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26章 了结因果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685
  第0226章 了结因果

    太平要术之中真正的嫡传正法,甚至于是在张道陵所创正一道之前的真传,后世名列七十二地煞法之一,吐焰这一门法术不是会被雨水而扑灭的火,阿玄看着那冲天而起的火焰,几乎说不出话,哭丧着脸。

    万事万物都是要比较的。

    他原本觉得师兄想要做的动静已经够大了。

    眼下比起来,师兄可以说是很体面的。

    天罡三十六神通,地煞七十二正法,神州道门七枢玉书。

    这已经是神州顶尖传承了。

    谁家一上门就直接放地煞法的?

    而且吐焰之法并不是用口喷出烈焰的杂耍,而是直接让这一方天地吐出烈焰,是天地火,比寻常地祇的山上火,比修士修出的丹田火更强一筹,应该早就失传了才对,卫馆主怎么会用的?

    卫渊手掌微微颤抖,解除了法印。

    但是火借风势,风助火威,这烈焰早已经成了气候。

    卫渊吐纳呼吸。

    双瞳之中,代表着神性力量的金色流光缓缓溢散开。

    咬碎冰棒。

    列了下嘴,牙根儿有些发酸了。

    他揉了揉腮帮子,周围早已经嘈杂无比,在这里的普通人仓惶地逃开,但是只是到了安全的地方,就有些人开始盯着这一幕看,拿出手机拍照摄像,飞快上传,事件的热度开始飞快上升。

    这里是东京都。

    是整个樱岛最繁华的区域之一。

    这里自古就有创立的阴阳寮,以神州所传五经为核心,以《河图》《洛书》《太乙》作为最初也是最高位传承,以泰山府君为祭祀主神,在这里发生了毫不遮掩的法力波动,阴阳署的阴阳师,神道士,还有僧侣都飞快出现。

    而后,朝着这里赶来。

    卫渊从随身的包里取出了盒子,轻轻抛起,盒子上的黄符被揭下来。

    描金红绣鞋飞出,直接飞入了那正在疯狂燃烧着的神社当中。

    卫渊屈指轻弹盒子里一柄断剑,道:“它因宛七娘而生,还有一丝因果没有断绝,应该是想要帮七娘完成这个心愿,你去护着她。”

    断剑鸣啸,兵魂现身出来,躬身一礼。

    而后,化作一道流光,撕裂烈焰,追击而去。

    ……

    在兵魂来到神社中的时候,就感觉到了一种舒畅的感觉。

    他追随卫渊很久。

    所以一眼就看得出来,这里根本就是一个巨大的养魂地。

    那帮樱岛的神道士,用诸多阴性的材料,在这里构建出一个占地巨大,专门用来温养鬼魂的地方,兵魂面色微寒,着急红绣鞋的安全,匆匆往内里赶去,先前这里已经被焚毁过一遍。

    那些所谓的英魂的牌位都聚集在一起。

    由神道师去修补魂魄。

    此刻被天地至阳之火焚烧。

    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不单单是牌位,就连魂灵本身也发出一声声惨嚎,有许多就直接在烈焰中被焚毁,而那红绣鞋就出现在这里,它似乎失神了,呆呆地浮空,在这养魂之地,它身上有淡淡的流光浮现出来,化作一个双垂髫的小女孩。

    盯着前面那些被祭祀的牌位。

    可她眼底看到的,却恍惚是小雨过后,江南道的石板路。

    可她明明从不曾见过那场景。

    就是因为太出神了点,所以她忽略了周围的环境,有那些顽强的魂灵,没有立刻被烈焰焚尽,穿着战国时风格的铠甲,突地怒吼出声,手持倭刀,踏步奔向红绣鞋,怒喝重劈,一道寒光劈落。

    红绣鞋并不擅长战斗,躲避不及。

    就在此刻,只听到铮铮两声,那看上去威武武士手中寒光闪烁的倭刀先是一顿,被直接拦住了刀刃,而后,一道身影手中的兵器猛地自下而上,反手环转重劈。

    第一个呼吸,先以刀背撞击刀刃,磕出裂缝。

    而后,第二个呼吸,再以刀刃自上而下重劈在裂缝位置。

    这样极端考验时机,手法,技巧的复杂战斗手段,几乎是如同呼吸一般地施展出来,那武士手中的倭刀就那样被从中折断,在虚空中化作流光吗,而后,第三个呼吸,兵刃已经刺穿了那武士魂魄的咽喉。

    后者捂着喉咙破碎,似乎发现了什么,双目怒睁。

    “是你……”

    一道寒光撕扯,魂魄彻底崩碎。

    一个牌位碎裂。

    樱岛战国黑田二十四将之一,久野重胜。

    死于平壤战场。

    红绣鞋的灵性惊讶地看到,出手救下自己的,是熟悉的身影,是博物馆里的老资格,那个总是和水鬼混在一起,满脸憨厚的兵魂,只是这个时候,他却似乎有些不大一样了,舒展着身躯,手中的断剑缓缓浮现流光。

    那流光慢慢凝聚,化作了一柄长刀。

    他盯着这一柄刀,神色柔和,然后看着红绣鞋,笑呵呵地道:

    “你想要做什么,就去做吧,我在这儿护着你。”

    红绣鞋点了点头,她迈步走到了焚烧那些战犯牌位的烈焰上,伴随着她的脚步,身上散发出流光,身体逐渐长大,逐渐化作了一位清秀美好的少女,五陵年少争缠头,一曲红俏不知数。

    这是宛七娘的模样。

    也是在这红绣鞋上所残留的,最后一丝丝执念。

    江南道的兵,江南道的刀,江南道的曲。

    戚家军兵魂脸上浮现赞叹,轻轻哼着曲调。

    ……

    这个时候,阴阳寮的人终于都来了。

    卫渊远远地就能够看到他们。

    他们没有贸然靠近,想要从各个方向突破进入这神社中,但是以神州地煞七十二法所成就的火焰,难以突破,他们很快发现,一共四个方向,有三个方向是绝对的死路,只要靠近,必死无疑。

    但是没有人是傻子,所有人都知道,这种大型神通,如果释放者没有走,那么那所谓的安全的方向,才是最危险的地方。

    阿玄这个时候还没有忘记刚刚买的两个面具。

    捧着匆匆跑到卫渊的旁边,瞅了瞅那边早就烧得热烈旺盛的神社。

    少年悔不当初,懊恼自己没有认真听师兄的话。

    这就一个不留神,就出了这么个事情。

    他哭丧着一张脸道:“馆主……”

    “您是不是来这里专门踢场的?”

    “不。”卫渊道:

    “我是来这里了结因果的。”

    “因果?”

    “嘘……安静听。”

    卫渊食指在唇边轻轻抵了下,有些茫然的少年道人突然听到了铮铮几声,他很快认出来,这是琵琶的声音,可这里怎么会有琵琶?当琵琶的几个前调升高的时候,古琴和笛声也加入进来。

    卫渊闭着眼睛安静听着这曲子。

    而这个时候,所有人,包括现场和在遥远地域的人。

    本来都看着靖国社发生的事情,突然发现,这座被烈焰吞没的神社,突然发生了变化,明明烈焰焚起,却又似乎有淅淅沥沥的小雨落下来,而后,在那樱岛建筑之上,出现了楼阁,出现了翘起的飞檐,有垂落下来的绸缎。

    在这罪恶之处上,出现了仿佛幻觉却又截然不同的画面。

    那是江南道的一角。

    突而,曲调变得激昂,古筝为主,而古琴为辅,奏出了杀伐之音,这画面,因为有人举着手机所以已经传递出去,有熟悉这神州曲调的音乐家认出来了这个调子。

    “这是……”

    “入阵曲?”

    铮铮数声。

    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

    一身红衣出现在了火焰当中。

    知道是姿容绝丽,但是却又看不清楚。

    张口就是清脆如同天音的曲调。

    而烈焰还继续燃烧着。在这以战犯牌位为柴薪,以战阵魂魄点燃的火焰上,一袭红衣烈烈如火,转旋如风,曲调清脆而激昂,而伴随着歌喉,那火焰不知为何竟然被搅动得越来越烈,而那红衣,就恣意地狂舞。

    激昂的曲调,婉转的歌喉,焚烧的废墟。

    四散而魂飞魄散的魂灵,不断被彻底燃烧的灵牌。

    以及烈烈如火的红衣。

    如论如何,这一幕都极有冲击力。

    卫渊收回视线,他能够猜得到这里是养魂之地,能猜测红绣鞋里还有宛七娘一缕执念,但是他以为,这执念是会让她去在这里发泄愤怒,会让她去寻找那些仇人,但是却没有想到会是这样。

    你们绝不可能毁灭我。

    我将在你们的废墟之上起舞。

    这或许是比单纯的杀戮,更为傲慢的回应。

    不过,这一舞的代价可不小。

    卫渊转身,注视着那些阴阳寮的阴阳师,手指缓缓握紧木刀。

    只有不断燃烧魂魄,才能支撑着这江南道幻境的展开,这也是宛七娘最终的执念,是当年所有故事的落幕,你说只要我在神州唱起江南的曲调,无论在哪里,你都能听得到。

    现在全世界都能听到我的声音。

    你可能听得到么?

    与妻书,那是阔别数十年的询问。

    是凛凛大丈夫,捐躯赴国难。

    是七尺之身已许国,再难许卿。

    入阵曲,则是回答。

    君且去!

    卫渊突觉得心中莫名复杂,却也莫名有酣畅淋漓之感。

    阿玄要站在卫渊身边一同对敌,却被后者按在了肩膀上,轻轻一推,将少年道人退得踉跄了下,到了一旁,卫渊随手拿起一张面具,覆盖在脸上,只露出了双目,手中的木刀轻轻抵着地面。

    巍峨兮伫立。

    阴阳寮的修士使出阴阳术,也是烈焰狂风,是要用火焰引导吸收此刻神社当中的烈焰,不能再让这画面继续下去了,无边烈焰狂风袭杀过来,卫渊只是右手握紧了木刀,他再度回答阿玄的问题。

    “我来这里,是为了了结一个因果。”

    “收一笔债。”

    “还一段因。”

    “了一段果。”

    步步上前。

    手中木刀抵着地面,迎着那扑落下来的烈焰狂风,面具被映照出火焰之色,双瞳仿佛燃烧,继而左手掐道决,猛然剑势上掠,剑气撕扯,道法同时出现,太平要术,以救人为主,所以,这一门道术,是为防御之法。

    很简单的。

    道门七枢玉书。

    天罡三十六神通——

    回风返火!

    张角嫡传。

    无边狂风逆转,裹挟火焰猛地冲向天空,将那些阴阳师逼退,灼热高温不断四下奔流,阿玄双目瞪大,心脏疯狂跳动,数息之后,伴随着脚步声,烈焰狂风散去,大地上出现一道剑气沟壑,带着神魔面具的青年手中木刀斜持,剑气鼓荡不休。

    “山川异域,不共戴天。”

    “今日,敢过此线者。”

    “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