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35章 离去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5080
  第0235章 离去

    在茂木青延绝望的注视下。

    阿玄和卫渊转身离去。

    下山的时候,借着宽大道袍的遮掩,卫渊的右手抬起,紧紧抓住阿玄的手臂,稳住自己的身子,少年道人一怔,察觉到了卫渊此刻的虚弱,没有说什么,只是悄悄抬手搀扶住。

    卫渊低声道:“慢慢走。”

    “不要急。”

    “嗯。”

    沿途遇到了贺茂星罗一行人。

    卫渊客气地点了点头,贺茂星罗看着一大一小两个道人离去,沉默无言,只是退了一步,回过头望向富岳的方向,那种骇人的场景一时间让他失去了语言的能力。

    狂暴的烈焰和雷霆,被剑气所裹挟,没有往山下流淌,只是冲天而起。

    熔岩冲入云雾,又引动雷霆暴雨。

    落下来的时候,已经变作了纯粹的火山灰。

    这一瞬间的雷火直接笼罩了整座富士山,卫渊遵守和张若素的约定,以剑鞘上铭刻的回风返火,将范围限制到了超凡界,落下来的熔岩不曾突破富士五湖和阴阳师结界的封锁,没有爆发波及到城市。

    但是却也因此显眼到了极致,夜色中只要抬头,就能看到远处的赤红。

    定性上,这当然只是超凡冲突。

    但是在各方面的影响上,远远超过了这个。

    贺茂星罗抬手,掩住了眼睛,喉咙里发出了一声痛苦的低声。

    这样的影响,比百多年前,那少年道人仗剑凿穿樱岛超凡界,抢夺天照大祭的御酒还要恶劣。

    第一名山,象征樱岛自由和庄严的,不二的高岭就此变化成暴怒的山神,被烈焰和雷霆封锁环绕,今天夜里,注定要有不知道多少人内心的信仰要崩塌。

    这一剑是斩破了所有人心中的那座圣山。

    而自己居然在那道士走过的时候,没有勇气出手。

    一百多年间的修行,面对相同场景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还是当初那个孩子,他定住自己的心神,环顾周围,沉声道:“去帮忙,尽可能把富岳的影响降低到最低的程度。”

    “是!”

    众人急急地赶往那个方向。

    贺茂星罗心底却有些沉甸甸的。

    一百多年的修为,被称为大阴阳师,星占卜算本来就是强项。

    他在这个时候无比恳切希望,自己不擅长这一类的术法。

    突然间。

    比之于雷鸣的浩瀚更为尖锐的嘶吼声爆发,即便是距离富岳还有一段时间,众多阴阳师也感觉到了脚下大地的颤抖,身子一晃,险些就要站不稳当,贺茂星罗好不容易稳住身子。

    听到有人失去心境的大喊惊呼:

    “山?!”

    “山动起来了!”

    贺茂星罗面色骤变,猛地抬起头去看,富士山仍旧被狂雷和烈焰所笼罩,因为烈焰本身不断向上喷涌,激荡天地间的雷霆和熔岩碰撞,而在这个时候,旁边突然腾起一道巨大的身躯,其完全舒展开来的时候,完全不比烈焰差了半分。

    八首八尾,浅黄色的竖瞳呈现十六只,冰冷地俯瞰着天下。

    那恐怖的异兽昂首嘶吼,头颅分别吞噬熔岩,烈焰,雷霆,狂风,暴雨,明月,星光,鳞甲散发出强大的力量波动,而后疯狂攻击着樱岛具有象征意义的富岳。

    宁静的夜色中只有凶兽的嘶吼。

    贺茂星罗脚步停下,神色无力。

    “……八岐大蛇?”

    整个樱岛传说中,知名度最高,最为有力的祸神。

    凌驾于大天狗,金面白狐,酒吞童子之上的灾祸。

    而在他绝望的时候,一道身影自富岳山中飞腾而出,那是身穿长袍,有几缕长须的温雅男子,只是双目怒火,破坏了整体的气质。

    ……

    卫渊和阿玄下山之后,按照卫渊的要求,以最快的速度朝着海湾赶去,在行到半路的时候,卫渊的法力稍微恢复了些,强忍着经脉的痛楚感,施展御风之术,裹挟起阿玄便朝着目的地赶去。

    他让天师府弟子帮忙准备了一艘不大的船。

    现在整个樱岛乱成一团。

    因为这件事情没有人提前打过招呼。

    所以完全没有准备。

    阴阳师和僧侣结阵想要抢救下富士山,美景暂且不说,象征意义太过于重大,决不能够让这一座山在今天这么个有特殊意义在的时候,被雷火所摧毁,而八岐大蛇的出现,更是让整个樱岛的高修全部茫然。

    传说中樱岛神代的怪物,突然出现在神秘隐遁世外的时期。

    他们一时间如在梦中。

    甚至于有些分不清,这究竟是现实,还是一场噩梦。

    就在卫渊踏上了船只的时候,他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微微转过头。

    以他的目力自然看不到现在富岳上空发生的变化。

    但是以修士的感知,却能够感觉到天地灵气的剧烈波动和变化,八岐大蛇作为末代相柳血裔,刚刚居然疯狂到了汲取熔岩火力,天地雷霆的力量,现在短暂地操控了雷火,风水,以及原本就有的剧毒之力。

    而敌人。

    能够以一己之力,压制相柳的敌人。

    只有一个。

    卫渊闭着眸子,却仿佛通过元气的变化碰撞,通过了风的流动,感知到了那正在高空中和相柳厮杀的人,樱岛神性的汇聚体,先秦时代天下最强真修之一,目前的东瀛主神,天之御中,徐巿。

    语气客气温和,如同和故友交谈。

    “找到你了,徐先生。”

    ……

    徐巿和八岐大蛇直接腾空交手。

    其中一方是先秦年间最强的真修之一,两千年道行,长生不死,执掌神性,另外一方则是即便是在神代的神州,也是能被记录姓名的凶神后裔,还汲取了富岳爆发出的力量,一时间可以说棋逢对手。

    双方的战斗,也导致了今日的事情越发地浩大壮阔。

    根本没有办法隐藏。

    相柳施展的力量,是烈焰,雷霆,风暴和剧毒。

    而身为此地主神的徐巿,在樱岛同样有这极端强大的力量。

    操控地震,火焰,风暴,雷霆。

    运转一方天地自然之力。

    甚至于在自己神躯周围,演化出了巨大到了不比八岐大蛇逊色的身躯,散发出浩瀚金光,两个庞然大物就这样硬生生地在这里疯狂地战斗,明明是夜晚,此刻方圆数百里却亮如白昼。

    云雾翻腾,被雷霆搅碎,化作暴雨。

    暴雨卷入雷火漩涡,却又被蒸腾化作白气。

    徐巿的战斗毫不顾忌这里是哪里,导致周围海浪越发磅礴,很快,又能看到星星点点的流光,是整个樱岛神系当中的其他神明们出现,要来降服八岐大蛇,八岐大蛇落入海中,昂首嘶咆,毫无畏惧。

    船只上,小道士阿玄看得茫然,手握着拂尘,手指捏地青白。

    哪怕是神州眼中的弹丸之地,毕竟也曾生长过能炼化成长生不死之药的丹药,残留的神性,以及曾经的神州顶尖真修,对抗远古时代的凶神,若不是双方都算有所顾忌留手,导致灾难爆发,岛屿沉没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果然,还是很强啊。”

    阿玄听到声音,转过头看到卫渊盘坐在甲板上,面对着战斗的方向,闭着眼睛,却仿佛什么都能看得清楚,御水之法和御风之法如同呼吸一样施展出来,整个船只顺着水流往神州的方向而去。

    而卫渊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道空白着的卷轴。

    卫渊手指轻轻抵着卷宗。

    而有被暗算后封印很久的八岐大蛇大闹。

    徐巿也不得不施展出了大部分的手段。

    卫渊闭着眼睛,感知细微的波动,分辨出了徐巿的各种神通和招式,操控地震,引动雷霆和风火,运转阴阳之术,伴随着辨认,卷宗上浮现出了清晰无比地轨迹,阿玄看到,那是一张笔触粗糙,却得了神意的水墨画。

    岛屿之上,火山爆发。

    空中是身穿长袍的男子,周围环绕着诸多神明。

    而水中漩涡纠缠雷火,一只有八个头的狰狞异兽昂首嘶吼咆哮。

    打不过,至少现在,在樱岛范围内。

    难以击杀这天之御中。

    不过卫渊一开始也没有打算就这么头铁地去上。

    得做提前准备,搜集情报。

    谋定而后动。

    卫渊睁开眼睛,看着这一幅画,阿玄震撼地看着遥远战斗的余波,他注意到卫渊的视线,呢喃道:“这就是真修的实力吗?”

    “不,这已经算是神灵的战斗了。”

    卫渊回答:“你就当走之前,再最后看一场戏就好。”

    阿玄懵懂地点了点头,挠了挠头,不好意思道:

    “我一开始还以为,卫馆主你要直接让熔岩把周围都烧了的,原来只是警告一下吗。”

    卫渊往后靠了下,道:“没有必要,杀戮不是目的,只是手段。”

    “更何况,神州和樱岛离得近,谁知那山下有没有神州之人。”

    “我不想伤及无辜。”

    阿玄想了想,提出一个问题,道:

    “那么,那些人的父辈做下的暴行,他们算不算无辜呢?”

    “我觉得这句话似乎有点道理,但是深思却又觉得很,很扯。”

    卫渊盘坐在甲板上,想了想,道:

    “确实很扯。”

    “这样,比如说,一个人为了自己有钱,杀了足足几百个人,赚了血淋淋的钱,然后他的女儿和儿子,能够用这些沾着血的钱,吃最好的吃的,穿最好的衣服,得到最好的教育,而这些,原本是其他人生存所需。”

    “他们觉得自己没有做那种罪恶的事情,他们自诩为无辜的。”

    “你觉得他们无辜吗?”

    “一国亦然。”

    “资源是固定不变的,那么就只会流动,如此弹丸小国,也没有什么特产,能有现在他们这样优渥的社会福利,都是剥夺了十倍于他们的无辜者的性命,用最初掠夺来的资源所堆积出来的,一人吃饱,十人皆亡。”

    “敌人在用这杀戮你祖先,抢夺来的金钱和资源,过着比你还要优渥精彩十倍的生活,却又出于某种不可告人的隐秘,伸出手要和你当朋友,笑着说友好万岁,我们要放下过往恩怨。你看了看那边儿的福利待遇,低下头看了看家里以前的照片儿,只能扔下碗,痛骂一句,去你大爷的友好万岁。”

    卫渊将飞回来的长剑放在膝盖上,弹剑低语:

    “百年国恨,沧海难平。”

    阿玄听的懵懂,却也隐隐有所感觉,道:“这是卫馆主你的领悟吗?”

    卫渊看着他,表情一本正经,语气玩笑道:

    “不,这个叫做资本的原始积累。”

    “啊??!”

    正在这个时候,那边的八岐大蛇昂首怒吼,道:

    “你的契约呢?!”

    声音咆哮忿怒。

    周围诸神皆惊骇,阿玄也茫然不解,卫渊却想要笑出声来。

    如果说是被杀死的那条相柳,是绝不会相信卫渊的,上古盟约规则的创立者,就是契,而作为曾经和契混得很近的人,那一条相柳绝不相信渊手中没有规避盟约限制的方法。

    但是卫渊觉得自己还是很有契约精神的。

    他站起来。

    想了想,本来想要自己出手的,但是他自己出手的话,必然会引来徐巿的注视,现在还不是和徐巿交手的时候,对于这种人,必须要有必定击杀的把握,他轻轻按在阿玄的肩膀,道:“阿玄,我来教你一招剑法。”

    “想学么?”

    阿玄不解,可还是点了点头。

    卫渊抬手按住阿玄的肩膀,道:“那么,闭上眼睛。”

    “闭上眼睛?”

    “对,这一招剑法,得你闭上眼睛,才能真正看到该斩向哪里。”

    阿玄闭上眼睛。

    而后,因为肩膀上传来的温暖,他得以看到,在一片漆黑当中,在那一片土地上,有丝丝缕缕的气机亮起,这些东西缠绕在一起,化作了一只只的蟒蛇,汇聚成了一条大蟒,回首向西,望向神州方向,姿态软弱,却暗中潜伏,张开毒牙。

    阿玄吓了一跳:“这是什么?”

    卫渊语气柔和:“是灵脉,樱岛的气运灵脉,若是按照神州的说法,是叫龙脉。”

    “但是这还不够资格。”

    “神州已经没有了龙脉,只剩下气运,樱岛还有皇室,所以这气脉还在。”

    阿玄听到背后的声音,懵懂地点头。

    卫渊笑了笑,道:“现在,抬起手,想着你握着一柄剑。”

    “剑?”

    “这柄剑,以道为锋,以‘我’为脊,以符箓为刃,上可斩天地不仁,下可破万物魔道,存亡兴灭,存乎一心,你感觉到这一把剑了吗?”

    “嗯。”

    “试着往前劈一下。”

    懵懂状态的少年道人感觉到了卫渊拍了下自己。

    抬手,并指斩出。

    眉心的烈焰痕迹猛然大亮,继而这一无形之剑落下,那象征着樱岛气运的蟒蛇突地嘶鸣,原本盯着神州,露出毒牙和粘液的蛇头痛苦地转过来,对住了自己的身躯,气运磅礴地倾泻出来,整个天地都在瞬间似乎凝滞下。

    卫渊睁开双目。

    木簪被震碎,黑发垂落在肩膀下一寸的位置,看着这一幕。

    如果就这样流出,会导致樱岛接下来三十年的英杰如同井喷一样诞生。

    但是卫渊选择引导阿玄落剑的方位,是相柳旁边。

    那头凶神一怔,旋即瞬间反应过来,在众神之前,其中四个头直接猛地撕扯汲取这一股在樱岛温养了很久的气运,大口吞噬,容纳于自身,其余的几个头颅则是分别以烈焰,雷霆,狂风和剧毒,将其余的诸神逼迫在外。

    最后,那相柳昂首高呼。

    众神牵制住他的八个头。

    素盏鸣尊手持天丛云剑,要劈斩下来,再一次封印这凶神。

    却被第九个头直接咬住,天丛云剑直接破碎,素盏鸣尊被吞咽入腹,山海年间,九首为尊,九尾狐和八只尾巴差距巨大,相柳同样如此,于是相柳的身躯再度庞大,位于海渊,昂首咆哮,震散云雾,让有雷霆的乌云环绕,连诸神都化作背景。

    无人所知的地方,卫渊盘坐在甲板上,月光幽深,他平静看着仿佛神话重临的一幕。

    抬手,所绘制的画卷哗啦声中,悬展在空中,反射有温和的月光,阿玄看到那道人抬手,并指落下。

    怪力乱神卷宗——

    定为——乱!

    叛乱之举。

    这一落笔,整个画卷都仿佛有了神韵,最后卫渊拂袖重新收回,让那卷宗化作了一枚卷轴,落在卫渊的掌心。

    《怪力乱神·乱其一》

    “期待下一次真正的见面,徐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