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48章 何为豪杰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321
  第0248章 何为豪杰

    渊留在了南阳的草庐里。

    而年纪还不大的诸葛均也一直留在这里。

    徐庶和诸葛都离去了,偶尔还会来这里看看的,也就只有庞统和庞德公了,渊靠着自己的法术,还有庞德公和水镜先生的途径,关注着外界发生的事情,知道了曹孟德豪气磅礴,挥戈天下,已一统北方。

    而刘表病死,刘琮继位。

    刘踪还不如他的父亲,居然直接投降。

    屯兵在外的刘玄德根本不知道,等到意识到这个的时候已经太迟,只好弃城离开,关羽最后看着樊城,一双凤眸微睁,手中兵刃重重站在城门上,在上面留下了一道刻痕,冷声道:

    “今日之仇。”

    “他日必报。”

    旋即拍马追着刘玄德离去。

    只是八个字而已。

    在旁人耳中几乎以为是一句气话。

    谁也不知道,这个因为行侠仗义而不得不逃亡的男人,在十年后回到了这里,也在这里抵达了自己人生的极致,水淹七军,斩杀大将,威震华夏,锋芒之盛,逼迫曹孟德意欲迁都。

    最终当后世的将门子弟在正史当中读到那般豪勇举动时候,几乎觉得在读神话,哪怕是遥远的南北朝时期,提及猛将,都要以关张自比。

    在路过荆州的时候,刘备没有想要攻击刘琮,坐马高呼。

    但是刘琮却不知是愧疚还是恐惧,根本不敢出面。

    而从襄阳到当阳,发生了在这乱世中几乎不可能重现的一幕。

    那是那个残酷时代最浪漫的传说,在最为眷恋故土的神州,却有十数万百姓,就这样追随着一个屡败屡战的将军,抛弃了家园远去。

    曹孟德怔怔失神许久。

    最后叹道:“是英雄也。”

    周围的人知道这句话的分量,他们都知道,曹孟德是有多看重刘玄德,在八年前,正是曹孟德亲自举荐刘玄德做了大汉镇东将军。

    上一任镇东将军正是曹孟德本人。

    后人回望这个时代,会发现暗沉如夜的岁月里,英雄和枭雄总会交错着掠过彼此,短暂汇聚,但是他们终究是不同的人,而后奔赴不同的方向,而正因为曾经无比欣赏赞同此人,所以曹孟德很快下了决定。

    “当诛之。”

    他亲自率领五千虎豹骑,连夜追杀。

    谋士们有些难以理解,率军战斗是一定会有危险的,而似乎在曹操的眼中,诛杀刘玄德,似乎其价值更高于安定现在的领地。

    ……

    “渊啊,哈哈,老头子来找你了。”

    “身子虽虚弱,可还能饮酒?”

    在南阳的草庐前面,满头发白仍旧精神健硕的庞德公,带着从子庞统而来,渊才三十七岁,鬓角已经有了白发,他咳嗽着,邀请两人落座,诸葛均的妻子帮着操持做了饭菜。

    说是来喝酒。

    可是谁都知道渊的身子不好,他只是在喝水。

    喝了一会儿,庞德公面色微沉,问道:“渊你知道,孔明遇到的事情吗?”渊只是淡淡点头,老者慨叹道:“天下群雄并起,豪杰蜂拥,以孔明卧龙之才,天下何处不可去得,为何偏偏选择了刘玄德。”

    那双鬓白发,气质却越发清淡的道人问道:

    “庞德公所说的群雄都有些谁?”

    “是数年前我们曾经在颍川所谈论的么?”

    庞德公回忆当初的经历,士人隐士煮茶论及天下群雄本来也是一桩清谈美食,他也没有太多的避讳,抚须叹息道:“不错,眼下看来,董卓吕布残暴,并非我中原正统,姑且不提,袁本初,袁术虽也曾势大,也都已没落,但是至少江东孙家,割据一方当然是上佳之处。”

    “孙坚孙策孙权三代皆是豪勇之君。”

    “孔明长兄也在那里,颇受重用。”

    “至于于孔明来说,上佳之选,自然是那个人……”

    道人抬眸:“曹孟德?”

    老者不言。

    他咳嗽几声,淡淡道:“荆州就在不远,曹孟德吞并此地,渊虽然不是消息灵通之人,也知道,水镜先生已经入了曹孟德麾下,看来,庞德公也是来劝说贫道的,是为了贫道,还是为了阿亮?”

    “听说,徐家大娘被曹孟德麾下的校尉拿下,所以元直不得不转头曹孟德一方,公今日来此,恐怕是为了我和阿均,打算故技重施,要挟阿亮罢?”

    老者面色隐隐惭愧之色。

    诸葛均不敢置信看着眼前老者。

    庞德公未曾说自己的难处,只是叹道:“曹孟德文武双全,又是大汉丞相,击吕布,败袁绍,已经一统神州北方,其势磅礴,又有谁还能够抵挡,建安风流,也自然有其过人之处。”

    道人放下茶盏,呢喃道:“建安风流,建安风流。”

    他伸出手,竟然取了酒来,直接倒入茶盏中,诸葛均欲要阻拦,却被拍开,仰脖饮酒,突然剧烈咳嗽起来,却是他自少年时候就没有喝过这种奢侈到用粮食来酿造的东西,又因为消耗粮食酿造的,道人根本舍不得吐出来。

    只是咳嗽了许久,庞德公都有些担心,想要去搀扶,道人却伸手推开众人,突然开口道:“初平四年,徐州之屠,死者男女竟数十万。”

    老者怔住。

    道人垂眸再倒酒,再一仰脖,自语。

    “兴平二年,曹孟德屠雍丘。”

    复又饮酒,再言:

    “建安三年,曹孟德屠彭城。”

    “建安九年,曹孟德屠邺城。”

    “建安十二年,曹孟德至柳城,败乌丸。”

    “其中汉人降者十万众,皆屠杀之。”

    至于此刻,那道人早已经喝酒喝得面色涨红,双目却越发清亮。

    复又大口饮下烈酒,将往日的愤怒说出,道:“袁本初战公孙瓒,连战二年,粮食并尽,互掠百姓,青州之地。”

    “那一年野无青草,尽数累累白骨。”

    “袁术,江淮间空尽,人民相食。”

    “还有你说的那江东小霸王孙策,引兵渡江,据会稽,屠东治!”

    “还有其弟孙权,举兵攻袁术,粮食断绝,尽屠其城!”

    “就在今年,庞德公,就在今年。”

    “孙权征黄祖,屠其城池。”

    道人一句句说出来,气势越发沉重,却已经喝得酩酊大醉,他站起身来,并指指着那老者,突然想到了少年时那照亮天穹的火光,还有倒在自己前面的身影,有被割去首级的老少妇女,诸葛均一直陪着他,见过他微笑,看过他生气,但是从不曾见过那清淡道人似哭似怒地模样:

    “屁的建安风流,屁的天下豪杰,只曹孟德一人,手下平民百姓,屠戮近乎百万之众,可是他还活着,还活着,这只是现在死在他们刀下的人,往后又还有多少人?”

    “你居然要我去曹孟德那里给他治病?”

    庞德公呢喃道:“但是,渊你不同,你有大才……”

    道人拂袖怒道:

    “我才知我和你不同。”

    “庞公,我们不是被他邀为上宾的世家贵客,不是对酒当歌的朋友,我们只是普普通通的百姓,这样的人有多少?就是山下给你担来柴的男人,是给你送上茶的茶铺小女儿,也是路边追逐鸡犬的顽童,就是你,就是我!”

    “就一批一批地被杀,像是麦子一样地倒下去了,庞德公,不是一个一个地杀,是一座城一座城地杀啊,我知道,后世的史书,现在的名士只会记得曹孟德挥斥方遒,一统北部诸侯,知道小霸王英勇,知道孙权少年英武。”

    “知道那些大人物的大事情,诛董卓,战吕布,驱袁绍,平江东。”

    “但是我只是个普普通通的百姓。”

    “在我们这些黎民眼中,我们只是想要活着,天下群雄,尽数屠夫,在生民眼中,堪称豪杰者,不过一人!”

    庞德公沉默着轻声道:“若是曹孟德一统天下,岂不是没有战乱了?”

    道人踉跄坐倒,只是回答道:“我们并非是为了单纯的统一而战的不是么,而是因为他们残暴而站出来的,我们期望的人世,不应当存在有屠城这样的事情,也不该有饥荒食人。”

    “一个喜欢屠城的君王统治了天下,该有多可怕。”

    “他是汉臣,如果谋逆为君,又会给后世造成多可怕的影响……”

    他拂袖,轻声道:“庞公,且去吧……”

    庞德公沉默许久,离去。

    终究未曾和水镜先生一样入曹孟德麾下,而是直入鹿门山,再没有出现过人世,而渊第二日苏醒过来的时候,推开门,薄雾沾湿了衣衫,在门口站着一位青年,安静温和,他拱手道:

    “渊先生。”

    “统愿随先生,去见一见,那刘玄德开创的仁世。”

    这一年,刘玄德战败,狼狈不堪。

    但是这一战,也曾是这乱世中最为纯粹的光芒,让这个时代从无数历史中,诸侯割据,群雄勾心斗角的历史中脱颖而出。

    在各大诸侯群雄不断的屠城中,神州遍地血色,却偏偏出现了携民渡江,拖慢速度,反倒让自己妻离子散,险些身死的君王。有明明恼恨愤怒兄长的决定,仍旧携带二十余人,立下死志,断后固守长坂坡的张翼德。

    也有英武少年将领单枪纵马,赴死救人。

    羽扇纶巾的青年谋士眸子温和。

    先前分兵的关云长自水路赶来,破局。

    ……

    渊和诸葛均离开了南阳,去奔赴诸葛亮和刘玄德。

    刘玄德已经不再是少年道人曾见到的青年游侠儿。

    而少年道人也已双鬓发白。

    刘玄德眼底有欣喜之意,伸手指着卫渊,连连大笑,最后只是重重拍了拍他的肩膀,只是含笑问道:“今日重逢,先生觉得备可曾做到你当初所说之万一?”

    道人点头。

    当年的游侠儿摸了摸鼻子,有些尴尬:“真的才有万一么?”

    旁边的青年谋士轻笑。

    关云长和张翼德仍旧沉稳巍峨。

    渊坐在一侧,看着自己半个弟子也是半个弟弟的青年双目明亮,仿佛要放出光来,慢慢的,渊竟然真的觉得,自己真的还能够见到,老师所期望的那个大汉,他给刘禅疗养身体,了解着这个时代。

    那青年谋士仿佛一柄剑,铸造了很久很久,在遇到了刘玄德的时候才终于开始露出锋芒,披荆斩棘,最巅峰的时候,渊能看到那谋士语气温和,智计在握,周围有很多志同道合之辈,有得大名的,也有没有那么有名气的。

    所有人环绕在刘玄德身边。

    只是他也能察觉到,那青年的性格始终没有发生变化。

    从容不迫,却又充满烈焰般的炙热和温度。

    当他战略最终完成关键一步的时候,甚至于会兴奋到睡不着觉。

    直到那一年。

    关云长,迎来了自己的末路。

    在建安二十四年十月,曹操和孙权全力动手,为了斩一关羽,魏国吴国几乎动员了倾国之力,而关云长还要面对两名叛徒,即便如此仍旧冲破封锁,最后拒不投降而亡。

    身死之后,天下三国,尽数以诸侯之礼葬之。

    ……

    “云长去了……”

    “嗯,他的性格太傲了。”

    双鬓全白的道人靠着树木,呢喃道:“但是不傲,那还是关羽吗?”

    “为人倨傲而重情义,傲于世家,却善待百姓。”

    “关云长,以天下诸名将和你一人倾力一战,真是够大的排场了。”

    但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

    包括渊和那位谋士。

    关羽死后,张翼德也随之而去。

    而那个终其一生为了天下的男人。

    生平第一次为自己个人的愤怒情绪而出兵。

    不知后人是如何看待这位君王,但是他终其一生,不曾沾染百姓之血,他曾为意气而亲自鞭打督邮,弃官而去,自然少年快意;也曾经为了百姓和天下最强的诸侯为敌,半生流离失所后,终于得了一份天下,最后却为了兄弟而不顾一切。

    放眼整个天下,历数过了过往和未来,再没有那个君王有这样的举动。

    渊曾在那之后见到过亮。

    后者将自己关在屋子里数日才出来。

    渊恍惚间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自己——

    曾经并肩而行的人,只剩下了独自一人。

    死者死矣,活着的人却还要承担着那最后的大愿。

    曾经的少年视线落在道人身上,轻声道:

    “渊师……请赐九节杖。”

    “七星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