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56章 卧虎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371
  第0256章 卧虎

    卫渊握着剑,盯着那原本出身于山海时代昆仑的异兽,老道士看着身子不怎么壮实,好像一推就倒,但是右脚踩在土蝼的背上,这一只在山海时期属于食人凶兽的怪物竟然没办法轻易动弹。

    卫渊能够隐隐约约感觉到。

    土蝼的巨力,被老道人直接又转圜传导到了它自己身上。

    除非它能做到自己把自己举起来,否则不要想着能把这老道士推开。

    这显然是极为高明的劲气运用。

    不过,土蝼出现,难道那一部分消失的昆仑山回到了山海界?

    卫渊若有所思,按照这个思路继续推展开来。

    因为昆仑山前往山海界,所以这里成为了山海界和人间界的重要节点,鼓,钦原,土蝼,獙獙,都是从昆仑山这里出来的?但是这种情况是什么时候发生的,除了昆仑之丘,还有哪里有这样的节点?

    那个将昆仑带走的人,是不是也是山海界的某一位?

    正在卫渊思路逐渐展开的时候,被张若素踩在脚底的土蝼突地怒吼,化作原型,山海经记录这是一头羊,张若素对这一点已经有了充分的心理准备,但是老道士完完全全没想到,长得像羊和羊是两码事。

    老道士脸色一怔。

    那土蝼的原型居然有一座小山那么高。

    老道士直接被顶得飞起来。

    土蝼昂首嘶吼,长得像是羊,但是却偏偏生长了利爪尖牙。

    元气浓郁,在他身边汇聚,化作了一座山。

    而土蝼则是要趁机消失不见。

    是替死挡灾的法门。

    张若素微微皱眉,轻飘飘落下来,然后一脚踏下。

    阴阳二气汇合,一刹那泄露出的煞气浓郁程度,即便是凶兽都觉得如坠冰窖,完全不知道这看上去和善的老道士怎么会有这么浓的煞气,几乎像是整个人都被血腥气淹没,只剩下两只眼睛尚算清明。

    一脚踏下。

    化作山那么大的土蝼直接跪倒。

    老道一脚踏碎了一座山。

    土蝼差一点直接跪倒在地,即便如此,仍旧怒吼一声,挣扎着散出流光,卫渊在这一瞬间感觉到了山海界的存在,这一只原本生活在昆仑之丘的凶兽趁这机会,直接遁入山海界。

    老道人原本能在瞬间施展辣手将其困住。

    但是却收手,只是留下了一个印记。

    等到那凶兽消失不见,张若素闭目感知,却最终什么都没能察觉到,叹息一声,苦笑道:“还打算顺藤摸瓜,看看这土蝼是从哪里跑出来的,得了,现在连藤都给人抽走了,早知道就直接把那土蝼给收拾了。”

    他忍不住发起牢骚,叹道:

    “有时候老道也觉得山海经写的太模糊了。”

    “这也能叫羊?”

    卫渊略有尴尬,沉默了下,目不斜视道:

    “有一说一,张道友。”

    “你觉得它不像是羊吗?”

    张若素怔了下,道:“要说羊的话,倒也像,就是大小有点奇怪。”

    卫渊心中默默补充了一句。

    有一说一,山海经纯路人。

    然后正色道:“我也只是从客观的角度评价一下。”

    “毕竟这东西长得其实也像羊,只是现在看起来稍微大了一点。”

    “严格说起来,山海经也没记错。”

    “况且……”

    卫渊声音顿了顿,道:“况且这东西在远古时期,可能真不算是大的。”张若素若有所思点了点头,道:“确实,卫道友你说的也有一点道理。”

    他补充了一句:“这么大的羊,味儿一定够膻。”

    “不大好吃。”

    卫渊古怪地看了一眼老道士。

    “行家啊……”

    ……

    刚刚的战斗很短暂。

    张若素和卫渊又在这昆仑转了一圈,没能找到其他的,类似青铜灯的物件,也没有再见到土蝼这样的山海经异兽,最后两人回到了一开始的地方,收敛了这昆仑之上的白骨,老道士冲着白骨拜了三拜,面色有些沉郁,即便是他也没办法再轻松下来。

    他缓声道:“卫道友你有太平道的传承,应该知道这些山海界的凶兽和我们人间的关系,这情况已经持续了几千年,只是以前这种凶兽很难出现,可能一两百年才能见到一头,可现在出现的频率越来越高了。”

    “类似于吃人的,能带来旱灾的,水灾的。”

    “这种凶兽在山海界太多了。”

    “一旦山海界和人间界接触,搞不好那种大凶都能出来,所以老道才想要早点让修行普及开,说句不好听的,到时候就是跑也能跑得过凶兽,可惜,没能把那土蝼抓住,他开了血食,这次又跑了,要是不管的话,恐怕一发不可收拾,会一次一次来,胆儿越来越肥。”

    “必须尽快把它诛杀。”

    “我会让弟子在这儿准备法阵。”

    “至少再有凶兽从这儿进来人间,能提前有点准备。”

    卫渊没有说话。

    他蹲下来,伸手触碰刚刚埋葬白骨尸骸的地方。

    眼前闪过最后的画面。

    是拿着风车笑着跑过的孩子。

    是柔软的阳光,草地,是在街道上骑着单车飞驰而过的街景,是旁边叫卖豆腐脑油条的声音,因为被土蝼所吞吃,连这画面都残缺不全,最后卫渊伸手握住这些记忆画面,却也无法阻止这些真灵残留之物消散。

    笑声,哭声,日常随手可触之物,终究从半跪在地的道人手中散去。

    土蝼,凶兽,是食人。

    张若素沉默了下,闭了闭眼,叹道:“走吧。”

    卫渊点了点头,他站起身,没有多说什么,老道刚刚所说的声音里有疲惫之感,卫渊不会怀疑,以老道过去的经历,如果刚刚真的被他找到了土蝼一族的地方,老道会直接杀入其中。

    只是可惜,张若素没能预料到,土蝼靠着人间界对山海凶兽本身的排斥,主动回归了山海界,张若素道行虽然高,但是还没能高到跨越世界去寻找凶兽的程度。

    两人从昆仑山上下来。

    卫渊突然开口道:“张道友。”

    “你刚刚给土蝼身上留下了天师府的追踪符吧?”

    他笑了下,神色像是在雪夜中捕猎时安静的虎:

    “能把对应的符给我一个么?”

    ……

    追踪符根据施法者的不同,会有不同的表征,用来确保追踪时候的准确性,张若素只当做卫渊是打算戒备土蝼再度出现在人间界,完全没有想到其他的可能性,点了点头,并指在虚空中画符,然后把这一道符给了卫渊,卫渊将符叠好,放入怀里,道一声谢。

    两人彼此告别,张若素往龙虎山而去,卫渊则是回到了泉州。

    这个时候已经是晚上。

    珏和虞姬都不在,花店画室都是一片漆黑,难得的是隔壁书店的几位青丘狐都在,老狐狸胡明见到卫渊回来,笑呵呵地打了个招呼,举了举手里的锅铲,很得了神州打招呼的神髓,笑呵呵道:“卫馆主,回来了啊,吃了吗?”

    “刚炖了老黄鸡,加了一把山蘑菇,味儿可正了。”

    “一会儿熟了了,你一定尝尝。”

    “我让玉儿姑娘给你送过去。”

    卫渊看到那位不知和朝歌城有什么关系的九尾狐站在二楼,后者眼神清淡,怀里抱着书,只是客气地点了点头,卫渊随口应下,狐狸精炖的老母鸡,想一想都知道味道有多正了,卫渊进了门,在博物馆里翻找了下,找到了那几件青铜器。

    土蝼是昆山之丘的凶兽。

    昆山之丘正在西山经的记录里。

    被记录于西山经的鼓来到了人间,人间的昆仑山却消失不见,再加上昆山之丘的土蝼和钦原来到人间,卫渊本来就打算去一趟山海界看看,正好之前还答应了朝歌城的众人,要去一趟崇吾山。

    卫渊身上还有从相柳那里得来的山海经玉书。

    更要前往山海界世界去看看,禹王和契留下的东西到底有什么用,当然,这些都不是重点,这一次前往山海界,他另有其目的,有的时候,卫渊觉得自己是个心眼很小的人,比如,报仇一般不喜欢隔夜。

    卫渊一手持剑,一手取出卧虎令。

    伴随着涟漪溢散,人间界和山海界的通道再度打开。

    因为并不是通过朝歌城开启祭祀,进行双向的沟通。

    这一次卫渊进入山海界比较吃力,持续的时间也会比较短,估摸了下,比之前几次至少短三分之二,甚至更短,很可能只有一炷香的时间,很快,少年道人模样的朝歌山神再度出现,而后迅速收敛属于山神的气机。

    驳兽察觉到异常站起来,卫渊伸手抵着嘴唇,示意驳龙安静。

    远远望了一眼夜间的朝歌城。

    卫渊没有在这里多呆。

    他伸出手,张若素的那道符箓也被他带过来了。

    此刻在人间界没有任何效果的符箓散发出流光,和卫渊右手手背上的天命赤箓相互联系,让他能够隐隐约约把握到了那只土蝼所在的方向,握了握手,感觉到在山海界状态下的磅礴神力,卫渊迈步走出,跃下了这一座山。

    只有一炷香的时间。

    他身边缠绕着狂风,速度一开始还寻常,但是逐渐加快,模样也逐渐变化。

    如同掠下山峰的狂风。

    最后变成自己原本的模样,一身墨衣,身后背剑,腰间悬下腰牌。

    奔走如风。

    这是浩瀚且阔别人间界许久的山海界,第一次迎来这位客人,沉睡着的山海,蛮荒且崇尚力量的凶兽们尚且不知道夜色下掠过他们的风意味着什么,但是卫渊腰间的卧虎令和背后的八面汉剑却已经隐隐鸣啸——

    此地,卧虎急行。

    生灵莫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