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62章 憾甚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2938
  第0262章 憾甚

    熟悉的嗓音在耳边响起的时候,女娇脸上漫不经心的微笑就瞬间消失。

    她几乎本能地按住了语音键,看了一眼那边交谈的珏和虞姬,仿佛数千年的阅历突然消失,她下意识地按了按自己的衣摆,又抬手整理了下自己的头发,然后才用耳机去听那一串的语音,如果闭着眼睛去听,那人就仿佛还在身边。

    虞姬本来正在和珏闲谈。

    她还是第一次来到青丘国,她在秦末战场上假死苏醒之后,到现在的千年间,都在整个神州游荡,寻找着霸王项羽真灵转世的某种可能性,像是青丘国这样的地方,一直没有去过,所以这一次来到青丘,确实是看到了很多以前只在话本里见过的东西。

    至于他们带来的那只獙獙,早已经被青丘国的狐族长老们待下去安置。

    “果然是传说之地,风物不同寻常。”

    虞姬赞叹一声,喝了一口用花蜜酿成的甜酒,看向那边的女娇,突地微微怔住,天女珏察觉到虞姬的动作,讶异之下也转头看去,虞姬眸子微敛,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和珏一起悄声离开了屋子里。

    “女娇娘娘是看到了什么?”

    两人走在外面,虞姬凝眉道:“为什么会哭……”

    “哭?”

    天女珏脚步微顿,回忆刚刚见到的画面,白发的女子眼角有泪,可是嘴角却带着一丝微笑,于是她嗓音柔和,摇头笑道:“巫女娇,她分明是在笑啊……”

    “我来过很多次。”

    “很久没有见到她会这样笑了。”

    ……

    卫渊在把语音发过去之后,突然察觉到了一个极为严肃且不妙的问题。

    虽然他提前就很精明地把契的那些话给删掉了。

    但是这也代表着,女娇会把很大注意力放在禹的话本身上。

    而这一段话是禹王给他留下的。

    里面半句话都没有提及女娇……

    他把契的部分删掉了,那不是把火力给聚集在自己身上了么?

    当即额头有点冒冷汗,很快手机上女娇就发来了一段语音,卫渊嘴角抽了抽,还是选择认命一样,按下了语音键,在一阵的无声沉默里,卫渊听到了女娇柔和的声音:

    “谢谢。”

    卫渊微怔,而后也明白过来,神色柔和下来。

    对于女娇而言,无论那个人的话是跟谁说的,是再说些什么,都已经不再重要了,时间已经过去了几千年的岁月,对于她而言,长生的孤独只会远远比卫渊自己更重。

    只要是和那个人相关的事情,对于她来说,就像黑夜中的星光。

    不管是说的什么都是这样,只要有,就弥足珍贵。

    就像是卫渊自己,把陶罐,把九节杖都留下来一样,她也同样。

    人只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从这一点来看,长生只是被时光抛弃的人,不断认识新的人,不断渐行渐远,最终也只能独自回忆过去,渴望从历史里寻找到自己存在的痕迹,寻找到过往所珍重的一切,也因此,卫渊和女娇才更能够理解彼此。

    女娇嗓音柔和,没有了之前的狡黠,道:

    “这一次就暂且算是你的礼物不错了。”

    “但是,下次再敢不来青丘,就没有这么简单就能糊弄过去了。”

    她的声音顿了顿,玩笑道:

    “那时候,你要带来的东西,就得再多些。”

    ……

    那你是期待我去,还是期待我不去……

    麻烦您给个准话行么。

    卫渊嘴角抽了抽,不知该怎么回答,好在女娇没有再和他多说什么。

    青丘国中,女娇看了看手中的手机。

    手指点在那一条语音上,选择了收藏,然后下载到了手机上,这才稍微安心。

    卫渊把手机收好,看着一一摆放在桌子上的三件青铜器。

    他收敛杂念,已经很熟悉地举行仪程。

    最终三件青铜器上的光芒一一亮起。

    卫渊得以和山海界的朝歌城产生联系。

    也因此,靠着朝歌城民众的祭祀抵达,又通过城外山神祖脉显化出了山神形态,只是这一次,他还带着两件东西来到了这里,其中山海经玉书没有显露出什么异常之态,但是在他来到了山巅上的时候,手中来自于昆仑山的青铜灯突然发生了异变。

    一簇金色的光焰在青铜灯里亮起。

    卫渊恍惚了一下。

    从这光焰的倒影里,看到了全盛时候的昆仑。

    而后,看到了昆仑之中的西王母。

    雍容的女子眼眸清淡,在烟光里面一闪而过,等到卫渊站定了的时候,在青铜灯里面,已经什么都看不到了,只有那一缕光焰还在安静地燃烧着……

    卫渊按住心中的情绪,缓缓思考。

    无论是昆山之丘,还是说疑似瑶池的地方,或者说西王母居住的玉山,都被记录在西山经里,也就是,属于这一片山海界的碎片里,从刚刚情况看来,这件青铜灯,也会对昆山之丘和玉山有所反应?

    或者说,当初这三个地方用的法器是同一类型的?可以通用?

    刚刚看到的西王母和昆仑,又代表着什么。

    卫渊整理思绪,心中暗叹声气。

    这一次可能真的需要尝试去那三个地方看一看。

    看能不能找到更多的线索。

    毕竟他还记得,佛门大量进入中原,卧虎一脉断绝传承,都发生在隋唐时期,而那个时候还发生了一件事情,就是应龙庚辰离开淮水,导致淮水神系出现了问题,而应龙庚辰的离开,必然和昆仑山有关。

    一切的谜题,都在昆仑。

    ……

    博物馆。

    在卫渊走入内室之后,水鬼还是专研于自己的快乐水。

    对于当初从淮水得到的力量。

    兵魂用来提升自己的实力,磨砺刀法和水法的糅合,再靠着养魂木的灵性提升修为。

    而水鬼则是认为,打打杀杀的太没意思,反正也打不过老大,有这么方便的力量,不去研究一下各类快乐水的配比,不是太浪费了吗?所以这段时间,他一直都在琢磨这个。

    忽然,博物馆的大门传来敲门声。

    水鬼本来不想搭理,但是察觉到了门外溢散出的熟悉法力,还是凑过去,一只手提着烧瓶,一只手的手指夹着三根装着不同品类快乐水的试管,往外一看,看到了个须发皆白的老道士。

    是熟人。

    龙虎山驻泉市的最高修士。

    也是之前曾经给卫渊找到了属镂剑的那道士。

    水鬼琢磨着毕竟是熟人,不好就这么不管,于是打开门,让老道士进来,老道士也是无奈,就是刚刚,天师师叔就给他打了个电话,说让他亲自过来,盯着那位卫馆主注解最新的那一门养气法决。

    作为正一盟威道的天师,张若素太明白修道之人的性格了。

    而对于如何对付这些摸鱼道士,他很有心得,这已经算是术业有专攻的程度。

    老道士则是无可奈何。

    天师是师叔,他惹不起。

    可是那卫馆主,来历也是让他头皮发麻的。

    得,只好过来磨磨洋工。

    还好还好,在盯着其他人,防止对方摸鱼这件事情上,也是可以摸鱼的。

    老道人心里自嘲一声,推开门,听到水鬼说,卫渊现在正在后面闭关,着实是好好松了口气,坐在那边,看到了倒扣在桌子上的功法,打开一看,才注解了不过四分之一,当即苦笑。

    得,回去罢。

    这卫馆主的马上,和师叔的马上,看来是两个时间单位。

    不过,不用在这里盯着那位卫馆主,其实他心里也是松了口气的。

    寒暄了几句,起身正要走。

    只是道袍的袖袍太过宽大,在他起身的时候,不小心把桌子上的冰红茶瓶子给打翻了。

    空瓶子咕噜了几下,滚落到了下面的展台那里,老道士抱歉地笑了笑,过去把瓶子拿起来,抬眸的时候,看到了一个新的展台,这儿他也来过几次,以前没看到这个啊。

    带着一丝好奇,老道士稍微拉开柜台上垂下来的帷幕,看了看。

    那是一把朴素的羽扇。

    下面有一张纸,似乎是才写下没有多久,上面的痕迹还有几分湿润。

    老道人下意识念出来。

    博物馆藏品·005。

    羽扇。

    “渊弟诸葛孔明十六岁年,手制。”

    “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唯惜五丈原前不曾再往前一步,憾甚。”

    老道看着羽扇,再说不出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