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64章 应龙下山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277
  第0264章 应龙下山

    卫渊持青铜灯跟在了西王母和幼时的天女珏身后。

    手中的青铜灯散发出金色的光焰,照亮了周围的迷雾,让卫渊能够看到周围的画面,按照他的理解,这些都是曾经发生在这玉山上的事情,时过境迁,玉山上可能已经没有了当年的西王母和诸神,但是祂们存在过的痕迹却还留存在这一座神山上。

    而这些痕迹在接触到他手中的青铜灯焰的时候,被短暂激活,重新变化成了当时曾经发生过的画面。

    西王母前者珏的手,轻声道:“你带走了不死花。”

    “如果那是我种下的话,倒是还好些,可是不死花是由开明兽镇守的的啊,周围还有凤皇和鸾鸟看守,现在你必须要给祂们一个交代了。”

    珏微微抬眸,道:“不死花。”

    “我们平时常常去那里玩耍,凤皇,鸾鸟,还有开明都没有说不可以碰那一朵花。”

    西王母道:“你和祂们一样,本身就有漫长的寿命,不死花对你来说就只是一朵好看的花,没有太大的价值;而对禹王这样的人来说,不死花的效力又有些太弱了,所以这一朵花只是稀少却没有太大实用性的东西。”

    “他们说在乎,其实也不是很在乎。”

    “哪怕是你把它揉碎,或许祂们都不会生气。”

    “可是你拿了这一朵花,给一个凡人吃下去,祂们觉得你犯了忌讳。”

    “待会儿,你就乖乖认错,然后去把那个人的真灵追回来。”

    “祂们也就消气了。”

    卫渊持着青铜灯,看到这个时候已经知道,这是最初那一世,自己身死之后,珏去采来不死花,给自己使用之后发生的事情,珏低头嗯了一声,而后和西王母走入雾气中,而卫渊手中的青铜灯已经没有办法再照亮前面的道路。

    卫渊尝试往前走,但是才踏出一步,就感觉到肩膀一晃,有一种极端沉重的感觉压下来,灵气的浓度过于纯粹,连呼吸都会让他感觉到肺部和呼吸道有像是刀片刮一样的剧痛。

    是自己的修为不够,支撑不住再往高处走了。

    卫渊只好收回右脚,先前那种仿佛天地都倾倒下来的感觉刹那间消失不见,最初之年有天梯,有通天建木,凡人能够通过建木攀爬到神灵所在的领域,但是这对于凡人的修为,体魄,还有魂灵的要求都极高。

    一不小心就会摔死。

    看来,尽管不知道现在的玉山处于什么情况,以目前的修为,这个高度就是极限了,这还是靠着朝歌城外山神的底蕴,如果是凡人之躯过来,能否走到这个高度都还是一个未知数。

    不过,如果说朝歌城外的祖脉就在旁边。

    山神之躯能够发挥出更强的力量,应该能走得更高。

    卫渊有些遗憾,旋即想到,人间界的昆仑山是西王母的住所,山海界的玉山也是西王母的领地,这两座山究竟是什么关系,是一座山,只是禹王分裂山海界的时候,一部分留在了人间,还是说根本就是像是衔烛之龙那样。

    同时掌控两座山的灵脉?

    卫渊沉吟,没有再不自量力挑战更高的高度,平复了下刚刚对自己造成的压迫,端着青铜灯,在这个高度上,往其他地方走去,想要看看,还能够发现些什么新的东西。

    他小心翼翼沿着玉山的台阶走去。

    迷雾中偶尔会照出不知道是几千年前的,曾经存在过的侍女的身影。

    这些都是纯粹的山精野怪,是轻灵之气,是万物性灵,和后世的妖魔不是一个类型,如果严格说的话,曾经见到过的画中仙,如果没有被法术影响的话,和这些精怪会更相似些。

    卫渊又隐隐听到了声音,拿着灯一照,看到了一名高大俊朗的男子。

    他认得这人。

    这名男子曾经作为昆仑神将的首领,来到人间,第一次曾经相助黄帝和蚩尤大战,第二次则是相助禹王战败无支祁,是应时机时节而来之龙,也是应万民呼唤所来之龙,是为应龙,应龙庚辰。

    应龙身前是西王母,还有另外几名男女。

    每一个人身上都散发出属于顶尖强者的气息。

    西王母语气平淡道:“这一次,淮涡水君被暂且封印,水神共工又被远封东海,人间水系不可一日无主,庚辰你且下山,代替无支祁,主持淮水水系诸多事宜。”

    庚辰点头应是。

    西王母声音顿了顿,又道:

    “平时你只要在淮水就可以。”

    “但是你要记住,一旦西昆仑搅动群星,你就必须要回来。”

    卫渊眸子微亮,将西王母所说的话记下来。

    西昆仑搅动群星,看来在隋唐时期,应龙庚辰回到西昆仑的大概时间点,应该出现过特别星象,到时候可以回去搜查一下资料,应该就能够缩小目标范围了。

    感谢现代科技。

    换在古代,不知道要翻阅多少典籍。

    这一幕也缓缓消散,卫渊拿着手中的青铜灯,继续在这玉山上缓步行走,灯光稳定平静,照亮左右的雾气。

    他时而看到昆仑侍女,时而又看到了来往的神将。

    甚至于还看到了大禹带着他来拜访的那一次,远远看到了禹王的残影,和西王母的雍容颇为相称,不过只是刹那就消失不见,至少,从那些神将嘴里,卫渊听到了祂们认为,人间英武的君王,治水的英雄,与西昆仑的主人,瑶池的女君,还是很相配的。

    看着那两个神将,卫渊嘴角抽了抽。

    他总算是知道为什么女娇会让他和禹把西王母的词条改成那个样子了。

    有因皆有果。

    当初怎么没发现这帮神将也会聊八卦的?

    伴随着玉山走到了最后的一部分,卫渊手中的青铜灯忽然明亮起来,将周围的雾气一下全部排斥干净,卫渊眼前的视野瞬间变得开阔,在一处雄伟的宫殿里,西王母坐在高位,周围两侧坐着一位一位神灵。

    有昆仑山神陆吾,有镇守另一侧的山神开明兽。

    有钟山之神烛九阴,槐江之山山神英招,有凤凰,鸾鸟。

    而年幼时的珏站在堂下。

    “天女珏,你采摘不死花,给一介凡人用去。”

    “那是我昆仑神界至宝。”

    “你可知道错了?”

    开口的是山神陆吾。

    那是比起开明兽位格更高的,真正意义上的昆仑之丘山神,能司天之九部,说话的时候,哪怕是隔了漫长岁月的留影,气势仍旧让卫渊有身躯发僵的感觉,感觉到自身正在迅速地变得渺小,而天地无边浩大。

    天女珏仰起头,注视着高居于上位的山神陆吾,轻声答道:

    “是我采走的。”

    陆吾缓声道:“你为何如此?可知道自己错了?”

    幼年的天女答道:“他是我的朋友。”

    “所以我想要救他。”

    陆吾神凝眉道:“那只是一介凡人,你怎么能将不死花喂给他?”

    幼年天女有些手足无措,不解道:

    “……可是,那只是一朵花。”

    “陆吾神您已经是长生不死了。”

    “为什么不许普通人类像您一样,也长生呢?”

    陆吾神微怔,旋即不知为何而震怒,拂袖离去,整个殿宇中刹那间变得凝重,光芒陡然暗淡,烛九阴双眸注视着天女,嗓音平缓,道:“你还是不觉得自己是错的,不愿意追回不死花庇护的真灵?”

    稚嫩的天女点了点头。

    烛九阴缓声道:“既然这样,就要承担惩罚。”

    “这也是规矩的一部分。”

    开明神伸手虚握,天女眉心处一缕气机被抽出,化作光芒,落入这位神兽手中,祂的性格温和公正,眼眸微敛,道:

    “既然不愿意追击,那么就不去追了,这件事情交给其他人做就好。”

    “是你使用了不死花,也只有你能认出不死花所保护的真灵。现在我已将你对于那不死花气机的认知取出,你没办法再认出来,不……可能当面察觉不死花的时候,还能感觉到,但是终究没办法直接锁定位置,这样的话,哪怕陆吾也没法强迫你。”

    “但是你终究违反了昆仑诸神当初的契约。”

    “该有的惩罚,还是要有的。”

    “我且最后问你一次,不后悔?”

    年幼的天女低着头,摇了摇头。

    咔嚓的声音里,她的手腕和脚踝多出了泛着金色光芒的锁链,这不是开明兽所做,而是陆吾所为,开明兽叹了口气,道:“接下来,你要在这里禁足千年,不能下山,以做惩处。”

    祂伸手让那一缕气息溢散而出,落在西王母身前,道:

    “娘娘,此人气机就交给你了。”

    “由您自己去决定,是否要将他抓回来。”

    众神散去,而昆仑的长风被锁链困住,只能永远留在玉山上,无法再像是她的姐姐们一样下山去,她抱着膝盖坐在山上,晴天的时候,就远远地望着山下的灯火,就像是卫渊曾经在她的梦里看到的一样。

    当下雨的时候,她用水和着昆仑山上的泥土,学着朋友第一次见面时候谈论的那些陶器知识,捏出一个粗糙古朴的陶器,在阳光下晒干,又采摘来昆仑山的花朵,放入陶器里。

    “陶器是用来用的。”

    因为她第一个朋友,曾经的陶匠这样得意地说过。

    雾气缓缓散去。

    那个陶匠看到了真实存在于玉山之上的陶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