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66章 神州离去之人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444
  第0266章 神州离去之人

    衔烛光照九幽之龙。

    是为烛九阴。

    祂睁开眼睛,就代表着九幽的白日,而闭上双目的时候,九幽就会回到夜晚,祂的呼吸就是狂风,能够引导大雨和雷霆,相比于其余神灵,亦或者是某一个神系的神主,祂的位格更高,几乎等同于九幽的神王。

    即便是极为遥远的西山地界,出现了那一道气息,他还是认了出来。

    那是跟随在禹王身边的随行官员。

    是陶匠,手无缚鸡之力的史官,也是……

    烛九阴双目微敛,在心中嗤笑了一声。

    是那个厨子。

    旋即又想起来那一幅画面,尧帝为了天地的秩序,亲手杀死了祂的儿子鼓,最后甚至于为了警告那个时代的诸神,将鼓的头颅埋在了钟山对面的悬崖上,当时舜帝远远不如尧帝强大,禹王又没有长成。

    而诸神协助治水,自以为有功,逐渐开始恣无忌惮。

    尧帝需要杀鸡儆猴。

    只是祂的儿子鼓恰好在那个时机做了最不该做的事情。

    而当时,有胆量伴随着尧帝来的,除去了禹王,只有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

    厨子。

    烛九阴心中波动。

    九幽的天地一片昏沉。

    这样的天地异变,让生活在九幽的九幽之民感觉到了由衷的恐惧,他们从沉睡中惊醒,在两名容貌俊美的祭祀领导下跪拜祈求着神灵的原谅和宽恕,庄严的青铜编钟声音悠扬而缓和,似乎是因为这美妙音乐的影响,也或许是神的自矜。

    烛九阴的情绪恢复正常。

    祂唤来了自己的从属山神,询问道:“最近,山海界中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两位山神老老实实地将这一段时间周围世界里发生的事情都告知于烛九阴,大多都是些部族交战的事情。

    其中一名山神道:“最近,我等似乎能够感觉到人间界了。”

    “有一些比较弱小些的异兽,已经能够顺着人间界和我们这里的联系回去,只是因为对于外界的了解还不够,而稍微强一些的,现在还没有办法顺着联系返回人间,我们正欲等待时机成熟,派九幽之军,去人间探查。”

    “另外……我等在外面,发现了羽民国之人。”

    “羽民国?”

    烛九阴缓缓低语。

    羽民国在其东南,其为人长,身生羽。

    即便山海诸界的神灵和异兽对于当初的禹王感觉复杂,但是他们也不得不承认,禹王和他的臣子所编撰的山海经,对于当初尚处于蛮荒时代,以力量相争斗的山海界,是一种开天辟地一样的作用。

    哪怕到了现在,他们仍旧习惯于用山海经中的记录来称呼彼此。

    而区分是否有什么强者底蕴的方式。

    就是看写山海经的那厨子有没有记录具体的成员。

    譬如巫山的巫炤,譬如饕鬄。

    没有具体成员的名字,并且可以吃的是最低一档。

    没有名字但是标明有危险的,是一档。

    而有名字的,代表着是山海界当中的强大者,另一档。

    有具体名字,甚至于花费一整片玉书记录权能的,那是在山海时代的真正强者,譬如烛九阴,视为昼,瞑为夜,吹为冬,呼为夏,不饮,不食,不息,息为风;譬如陆吾,司天之九部,西王母,司天之五厉。

    而羽民国,是离开神州的,古代人族分支。

    烛九阴缓缓道:“羽民国,他们应该是在海外南经所记载的区域,那里,我记得应该是祝融所执掌,比翼鸟和毕方鸟包围着羽民国,他们怎么会来到这里的?”

    “他们去了哪个区域?”

    山神回答道:“似乎是朝着昆仑之丘的方向过去了。”

    烛九阴沉思,道:“羽民国是外海之民,也就只有少昊会接纳这些长着翅膀的人……在海外南经,也有‘昆仑’的一部分,他们可能就是靠着这一个联系才来了这里。”

    “你去一趟昆仑之丘,陆吾陷入沉睡,不能让人将祂惊醒。”

    “那些羽人,如果愿意离去,就离去。”

    “如果仍旧不肯悔改,就抓回九幽。”

    “是。”

    那山神回答,又记起来一件事情,道:“另外,最近西次三经之山的山神们汇报,那里多出了一位新的山神。”

    新的山神?

    烛九阴眸中毫无波动,心中却已经辨明,那里恐怕和自己所感受到的气息有关联,缓声道:“此事,暂且不必告知于英招和陆吾,让祂们继续安睡,既然是新的山神,那么就派三名山神去那里,将祂邀请来这里。”

    烛九阴声音微顿,漠然道:“我要亲自见一见他。”

    ……

    在卫渊开始在山海界,通过之前对于方位的熟悉,制定绕开钟山和昆仑之丘,直接前往崇吾山路线的时候,人间界也有些事情的余波开始发酵。

    这是一场梦,一场仿佛沉沦于永夜的,恐怖的噩梦。

    巨大的,仿佛擎天之山的柱子支撑住雄伟的宫殿,空旷,那宫殿几乎如同天地一般地空旷,很奇怪,明明这么空旷宽敞,却反倒让他感觉到巨大的压力,仿佛天倒塌下来一样,心中发臣。

    自己不知为何,跪倒在地上。

    死死地埋下头颅,不敢抬头,浑身上下都是冰冷的一片。

    “抬起头来吧。”

    从容到淡漠的语调,是听过一次就不会忘记的声音。

    自己僵硬地抬头。

    看到身穿黑色袀玄的男子漠然坐在皇座之上,太阿剑放在一侧,冰冷淡漠地俯瞰着自己,而自己甚至于根本没有办法看到他的真容,只能隐隐约约看到那一双眼睛,将仿佛苍鹰一样的眼神投落下来,刺目刮心。

    “卿,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臣,臣罪该万死……”

    自己言不由衷地说出这一句话。

    仿佛面对着那个男人,除去臣服再没有其他选择。

    那是心中潜藏了两千年的阴影。

    而后,那男子身侧,身穿黑甲的少年锐士斜持长剑,踏步而来,一瞬间仿佛苍鹰掠过殿上,还没有反应过来,脖子一痛,那柄剑就已经刺穿了自己的咽喉,而后剑光闪烁,视线电转,头颅直接坠下,看到了自己的身体,看到了翻转的大殿,还有那少年锐士缓缓收剑的动作。

    “承皇命而叛逃,为帝臣而害君。”

    “依大秦律,当诛,立斩。”

    “不赦。”

    徐巿猛地睁开双眼,剧烈呼吸着,下意识抬手按住脖子,没有摸到那伤口时才放下心来,面色难看,旁边是身穿现代服饰,模样俊朗的青年,手中正在翻看着樱岛的诗集,一股独属于猛虎的气机溢散,神州的山君慵懒笑道:

    “你居然会做噩梦,难得。”

    徐巿不答,面色仍旧没有恢复过来。

    上一次他和相柳的争斗,最后以平手结束。

    在樱岛的领土上,依靠着天之御中主神的权能,他能够压制住相柳,但是后者极为狡诈,直接前往了海域,并且将和祂有仇的海神素盏鸣尊绞杀,天丛云之剑被折断。

    自此就在海中称王,将大量妖怪们带入海中,聚集起来,呼啸一方。

    徐巿有心去诛杀相柳。

    但是他‘天之御中主神’的权能是不完整的。

    当年那些黑冰台锐士将樱岛的神树切割地太过细碎,他完全无法将那么多的神性残留全部聚集起来,更重要的是,他和当初的黑冰锐士第一次回到大秦的时候,将大部分未曾洗练过的樱岛神性留下,成功暗算了始皇帝。

    本以为始皇帝会选择保住自己的性命。

    那样被他镇压的六国祭祀神性就会各自分离,相当于至少给六国续命百年,但是远在重阳的徐巿竟不曾预料到,始皇帝居然在神性暴动的情况下,将神州神性彻底压制,并且化作玉玺,奠定了帝王敕封地祇的道路。

    这也导致他不得不远离神州。

    也导致了,他这天之御中主神的权柄远没有达到全盛。

    剩下至少六成,还在神州的始皇帝陵墓之中。

    徐巿摸了摸脖子,他是顶尖的方士,活了两千年,所以知道,自己的梦必然代表着某种征兆,自然不可能是始皇帝麾下的铁鹰锐士前来复仇,击杀自己,但是这恐怕同样代表着某种危险。

    需要将留在神州的神性收回来了。

    徐巿沉默了下,召见了樱岛的神鬼传说中,占据相当高位置的大天狗,吩咐他道:“你能掌控风力,收敛自己的气息,去一趟神州,如果能行的话,带着我给你的勾玉,去始皇帝陵那里,将勾玉埋下,七七四十九天之后,等勾玉亮起,再带回来给我。”

    “是。”

    大天狗垂眸应下,振翅离去。

    徐巿沉浸于刚刚的噩梦之中,沉默许久,不曾动弹。

    ……

    山君离开了徐巿的天之御中神殿。

    回到了之前占据的山神神殿,随意翻阅着手中的诗集,慵懒平静,等到那些巫女和神侍们都离去,山君翻过一页书页,眼眸微敛。

    始皇帝陵?

    他已经知道了徐巿的真身。

    但是,他从不曾有久居于人下的打算。

    而且,对于徐巿并无好感,神皇?

    腌臜之所,弹丸之地,如何称皇。

    山君微微勾动手指,透明的灵体浮现出来,飞出山神殿宇,落入人间京都,附身于一个现代都市的底层居民,这些人没有钱租房,只能住在网咖里面,伥鬼操控着这个胡子拉碴的男人。

    打开电脑,熟悉地更改地址,利用黑客技术操控了更多电脑。

    最终打开了一个网址。

    有清脆悦耳的女声浮现。

    “您好。”

    “欢迎游览神州名胜,五A级景区,龙虎山,天师府。”

    啪嗒。

    点击鼠标。

    申请在线客服,道长解惑。

    切换输入法。

    ‘樱岛天之御中主神欲要盗窃始皇帝陵。’

    点击。

    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