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33章 交手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581
  第0233章 交手

    动静可能稍微大些?

    可能,稍微?

    张若素额角一抽,当场震怒,气得差一点就要拍桌子,破口大骂。

    好小子,你哪次不是这么说的?!

    我看你完全是坟地上唱相声,逗鬼玩儿呢对吧?

    再来一次淮水改道那种事情还怎么玩儿?!

    年轻人不懂收敛,一次次变本加厉,老道士背锅也很辛苦的。

    我告诉你,想都不要想,上一次让淮水改道,搞得老道士头发都白了几根,这一次你跑樱岛去,又想要搞什么幺蛾子?

    张老道噼里啪啦敲击手机屏幕,怒得当场就要开口呵斥,打到最后几行字的时候,突地思绪微顿,按在发送键的手指也停住。

    等等……

    那小子现在好像是在樱岛。

    不在神州,在樱岛啊……

    张天师若有所思。

    张天师似有所悟。

    张天师稍加思索。

    旋即沉思,抚掌,赞叹,引以为绝妙。

    把刚刚打出来的字全部删掉。

    想了想,默默打出一行字:

    “你这烟花,它名字可爱,不,我是说,这个烟花,它够大吗?”

    ……

    卫渊看到张若素的回答,想了想,回答道:

    “稍微有点大。”

    猫猫头很快发出询问:“范围有多大?”

    卫渊回答道:“放心,张道友。”

    “我有分寸的。”

    “这件事情只会被定性为‘超凡争斗事件’,不会给神州造成什么麻烦。”这句话的意思是,对面再怎么也只能咬碎牙吞肚子里,从定性上只能说是比斗,而不会引发世俗人间界的巨大问题,会让对面有苦说不出。

    张若素道:“定性上……”

    “嗯,定性上是这样。”

    张若素人老成精,听出了这句话的潜藏意思,抚须笑了笑,道:

    “那么,我要和你说的就很简单了,这句话我们曾经忘了,所以经过了太多太多的教训,我从古籍里翻找出来,觉得很有道理,现在告诉你。”

    “是唐太宗的话。”

    “夷狄,禽兽也,畏威而不怀德。”

    “天下泰平,只在剑刃之上。”

    “要打,就狠狠的打,打得他们至少三代骨子里都怕了才行,你尽管去做,只要是在超凡界内的事情,樱岛有谁敢来找回场子的话,老道士我去给你压着。”

    “嗯。”

    卫渊把手机收好,这个时候,贺茂家的人不但没有去和小道士阿玄比试,而且是从实际行动上做出了反馈,以贺茂星罗为主的贺茂宗家阴阳师,直接起身告辞,离开了这一座寺庙所在的山上,走下山去。

    以表示不会参与这件事情的决心。

    这让寺庙里的气氛都有些凝滞和低落。

    这个时候,也没有人再挑战阿玄,谁都看得出这小道士虽然年纪不大,但是实力却很强,而卫渊也已经看得出,阿玄历经数战,法力损耗严重,就和他说的一样,小道士本身法力不算多深厚。

    何况这里是樱岛,神州上空的天庭符箓结界无法覆盖,作为符箓派高人,能发挥出的手段就会降低相当一部分。

    卫渊向阿玄招了招手,让小道士下来。

    阿玄老老实实地跳了下来,走到卫渊旁边。

    卫渊让他坐下,把手机递过去,道:“看着手机。”

    “现在该我上了。”

    卫渊站起来,引来了周围的注视,周围的修士里,也有刚刚自负身份,没有去和阿玄交手的人,当即就已经有人把酒杯一抛,站起身来,是一名僧侣模样的修士,一身的横肉,像是一座小山,连‘山伏衣’都没办法遮住,腰间佩戴着一柄刀。

    站起身来的时候,一股子血腥煞气,周围人畏惧地往后退开。

    阿玄稍微有些担心,道:“卫馆主……”

    卫渊笑了笑,拍了拍他的肩膀以表示安慰。

    然后站上擂台。

    虽然要交手,但是他心底很难有什么紧张的感情。

    卫渊看着这处于樱岛的深山古寺,周围环境其实很雅致清幽,让他心情平静。

    他在心里,对于重建太平部的道统,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兴趣。

    毕竟当初那个少年道人,也就只是打算在太平年代,收几个徒弟传承道统,保证别失传了,然后就是开一家不大不小的药铺医馆治治病,救救人,至于像龙虎啊,全真啊,这样重开一脉道统,本来就不在他的人生目标当中。

    卫渊也同样如此。

    但是,太平道的道统从宋代就失传,到了现在快一千年。

    没有想到会被樱岛盯上。

    如果不是他恰好对那个自称太平道主的人出手。

    可能根本不会知道这件事情。

    可能要到太平道和樱岛联手了,才会有所察觉。

    他现在站在这里的目的,只是希望,未来不会有人提起太平道的时候,把内奸的名号,扣在那个少年道人身上,仅此而已。

    那身材高大的僧侣单手竖立胸前,低喝一声。

    然后迈步,手持法刀朝着卫渊当头劈下,气势汹涌澎湃,令人畏惧,是走以力压人的霸道路数,煞气纵横,周围人发出惊呼,认出了这竟然是从古战场上流传下来的古代杀伐招式,卫渊神色平淡,轻描淡写避开了这凶狠残暴的一刀。

    避开的瞬间,右手顺势落下,扣住僧侣脖颈。

    脚下禹步。

    手掌中指拇指稍微用力,往脊椎一按,顺势一送。

    旁人看来,就是随手拍了一下。

    那威猛霸道的僧侣直接被拍飞出去,轰隆声中,半个身子埋进了墙壁里,双手耷拉着,那把刀都坠在地上,竟然直接昏死过去。

    一片死寂。

    卫渊道:“下一个,谁上?”

    没人回应。

    这个时候,茂木青延推开门走了出来,手中握着一柄长柄刀,众人目光看去,茂木青延缓声开口道:“虽然贫僧曾经说过,今天不该打生打死,但是,这是以方丈主持的身份来说的,而以一个父亲的角度来说,尊下可能是杀死我儿的仇人。”

    “而以一个樱岛修士的身份来说。”

    “今日阁下来我京都,视我京都修士于无物。”

    “于公于私,贫僧今日,也要领教一下,道长的高招。”

    这一番话说得堂堂正正,卫渊惊愕之余,都要忍不住地给他鼓掌了,如果不是茂木义行记忆里得知,这寺庙是徐巿的直属,他们打算直接地去神州寻找‘不死不灭的灵脉神性炼丹’卫渊都要有些愧疚了。

    而那些樱岛修士则自然而然地被搅动了情绪。

    一名名修士出于义愤,亦或者,是处于这种大的形势裹挟,不得不站起来,其中一名阴阳师道:“车轮战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但是今天也没有办法,我们京都修士,今天就来会一会这所谓的神州真修。”

    众人齐齐应下。

    而茂木青延因为站位的原因,站在了最后的位置上。

    阿玄有些担心,想要站起来帮忙,却被卫渊以眼神制止。

    其中一名青年缓缓起身,点了点头道:

    “土御门家,土御门久作,讨教了。”

    众人认出他的身份,这是土御门宗家,而且是下一代的当家。

    修为高深,已经超过了他的父亲。

    缓步上前,身边一道道阴阳符箓升起,气势雄浑至极,阴阳二气合流,化作不同属性的气势,土御门家是阴阳师名门,据称源头同样是大阴阳师安倍晴明,此刻展现出的技巧和修为远超先前出手的人。

    卫渊吐出一口气,垂眸,不紧不慢地把道袍袖口上的褶皱抚平。

    强敌当前,却这样的动作,连准备都不准备。

    是毫无疑问的轻蔑。

    周围樱岛群修自然而然被激怒。

    “这个道士也太过嚣张!”

    “哼,神州自己都有话,骄兵必败,他是自寻死路。”

    “这可是土御门家最强的阴阳术。”

    土御门久作眼底散发一股怒意,冷哼一声,不再拘泥出身于名门的所谓礼数,低喝声中,符箓散发,化作了腾龙,猛虎,墨豹各类式神,阴阳二气,流转不定,自身手中拔出一柄剑,踏着碎步,随同龙虎,杀向前方。

    诸多属性的阴阳术爆发。

    流光灿烂,烈焰冰霜狂风,化作极为强大刺目的能量激流。

    直接占据了整个演武场。

    卫渊垂下袖口,眼眸暗沉幽深,在那阴阳术演化五行,气势演化到极烈的时候,才踏前一步,左手五指微张,直接按下,正因为太平道这段时间声名不显,所以才会被当做软柿子去盯上,灵气复苏,三洞四辅之一,却偏偏一千年断代,这是一块肥肉。

    所以,他需要告诉世人。

    太平道仍有真修。

    轰然暴响当中,灵气爆发被瞬间压制住。

    地煞七十二法·禁气。

    烟尘和光芒缓缓散去,所有人都死死盯着演武场上的事情,然后面色缓缓凝固,先前气势磅礴的土御门久作,面色痛苦地倒在地上,早已经昏死,一片死寂之中,沉静的脚步声响起,穿着道袍的道人迈步走出,神色平淡,拂袖让烟尘倒卷。

    一身简朴道袍整洁如新。

    许久后,一名男子硬着头皮起身,手里提着兵器,道:

    “下一个我来。”

    沉寂太久了。

    卫渊垂眸,他背后的八面汉剑连鞘飞出,卫渊屈指一弹,长剑连鞘,撕扯而出,剑气溢散,化作了狂暴的剑风,剑风继而扩散,猛地横扫,众人下意识闭着眼睛,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原本高于地面的演武场整个地消失,也或者说,因此,整个院落都像是在演武场的范围内。

    而道人背后剑却不知道去了哪里。

    沉寂太久了。

    卫渊双目如有烈焰,山神印玺支撑着道术的恣意挥洒。

    他需要的不是一场胜利,甚至于不是胜利。

    他和太平部,需要的是碾压。

    是一人敌一城甚至于一人敌一国的碾压!

    身穿简朴道袍,木簪束发,就像是当年那病弱少年终于长大了,他往前踏了半步,卫渊将有天师府天命赤箓的右手背在身后,以示自缚手臂,只以左手在前,道:

    “不用那么麻烦了。”

    “我和人约好了,赶时间。”

    “你们……”

    他声音顿了顿,语气平淡道:“齐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