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37章 过往和现在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994
  第0237章 过往和现在

    秦·始皇帝三年。

    “你们自己选择吧。”

    “这是始皇帝陛下的陵寝,进展到了现在这个关头,我被陛下委派以重任,不得不离开,但是骊山陵寝不可一日停顿,需要有值得信赖,且通晓机关密道之术的人来看管进度。”

    “你们都是陛下所信之人,又对我大秦忠心耿耿。”

    “如何,你们二位,谁来做这少府令,谁去做那执戟郎?”

    说话的,是穿着黑色衣服的中年男子。

    他是墨家的巨子。

    至少是某一脉墨家的巨子,秦墨,又称为相里氏之墨。

    堂下是两位身穿黑甲的少年,他们都看得出这位相里氏之墨眼底的光芒,墨子死后,墨家分裂,除去秦墨,还有楚国的邓陵氏之墨,齐国的相夫氏之墨。

    秦灭六国,原本各自为主,彼此发展了数百年的墨家终于得以归一,相里氏之墨也能够一窥其余墨家的典籍。

    其中一名少年本来打算要上前一步,却被身材高大的同伴按住肩膀。

    “渊,你的性子孤傲,恐怕不适合在骊山一呆那么久。”

    他微笑道:“我来做这监工,你去护着始皇帝陛下。”

    少年渊迟疑道:“章邯……”

    章邯道:“无论在外在内,皆是为报效大秦。”

    他声音顿了顿,压低声音笑道:“便也让我做做这管人的活儿,一管几十万人呢,比得上大将军了,黑冰台里可没有这样的机会。”

    少年讶然,旋即忍不住也笑起来,既然这是朋友的想法,他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用肩膀撞了下好友。

    两人的命运就此定下。

    一个持剑伴随始皇帝巡游天下,最终半是保护半是监视,看管徐巿出海寻访仙山;一个则是离开了黑冰台,看管着骊山陵寝的修建,在偶尔巡游回来的短暂休息时候,两人偶尔相聚,章邯会说一些关于陵寝的事情。

    其实只是些不那么严苛的部分。

    譬如,这陵寝是始皇帝陛下上位时候就开始准备的。

    其中大部分是由丞相李斯亲自设计。

    至于那些机关,则是墨家工匠的手笔。

    天下的方士们有数百人,寻找到了骊山最佳的位置,山脉左右对称,林木葱郁,谷峰相间,最为绝妙的,是整个山势在南方以弧形展开,状如莲花。

    而帝陵则位于骊山峰峦环抱之中,与整个骊山浑然一体,犹如莲蕊居于正中,这是天然的大阵。

    又开辟水域,在山势周围引导了三条水流通过。

    秦昭襄王、秦庄襄王和秦宣太后的陵墓墓均葬在临潼县以西,而始皇帝却要修建在东面,和其余秦代先祖都不相同,以彰德过三皇,功盖五帝的功勋。

    后来又听说,相里氏成功地将三派墨家手段汇聚为一。

    铸造出十二金人。

    之后,章邯似乎邀请相里氏之墨入帝陵,以完成机关最后的部分,说是最后的部分,其实也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完成,而在这件事情发生的时候,渊也已经出海。

    后来,后来陈胜吴广起义。

    起义军一气逼迫到了帝陵周围。

    遇到了章邯。

    以及那八十万刑徒军。

    ……

    “卫馆主?卫馆主?”

    “你这么了?”

    董越峰的声音把卫渊从止不住的记忆里面惊醒。

    对方在刚刚听到自己的话后,就明显地失神,一开始董越峰还想着,对方是不是和自己一样,因为这一次的目标而导致心神不定,可后来却看出不对。

    卫渊恍惚了下,双目重新聚焦。

    老教授有些担心地道:“卫馆主,你是不是有些累?要不然,你先去休息?这件事情,咱们之后有机会再说?呵……反正这件事情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够决定下来的,不急,不急。”

    卫渊定了定神,语气缓和道:

    “只是听到这个消息,有些过于震惊了。”

    “毕竟那是帝陵……”

    帝陵?

    董越峰对卫渊称呼秦始皇陵墓为帝陵怔了下。

    一般是不这样称呼的。

    毕竟神州古代的帝王将相实在是太多了。

    不过他也没有多想,只是道:“确实是始皇帝陵墓。”

    卫渊嗯了一声,抬手喝茶,他其实很想要问一问。

    这件事是谁同意的,有多少的胆量?

    那一座帝陵,可是以天地构造的大阵为基础,由当时法家第一人的李斯亲自设计了图纸,又有相里氏之墨和黑冰台所藏的机关,乃至于聚集天下之兵和六国气运铸造的十二金人。

    他道:“董教授,你是怎么想的?”

    “为什么想要开辟帝陵?”

    董越峰喝了茶,自嘲叹道:“我是学习历史和文物的,始皇帝陵墓可是足足修建了三十九年,里面仿照咸阳城的规格建造,单单只是周围的那些陪葬坑,就足够惊人,现在我的学生给我展示了一种,一种奇妙的方法。”

    老人想了想,只能用奇妙这样的形容词,他道:

    “那种方法,能够防止古物被氧化损毁。”

    “这是绝佳的机会。”

    “始皇帝要求把各国的典籍都聚集到咸阳城,在他死后,刘邦只是带走了地图矿藏之类的东西,西楚霸王项羽更是劫走了宝物和女人以后,就直接烧了咸阳城宫,春秋战国五百年不知道多少典籍就这么给烧了。”

    “我想着,咸阳城地宫里,很大可能是有这些典藏的。”

    “那对于我们的历史和文化,价值太大了,能够早一点取出来,就能早一点发挥作用,就是我这样没有多少年能活的老家伙,也没有办法无视这种诱惑。”

    他的声音顿了顿,道:“怎么样,卫馆主,你要不要也参加?”

    “不过,只能是作为我的助手了。”

    他的神色有些抱歉。

    卫渊想了想,道:“这件事情,我得先考虑考虑,可能得过一段时间才能给你答复了,你看可以吗?教授。”

    董越峰笑着道:“这个很正常。”

    “慢慢考虑,慢慢考虑,有想法了以后,就来联系我。”

    卫渊似乎这个时候才想到了某件事情,问道:

    “对了,还没有问过,您的那位学生是……”

    在这件事情上董越峰没有什么警惕心,因为这本来就不是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于是便把自己那个学生的名字告诉了卫渊,又坐了一会儿,老人主动起身告辞,卫渊把董越峰送出了博物馆里。

    在等出租车的时候,卫渊看着前面,道:“无论如何,董教授。”

    他笑了下:“谢谢你把这件事情告诉我。”

    “嗯?”

    董越峰有些不明白这句话里的意味,愣了下,只是点头道:

    “不用客气。”

    ……

    “叶宇成……”

    卫渊目送董越峰离开之后,随手掏出手机搜了下。

    很轻松地找到了这位科研人员的信息。

    照片下面是一大串的头衔和简历。

    卫渊盯着看了一会儿,把这个人的信息都记在心里,然后把手机关上,心中默默感谢这个时代的便捷,换成以前,想要找到一个人的资料,需要动用相当多的力量,才能精确地完成斩首行动。

    不过现在可是法治社会,他没有兴趣重新拾起黑冰台的老行当。

    只打算之后想办法弄清楚这件事情的起因和来龙去脉,再决定要怎么做,反正他肯定是希望要阻止这件事情,只是区别在于,在事情发生之前就想办法制止,以及实在无法阻止,就混入科研队伍,靠着墨家机关堵门。

    总之不可能让他们进入帝陵深处。

    其实真的论起来,卫渊只会允许半个人真正进入帝陵。

    至于那个人是谁。

    当然是那位徐巿徐先生的脑袋了。

    ……

    卫渊把手机关好,推开门走进博物馆里,刚刚小道士阿玄就在内间儿里,刚刚老老实实地没出声,卫渊推开门,看到小道士老老实实坐在小板凳上,双手捧着一瓶快乐水。

    前面的水鬼正在高声喧哗,向小道士传教。

    “你要知道,人生,鬼生的意义是什么?!”

    “是快乐!”

    “什么能给我们快乐?!”

    “糖,气泡,加在一起,这是什么,这就是快乐!”

    Duang的一下,水鬼把一瓶快乐水放在前面的桌子上,道:“看看,这汇合了糖分,方便,气泡的完美造物,没有了气泡的快乐水,那就是一碗糖水,没有任何的价值,把快乐水倒在冰镇过的金属杯里,注意要晃一晃。”

    “这样就能产生大量的泡沫,增加口感,隔断空气和快乐水的接触。”

    “保持更加完美的口感。”

    “一度是最好的温度,不会结冰,又能拥有最佳的冰霜口感。”

    水鬼带着白色手套,优雅躬身,倒了一杯快乐水。

    然后矜持地给小道士推了推,“你试一试。”

    “哦哦,原来如此。”

    小道士给糊弄得一愣一愣的,伸出手要去取,被卫渊拦住,顺手给水鬼来了一个脑瓜崩,卫渊道:“先别喝,都这个时候了,差不多该做饭了,你现在喝了占肚子,毕竟你和这家伙不一样。”

    阿玄记起来了卫渊说的剁椒鱼头,双目亮起。

    于是两人来到了博物馆的冰箱那里。

    满怀期待地打开了冰箱。

    看到了一个鱼头。

    草鱼头。

    小道士明亮的眼光和卫渊嘴角的微笑缓缓凝固。

    我鱼头呢?

    我那么大一颗鱼头呢?

    哪儿去了?!

    怎么变这么小了?

    卫渊耳朵一动,感知力告诉他,那只黑猫偷吃了之后,居然现在还等在了墙角边儿,探出脑袋来,似乎是期待卫渊的反应,果然是猫啊,你偷吃鱼头,我也就忍了,毕竟你也帮过许多事情,不能把你扔出去。

    但是你吃了八百年道行的鲤鱼妖,留了一个草鱼头……

    你特么的侮辱我。

    而小道士回过神来,结结巴巴道:“草……草鱼头,也好吃的。”

    卫渊嘴角一抽,右手一招,流风袭来,直接拉扯着黑猫类往过走,可是那毕竟是灵猫,灵动一跃,竟然挣脱开来,小道士也很快反应过来发生的来龙去脉,咬牙切齿,伸手一拉。

    就仿佛在樱岛对付那阴阳师的式神一样,无比娴熟地捏住了黑猫类的后颈皮,卫渊这一次看得清楚,这分明是掌御风火的神通,柔和了武当山一招揽雀尾,风火成涡,五指化劲,根本跑不脱。

    可以想象小道士阿玄在山上抓猫得多辛苦,才能练出这一招神通。

    黑猫类被拎着脖子。

    整个身子垂下来。

    小道士双手掐着黑猫类来回晃当,晃出残影,几乎哭出来:

    “你还我的剁椒鱼头啊,类,为什么要偷吃。”

    黑猫类满脸生无可恋,道:

    “我不知道怎么跟你说。”

    “毕竟我只是一只猫。”

    卫渊捏紧拳头,准备和黑猫来一场亲切友好的物理交流,为这一只小猫咪来开启灵智,叮当声中,门口打开,卫渊挑眉,停下威胁的动作,招呼道:“稍等,马上就来。”

    还没有说完,脚步声响起,已经有人娴熟地走过来。

    身穿现代服饰,束成高马尾的少女一只手提着礼物,看着房间里的卫渊,看着那十三四岁,眉心有火焰痕迹的少年道人,还有看戏吃瓜的水鬼,生无可恋的黑猫,愣了下,道:“这是……”

    “怎么了?”

    卫渊愣了下,道:“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