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53章 昆仑有恙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2749
  第0253章 昆仑有恙

    是很遥远很遥远的过去了,敲门声后,是脚步声和吱呀的开门声,袖带沾染了墨香和草药香气的道人倚在门前,望向敲门的少女,阳光穿过叶片的缝隙,落在模样清雅的少女身上。

    远山,流水,微风,有山间流淌的薄雾。

    而雾气散去,晨曦灿烂地流过,忽而化作了如同月色样的符箓流光。

    少女一如既往,道人眉宇安静。

    只是这一次是少女倚着门口看向那道人。

    透明的玻璃外面是被阳光晒得暖洋洋的柏油路面。

    有骑着单车的少年们,追逐着奔过了开始落下大片大片柔软落叶的斜坡,展开的校服,白色的衬衫,被风吹得哗啦哗啦地作响,时间仿佛被镶嵌入了温柔的琥铂里面,变得缓慢。

    天女珏似乎花了很长一会儿才回过神来,眨了眨眼睛。

    看着一身道人打扮的卫渊,又看了看被引动符箓的羽衣。

    又看了看卫渊。

    五秒钟后,大脑才开始重新转动,然后结结巴巴道:

    “渊你……你也是修行道法的,是和我羽衣上的符箓共鸣了对吧?这是很久之前我一个朋友留下的,他的道法很深,因,因为这件羽衣,还折损了些寿数,我一直很抱歉。看来你现在道行,也不浅了,居然能够和他留下的符箓共鸣。”

    卫渊嘴角抽了抽。

    他下意识打算就这么顺势地借坡下驴,然后就当无事发生过。

    可是看着眼前似乎有些手忙脚乱的珏。

    却突然觉得有趣,突然摇头笑出声来,心境反倒变得洒脱坦然,有些事情是有伪装的必要性,但是有些事情其实没有必要继续伪装了,都已经被看到这一幕了,珏只是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总会明白的。

    道人笑声渐洒脱,他一只手背着背后,一只手手指轻轻点着桌子。

    道髻披散开,而后长发断开,变成以前的长短,语气平和道:

    “苍天不曾饶恕过我。”

    “我又何曾饶恕过它……”

    他道:

    “卫渊从不后悔救你。”

    ……

    天女珏思绪微顿,抬眸看着眼前一身道袍,却短发熟悉的人。

    闭了闭眼睛,深深吸了口气,试探性地道:“渊道长……”

    卫渊心里感觉有些古怪,回答道:“是我。”

    少女闭着眼睛,然后缓缓睁开,注视着卫渊。

    卫渊没有避开。

    心里面正想着如何避免好友相见相认时候一开始的尴尬期。

    然后,珏一字一顿,认真问道:

    “所以,你一直都记得我,之前是故意装傻?!”

    卫渊:“……”

    ?!!!

    不是,这画风好像不对。

    珏一根手指一根手指地数着,语气渐渐有些薄怒:

    “所以,你一开始都认得我,最后还要装着不认得我,还要再彼此介绍;所以,之后那些事情你其实自己就懂,还要装着什么都不知道,来问我;所以,你也明明知道,我虽然喜欢蜀地的菜色,但是以前蜀地的菜色和现在的菜是不一样的,之前却还故意要做辣?”

    一字一顿,往前逼视。

    卫渊步步后退。

    满脸尴尬。

    额头渗出冷汗。

    但是这件事情他确实是不对,或者说,三国时期的记忆虽然是才恢复过来,但是对于珏的认知是从青丘国就开始了的,所以这口锅他还是得背着,得背好,最后他小心翼翼地问:“珏,你很生气?”

    天女眉宇清丽,点头坦然道:

    “生气。”

    她深深吸了口气,闭着眼睛,道:

    “不过,生气的事情已经说完了。”

    少女睁开眼睛。

    徐徐吐出一口气,旋即抬眸展颜一笑。

    卫渊恍惚失神,记起曾经的少年道人在那山风前看到少女时候的心情。

    仿佛一整座山皆盛放。

    “虽然已经很迟了,但是还是要说一句。”

    少女道:

    “渊,欢迎回来。”

    卫渊神色温和下来。

    “嗯。”

    他道:“‘我’回来了。”

    ……

    龙虎山上。

    张若素看着眼前的一张张回报回来的资料,以及照片。

    眉头紧紧皱起来。

    这是最近整个世界发生的超凡事件,其中淮水改道,以及樱岛的远古相柳凶神之灾,只是世界上超凡世界里最突出的,并不代表者没有其他事件发生,现在整合这些资料,老道人看出了一些特殊的东西。

    他看向旁边的手机。

    卫渊好不容易地应付了珏的‘怒火’。

    原本还觉得会不会有些尴尬,但是后来转念一想,珏的寿命漫长,而他哪怕是加上了三国那一世也就一百岁出头的年纪,充其量在能活这件事情上和老道士张若素打成平手,至少在珏眼里是这样。

    只是从好友,变成了已经相识百年的老友。

    而先前的反应,让卫渊默默决定还是慢慢地说自己的身份比较好。

    这是生存的本能,他旋即问道:“对了,珏,你刚刚和虞姬在聊些什么?”虞姬依靠门口,道:“是最近发生的新闻。”

    “新闻?”

    “是,说是亚马逊热带雨林,出现了大片面积的严重干旱。”

    “热带雨林,干旱?”

    卫渊怔住,最近他在外奔波,已经很少去刷手机,但是热带雨林怎么可能出现大片面积的干旱,他打开手机,翻了翻,看到一副触目惊心的画面,河流断流,土地龟裂,有的地方几乎出现了沙漠的雏形。

    当卫渊刷过一张照片的时候,瞳孔微缩。

    不断放大,这张照片的精度足够高,当放大到最后的时候,卫渊看到了云雾之中隐隐有一只巨大的鸟,赤足直喙,黄纹白首,巨大地不可思议,隐藏在云雾中,如果不是卫渊对这东西足够熟悉,如果不是他双目可见鬼神,他几乎以为是幻觉。

    “鼓……”

    这是山海经异兽,不,是凶神。

    就是他曾经在朝歌城对武昱他们说的,钟山之神,衔烛之龙烛九阴的儿子,因为作恶杀死了为诸神看管不死药的神灵葆江,所以被尧帝亲自诛杀,尸体钉在了钟山的悬崖上。

    但是那可是烛九阴的儿子,身死之后,怨念终究还是残留滋生。

    化作了一种极端恐怖的凶神异兽。

    见则大旱。

    就是这种鸟。

    但是这种应该被流放到山海经西经之山的凶神,怎么会出现在人间的,而且还导致了热带雨林直接往沙漠地形变化,卫渊突然想起自己先前抓回来的狐狸,面色微变,立刻查询最新的新闻。

    他的神色逐渐沉了下去。

    在世界战乱不断升级的区域,发现了某种恐怖异兽,其状如雕,赤喙虎爪。

    这是鼓的同伴,凶神钦(丕鳥)死后怨念所化。

    见则天下大兵。

    恐怕正是这种凶神,导致了那一片区域的交战热度不断上升。

    当卫渊又看到一只比鸟还大的蜜蜂的时候,终于得以确认猜测。

    山海经正在不断和神州,和人间界相互联系,甚至于可以说,这两个世界之间本身就有丝丝缕缕的联系在,但是这种联系太过薄弱,无法支撑那些强大的生灵进入人间。

    而弱小的生灵则无法穿梭两界。

    但是现在山海世界和人间界越来越近,终于让部分山海凶兽出现。

    而这种蜜蜂,则是钦原,蠚鸟兽则死,蠚木则枯,是昆仑之丘所有的凶兽,为昆仑酿蜜,出现在人间,看来,西经之山那个世界正在靠近了,卫渊想到一件事情,正要给张若素打电话。

    老道士就已经提前打过来。

    “张道友。”

    卫渊接起电话,寒暄了两句,也顾不得什么客气,直接问道:

    “你之前说过,昆仑现在出现了问题,不适合过去。”

    “昆仑山,究竟发生了什么?”

    老道士沉默了下,回答道:

    “昆仑山。”

    “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