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63章 过往幻象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180
  第0263章 过往幻象

    朝歌城的建筑一如既往,有大量的青铜风格,街道上有着巨大的,青铜机关兽,予人一种粗狂,原始却又神秘的感觉,卫渊一直都希望弄明白这些巨大的机关兽究竟是怎么运转的。

    作为朝歌城这一代战士和巫士的菁英。

    飞御和武昱已经在等候着卫渊。

    之前卫渊依靠武乙的意志,还有佛门舍利子的力量,在朝歌城上,仿照正一道符箓天庭,建造了类似的符箓大阵,虽然还很原始,是一种雏形状态,甚至于只有一道护身咒能发挥效果。

    不过显然,在这护身咒法,以及卫渊留下的山海经记录帮助下。

    这段时间的朝歌城过得比起以前好好很多。

    至少他们知道该去哪里狩猎最安全,在遇到偶尔的,冲击朝歌城的猛兽时候,能够利用护身咒来保护自己。

    卫渊利用符箓大阵上属于武乙的气息,辅助完成了祭祀的过程。

    等到参与祭祀的大部分朝歌城居民离去,武昱,飞御,还有朝歌城的老太师都走到祖脉的山上,他们脸上的神情虽然都很镇定,但是卫渊能够从他们眼里看出那种跃跃欲试的情绪。

    他之前离开的时候,曾经答应他们,这一次回来,就要带着他们去崇吾之山,把这座山上特有的果子带回来,这种之果实极为特殊,吃下去的话,能够提升即将出生的孩子的资质。

    这一特性,对于苦于族人天赋代代降低的朝歌城众人来说。

    无异于是雪中送炭。

    卫渊早就已经把青铜灯送到袖袍里,看着飞御和武昱,微微颔首,问道:“准备好了吗?这一路可是很长的,也有可能会遇到各种危险。”

    “额……准备好了。”

    “嗯。”

    飞御和武昱同时开口回答。

    只是两人面色似乎因为尴尬而稍微红了一下,飞御抬手叩击心口,正色道:“等到回来,马上就能看看效果了。”

    卫渊怔了下,马上就能用?他突然记起来这一种果实的效果,‘其实如枳,食之宜子孙’,看了看浓眉大眼的飞御和武昱,卫渊嘴角抽了抽,似乎明白了什么,默默收回视线。

    你们这个月究竟是做了什么准备?

    卫渊维持住脸上的平淡,没有当场崩掉山神的庄重气质,装作若无其事的点了点头,对两人点头,道:“那么,现在就出发吧。”然后又从袖口里掏出了一个东西,递给旁边的朝歌太师。

    “这是我搜集的一些种子。”

    卫渊道:“你可以在朝歌城试一试,看能不能种出来。”

    这里都是神州的研究所研发出来的种子,卫渊跑了几趟农产所才凑齐了的,里面有大量的优质种子,从小麦,稻子,到一些常见的蔬菜都有,卫渊还用透明塑料袋分门别类地装好。

    上面用古代的语言记录了大概的种植关键。

    朝歌城这几千年来和山海界就挨着。

    就靠着一城之力,没有被灭亡已经几乎能被称作是奇迹了。

    也没有那么多功夫去发展农业。

    卫渊想,虽然可能会有水土不服各种因素,但是人间神州的这些作物,应该也能够帮助朝歌城解决一些困难,毕竟,这些经过培育的作物,无论是产量还是质量都要超过原始那一版本。

    老太师恭恭敬敬地接过了卫渊递过来的果实。

    准备之后去试一试。

    而卫渊也很快就选择出发,这一次明面上的目的只是去摘果子。

    也没有必要有太多人,随行的只有飞御和武昱两人,那匹已经有化作驳龙趋势的驳兽收敛了身上的异象,装作一头普普通通的驳兽,跟着卫渊一起出发。

    崇吾之山,是西次三经之首。

    距离这里有很长的距离。

    但是距离反倒不是很大的问题。

    真正的问题是沿路将会接连遇到玉山,昆仑之丘,钟山,不周山这四座山,除去玉山被记录上是西王母的居所,哪怕是在远古时代也不是什么危险的地方外,剩下三个地方都是山海时代的险地。

    卫渊自己只是神魂进入山海界,和山脉汇合凝聚的身躯。

    哪怕是在这里被杀,也就是损失一缕神魂,本身最多虚弱几个月,但是武昱和飞御却不一样,他们只是血肉之躯,死了就是真的死了,他不能拿着别人的性命来冒险。

    卫渊斟酌了下,决定先去玉山看看情况。

    看以自己先在的实力和掌握的东西,能不能看出些什么。

    然后在从玉山往东南方向绕一个大圈儿,直接避开那三座危险的山脉,抵达西次三经之首崇吾山,从上面摘取那些果子,最后让驳兽带着飞御武昱,顺着安全的地方,返回崇吾山。

    他自己则是冒险再去昆仑山看看。

    ……

    玉山算是这一次外出,真正的起点。

    飞御和武昱也有各自赶路的手段,在这山海时代,灵气充沛,相同的法术效果,比起在人间界的时候,效果要更好一些,考虑到如果早早就把神力耗尽,自己恐怕会直接消失,卫渊只是坐在驳兽的背上指路。

    花了一天时间才摸到了玉山的附近。

    这也是因为卫渊还记得大概的路线,避开了危险的地方,免去了很多争斗的结果,天色渐晚,山海界的天空暗淡下来,同样有各类星辰,卫渊仰头看着那些星星,回忆距离玉山的距离,决定让这两人呆在这里,他自己去玉山,于是语气如常,开口道:

    “先在这儿休息一下吧。”

    飞御和武昱点头。

    他们从随身携带的背包里取出来了简单的机关,制作成了能够遮风挡雨的帐篷一类的事物,然后用三个石头搭了个火堆,取出了背包里的一个口袋,用挂在腰侧的陶壶来煮东西。

    卫渊有些好奇,往那边看过去。

    飞御注意到卫渊的视线,客客气气道:“山神大人,您也要试试么?”

    尽管卫渊自称只是一山之灵,而不是山神,他们仍旧还是选择用神灵这样的身份来称呼卫渊,卫渊点了点头,道:“是在做饭吗?我看看……”

    似乎因为有神灵在围观,飞御和武昱似乎更为用心。

    他们随身携带着一种类似于黄豆一样的作物,然后倒到陶壶里面。

    加入水,又把随身的肉块切碎了扔进去,最后飞御从一个小包里面找到类似于面粉的东西,估计了一下分量,倒进去,把这些东西用火煮熟,用木棍子搅拌了下,伴随着咕嘟咕嘟的声音,一种复杂的味道升起。

    卫渊看到飞御面不改色就要把这东西往嘴里放。

    下意识抬手压住飞御的手腕。

    飞御怔住,看向卫渊,只当做是神灵的好奇,于是客气道:“山神大人,您可能不大知道烹饪这件事情,其实这是正常的,做熟了之后,味道很好,而且能填饱肚子。”

    不,不但懂,而且我唯独在这方面是专业人士。

    卫渊把那陶罐拿来看了看,叹了口气,道:

    “我曾经在以前和一个人相处过很长的时间,你做饭的水平,完全已经能够和他相比了。”

    卫渊看到飞御仍旧握住陶罐不松手。

    知道出身于朝歌城的人,是不可能浪费掉食物的。

    于是给驳兽使了个眼色。

    去捕猎去。

    不过他也不知道这驳兽能不能看懂这眼色,想了想,正要开口,这一头几乎化作驳龙的凶兽显然已经领会了卫渊的意思,发出如同战鼓的低沉声音,转过身去,没入草丛当中,过了一会儿,驳兽就带回了猎物,是类似于鹿,又有些像是羊的生物。

    卫渊熟练地用飞御的匕首,把这一种妖兽肉质最嫩最劲道的部分割下来。

    然后重新找到了一个陶壶,生火焯水去掉腥气。

    先用妖兽的脂肪部分替代油,烧化成油,先去煎肉,两面金黄之后,加入清水炖煮,又去周围的树丛里,找到了些具备芳香味道的树叶,当做香料扔到了锅子里和肉一起炖煮,又找到了有辣味和咸香味道的果实,把果汁挤出来,当做调味料。

    很快香味就冒出来。

    飞御和武昱瞪大眼睛。

    他们的生命里,还没有闻到这么诱人的香味。

    武昱咽了口口水,道:“这味道,山神大人,您还懂这些?”

    卫渊笑了笑,道:“只是经历的事情多了点。”

    他声音顿了顿,道:“我以前,曾经有很长时间跟两个人一起外出,走了很远的路,也吃过很多的东西,后来和他们都很久没见,这做饭的手艺倒是还记得。”

    旁边的驳兽突然口出人言道:“我刚刚听到了一个危险的消息。”

    “这儿有一种很凶悍的凶兽在行动。”

    听到凶兽,武昱和飞御瞬间警惕,手中握着兵器。

    卫渊皱眉问道:“凶兽?”

    驳兽点头道:“是。”

    它似乎有些发憷,道:“那只凶兽以前从来没有出现过,一出来就杀了很多猛兽,据说它只吃头,剩下的身子都不会吃,有极为尖锐的爪子,能轻易捏碎钢铁和山石,连地脉都会被它所控制制影响。”

    卫渊听得有点耳熟,沉默了下,道:“这只凶兽叫什么名字?”

    驳兽正色道:“据说叫做卧虎。”

    “是一头巨大的,猛虎模样的凶兽。”

    “有一座山那么大,利爪尖锐,是昆仑之丘的山神陆吾和开明兽的远亲,最喜欢吃羊头,所以把土蝼一族的分支都给杀了。”

    飞御和武昱神色郑重:“这么凶悍的猛兽。”

    “以前都没有听过……”

    卫渊:“……”

    土蝼那么膻,谁要吃那玩意儿?

    他心神一动,神色沉着平和,道:“这一只凶兽既然这么凶悍,那么很有可能会威胁到我们的路线,你们在这里呆着,我去看看,正好,以前还没有见过这一只卧虎兽。”

    他伸手压下了飞御和武昱的动作。

    示意两人待在原地,自己则是迈步走出,走远了之后,微微抬眸,根据山海星象,判断出了方向,稍微引动一缕流风,朝着属于西王母的玉山处掠去。

    抵达玉山的时候,原本应该是清俊挺拔的玉山,放眼望去,却只是一片迷雾,卫渊心道一句果然有变,手掌一翻,那一盏青铜灯早已经出现在他的手中,灯芯中的金色光焰缓缓燃烧,照亮左右。

    卫渊迈步缓缓上前。

    青铜灯照亮左右。

    驱散迷雾。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突然,卫渊听到了一阵阵玉环玉佩交错碰撞的清脆声音,神色微动,提起警惕,手中的青铜灯稍微往前举了举,就在这大雾当中,他隐隐约约看到了人影攒动。

    一手按剑,一只手持灯。

    迈步往前。

    影影绰绰之中,卫渊看到那人影走出,先是精神紧绷,旋即长呼口气。

    以他的道行,能够辨认出来这些昆仑侍女都是幻形,在青铜灯的灯光罩着的范围内存在,一旦走出去,就会刹那消失不见,大多的幻象都有其局限,或者呆滞或者虚幻,可是而这些幻象仿佛真实,无论是衣着还是玉佩装饰,都和他记忆中曾经见过的画面一样。

    是无意中留在这玉山的真灵残留气息。

    还是说故意留下来的线索?

    正在卫渊心中思索这些幻象究竟代表着什么的时候,突然,他的脖子上感觉到一股灼惹感。

    伸手一摸,自己脖子上什么都没有,卫渊微微一怔,旋即立刻意识到,这不是他这山神之躯的感觉,而是他本体感觉到的,来自于珏的昆仑玉。

    卫渊抬眸看去。

    雾气消散,西王母的幻象出现。

    她的手掌则是牵着一个才五六岁左右模样的小姑娘,皆是幻象,从卫渊的身前走过。

    是珏?

    卫渊皱了皱眉,看到她们两人即将走出青铜灯的灯光范围,听到隐隐约约来自于西王母的声音。

    “你带走……不死花……必须……”

    卫渊抬眸,不再迟疑,一只手举着青铜灯,迈步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