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65章 花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2943
  第0265章 花

    刚刚耳畔还能听到的风声似乎还在回荡着,周围的雾气散去,露出了以平整的青岩铺成的地板,露出了很有神代风格的墙壁和天花板,那个有着曾经的渊习惯性风格的陶器,正安静摆放在原本屋子里能晒到阳光的地方。

    里面有着枯萎的花草,还有结出来的种子。

    屋子里仍旧整洁,似乎主人只是短暂地离开。

    卫渊迟疑了下,还是选择走进了珏的屋子里,寻找看有没有玉山和西王母的踪迹,他手中的青铜灯散出光焰,稳定地照亮迷雾,最终卫渊只是看到了一些日常用品,似乎这里的主人只是短暂离开,很快就会回来。

    看来是西王母将珏带走的时候,没有告诉她将要前往人间界的昆仑。

    也就是说,在禹王分裂山海和人间界之后,珏长时间地留在了处于山海界的玉山,直到一千年后,西王母才能将她带到人间界。

    一千年。

    卫渊最后转回到了陶器旁边。

    伸出手,下意识在一个位置上摸了下,这是他之前的习惯,会在特定的位置留下属于自己的名字,代表那是涂山部的渊所做的,本来只是顺手的动作,却摸到了另外一个名字,是珏。

    看来是真的学会了。

    卫渊嘴角勉强地勾了勾,看着那一座陶器,没有打算把这件陶器带下去,这是珏留在这里的,他想以后有机会的话,还是让珏亲自来取比较好,而且刚刚见到的画面里,也有很多极端重要的东西。

    譬如能推算出西昆仑出现大变的大概时间。

    而从昆仑山诸神对于珏将不死花喂给渊的事情,也能看得出来,派遣神将下凡的西王母,对于人族是持友好态度的,而烛九阴则是极端重视规则,祂曾经和尧帝是莫逆之交。

    看来是因为自己儿子的事情,所以决定了无论是什么情况都会严守规则和契约,而开明兽似乎是在西王母和陆吾之间缓和关系,但是比起和人族友好,更看重的恐怕是昆仑神界的平和。

    所以不希望西王母和陆吾之间有冲突。

    至于陆吾……

    人面虎身而九尾,是位格很高的神灵。

    对于人族持蔑视的态度。

    卫渊原本还想着,当山海异兽进入人间的时候,如果可以的话,希望能够和昆仑之类的神代势力保持友好关系,团结一切可团结的力量。

    但是现在看来,那些神灵一直将自己放在人的上位,所以他反倒更能明白自黄帝轩辕开始,颛顼绝地天通,尧帝斩杀恶神,舜帝流放四凶,一直到禹王镇压共工,铸鼎九州,这样一代一代地努力究竟是什么原因。

    哪有什么天降神灵……

    人间还是要靠人类自己。

    卫渊心中腹诽一句,转过头,准备就此离去。

    沿着山路,蹬蹬蹬已经走了七八步。

    却还是停了下来。

    沉默数秒,重重叹了口气。

    回过头,看着留在过去岁月里的稚嫩少女。

    大步走过去。

    卫渊把手中的青铜灯放在旁边。

    因为灯光高度降低的缘故,雾气又聚拢过来。

    卫渊看到在陶器前面,抱着膝盖,安静看着远处玉山之下风景的幼年天女。天女伸出手,无意识轻轻触碰陶器里长出来的花朵。

    而卫渊看了看陶器里早已经枯萎的花卉。

    伸出手。

    三十六天罡神通——

    花开顷刻。

    这是能让岁月流转,亦或者加快的绝妙神通。

    此刻却被用来做最无益处之事。

    何其浪费。

    而原本在漫长岁月里枯萎的花朵重新开放,岁月如同弥散的大雾,稚嫩的天女尚且还在岁月的彼端,而半跪在地的少年道人则是在现实,神色平和,隔着漫长的岁月,触碰着同一束花。

    “不管怎么样……”

    他轻声道:

    “我找到你了。”

    ……

    卫渊将青铜灯收好,顺着来时的道路走到了山下。

    回头望过去的话,还能够看到雾气里隐隐约约的天女,原本陶器里面枯萎的花卉这个时候已经重新开放,而卫渊转过头,步步下山,又遮掩气息,回到了武昱和飞御所在的地方。

    一来一回花费的时间不算短,炖肉早就已经炖得又香又烂,武昱和飞御,还有驳龙,六只眼睛死死瞪着陶罐,罐子里咕嘟咕嘟的声音极为诱人,伴随着这样的声音,极为浓郁的香味缓缓升起。

    执着而坚定地钻到了二人一兽的鼻子里面。

    飞御艰难地将实现移开,无声自语,呢喃道:“我是部族的勇士。”

    “最凶猛的野兽也无法让我屈服。”

    “区区一碗肉汤……”

    “这其实和修行时候的考验诱惑没有区别,没有问题,我完全可以承受住,没有问题。”

    他通过冥思,吐纳,调动气血,来强化自己的意志力,对抗空气中那种充满了诱惑的香气,卫渊看到死死抗衡香味的飞御,又看了看凑过来,用头蹭自己的驳兽,心下一时间有种想笑的冲动。

    驳龙讨好道:“大人,那头卧虎呢?”

    “是不是已经被您诛杀了?”

    诛杀卧虎?

    是我杀了我?

    卫渊嘴角抽了抽,面不改色道:“你们可以放心了。”

    “卧虎不会威胁到我们。”

    飞御和武昱都长长松了口气,卫渊打开了陶罐的盖子,刹那间,被封在罐子里的香味铺天盖地地涌出来,飞御咬着牙抗衡这一股香味,卫渊以道法造了几个木碗,问道:“你们要多少?”

    飞御沉声道:“之前在下已经做过饭,我吃那……”

    卫渊用勺子搅拌了一下。

    香味浓郁。

    飞御的肚子发出一股叫声。

    他身躯一僵,沉默了下,道:“我要一小碗。”

    卫渊嘴角勾了勾,人间界的话那另说,至少在这山海界,上至各山山神,下至飞禽走兽,没有谁能在他的厨艺下无动于衷,飞御先是常识性吃了一口,而后双眸亮起,不顾炎热,是真正意义上的狼吞虎咽。

    最后那几个木碗被吃得一干二净,都不用洗。

    卫渊给驳兽也留了一份,那只驳龙吃得欢快。

    吃完之后,卫渊手中以法力幻化出了山海世界西山一代的地图,在上面轻轻点了一点,标定出他们现在的位置,而后思索前往崇吾山的安全路线。

    武昱吃完之后,迟疑了下,向卫渊问道:

    “山神大人。”

    “怎么了?”

    “其实,我有一个问题……”武昱略有些不好意思道:“刚刚您做这肉的步骤我都记录下来了,不知道等到回到朝歌城,能不能传给城里的人,我觉得这些比之前我吃过的任何东西都更好吃。”

    卫渊恍然,道:“当然可以。”

    武昱和飞御都松了口气。

    武昱恭恭敬敬地道:

    “这是山神大人您所流传下来的文字,不知道要叫什么名字?”

    “名字,这个随……”

    卫渊本来想要说这不是什么问题,随意就好,声音顿了顿,环顾周围,心底突然升起一种玩笑的感觉,便即笑道:“不过,如果要取个名字的话,那么,干脆就叫做,《山海烹饪指南录》好了。”

    武昱怔了下:“《山海烹饪指南录》?”

    他和飞御略有不解。

    驳龙身躯僵硬。

    一双眼睛悄悄瞥向那低头看着地图的青年,眼底惊恐。

    他当初写山海经,难道说是为了……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

    这就是他的真面目?!

    卫渊完全不知道那驳龙的思绪到底跑得有多偏,他看着地图,袖袍下面则是多出了一个小小的塑料袋子,那是给朝歌城的种子剩下的袋子,只是现在里面多出了几粒天然生有纹路的种子。

    这是珏的陶器里种着的昆仑之花。

    陶器他没有动,种子他带了一些回来,到时候,送到珏的花店里……

    他原本不明白,现在却有些知道,为什么天女会选择开一家花店了。

    毕竟当初的那一千年,就是昆仑山上的花陪着她。

    ……

    而在此刻。

    在整个山海界最为边缘之处,传说中‘共工撞不周山,天倾西北’后的产物,幽暗无日之国当中,一双眼睛突然睁开,而伴随着祂双目睁开,本应该和整个山海界一样处于夜晚的幽都,骤然天地明亮,回到了白日。

    龙身人首的神灵望向东南方向。

    缓缓开口:“这气息……”

    “似有些熟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