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60章 斩断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163
  第0260章 斩断

    天台宗。

    这里也是神州佛门一支,源流极深,自创立以来,后世数名祖师不断将这一脉完善,也是樱岛佛门之祖,与真言宗并列而行,被称为平安二宗,后世又曾经在樱岛演化出日莲宗,也是佛门大观,一直传承到先点。而这一门也并不是像净土宗那样只知道念经诵唱。

    天台法华僧众,修行一生,但求真空妙有。

    因其‘真空’,是以了无一念一尘,法界无相,万物一体。

    因其‘妙有’,是以森罗万象,头头安立。

    缘起三千,法界无碍。

    吾有一心,三观,万物皆由因缘而起,并无不变之理,此为观空;虽然万物皆空,却也都有其外相,外向不同,内里如一,此为观假;但是最终空与假,并无不同,此为观中。

    万物三观,归于一心。

    而三千世界,归于一心一念,就是一念三千,按照这一条道路,修行到了极致,就能够顿断三惑,圆证三智,那已经是菩萨佛陀的境界了,但是道理是这样的道理,不假,一代代人摸索出的道路也就放在这里,明明白白的,又有几个人领悟得里奥?

    能够立于人间一千多年的佛门流派,当然是有可取之处。

    可是宝典虽然就在这里,后人虽多,不懂佛法也是没用。

    老迈的僧人放下了手里有注解的佛经,外面能听到嘈嘈杂杂的声音,从佛寺佛塔上,看到那些年轻的僧人们汇聚起来,他皱了皱眉,下了佛塔,拦住了其中一个僧人问发生了什么事情,那年轻僧侣单手一礼,道:

    “师叔祖,是珈蓝大菩萨的神像显灵了。”

    “珈蓝大菩萨?”

    老僧愕然。

    那年轻僧侣则是兴冲冲地道:“是啊。”

    “主持方丈把我们都叫过去,说要想办法唤醒珈蓝菩萨,让祂能替我们镇压寺庙,现在灵气复苏,各种妖魔鬼怪太多了,听说之前净土宗的佛门净土就给一只猴妖给大闹了一顿,我们现在心里都有些慌。”

    “如果能有珈蓝菩萨镇守,我们天台宗就可以放心了,还有哪个妖魔鬼怪敢上来?”

    见到那年轻僧人得意洋洋。

    老僧问道:“珈蓝菩萨,是谁?”

    年轻僧人愣了下,道:“关羽关云长啊,他可是我们佛门护法神。”

    “肯定厉害。”

    老僧摇头不言。

    看到那些年轻僧人都匆匆跑到了珈蓝殿,老迈的僧人叹息,错了,都错了,是因为关云长厉害,才被引为佛门护法,而不是变成了佛门护法,所以厉害,前后因果都没能弄清楚,更不要说修行佛法,叩问本性本心。

    天台宗一心三观的法门,还能流传多久?

    可能只有那一个去外面历练的小和尚,还有可能领悟吧。

    他心中突有疲惫,而众多年轻的僧众汇聚在珈蓝殿外,齐齐念诵佛门经文,今日晚上是有一个年轻沙弥,在给珈蓝殿的菩萨神像上香点蜡的时候,看到那原本只是泥塑的神像散发出淡淡佛光,而且有香火檀香味道。

    这可了不得。

    当时就回去禀报主持方丈,那僧人立刻大喜。

    回去翻找了佛门典籍,好一会儿才出来告诉周围的弟子们,这是珈蓝菩萨显灵,是菩萨看到现在妖魔重现人间,这才主动现身出来,护持菩提,要他们立刻出来,诵唱《大方广佛华严经世主妙严品》,迎菩萨下凡。

    众多僧人连夜诵经,都盘坐在地。

    最里面是几名中年僧人。

    只是可惜,虽然珈蓝菩萨位列佛门两大护法尊神之一。

    但是竟没有祭祀的具体仪轨,了衍翻找了一下典籍,似乎只有在远离中土的密宗,才有关于珈蓝菩萨的祭祀仪轨,倒是让人好生奇怪,一贯来说,中土的典籍要更丰富一些的,不过他也没有太过于在意这件小事,只当做是记录遗失了。

    伴随着佛经诵唱。

    珈蓝菩萨神像背后佛光亮起。

    了衍等僧众更是心中激动。

    突然。

    远处传来了一道低鸣。

    正念诵到了‘莲华光明道场神。得菩提树下寂然不动而充遍十方解脱门。妙光照耀道场神。得显示如来种种力解脱门。尔时净庄严幢道场神。承佛威力。普观一切道场神众。’,天地一片光来。

    群僧念诵佛经的声音戛然而止。

    而后,那一道光自天而下,众僧哪里还有先前的镇定从容,慌不迭往后面退去,伴随着光芒落下,整个青石地面直接咔嚓咔嚓尽数碎裂,而后满眼都是寒光。

    “何方妖孽?敢来我佛门圣地放肆?!”

    “速速报上名来!”

    了衍定住心神,大喝一声。

    做力士降魔状。

    群僧都慌乱,先前那读书老僧也出来了,手持禅杖,满脸焦急,旋即众人都看到有一虚幻身影,立于珈蓝庙前,虚空中似有人低喃念诗,声音平淡,就像是撞击在山岩上的回声,竟然将那佛门诵经声音压了下去。

    卫渊一缕神念,本来是打算借着这一刀直接斩下。

    但是斩是斩了,竟然没能够把这一脉的所谓珈蓝庙气机破开。

    因为斩歪了。

    那柄由两千年祭祀香火所化的青龙偃月刀,没有斩到珈蓝庙前面,卫渊附着在刀身上那一缕神念都忍不住叹了口气,伴随着低沉的刀鸣,那柄倒插在地的青龙偃月刀,竟然被人反手握住,缓缓抬起。

    刀鸣低沉清越。

    沉静的脚步声,自山下而来。

    战袍之下,甲叶摩擦发出了低沉而肃杀的声音。

    了衍没能听到回答,心中更是隐隐激怒,几步往前,而后身躯瞬间凝固,站在原地,动弹不得,先前卫渊以一刀附着神念,驱使狂风,弄得云雾聚集,又是秋天,夜色下淅淅沥沥下起来小雨,身穿战袍铠甲的男人斜持战刀,步步上得山来。

    和卫渊擦肩而过。

    武侯祠里,卫渊的本体睁开眼睛,看到身前的关于神像消失,突然觉得头痛,又有种果然会是这样的感慨,看着酒杯里的酒,苦笑一声,仰脖喝下去。

    不傲的话,那还是关羽吗?

    如果会被他劝住……那也就不是关云长了啊。

    自古猛将,必然刚而自矜。

    何况天下无双,威震华夏。

    二十四史书列传,也就只此一人。

    佛寺之上,阴云密布,雷霆低鸣。

    隐隐约约雷光闪烁,仿佛有一头苍青色巨龙缓缓游动,露出鳞爪。

    穿着铠甲的勇武将领,几乎像是从历史里面活生生地走了出来,寺庙一片死寂,了衍想要双手合十,但是手掌却颤颤巍巍地合不上,关羽手中青龙偃月刀一转,呼啸劈斩,眼眸只是稍微张开了一些,就有泼天的煞气杀机四散出来。

    肃杀,勇猛,仿佛两千年前的古代战场重临大地。

    这佛门净地的佛钟当当当撞击不停,却早已不得清净。

    先前在佛塔中看佛经的老僧脚尖一点,掠过极远距离,想要挡住这一招,但是当他看到这一刀的时候,心底森寒,知道自己绝对挡不下来,面色苍白,心丧若死,突然风雷齐止,那一刀就稳稳地停在自己眉心之前,没有斩落下来。

    留手了?

    老僧怔怔出神。

    却见身前将领斜持兵刃,双眸半敛着,迈步从自己身旁走过,根本不曾直视,没有说话,但是那种根本不屑于取你性命的感觉却迎面而来,一则不斩和自身无怨无仇之人,二来,也不屑恣意杀戮。

    他要还一刀的,不是这僧人。

    关云长看着身前佛寺佛塔,眼眸微张。

    而后,手中青龙偃月斩下。

    佛寺佛钟重重一声巨响,而后归于寂灭。

    ……

    卫渊喝了两盏酒,也学着古人慢悠悠用火法去温酒。

    这一次是酒还没能温了,这边就已经出现一道身影,正是刚刚顺势跟着过去的关云长,后者撩起战袍坐下,卫渊把酒递过去,关羽仰脖喝下,卫渊没有问他为什么还是跟着过去了,想了想,只是问道:

    “将军这次去,如何?”

    关云长淡淡道:

    “他说关某皈依佛门,做了珈蓝。”

    “关某便把他天台宗的香火和祭祀斩了一半下来。”

    他望向前面那曾经相熟的病弱道人,最后慢慢饮酒,神色缓和,没有了那些锋芒毕露,叹道:

    “故人重逢,原是欣喜之事。”

    “何况还有好酒,幸甚。”

    他喝了酒,身躯却慢慢变淡,刚刚苏醒就出手,而且还是直接斩了一山的气运,让他也不得不再度陷入沉睡,卫渊觉得无可奈何,却又突地失笑,觉得只有这样,这些认识的人才会给他更多的熟悉感觉,觉得你我都一样,一如当年那样鲜明。

    他道:“关将军,你且好好睡一会儿。”

    “对了。”

    卫渊似乎想起了什么,微笑补充道:

    “二十多天以后,我可能会去重新立下宗门,到时候有一次讲道。”

    “关将军你到时候,要不要来凑凑热闹?”

    “我在那儿给你留个位置。”

    “定然……赴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