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32章 龙虎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282
  第0232章 龙虎

    京都最大的超凡修行寺庙里。

    主持茂木青延朝着后面坐倒在地,满脸痛苦,说不出话。

    诸多僧侣或惊或惧或怒。

    而那一颗被老天师腌制了的头颅,就那么直愣愣地看着前方,一点都看不出原本意气风发的模样,不大熟悉的人甚至于都认不出这是谁的脑袋,过了好几个呼吸,才有穿着和服的女子发出尖叫惊呼,伴随着兵器的鸣啸声音,一个个僧侣直接往前。

    气氛登时肃杀。

    茂木青延抬手拦住,道:“住手。”

    他面容扭曲,却能强自镇定下来,缓缓抬头,道:

    “这件事情,也有可能,是我的儿子做错了。”

    “他离开寺庙出去游历,行修验道,已经过去两年多的时间。”

    “究竟发生了什么,还需要进一步的验证,但是至少,至少今天是盂兰盆节,佛门广大,今天又有诸多贵客在,不能在这一天见血光。”

    这是老天师张若素对于樱岛修士的反应推测一模一样。

    这样都能忍得下来。

    卫渊面不改色,重新给自己斟了一杯酒。

    茂木青延把茂木义行的头颅捡拾起来,颤抖着放入盒子里,重新回到了内室,这样一幅,不愿意在这特殊的日子打斗,为了众人好而忍辱负重的样子,反倒让卫渊有种自己才是反派的错觉。

    在这一方面,他们还真是行家。

    卫渊慢慢饮酒。

    而周围其余僧侣,阴阳师,对这两个显然是来挑衅的道人,态度显然好不到哪里去,不断扫视着两人,终于有一名阴阳师冷哼一声,手握着酒杯重重砸在桌面上,道:“两位出身神州的道门。”

    “想来身怀绝艺。”

    “今天既然来了,怎么能不露两手?”

    “我也早就已经想要试试是你们道门的厉害,还是我的阴阳术更高。”

    这样的话一说出,周围的修士都登时沸腾,那些年轻人血气方刚,而一些道行高深的人也想要趁着这个机会和茂木家搭上线,再说就只有两个年轻的道士,又能够有几分道行?

    卫渊今天既然来了,就没有打算扔个头就走。

    那茂木青延躲进了里屋里,就没有再出来,显然是打算就这么盯着看事态发展。

    卫渊也不在意,正要出手。

    小道士阿玄却先站起身来。

    他回过头低声道:“卫馆……卫道主,哪怕踢馆也没有第一个就让主力上的道理啊,第一场就让小道来吧,再说,之前那件事情,师兄就埋怨我说没能出一把力,这次我一定得出一次手。”

    卫渊问道:“你有把握吗?”

    阿玄稍微算了算,心里有些打鼓,低声道:

    “这儿不少人的法力好像和小道差不多。”

    左右看了看,想到自己师兄电话里说的,早就已经打好招呼了,于是又有了底气,挺了挺胸膛,自信满满地道:“不过,卫馆主放心,小道也是有点把握的。”

    卫渊见到阿玄似乎很有底气,这才点头,让他出手。

    阿玄走出,微施了一道门礼数,道:

    “小道张若玄。”

    那阴阳师已经三十多岁,同样起身,只是点了点头,通报了自己的名字,就手持符箓,跃到了僧院旁边的修炼场上,动作姿态灵动,阿玄则是老老实实走过去,一边走一边告罪,满脸歉意。

    卫渊看了下,对于比斗的结果已经放下心来。

    就像是阿玄自己说的,他和那个阴阳师在法力上差不多。

    但是,神州更看重道行。

    两人来到了台子上,卫渊则是随手取出手机,想了想,决定给张若素发个消息,才刚刚发出去,张若素还没能来得及回来,就听到一声惊呼,抬起头来,看到那名阴阳师施展阴阳术,又招出式神,攻向阿玄。

    少年只是往前踏了一步,未卜先知般轻易躲过。

    那一道法术如同猛虎,撕扯向少年脖颈。

    却被直接伸出手捏住了颈后三寸软肉,然后顺手一抖,刚刚还威猛的阴阳术直接被震散掉,变化做阴阳二气,还纠缠在阿玄的手指上,卫渊摇了摇头,法力虽然相同,但是道行运用上相差太多。

    龙虎山的小师叔祖。

    被当代天师养大。

    这道术,如果做不到眼前这样,卫渊反倒会怀疑张若素到底教了些什么。

    接下来,阿玄一连胜了三场,第一场,那阴阳师的阴阳术被他直接破了,狼狈下场。第二场是个肌肉贲起的僧侣,手持长枪,少年一柄拂尘缠住枪刃,只是一扫,那把枪直接就贯穿墙壁,不知道飞哪里去了。

    偏偏阿玄还满脸抱歉,那僧侣只好怒气冲冲地下山去找自己的枪。

    第三个是一名神社的巫女。

    可惜,龙虎山驱神敕鬼,这儿的神灵在他眼里,也就是些类似于出马仙的手段,而禅宗有禁令,不可以在常人面前展露神通,而龙虎山也有禁令,正神不上身,上身非正神。

    连出马仙都被这符箓宗坛视作歪门邪道。

    更何况是这等八百万神灵之一。

    阿玄几乎像是看到了耗子的猫,险些当场掏出符箓把那神给收了。

    然后直接封到酒坛子里去。

    这种龙虎宗坛看家手段,把一众神社神侍看得背后发寒,再不肯往上走,哪怕是小道士最后鞠躬道歉,诚诚恳恳把封着那神灵分魂的符箓递过去,那边都吓得面色发白,说不出话。

    最后谁都看出这个小道士手段高深,没谁愿意和他找不痛快,而那些自认为手段高的,又都是四五十岁,不愿意和这十三四岁的小道士计较,最后阿玄深深吸了口气,扫过周围,客客气气地道:

    “不知道有贺茂家的阴阳师吗?”

    声音传出,众人愕然看向一侧,那里坐着不少阴阳师,并不和其他的人交谈,安倍晴明曾在贺茂家求学,可见这一脉在阴阳术上的造诣精深,而今天,有年已一百三十岁的大阴阳师,当代的阴阳师之神贺茂星罗在场。

    贺茂星罗睁开眼睛,语气平淡,道:

    “小道长,想要和我这一脉的试试吗?”

    阿玄摇了摇头,他能感觉得出对面那老阴阳师的可怕,接下来就该是卫馆主踢馆了,能帮忙排除一点障碍是一点,主要是不能把卫馆主惹得炸了,他总觉得对手越强,卫馆主就越能搞出事情来。

    所以,提前把最强的排除出去,卫馆主搞事的上限就会被压制住了。

    少年道人双目明亮,仿佛看到了宁静的日常。

    再说了,自家师兄得多大了。

    来几个年轻的,也未必能知道师兄打过招呼,于是客客气气地道:

    “小道士是想要和您试试手。”

    对面是修为高深的大阴阳师,阿玄完全没有自己硬拼的打算,抬手摆出了师兄告诉他的五雷法姿势,然后再五雷法之上,变化为天师独传,九天神霄雷的法指。

    贺茂星罗原本打算派一个弟子上去。

    看到少年道人的姿势。

    神色缓缓凝固。

    ……

    贺茂星罗还记得年少时的事情。

    他吃过了人鱼肉,已经活了一百三十多岁,有太多的事情被埋葬在了记忆,久远到现在那些前辈都不知道,他被称为大阴阳师,被称为或者的阴阳师之神,是不逊于安倍晴明的大才。

    但是当初贺茂家天赋最强的人,并不是他。

    他的哥哥,才是真正被称作是整个贺茂家有望超过安倍的天才。

    曾经前往战场历练。

    并且活着回来。

    经历过残酷战场,对于阴阳术的领悟也在不断地提升,很快就超过了家宗,整个贺茂家没有多少人能超过他,一切都顺理成章,和所有人期待的一样。

    然后,在这位大才在二十多岁的时候,有十七岁左右的少年道人上门挑战,一人一剑,凿穿了整个阴阳师流派,那一日双目惺忪的道人斩了贺茂家的家主,一身蓝灰色布料的道袍,一柄剑柄缠绕绷带的铁剑,就是一场活生生的噩梦。

    雨水都冲不尽血色。

    上百阴阳师不敢妄动。

    任由他迈步走出。

    当时候才六岁的贺茂星罗手脚冰冷,看到自己那被称为不逊色安倍晴明大才的哥哥被斩去了头颅,他愤怒至极地拦住了那个道人,后者却没有对他出手。

    贺茂星罗愤怒道:

    “你是谁?!”

    “我?龙虎。”

    “覆压天下的龙虎!”

    贺茂星罗呢喃:“我们,我们根本没有听过。”

    神态疏朗的少年道人把剑抗在肩膀上,双手搭着剑,笑道:

    “现在,你听过了。”

    “什么?”

    抬手,并指一斩,剑气纵横,从鸟居直接斩到了后院,咔啦啦声音不绝,将贺茂宗直接斩成两半,当初那剑气就直接从贺茂星罗的眉目前斩过去,柔软地像是风,贺茂星罗退后了两步,然后直接坐在地上,半晌说不出话。

    少年道人收回剑指,语气清淡:

    “贺茂家镇压阴阳有功,千年不易。”

    “留你道统。”

    “好自为之。”

    拂袖而走。

    那样的场景,化作贺茂星罗的噩梦,足足过去了百年都没有散去。

    贺茂星罗深深吸了口气,看着那作势要施展神霄雷法的少年道人,几乎像是噩梦的复苏,本来画符起阵的时候,仿佛铁铸一样稳定的手掌微微颤抖,他道:“你……是龙虎山的?”

    阿玄点头,道:“正是。”

    贺茂星罗沉默了下,突然道:“此次我贺茂家不参与此事。”

    周围的阴阳师都愕然,而贺茂星罗看向阿玄,道:

    “龙虎山天师,和小道长是什么关系?”

    阿玄回答道:“是师兄。”

    “是吗……”

    贺茂星罗低语,闭目。

    那并不是他最后一次见到那少年道人。

    后来……后来听说那少年道人一路走,一路杀。

    长剑之下,人头滚滚。

    被他杀的人,似乎都被送入了靖国社。

    直到最后,那少年道人直接仗剑杀入当时樱岛最大的神社,放肆张狂,径直取了祭祀在天照大神前的御酒,仰脖便饮。

    彼时潮起。

    少年道人大笑着杀出重围。

    浑身染血,仰脖饮酒。

    御剑过东海。

    仗剑长啸,击剑为歌。

    那一首诗歌,当时的樱岛修士都能吟唱出来,现在却已经没有多少人知道,贺茂星罗陷入沉默和回忆,忍不住低语:

    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

    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不知‘故人’如何……

    想来还是一如当年那样,潇洒恣意,让人深恨,却又佩服。

    ……

    “师叔,你怎么又喝酒?!”

    龙虎山上,某白发苍苍的天师东窗事发。

    老老实实坐在板凳上。

    那比他小了五十多岁,看上去却和他年纪相仿,或者比他都苍老,满脸老人斑的道人指着他的鼻子大声道:“你个老不修,一百四十来岁的人,高血压高血脂都没跑了,还喝酒,你是不是还想奔着高血糖去?!”

    老天师眼观鼻,鼻观心:“不会的。”

    “我不吃糖。”

    道号守柯的老道士愣住:“不吃?”

    老天师老老实实回答道:

    “年轻的时候吃的太多,现在吃,牙疼。”

    守柯道:“你年轻时候?”

    张若素思考了下,道:“就,差不多你这么大的时候。”

    “??!”

    张守柯大怒,抢夺过张若素藏起来的酒,掀开老道士的被子找到两瓶啤的,又从床底下摸出半瓶白的,恶狠狠地道:“我等下就和弟子们说,把你每个月能支的钱再扣掉四个月,我让你喝!”

    等到自家师侄气冲冲走了。

    张若素沉默。

    然后露出一丝丝得意微笑。

    眼观鼻,鼻观心。

    捧着茶杯喝了口‘茶’。

    哼哼,想和老道士玩心眼儿,你还嫩着呢。

    张若素乐滋滋地喝着天师快乐茶,然后打开了手机,准备来一局热血沸腾,紧张刺激的战斗,然后看到了一条新的消息,并不是来自于阿玄,而是来自于某以陶罐为头像的男人。

    张若素右眼皮子跳了跳。

    “张道友,我想要放个烟花。”

    “动静可能稍微大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