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52章 如昨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498
  第0252章 如昨

    现代·太平道洞天福地。

    卫渊盘坐在蒲团上很久之后,才缓缓睁开眼睛,一瞬间有种老迈的气息,但是很快就消失不见,似乎是因为那一世的他道行太高,又是死去的刹那,洞明未来之事,而他又恰好在回忆过去。

    这一刹竟然有睡了一觉,长梦后惊醒的感觉。

    沉默许久之后。

    卫渊叹了口气,抬手,手指轻轻点在虚空,自嘲道:

    “还说要给我上香,哪天恐怕还得我去给你上香了……”

    天罡三十六神通,第一法。

    斡旋造化。

    当然只是最为初级的运用,只能说会,却不能说懂,更谈不上掌握,但是仍旧逆转方才发生的一幕,崩碎化作齑粉的羽扇重新汇聚,落于手中,卫渊定定看着这崭新如一的羽扇,没有说什么,将这羽扇收好。

    过往的经历深藏于底。

    卫渊站起身来,看着这一个秘境。

    秘境里面很朴素,只有一座草芦木屋,一片药田,一片耕地。

    以前的太平道真修都是来这里修行,自耕自足。

    卫渊看着那眼熟地过分的草芦,眼角抽了抽,他刚刚进来的时候,看到这草芦,还有各代真修留下的赞叹祖师节俭的帖子,还没什么感觉,只觉得是后世哪一位太平道祖师在这洞天福地里开的修行道场。

    但是现在想想,为什么这草芦会在这儿?为什么羽扇也在这里?

    这完全就是南阳时候的草芦啊。

    是他自己老了以后把这草芦直接搬进来的。

    当时只是觉得,反正年岁不长,至少把这草芦留下,也好为后世的修士弟子们做个表率,也没有多想什么,可是现在……

    卫渊嘴角抽了抽,看着各代修士留下的那些帖子石碑,大概意思是,卧槽祖师爷建草芦建的真好啊,卧槽祖师爷真节俭啊,祖师爷如何如何牛逼啊……想到到时候要把那帮道士都带过来论道,尤其是张若素其实已经知道他那一世的身份。

    到时候那老道士看到这些东西。

    再看自己。

    卫渊觉得自己会恨不得以头抢地,撞死自己算了。

    这完全就是黑历史曝光大会。

    道人嘴角抽了抽。

    谁看到这些东西,贫道今天少不得灭口了。

    灭不了你们的,就灭了我的。

    要不要考虑换个时代生活?

    三十日之后,或者说,二十九天之后,天下道门各宗都要来和他论道,按照常理来说,是得要在太平道所在的山门,总不能是太平道要开宗立派,重续香火,跑人间天师府龙虎山上去讲法吧。

    卫渊扶额沉思。

    现在大多名山有主。

    要让他现在找一座山出来,未免太苛刻了些。

    卫渊在这一瞬想了很多个选择,都觉得有些不靠谱,都有各种各样的问题,最简单的就是跑去山海界,想办法弄一座山回来,但是沟通两界,需要消耗神力,之前把净土宗那些佛珠送去都有些费力。

    想要搬一座山来,怕是要把他抽干。

    要么就只能构筑一处幻境之类的,以大俗即是大雅,不讲究那么多,单纯地论道讲法,无论如何不能让他们来这里,再说这地方太过狭小,也放不下现在那么多的道人。

    卫渊最后叹了口气。

    最后走到草芦里,定定看着里面的床铺。

    什么都没有说。

    许久后,环顾这既陌生又熟悉的地方,一拂袖,重新设下了奇门六甲之阵,把这太平道的洞天福地保护起来,而后才出山离去,想了想,手机还在龙虎山老天师哪儿,现在去取似乎还有点尴尬。

    卫渊沉吟了几秒钟,决定过两天再去。

    或者让老天师直接邮寄回来。

    自己则是迈步往泉州那儿去。

    虽然说没有了导航,但是博物馆里头还有一柄张道陵的法剑。

    可以用这柄法剑作为标地点,朝着那边儿过去就成了,踏前一步,御风往泉市奔走过去,可是才过去不到百里,卫渊腰间的卧虎腰牌突然鸣啸,这一次居然主动示警。

    恰巧有一股灼惹炎气腾起,从北往南而去,恰巧路过卫渊的方向。

    而卧虎令给出的提示极为剧烈且简洁。

    ‘灾物’。

    “灾物?”

    卫渊挑了挑眉,他哪儿能够让这到手的功勋飞走了,更何况,那一团火光炎气,他总看着有点眼熟,踏空御风,趁着那东西还没有飞到城市之前就追了过去,远远地看到那似乎是一只鸟。

    两只翅膀每一次扇动,就要留下一股极为灼热的气浪。

    但是靠近了才看到,那根本不是鸟。

    而是一只狐狸,是一只长了翅膀的狐狸,浑身上下散发出极为浓郁的热力,飞行速度极快,身上还有几道符箓,显然是遇到了道门符箓派的弟子,发生了冲突,但是那些符箓正在以极快的速度燃尽。

    卫渊认出了这东西是什么,皱了皱眉,伸手去抓,但是这狐狸却相当狡诈,两只翅膀一扇,几个闪身就避开了卫渊的手。

    卫渊手掌一晃,直接多出一把羽扇。

    顺势一扇。

    一团风直接飞出去,四下盘旋,将那一只狐狸给兜住,没办法保持平衡,只能在原地打圈圈,散发出的热浪也只是让风力更为急促,那狐狸发出急促地声音也无济于事,卫渊慢悠悠地把扇子收好。

    他本来就极擅御风,回忆起过往记忆之后,对于法力的细微操控更上一层楼,能够轻易做到以风来限制敌人行动的事情,见到那只狐狸还要挣扎,卫渊伸出手去抓,狐狸张开嘴,打算来咬。

    卫渊毫不客气,往鼻子上不轻不重的一巴掌,然后才抓住了狐狸的后脖子,拎出来左右看了看,卫渊皱了皱眉:“獙獙?”

    这是在东山经中记录下来的凶兽,属于狐族分支,和当初是祥瑞的九尾狐族不一样,这种异兽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热浪,基本上去哪儿哪儿断水,成群结队出现,甚至于可能让河水断流,让草木枯萎,出现旱灾。

    当然,没吃。

    毕竟是狐狸。

    再说自从毕方之后,连禹都对执掌火焰的凶兽没了胃口。

    这种凶兽普遍煮不熟烤不烂,只能生吃,肉还柴。

    让卫渊不解的是,这种东山经中的凶兽是怎么出现在这儿的?

    不过,既然老天师那边还养着一只本来记录于南山经的类。

    樱岛海岸边多出一头相柳做海神,微明宗山下还镇压着一条化蛇。

    这多出一头獙獙来说,也不是什么问题,可能是当初遗留在人间的那种,卫渊手法娴熟地提起了这只异兽扒拉着,后者四只爪子疯狂地挠动,也完全没有办法碰到卫渊,反倒是给后者用巧劲儿一甩,直接双目茫然,四肢下垂。

    卫某人瞥了一眼这晕眩的狐狸,撇了撇嘴。

    笑话。

    当年抓过的狐狸没有一百也有几十。

    你家祖宗指不定都被老夫抓过,你个小狐狸还在这儿现。

    涂山氏的,没有一个怕过狐狸。

    想了想,这种指不定会造成巨大危害的异兽,卫渊还是决定先拎着,先客气有礼地问一问张若素,看老道士愿不愿意再养一只狐狸,实在不行就把这狐狸送到青丘国,交给女娇去处理。

    说起青丘国,之前的鱼头没能给女娇送去。

    卫渊也打算最近再去一趟青丘国,看望一下女娇。

    因为没有了手机,也没办法电子支付,再说提着这样一只异兽,卫渊也没有办法搭乘高铁,只好自己受累拎着獙獙回到了博物馆,才一进门,喝着快乐水的水鬼就打了个寒颤,直接刷一下靠着墙壁,身子都贴住墙皮了,结结巴巴道:

    “老大,你抓回来只什么?”

    獙獙面露凶色。

    卫渊随手一震。

    面露凶色的獙獙再度翻了白眼晕眩过去。

    “一只狐狸。”

    “类,交给你了,按着它。”

    卫渊把獙獙扔给黑猫类,把后者吓了一跳,然后见到这异兽完全没有反抗之力,就好奇地伸出爪子扒拉着这只狐狸,动作逐渐大胆。

    卫渊舒展了下身子,一扫袖子,道袍袖口里直接飞出一堆的典籍,落在地上,以袖口容纳了这么多东西,这是地煞七十二变之一的壶天运用。

    如果真的是专修这一道,能够在茶壶里演化日月洞天。

    不过卫渊当年一般是用来搬家的。

    和黄巾力士法门是常用的两种搭配,毕竟当年身子虚弱,又天下战乱,经常要搬家。

    卫渊把太平道典籍搬到了书桌上,抚了下那一把羽扇,倒是没有把羽扇收起,仍放入袖口,取了备用手机,这才推开门,走向对面的花店,却发现少女并不在,发了个消息询问,天女珏很快回答:

    “我在阿虞这里,渊你先进去坐会儿吧,很快过来。”

    原本关着的花店店门上散发一股清气,而后就主动打开。

    卫渊拉开门迈步走入。

    看着这和往日没有什么区别的花店,卫渊心底却又隐隐有些复杂,当年是珏照顾他那么长的时间,要不然那十年还不知道要怎么样,而因为两人关系已经彼此足够地近,卫渊也没有太过于拘束,坐在了待客的桌旁。

    少女似乎在出门前是在整理收拾东西。

    桌子上放着有昆仑时代的一些东西,大多是白玉,其中那一件所谓的天女羽衣也在其上,只是变化了形貌,原本当初的衣服就是珏混合法力所变化,自然也可以随着时代变化而变更样貌。

    卫渊下意识伸出手,虚覆在那叠好羽衣上空两尺。

    怀念当日经历,微叹一声,那羽衣之上,似有所感,终于浮现出层层符箓流光,如同星芒月华,缓缓上浮,掠过道人指尖,脚步声响起,卫渊沉浸于过往,反应时候却已迟了,缓缓收回手掌,转过头去。

    门口这边是清雅的少女,门那边是一如道人打扮的卫渊,一者倚门而立,一者长袖微转。

    这一次,是少女依靠门前。

    道人站在屋中。

    符箓仿佛月华如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