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38章 最后的倔强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617
  第0238章 最后的倔强

    尴尬的沉默。

    原本还纠缠在一起的两人一猫都霎时分开。

    小道士燥红着脸,拱手一礼,想要开口,却又不知该怎么称呼比较好,看着模样,难不成要叫一声夫人?可是若是不是,岂不是大大地冒犯了?当下手足无措,不知该如何是好。

    黑猫类做委屈状。

    却发现自己没法移动。

    转过头看到一道道气流直接把自己脚脖子给套住了。

    卫渊无视了黑猫类的目光,一脸正气面不改色。

    道:“珏,你回来了啊,你的眼镜是……”

    他指得是少女带着的那一副眼镜,高马尾,细边眼镜,看上去让原本柔和安静的少女多出了几分现代女性的知性,珏伸出手扶了扶眼镜,微不可察地抬了抬头,微笑道:

    “平光的,回来的路上看到,觉得很好,就试了试。”

    卫渊端详了下,伸出大拇指:

    “完美。”

    少女眼角朝下弯了弯,仍旧秉持着昆仑的淑雅安宁,抿唇微笑道谢。

    然后蹲下来,摸了下黑猫的头,道:“究竟是发生了什么……”

    黑猫类刚要说话。

    卫渊嘴角抽了抽,道:“你,闭嘴。”

    “我知道有谁看到了。”

    正在喝可乐的水鬼愣住。

    然后卫渊视线从他那边划过去,落到了一处角落里,道:“麻烦你出来一下,当初到底发生什么了?”众人的视线中,走出来一个面色稍微泛着青紫的魂魄,是这博物馆三大原住民之一。

    因为农药而死的那位画家大姐,最近一直往虞姬的画室里跑。

    她羞涩一笑。

    然后端起画板,刷刷刷画了一幅画。

    画面上,博物馆里,冰箱门前,一只黑猫慢悠悠地走过来。

    然后立刻就是第二幅画。

    黑猫类轻描淡写地打开了冰箱门。

    猫脸上的轻蔑和不屑都显而易见。

    第三幅画,第四幅画,直接将黑猫类的作案过程完美复原,黑猫瞪大眼睛,茫然地看着那一只魂灵,自己那个时候居然没能察觉到?这不可能,水鬼看得目瞪口呆,竖起大拇指,道:

    “大姐,稳!”

    “喝阔乐。”

    “不,冰阔乐,大姐喝冰阔乐。”

    ……

    天女珏无奈地看着非要和黑猫置气的卫渊。

    提了提手里的礼物,道:“这一次我也带了些鱼回来。”

    “是要吃午饭吗?这倒是正好。”

    卫渊打开一看,不知道少女是从哪里带来的,这些鱼被封存在了冰霜当中,而冰霜内部居然还是流动的水,散发出虽然比不过那一条鱼王,但是仍旧清晰的灵气。

    卫渊知道少女是外出访友,但是没有想到会带回来这些东西。

    不过说起来,珏毕竟是昆仑山天女,结识那些神代的神灵,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卫渊一边处理菜肴,一边嘱咐着快乐的小道士阿玄去买辣椒,黑猫类被一根绳子牵住,不服气地伸出利爪。

    咔一声,卫渊把菜刀直接抵在黑猫类的脖子上。

    于是黑猫类又把爪子收了回去。

    卫渊嘴角微微勾了勾。

    开玩笑。

    我啊,卧虎啊!

    审判怪力乱神啊。

    人证物证都在,今天你黑猫类就不要想啃到一块儿鱼肉。

    天女珏把虞姬叫了过来,晃悠到卫渊旁边,看着他利落地处理鱼肉,发了会儿呆,道:“对了,渊,还有一件事情要和你说一下。”卫渊忙里偷闲看向倚靠着门的少女,笑道:“什么事情?”

    珏道:“我这一次外出,是去看了看一些以前的朋友,祂们也很好奇我现在的生活,有几个朋友还邀请我去祂们那里长住。”

    卫渊动作顿了顿,道:“你同意了?”

    “当然没有。”

    卫渊动作如常,略带些玩笑地道:“那肯定的,你要走了,旁的地方可吃不到我做的东西,这损失多大啊。”黑猫类不服气道:“那可是有神代的神灵的,就这你两下子厨艺,还想碰瓷儿人家?”

    卫渊瞥了祂一眼,道:“可以让他们来比试比试啊。”

    “看服不服气。”

    他心中腹诽一句,如果是人形的自备材料,兽形的话……兽形的就不用了,不过这毕竟是珏的故人,卫渊也只是心里吐槽一句,没有说出口,仍旧干脆利落地处理食材。

    珏道:“祂们其实也不擅长厨艺,肯定不如渊你做的好吃。”

    “那是。”

    “不过,祂们还是有些担心我,所以约好了,过一段时间会来拜访一下。”

    卫渊愣了下,道:“是你神代的好友,要来我们这里?”

    珏点了点头,道:“是啊,祂们想看看我现在生活的地方怎么样。”

    声音顿了顿,少女有些抱歉道:

    “其实也有我自己私人的一点想法。”

    “祂们也沉睡了很久,才苏醒没有多长,对于现在的人间界很陌生,现在人间变化太大了,我想,与其让她们用以前那一套来接触现在这个人间,还是来这儿,让你牵线搭桥比较好。”

    “渊你看怎么样?”

    神代的神灵。

    卫渊略作沉吟,在这个灵气快速复苏,山海诸界靠近的时代,如果能够和还处于人间界,或者人间界附近洞天福地的神灵打好关系,对于未来的危险就能有更多的底气。

    这也算是难得的机会。

    卫渊回答道:“你的朋友要来,我也是你的朋友,肯定欢迎啊。”

    他笑了下,道:“其实,第二个理由,你可以不告诉我的,只要祂们来这里,我肯定也会帮忙的。”

    天女珏摇头道:“那不是就相当于在利用你吗?”

    她坦然地道:“该说的事情还是要坦白地说清楚的,要不然留下一点芥蒂,哪怕就只有一点点,可能一次不在意,后来越积越多,总有一天会回不到过去,我看史书,太多人都是这样形同陌路。”

    “我希望,我们之间能坦坦荡荡,毫无芥蒂。”

    少女正色回答。

    卫渊反倒是觉得自己有点心虚。

    只好笑道:“这肯定啊。”

    “不过,你这些朋友是谁?方便说一说么?”

    珏想了想,笑道:“可以告诉你,不过现在还不行。”

    “因为我怕你会有压力,毕竟她们的身份,对于你来说,可以说很有分量哦,不过我可以提前和你说,她们都是和炎黄苗裔有很深关系,并且是绝对友善的神灵。”

    “这一点,你完全可以放心。”

    卫渊也没有深究,点了点头,道:“那我就期待能够和祂们见面了。”

    他想到神代神灵,也有些期待,洒然笑道:

    “到时候,肯定给祂们留下个好印象。”

    ……

    阿玄很快买回来了辣椒。

    只是卫渊没有想到的是,阿玄是怎么从大妈们手里,把整个菜市场最辣的那一批辣椒带回来的,只好归结于地域性天赋,胡明不在,只把虞姬邀请过来,卫渊做了一顿双椒炒肉,一份剁椒鱼头,米饭闷好,最后用来泡汤的扯面也有。

    这些鱼肉的灵气虽然不如八百年那一条鲤鱼王。

    但是滋味反倒更为软嫩,或者说,正因为这些只是具备灵气的鱼肉,所以才更容易入味,能够更加完美地把剁椒鱼头这样的菜色发挥出来,软,嫩,鲜,香,以及辣。

    天女珏捧着碗,看着满桌子发红的菜,觉得自己的舌尖尖在疼。

    失算了。

    她觉得如果不是有平光眼镜遮住,可能都要被辣味刺激地流出眼泪。

    她是昆仑山最小的天女,是高天之长风,在昆仑山上,素来饮食清淡。

    这么辣。

    她有些承受不住。

    修行往往代表着五感和能力的提升,这也代表着,更加能体悟到风花之美,能感知到水流的涟漪,也更能感觉到那股子辣味。

    她的视线落下,看到那边捧着一碗白饭的少年道人,看到他把辣辣的汤汁浇在米饭上,然后平铺着白嫩的鱼肉,又铺了一层青红椒,二荆条,然后才痛痛快快地开始用勺子舀着吃,十三四岁的少年,因为辣味面容微红,却反倒胃口更大。

    珏视线微凝,本来想要放下的筷子却又放不下去了。

    一个小道士都这样。

    她可以不能吃辣,但是必须要维护昆仑山的姿态。

    不能失态,不能失态,不能失态……

    少女以绝强的毅力控制住了自己不要立刻放下碗,去找饮料,但是确实是辣得厉害,正在这个时候,那边卫渊突然放下碗筷,倒吸两口冷气,站起来道:“不行了,不行了,太辣了,这次的辣椒太厉害了。”

    “我要去拿饮料,谁还要。”

    “阿玄你要不要?要?那好,珏你要么?不说话就当你默认了。”

    卫渊似乎被辣得厉害,风风火火地去了冰箱。

    最后给阿玄放下一瓶快乐水,给虞姬的是茶,珏伸出手接过,迫不及待,却又要维持住淑雅温和,打开盖子喝了口,愣了一下,是冰镇过的纯牛奶,原本的辣味被很快地止住。

    她松了口气。

    看向卫渊,后者仰脖大口灌茶,没有看过来。

    ……

    吃完之后。

    小道士主动抱着碗筷去收拾。

    卫渊也说去帮忙。

    虞姬先回了画室,珏缓了一会儿,本来打算直接回去,想了想,也要和卫渊说一声,走到厨房边儿,就听到了小道士阿玄咕哝道:“卫馆主,我有个问题。”

    “什么?”

    小道士挠了挠头,道:“你之前在山上的时候,明明很能吃辣,这次的辣椒根本没法子和师兄种下的相比,你刚刚怎么就说忍不住,要去拿饮料了?”

    卫渊嘴角一咧,在小道士头顶一下,道:

    “小小年纪,想那么多做什么?”

    “收拾好东西,我给你找到住处去。”

    “好嘞。”

    卫渊察觉到外面一声轻响,走出来的时候,发现客人们都已经离开,摇了摇头,没有在意,把小道士送到了隔壁胡明家的书店里去,胡明虽然不在,但是卫渊有胡明那边的钥匙,是老狐狸委托偶尔帮忙照顾一下。

    又给胡明发了个消息说了下这件事情。

    一切忙活完了,天色微暗。

    卫渊把博物馆的门关上,在自己的房间里,看着窗外的景色。

    夜色宁静而安详。

    是时候去拜访拜访那些想要开发帝陵的人了。

    以黑冰台的名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