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51章 过往的终结,故事的现在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2872
  第0251章 过往的终结,故事的现在

    老师,我找到了一个孩子。

    他的天赋远在我之上。

    他还有很多朋友。

    有我见过最仁厚的君,还有傲气得像是个侠客的大胡子。

    我觉得他们能真正意义上地打破这个时代。

    真的哦,师父。

    可是……

    他死了。

    道人坐在土地上。

    一夜月华,第二日,已满头白发。

    ……

    在渊离去的时候,他见到了诸葛亮的弟子姜伯约。

    满头白发,仿佛一瞬间散去了高邈道行的道人轻声问道:“伯约,你若安于蜀地,固守天险,应该足以再护持季汉一代安稳,至少可得善终,能封侯拜将。”

    “但是你若继续北伐,最终恐怕天下难容……”

    那眉宇清朗的青年将领低声道:

    “愿承丞相未竟之志。”

    道人怔怔失神,仿佛看到了那嘴角有酒窝的少年道人,还有那微笑着轻摇羽扇的谋士,看到他们回过头望向自己,竟然仿佛他这一脉,注定了前赴后继,奔向不可能实现的大愿。

    他笑出声来。

    却突地潸然泪下。

    独自一人离去。

    ……

    在那之后,再也没有人见到这满头白发的道人。

    一直到最后,景耀六年,刘禅投降,也不曾再见到这道人,而后大汉最后的大将军姜伯约战死,刘禅在第二年迁往了洛阳,一直到晋国取代了曹魏,而后派人来蜀地。

    那年轻的晋代官员看着眼前老迈道人,不知为何,后者抚摸羽毛。

    却什么都没有说。

    官员忍不住询问道:

    “那老先生你说说看,诸葛丞相能和现在谁人相比吗?”

    老迈道人看着他,只是道:

    “葛公在时,不觉其异,葛公殁后,不见其比。”

    青年官吏怔住,就要继续开口询问,明明眼前这个道人看上去比诸葛武侯年纪大,为什么还要用尊称,而那老迈道人已经离去,而这官吏只好叹气一声,没有追问,随意将这一句话记录下来。

    他回到自己所居住的院落。

    那边却还有一位少女,腰间有混合着秦代古扳指和昆仑玉的流苏,这为名字叫做珏的少女,最近经常会来拜访他这个将死之人,后来索性可以说是来照顾他。

    人世百年,可是这少女看上去竟然和当初相见的时候一模一样。

    渊已经能说是当代道行最高的修士之一。

    当然知道眼前少女的不同。

    渊坐在椅子上,少女让流风吹散炎热,又端来清水,老迈的道人仰着头望着远处,道:“没有想到,我这一生,飘零孤苦,无论父母,师长,好友,还是弟子皆已经逝去,最后陪着我的,却是珏你。”

    少女喝了口水,轻声道:“你的一生足够漫长,也足够精彩。”

    老者笑道:“你不是为了这个理由才下山的。”

    “你是昆仑天女罢。”

    少女似乎给惊了一下,端着茶杯不说话,肩膀却抖了抖。

    像极了落雨受惊的猫儿。

    双目浑浊的道人自语道:“是那位女子来让你问我,我究竟后不后悔吧,她应该让你问完我之后,就立刻回山,可是你已经陪了我快要十年时间了。”

    天女珏双眸垂下,嗓音微低,道:

    “我只是觉得,那个问题对你太残酷了。”

    老者大笑,道:“所以你于心不安,打算一直陪着我,到我也离开人世的时候,再问出这个问题吗?咳咳咳……你就不怕我,终究不去回答你这个问题吗?”

    珏摇头微笑道:“不怕。”

    道人大笑,却剧烈咳嗽起来,最后他看着天空,呢喃感慨此生,望向那少女的时候,伸手触碰到了那一枚大秦的扳指,旋即手掌微僵,在这一刹那,以这器物为契机,卫渊的意识反而复苏,和这一代天下真修的自己相汇合。

    亦或者说,应该是在这三国末年的渊,在最后逝去的此刻终于得以‘记’起来自己的记忆,只是这记忆是来自未来的,曾经在始皇帝时期发生的事情,此刻也发生了。

    渊,亦或者卫渊眸子微动,抬眸看到了那稚嫩的少女。

    看到自己此刻真实存在的流风,落叶。

    他突然记起来了,少女在不过数十年后将会遭遇的一劫。

    卫渊看了看自己的手掌,伸出手,轻轻落笔虚空,一生真修,最后的道行如同流光溢散潋滟,落在了少女身上的衣服上,化作了潜藏着的符箓,足以护持自身,万魔不侵,而这一件衣服似乎也变得别有特异之处。

    他是渊,也是卫渊。

    手掌轻轻落下,原本的银发失去了光泽,变成了暗淡的白色。

    而卫渊却突然记起来了未来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那传说中排斥万物,妖魔不可以近身的天女羽衣,在他去取的时候,根本没有受到半点的阻碍,就那么轻而易举被他拿在手里,他似有恍然,突地大笑出声,笑罢靠着那竹椅,呢喃道:“你应该还是要问我那个问题吧。”

    他回忆过往。

    无论是诸葛,还是张角,光芒都足够灿烂,他陪着他们一路走来,对抗灾荒和疫情,反抗如日中天的大汉,对抗残暴屠城的乱世,一路走来,从不曾放弃反抗。

    道人双目神光涣散。

    只是可惜一点,唯独可惜他自己太过于弱小,太过于普通,没能帮上忙。

    我只是芸芸众生。

    ……

    这一年是泰始元年,司马炎篡魏,立都洛阳。

    洛阳城中。

    一名少年听完故事,忍不住扼腕叹息道:

    “太可惜了,禅叔,大汉就这么结束了啊……”

    “那位渊道长结识昭烈帝,又教导武侯,他为什么最后消失了?”

    刘禅回答道:“因为,他其实不那么地厉害,不如我二叔那样勇武,也比不过相父足智多谋,但是啊,不厉害是一回事,有很多事情,都是从他开始的,如果没有他,上一个时代里,究竟是什么样子,也未可知。”

    “他只是一点火星,无论光芒还是温度都比不过熊熊烈火。”

    “可是啊,那火焰一开始是从他开始的。”

    眼前这少年和他算是相同的境遇,都在这洛阳城中为质,往上数也算是有老刘家的血脉,这少年的父亲刘豹,曾是曹孟德所率的异族部将,他的母亲是刘豹来到中原找到汉人女子所生,只是归于呼延氏所养。

    而在这洛阳城中,旁人都看不起他,唯独同样刘氏的刘禅还会和他说说话,而这异族少年也喜欢听先前天下的争斗事,喜欢刘氏炎汉的天下,他又忍不住问道:“可是,炎汉真的结束了么。”

    刘禅忍不住笑道:“你我皆为质,还要做什么?”

    “那个时代的故事,早就结束了。”

    那少年正是年少意气的时候,不喜欢眼前男人的藏拙模样,昂首道:“我却不信,若有机会,我必将重建炎汉,到时候啊,额,我只是说,如果真的能做到,禅叔,我把你也接过去,怎么样?”

    刘禅放声大笑。

    只顾取笑他道:“此间乐,何思蜀?”

    少年恼怒,并指指着天,道:“那我这便起誓。”

    “我只有我们部族的名字,但是我现在想要向禅叔你讨一个名字。”

    “哦?什么名字?”

    “渊!”

    有一部分刘氏血脉的少年昂首道:

    “从今而后,我便是刘渊。”

    “今日起誓,必效仿光武,重立汉室!”

    人彼此影响,而这样细微的影响不断扩大,就是一个时代,或者下一个世代,但是人们无法扭转时代,无法改变世代,甚至于不知道,这个时代最终会走向哪一个方向,只能顺应着世代的潮流不断地往前踉踉跄跄地走。

    在蜀地的道人终于缓缓闭上眼睛。

    是啊……

    我不过芸芸众生。

    可或许正因为我只是个普通人,一路而来的反抗才有其价值。

    并不是英雄的抗争,而是一个没那么厉害的人的,一个普通人在命运和时代中,不断抗争不断失败的一生,面对不公黑暗,只要抗争,便足以波澜万丈。

    他呢喃自语:“苍天不曾饶恕过我。”

    “我又何曾饶恕过它……”

    后悔吗?

    不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