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61章 自古萌新不简单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740
  第0261章 自古萌新不简单

    卫渊告别了武侯祠,回到了博物馆里,之后难得地过了几天安生的日子,至于那一天乘烟观的两个年轻道士会不会做噩梦,卫渊只好在心里道一声抱歉了,把躺椅搬出来,懒洋洋地晒着太阳。

    手上是一卷道经。

    这说是道经,其实是一种养气口诀,是老天师张若素给邮寄过来的。

    说是卫渊既然已经打算要重新立下太平部的道统。

    那么不如早点帮忙。

    这东西是特别行动组从第一批修行养气法决的军人身上得到数据后,经过修缮的版本,要各家各派都提出意见,标注上自己的理解和改善的意见,以期尽快地把修行普及开。

    如果可以的话,最好要加上3D人体模型经脉图。

    我只是想要顺便立个名头……为什么还没有开始,就有了种做作业的感觉……3D人体经脉图,现在当道士还需要学一学CAD构图么……卫渊看了一会儿,觉得有点头疼,用钢笔给养气口诀里增加了一部分注解。

    分别以太平部养气口诀,和卧虎决行气决两方面给出建议。

    天罡三十六神通之一的九息服气,其实就是指得吐纳天地的元气,提升自己修为的方式,各家各派底蕴深厚的,都有类似的法门,都能被叫做九息服气,至于经脉构图之类的,卫渊表示自己的技能早就还给老师了。

    放在旁边桌子上的手机响了一声。

    卫渊喝了口冰红茶,随手拿起来,本来以为是张若素,结果发现是他被拉到了一个新的群里,打开一看,看到了董越峰的头像,恍然点头,卫渊在之前答应了董越峰的要求,当时老人发了个链接给他,让他下载了一个独立的程序。

    这都过去好几天,老人才把他拉进来这个群里。

    也不知道是不是还得经过什么审核之类的。

    卫渊看到这个群里一共有六十七个人,很熟络地发了个表情包。

    一只猫猫头拱手,上面闪出几个大字,萌新进群,请多关照。

    本来还以为会有人欢迎之类的。

    结果好一会儿都安静的。

    气氛尴尬到了极致。

    卫渊喝了口冰红茶压压惊。

    这个时候,董越峰才发了个欢迎的表情包,大红大红的花朵,炸开烟花,然后一卷春联样的卷轴缓缓打开,蹦出两个镶金的大字,欢迎,那种尴尬的气氛才稍微缓和了点。

    有人发出消息,道:“欢迎,这位是董教授引荐的助手。”

    “一位……”

    他似乎有些迟疑怎么介绍卫渊比较好。

    卫渊回了一句:“只是一个民间博物馆馆主。”

    他客客气气地道:

    “诸位……”

    “之后的事情,请多关照。”

    “嗯。”

    群名称是某某研究所所长的一个人回答道:

    “年轻人态度很好,很谦虚。”

    “好好听,好好学,多做,少说。”

    “这一次的经历,对你好处很大,知道吗?”

    “可能再也没有第二次了。”

    确实是没有第二次了。

    卫渊心中默默道了一句,很礼貌客气地回答:“确实。”

    然后发出一张表情包,一只猫举着一个木牌子。

    萌新求带。

    ……

    成功混到了明显是特别联络用的群组。

    卫渊已经准备好了在之后成功混入这些研究员里面,然后当一波儿内鬼,又放下手机,默默看了一眼挂在墙壁上,剑柄上有着铁鹰振翅徽章的八面汉剑,完善了一部分养气口诀。

    在准备做午饭的时候,水鬼把手机给他送过来。

    手机嗡嗡嗡地响起来。

    卫渊看了一眼,看到那一只猫猫头,嘴角抽了抽。

    该来的总会来的。

    心中默默念了一声,卫渊在围裙上擦干了手,接过手机,走到内室里接通了电话,稍微把手机往自己耳朵远处放了放,那边传来了清晰的,吐气的声音,旋即老道张若素的声音缓缓响起:“卫道友。”

    “前几天,天台宗的山门半夜被人劈了。”

    “这件事情,你知道吗?”

    卫渊面不改色道:“山门?张道友,我当时在家追番看剧。”

    “再说了,我和天台宗无冤无仇的,怎么可能是我做的?”

    “对,不是我。”

    “关于这件事情,我完全不知道。”

    “张道友,你不能每次一有什么事情,就来找我,再说,我用的是剑,那山门被刀劈了,和我一个剑客有什么关系呢?”

    张若素嘴角抽了抽,最后只好揭过,按了按额头,叹道:

    “好吧,不是你就不是你。”

    “不过,我找你主要是第二件事情。”

    “第二件事情?”

    “是……”

    龙虎山上,张若素盘坐在后山山巅,神色略有些凝重:

    “前几日天台宗被一刀斩去气运,山门后面的菩提树都枯了一半树叶,佛门气运洒了一地,不少鸟鱼都生了灵智,那山里的了衍和尚没多大本事,可在外头混了些年,拉帮结派学得不少,现在联系了之前出事的净土宗。”

    “要广发菩提帖,广邀同道。”

    卫渊眸子微敛,道:“光邀同道……”

    “是。”

    “律宗,三论宗,天台宗,法相宗,华严宗,真言宗,禅宗,净土宗,他想要让佛门大乘八宗联合起来,统称为佛门广大,八部宗门,帖子已经发出去了,就要看有多少佛门弟子会联合起来了。”

    “只是被斩一半气运的天台宗,还有之前净土摧去小半的净土宗。”

    “这两个宗门已经确定要联合了。”

    卫渊沉默了好一会儿,这确实是因为他的缘故,不过再仔细想想,他在这里面似乎只是起了一个加速的作用,看来佛门八宗,至少天台宗和净土宗早就有联合的趋势,揉了揉眉心,问道:

    “张道友,你打算要怎么做?”

    张若素笑一声,洒脱道:

    “人家要联合,犯不着我什么事情,老道士也没有兴趣去管,再说了现在神州正是变化的时候,如果神州能多出一个能承担责任,做顶梁柱的山门,老道士愿意上门道贺,龙虎山也乐得看到再多出一个能鼎定山河的。”

    “不过,这也代表我们的心法必须要从学校里普及下去。”

    “要不然,要是那些和尚让太多人上山修佛,僧人太多,又不事生产,只会让历史那几次悲剧再发生一次,老道可不愿见到这一幕,所以我只是来催催卫馆主你的,写完了没?”

    “写完了的话,用手机拍一下给老道发过来,老道看看……”

    卫渊还要赞叹老道士心性洒脱。

    那边就顺势给他催‘作业’。

    ……我修道是要洒脱逍遥,可是张道友你为毛让我有了一种打卡上般的感觉……正一盟威,正一盟威,是不是因为那帮道士一个赛一个的会摸鱼,所以必须得有一个靠谱的站出来当班主任?

    卫渊仿佛发现了正一盟威创立的原因,瞥了一眼标注了四分之一的功法,收回视线,义正言辞道:“快了快了,张道友,你放心,我马上就要写好了,马上就发,马上就发。”

    张若素笑呵呵道:“那就好,老道等你的标注。”

    卫渊把手机关了。

    擦了擦汗,看了一眼那边的功法,默默转移开视线。

    马上,马上。

    张道友,不是我不去写,只是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做。

    卫渊取出了那几件青铜器,吩咐水鬼那些家伙看着门,然后回到了内室里面,把东西都摆好,这一次,来自于山海界的祭祀已经再度开启,他已经能够隐隐约约地感觉到那里的呼唤。

    是时候去一趟了。

    除了这三件殷商青铜器,卫渊还取出了之前在昆仑山上找到的那一盏青铜灯,还有从相柳那里得来的,封印着远古相柳一缕神魂的山海经玉书,这两件东西,一件是昆仑墟消失之谜,卫渊原本还打算给珏看看,可惜珏现在在青丘国。

    只能等她回来,当做惊喜了。

    至于山海经玉书。

    虽然相柳已死,但是祂的血液建造了瑶池的传说源头之一。

    卫渊当然想要看看禹的后手,又因为现在只有他自己能进入山海界,所以谁都没有告诉。

    正在这个时候,手机嗡了两下,卫渊心中腹诽今天怎么不少人来找他,低头看向手机,却看到是女娇的消息,是一张图片,画面里是懵懂的珏,还有伸出手比耶自拍的女娇。

    发这个做什么?

    珏的照片,难道我会对这个有兴趣?

    卫渊皱眉。

    然后手指一点把图片保存下来。

    是的,我确实感兴趣。

    然后看到了传来的消息,是语音。

    卫渊额角一抽,心中觉得有些不妙。

    他刚刚下载保存了图片,以这个软件的话,对面是能知道的,所以现在他铁定没法装死。

    巫女娇,你就这么考验弟弟的么?!

    卫渊沉默了下,还是伸手点了下语音,才点开就听到了女娇笑吟吟的声音,道:

    “啊呀,珏儿和阿虞来看我,还说你没能来,所以准备了礼物。”

    “还是珏儿贴心呢。”

    “毕竟渊你可是位大忙人,没事儿也不会来我这三宝殿找我。”

    “还不知道,下一次又是什么风才能把你给吹过来呢,毕竟涂山太小,青丘也小,你长大了,姐姐这儿留不住你了,对吧?”

    声音温柔含笑,只听声音都能想象到那位白发女子笑盈盈的样子。

    卫渊却只觉得一股寒气往头皮上窜,蹬蹬蹬往后靠了几步,汗毛竖起。

    看了看手机,嘴角抽了抽。

    过去的我,你究竟做了什么?!

    禹,你快回……

    等等……

    卫渊思绪微顿。

    沉思,若有所思,突然想到一件事情。

    其实,不那么严格意义上的话,禹王确实是‘回来’过。

    卫渊想到之前在湘水里,曾经听到过禹王的留言,当时他是把两位湘夫人的真灵解放了,但是记录声音的那一道山海残篇还是在的,卫渊迟疑了下,还是施展法术,把禹王的声音重新传输到了一枚玉简上。

    本来也是得告诉巫女娇的。

    卫渊发过消息去,道:

    “礼物当然是准备好了啊。”

    “我最近就是在准备这个……”

    然后施法把禹王的声音打开,又按着手机的语音键,把这声音全部都打包传了过去,深吸了口气,松开发送键。

    走你!

    青丘国中,女娇讶异看到卫渊居然难得硬气地敢和自己‘顶嘴’,挑了挑眉,嘴角笑意越浓。

    渊果然是长大了啊。

    我倒要看看是什么礼物,若是不让人满意……

    又见到那语音传过来。

    她漫不经心地点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