “你在说什么?!”

    少年道人还是当初的模样,但是双瞳变化做金色,五官不变,却多出一种说不出的气质,道:“我和你不同,相柳,和你,和太子长琴都不一样,你们是听从于共工,听从祝融,而我只听从我自己。”

    “当年我站在共工和你这边,还有之后的事情,都是因为我想要这么做,现在也同样如此。”

    “至于这个凡人。”

    少年道人金色双瞳漠然注视凶神,语气没有半点波动。

    “我要保他。”

    “你动他试试。”

    ……

    相柳九首盘踞,吐舌嘶鸣,十八只瞳孔之中尽数冰冷。

    两股庞大恐怖的气势从相柳和那少年道人身上爆发出来,让大地震颤,天上的厚重云雾在刹那间消散,天空湛蓝得让人心慌,被远远抛飞出去的少女被震颤昏迷,天地一片宁静。

    无支祁突然摊手一笑,懒洋洋注视着庞大的相柳凶神,提议道:

    “其实仇啊恨啊什么的,是可以解决的。”

    “我和这家伙也有仇,当初他砸了我一陶罐,所以我也砸了他一陶罐,算是报了仇,当时感觉还挺痛快的。”

    “怎么样,你也试一试?”

    “神灵的话,可以大度一点。”

    相柳注视着无支祁,淡淡道:

    “他提议要烹吃了吾。”

    无支祁:“……”

    “看来,是没得谈了。”

    他挠了挠头,似乎有些无奈,相柳竖瞳注视着那双眸灿金的少年道人,缓声道:“你刚刚不就已经决定要打了吗?你身上那股杀机,可是一直都没有遮掩过。”

    “无支祁,我和你是积年相识。”

    “你曾经救过我的性命,我也曾经在你征讨四方,霸绝淮水的时候帮你抵抗过来自黄河河伯的侵袭,即便是这样的交情,你也要站在那个凡人那边么?”

    “来帮我,我们再把共工救回来,召集九州四海的水域,再来一次水淹天下,报仇!”

    无支祁皱了皱眉,缓声道:“正因如此,我才要了结了你。”

    “相柳已经死了,祂的性格要更坦荡和豪气,你只是怨恨,不甘,还有其他什么杂七杂八的东西混在一起之后留下的东西,而且,相柳,姑且这么叫你吧,你当初直接靠着神力去虐杀吞吃了人族和百族的国,对吧?”

    无支祁双目望向相柳。

    “那让你失去了作为神的资格。”

    “单纯为了发泄情绪的杀戮,正是四凶之所以被驱逐的原因。”

    “神的强大,不应用杀戮弱小来证明,因为神本就强大。”

    “恣意杀戮,那不是神,是凶兽。”

    “按我说,活该被吃。”

    卫渊‘盘坐在’自己这山神之躯眉心意识所在的地方,嘴角抽了抽。

    不至于吧。

    贴脸放嘲讽?

    哪怕是正经的话。

    但是说这种话的是一只猴子。

    单纯语气上就已经把嘲讽度拉满了。

    更何况卫渊觉得自己本身就固化了最高程度的仇恨值。

    “水君,你知道这是怨念,你还要把他惹怒做什么?”

    相柳怨念被刺激地,眼底疯狂的神色越发地剧烈明显。

    突然昂首咆哮,嘶鸣声音里掺杂着人的低吼,磅礴水力抽调出来,在昆仑之山附近,流淌过这帝池的四条水域全部被祂强行抽动起来,磅礴的水流仿佛直接否定了山海界的重力,逆着腾空而起,水流奔走的声音,仿佛最为沉闷的雷暴,而水汽占据天地,仿佛四条水龙。

    祂直接抽出了四条神代的河流!

    单纯流沙河,宽八百里。

    仿佛四条水带横亘天穹。

    这样的实力,哪怕是残魂,远超过人间的相柳。

    相柳九首疯狂嘶鸣,怒声咆哮:

    “你,住嘴!!”

    这个时候,追击那羽民国少女的人,都穿着黑色的长袍,却都被这异象所震慑,在他们身前,是奉烛九阴之命,前来拦截羽民国之人的九幽神将,本来打算无声无息出现在对方身前,将这些羽民国震住。

    但是此刻,同样转身,看到了那抽取神代四河的画面。

    再没法装出神秘莫测的模样。

    一时无言。

    四条河流的水流重重砸下。

    少年道人被正正砸中。

    身穿黑袍的追兵,还有九幽神将都觉得自身的心脏重重跳动了下。

    他们是第一次发现。

    单纯的水力也能做到这么恐怖的事情。

    不知数量的水流涌动的时候,发出的声音像是奔雷,巨大的海浪以只能够仰望的高度一重一重砸落下来的压迫感和凝重的气机,几乎是只逊色于天崩了。

    羽民国少女此刻复苏,视线还恍恍惚惚地,眼前的山川都拉出好几道残影,就看到了那些追兵,无支祁刚刚一送,恰巧把她反倒是送得靠近了这些追兵,少女脸色刹那发黑,爬起来,转身就要跑。

    黑袍众发现对方,就要追击。

    突然,沉闷的雷声滚滚地掠过天空。

    直震地他们心慌意乱,脚步不稳。

    下意识回头去看。

    虚空中那少年道人本应该被绞杀成齑粉,但是此刻那四条河流却诡异地凝聚在虚空,逆着旋转,而后缓缓凝聚,化作了一柄通体澄澈,如同手掌宽度的棍棒,那少年道人从水域中浮现,或者说应该是水域,神代的水域,竟然主动散去。

    他一只手抓住那一根巨大的水棍。

    迈步往前,双瞳金色,嘴角微微勾了勾,漠然低语:

    “我说了,我和你们不一样,相柳。”

    “你们是自身能创造水域,才成为水神的,而我不同,我是征服了水域,让淮水水系臣服,才成为了它的主人。”

    “吾乃淮涡水君,无支祁。”

    道簪散落,黑发垂落,双瞳金色,四条神代河流缠绕在那少年道人身边,仿佛簇拥君王,手中以流沙河所化的棍棒斜持,微微抬了下下巴,金瞳里带着卫渊所不习惯的威严和冰冷,于是山海时代,淮水神系的神主傲慢低语:

    “我要保护的,是我曾经认识的大泽之神。”

    “是代表水域莫测这一个权能的凶神相柳,最后的尊严。”

    “正因为是认识了很久,才不能让你最后变成这样可悲的样子。”

    他声音顿了顿,咧嘴一笑:

    “当年就很想和你打一架了。”

    “共工拉着,一直没好意思下黑手。”

    相柳昂首嘶鸣,九首巨蛇铺天盖地撕咬过去。

    而无支祁右手一扬,手中一神代水系化作的长棍猛地横扫,手握着的一段正常,还是一掌宽度,另一端却在瞬间变得巨大无比,巨大地仿佛直接搬起一座昆仑山,然后以相当霸道的方式,从上而下,将九首巨蛇重重砸入地下。

    为了送别故人,淮涡水君用了全力。

    战斗几乎一瞬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