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31章 礼物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096
  第0231章 礼物

    卫渊和八岐大蛇按照上古盟约的方式,签下了联手的契,然后将这两份和天上星象联系起来的契焚尽,卫渊临走的时候,似乎想到了什么,抬手怕了下额头,回头道:“差点忘了,除此之外,我还想要问你拿一件东西。”

    八岐大蛇情绪不再像是一开始时那么平淡,道:

    “什么?”

    卫渊笑道:“相柳氏的山海经玉书。”

    八岐大蛇猛地抬头:“?!!”

    卫渊随口道:“那里面封存着所记录的生灵一缕神魂,可是被记录下来的相柳已经被禹杀了,那玉书里的神魂对你并没有限制的能力,我想,那东西对你来说,也只是个装饰,不如做个添头给我。”

    他语气轻松地就像是在菜市场和老板说今天抹个零头。

    或许是对于第九个头的渴望,也或许是那一枚玉书对于八岐大蛇来说并没有什么价值,祂沉默了一会儿,拂袖招出一枚玉书,上面有熟悉的文字,拂袖让玉书缓缓落在卫渊手边。

    八岐大蛇缓声道:“我很好奇,你为什么这么大胆。”

    “你就不怕,我不顾一切将你吞了?”

    卫渊装着面色平静,把玉书收起来。

    然后取出手机,给八岐大蛇晃了晃,带着玩笑道:“那样的话,我亲爱的长姐,以及你的叔叔无支祁,就会有点掏心窝子的话想和你说了。”

    “怎么样,要不要我给你接通了?”

    八岐大蛇额角抽了抽,缓声道:

    “不必。”

    上古相柳被禹王一个人大卸八块,无支祁和上古相柳虽然同辈,但是是禹王召集九洲加昆仑一票人车轮战才封印了,双方的实力差距巨大,是不需要怀疑的事情,卫渊笑着收起手机,随手拿了两个橘子,拈了拈,把其中一个扔给八岐大蛇,道:

    “不必相送了。”

    推开门,恰见着那两个白衣的神明在外面听着,后者被吓了一跳,连忙后退,卫渊客气地微笑点了下头,然后才揣着橘子离开,两个在古代传说里出现过的伊吹山山神目送着卫渊离开,等到卫渊走远了,才战战兢兢地道:

    “大明神,这,这个人出现的事情,得要快些告诉天照大神啊。”

    “还有天之御中主神。”

    “这是大敌啊。”

    八岐大蛇吐出一口气,缓声道:“你们过来,此事要从长计议。”

    两名伊吹山山神靠近。

    见到伊吹山大明神走入屋子里,祂们以为是要防止被人听到。

    也跟了进去,还关上了门。

    才转过身来,就看到八岐大蛇双瞳变成冷血动物所特有的冰冷竖瞳,心头一阵慌乱,战斗的时间很短暂,两只被天照和素盏鸣尊派来盯着八岐大蛇的伊吹山山神没能做多少反抗,就被摘去了头颅。

    最后的声音,先是不敢置信的惊呼:“伊吹大明神,你要做什么?”

    然后就变成了凄厉的惨叫:

    “八,八岐大蛇!!!”

    两具无头尸身倒在地上,化作了一头大白猪和一头白色鳞甲的蟒蛇。

    青年舒展了下身躯。

    背后的影子是有着八首八尾的狰狞巨蛇。

    其中两只蛇头似乎在吞噬什么。

    虚假的神明气息被驱散,取而代之的是蛮荒时期的残暴和凶狠。

    ……

    卫渊手中把玩着山海经玉书,这是《海外北经》的部分,里面还封存着一丝丝相柳的神魂,当然,当初作为共工臣子,肆虐中原,所经之处,尽为泽国的相柳已经被杀了,但是这不代表这玉书没有意义。

    因为当初相柳的血不断地腐蚀地面。

    禹索性就顺着这腐蚀的方向挖出来一个巨大的水池。

    又在旁边建立了一座用来招待众帝的阁楼。

    那么这一枚玉书很有可能和这一座建筑有关,而这巨大的水池处于昆仑山北方,是直接引下来昆仑的雪水积累的,从方位上来看,应该就是瑶池传说的来源,至少是这传说的来源之一。

    如果这玉书和那一座招待五帝的池子有关,那么手持玉书抵达那里会有什么反应?这山海玉书除去记载凶兽的部分,还有许多是记录各个国度和山川的,这些玉书又有什么作用?

    是能够执掌地脉,还是说有其他的作用?

    这都得他亲自去尝试。

    下一次祭祀的时候,再去朝歌城尝试吧……昆仑山的北面,是英招所在的槐江之山和流沙河之间的位置?还是说就在昆仑之丘下面,啧,年纪大了,有些记不清了……

    卫渊心里自嘲一笑,把山海经玉书收好。

    把连鞘的八面汉剑横放在膝前。

    双目微阖,开始修行吐纳。

    ……

    阿玄很诧异地发现,从伊吹山回来之后,卫馆主难得安静下来了。

    每天固定地在早上醒来以后,画符修行,上午会练剑,但是剑不出鞘,出剑的招式也很简单,但是阿玄总是觉得,这一剑根本就没有真正地斩出去。

    但是也因为这样,让剑鞘内的剑气剑势越来越烈。

    在第四天早上练剑的时候,阿玄看到他只是一剑带着剑鞘斩出一半,地面上就出现了一道很深很深的剑痕,笔直地像是用尺子量出来的一样。

    而中午,卫馆主会亲自去下厨。

    阿玄一连吃了好几天不重样的,对于卫馆主的好感度再度上升了很多。

    不搞事的卫馆主,还是很可靠的嘛。

    而到了晚上,他发现卫馆主却只是会在院子里坐着,看着星星发呆,神色和气质都会变得柔和下来,但是哪怕这个时候,那柄剑还是在卫渊的手边放着,剑身连鞘,沉静地像是夜色下的星光。

    三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

    七月十五。

    道门的中元节,也是佛门的盂兰盆节,如期而至。

    阿玄正在看着手机群里的消息,有哪位师侄今天外出做法了,又因为阴气太深,今天在行动组的道士们根本连顿热乎的都没吃上,就顾着维持鬼物秩序,避免阴魂和活人撞上的事情。

    群里有师侄说,要不是顾及体面。

    他都恨不得和鬼怪阴魂抢食吃。

    把那些供奉的祭品给捞一把。

    实在是饿得惨了。

    少年道人忍笑忍得很辛苦,想了想,发了一张猫猫头点赞的图片。

    群里的消息顿了一下,然后立刻刷出一片的小师叔祖好。

    然后也不知是谁第一个发的,很快群里刷屏的内容就变成了。

    小师叔祖发红包。

    小师叔祖发红包。

    小道士怔住,挠了挠头,看了看自己的钱包里,也已经不多了,可是现在群里群情激奋,只好哭丧着脸发了个大的,结果才两秒钟不到就全被抢光了,道门的法指就给这帮道人这样用,阿玄不甘地撇了下嘴,点开红包,想看看谁抢的最多。

    然后看到一张黑色猫猫仰望星空图。

    是师兄……

    阿玄愣了下,然后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瞪大眼睛,飞快地往上拉,想要看看是谁第一个发的,然后再度看到了那张熟悉的黑猫头像,是自家师兄发了第一个‘小师叔祖发红包’,少年道人嘴角抽了抽,一张小脸气得通红,咬牙切齿。

    为老不尊!

    正打算要咬牙气的发出消息的时候,听到了脚步声,阿玄下意识转头看过去,然后一下愣住,是卫渊,但是不是之前的打扮,展现竟然是一身的朴素道袍,脚踏芒鞋。

    原本的短发,似乎是以法术影响,变成了能扎成道髻的长度。

    左臂臂弯扎着一根黄巾。

    “卫馆主?”

    阿玄结结巴巴道:“你怎么换成这一幅打扮了?”

    卫渊道:“盂兰盆节到了,也是时候去送礼了。”

    阿玄反应过来,道:“你打算穿这样去吗?”

    卫渊点头,笑了笑,缓声道:“他们盯上了我太平道,也就是觉得我们这一脉好欺负,没有什么根基和能出头的人,觉得能挖过来做他们的盟友,所以,今日来的,就不再是博物馆的馆主了。”

    他的笑意缓缓收敛,双目幽深:

    “而是我神州七枢玉书,太平部道主。”

    ……

    盂兰盆节在樱岛,是相当重要的节日。

    而茂木家所在的寺庙,和那些没有真正修行者,只是用来应对普通民众和游客的寺庙不同,是真正意义上,京都的第一大寺,退治妖魔,祈愿拜佛,在历史上有很高的地位,历代也曾出现许多高僧大德。

    知道超凡修行的达官贵人,以及本身就是修行者的那些人。

    在这一天,会选择来到这里,而不是常人认知中的名寺,所以这隐藏的深山古寺,今天的人也很多,在寺庙外面也和寻常的寺庙一样有摆摊的人,不过大部分都是修士,售卖的除了祭祀活动里常见的小吃,就是修行者专用的东西。

    这些人的目光古怪地落在两名不速之客的身上。

    交谈的声音也逐渐地低下来。

    毕竟,在这人人都穿着和服或者狩衣的地方,出现了来自于神州之国的道袍,还是有些扎眼的,一道道视线落在他们身上,卫渊神色平静,芒鞋轻踏,旁边的阿玄就有几分身躯僵硬。

    卫渊低声道:“害怕吗?”

    少年道人按了按胸口,坦然道:“怕。”

    “那你可以留在外面。”

    “不行。”

    阿玄摇了摇头,道:

    “正因为小道也怕,所以才更不能让卫馆主独自面对。”

    他低声道:“我亦是龙虎山弟子,覆压天下的龙虎。”

    而这个时候,这两名道袍式样都不同的道人走到了寺庙的前方,有僧侣拦下,道:“二位是……”

    卫渊示意阿玄开口,少年道人踏前一步,声如金玉交击,道:

    “神州,太平部之真修,领太平道主天师位,前来贺礼。”

    作为寺庙宗家当家,也是当代寺庙主持的茂木青延早早就已经注意到了这两名神州的道人,但是一直听到这样的声音才带着笑意迎出来,道:“没有想到,是神州的同修,请进,请进。”

    卫渊从容不迫入内。

    他们在僧侣带领下,做到了最核心处的位置。

    周围都是樱岛修士当中的大家族子弟。

    茂木青延以极高的热情介绍了卫渊和阿玄,称呼他们是神州的大宗高人,周围有阴阳师,和神道修士低声道:“没有想到,茂木家居然和神州那边搭上了线。”

    “是啊,看不出来。”

    “应该得要重新考虑一下和茂木家的关系了啊。”

    茂木青延心头畅快,邀请卫渊上前和他坐在一处,卫渊眼眸平淡,只是开口道:“不必。”

    “贺礼在此。”

    “稍微轻了些,包涵。”

    只是一拂袖,御风之术施展出来,一个方方正正的盒子稳稳飞过寺庙院落,落在了佛堂前的茂木青延身前,他双手接过,然后朗声笑道:“既然是太平道高人的礼物,那我就顾不得失礼,这就打开了。”

    他打开了盒子。

    脸上的笑意缓缓凝固。

    那是一颗已经扭曲干瘪的头颅,但是他仍旧能够看得出来那是谁。

    是他的独子,茂木义行。

    茂木青延张了张口,极端的痛苦和不甘心袭上他的心头,手掌颤抖,一个没能握住,那盒子竟然跌落在地,佛堂的大光明如来佛像前,一颗头颅跌落了几下,翻滚而出,落在地上,和那如来佛像对视,死不瞑目。

    正好奇着太平道修士究竟送来了什么好东西的众多樱岛修士刹那间看到了这被腌制的头颅,也认出了这究竟是谁,一时间气氛瞬间压抑,阿玄心底有些害怕,一片死寂凝滞的目光下,卫渊伸出手,拈起一杯清酒,仰脖喝下,平淡道:

    “贵公子犯我神州禁地。”

    “已诛。”

    “送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