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25章 天道存心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827
  第0225章 天道存心

    龙虎山上,道门宗坛。

    就算不如那些佛门大寺一样香火鼎盛。

    也已算是人来人往。

    在龙虎山的后山上,有一座莲花池,虽然说是禁地,但其实也没有直接禁止外来游客过来看看,总也有一位老道士坐在池塘边的石头上打瞌睡,有这老道士在,尚且还没有哪个熊孩子能对这莲池做过过分的事情。

    各家各派那些不要脸的修士们,也休想在这儿折断一根莲花。

    本来还缩在树荫下大瞌睡的老道士,突然听到了有孩子兴奋的低声呼喊:“唉?那一朵花怎么好像要开了?!”

    老道人懒洋洋毫不在意。

    一吐一纳,已经修行数十年的行气决几如本能。

    有时候心中也会感慨,这些孩子真是天真烂漫,一朵莲花而已,开得再好看,如果像是自己这样天天看年年看,也总会看得无聊起来。

    可惜啊,他也有些怀念。

    怀念少年时第一次路过这莲花池,亲眼得见一株莲花盛放时候的惊艳。

    那感觉,已再不曾有过了。

    最先发现的小男孩兴致勃勃地看着那一朵莲花,那是在莲池最里面那一个外面墨黑色的花骨朵,似乎缓缓出现了一条缝隙,外面看上去其貌不扬,又小,远远比不过周围那些白色的,粉色的,盛放着热烈的莲花。

    所以还是有孩子没能看到,连连地问:“哪一朵啊?”

    “就是那一朵,最里面,看上去有点发黑的那朵啊。”

    嗯??!

    哪一朵?!!

    怀念过往的老道人,险些行气混乱。

    顾不得调节气机,猛地睁开双目。

    ……

    卫渊踏足在龙虎山的台阶上。

    动作顿了顿,低下头看向手背上缓缓亮起来的天命赤箓。

    这是张道陵所创,最初的箓,此刻正隐隐约约和整个龙虎山产生感应,只是并不强烈,没有爆发。

    卫渊皱了皱眉,并指拂过。

    以太平道道行,把这一道浮现起来的天命赤箓短暂封住。

    他在殷商遗都朝歌,已经运用天命赤箓完成了一次类似天庭这样的符箓大阵的构建,对于这道敕令的掌控能力大幅提高,当然更重要的是,完成天庭构架后,天命赤箓的力量消耗严重。

    卫渊才能将其短暂封印起来。

    迅速完成术法,隔断了天命赤箓和龙虎山的感应后,卫渊才松了口气,拉了拉露指手套,把天命赤箓遮地更严实了些。

    不行不行,不能在出发之前闹出大动静。

    他总觉得,自己如果在出发前搞出大动静,张若素恐怕会直接想方设法把自己扣住,然后打发弟子去樱岛,可是这一次樱岛之行,他自己也是势在必得的啊。

    卫渊心中低语了什么,一步一步踏上了龙虎山台阶,看到了一身灰色道袍,在山门口等着的老道人,那老人看上去就像是个普通的道士,平凡无奇,来往行人都不曾注意到他,但是卫渊这样修行中人却能感觉到不对。

    没有任何法力气息。

    但是却感觉到他站在那里,就是一方天地的中心。

    万物气机以他为核心流转。

    道,不言自明。

    当代天师,张若素。

    张若素身边还有个眉心有赤色火焰纹的秀气少年,也是一身道袍。

    张若素微笑道:“卫馆主,可算来了。”

    卫渊把右手背过去,神色温和,微微颔首道:“张道友。”

    “久等。”

    ……

    莲花池边,老道士鼓足了力气凑过去看。

    可是那朵紫金莲根本就毫无半点动静,那些孩子也都埋怨第一个孩子在说谎,而老道士终于放弃了,叹了口气,自嘲说自己也算是老大不小了,居然就这么给打断了修行。

    那黑莲根本没有半点变化。

    依旧安安静静的像是根棒槌似的杵在那里。

    开也不开,枯也不枯。

    老道士泄了气,重新闭上眼睛修行。

    那些孩子也打闹着离去了。

    还在强调着说,自己真的没有看错。

    声音渐渐远去。

    龙虎山上,风清云朗,一片平和,流风吹过,莲池泛起涟漪,那大团大团开得繁华热烈的莲花们微微晃动,那一株黑不溜秋的花骨朵却没有半点摇晃,只是花瓣随风而绽开一丝缝隙,风止的时候便又合上。

    外面看去明明是黑色的,但是绽出的那一缕,却是紫金之色。

    只是一刹,就将整个莲池尽数压下,可是这瞬间的风采却无人得见。

    ……

    待客室。

    卫渊前面多了一杯香茶,对面的老人微笑抿了口茶。

    卫渊也端起茶喝了一口,或许茶叶本身的质地一般,但是泡茶的水,泡茶的人都不是寻常,所以入口回甘,味道很好,卫渊看着对面慈眉善目的老人,心中忍不住自语,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网友面基?

    张若素眼睛落在卫渊背后的背包上,好奇道:“卫馆主,这是……”

    “哦,这个啊,一点见面礼。”

    卫渊甩手把背后的鱼头给放在桌子上,哐当的一下,把老道士吓了一跳,后面那始终打量着卫渊的清秀少年也是一个哆嗦,老道士狐疑着打开盒子之后,才发现里面的东西,更是看得目瞪口呆,卫渊笑道:

    “八百年上好鱼头,道友,借你几个辣椒用用。”

    张若素一怔,看着鱼头,略有悲悯地叹气一声,道:

    “八百年道行啊,道友你就这么把它杀了?”

    “可惜,可惜,一身修为,八百载星霜月露,化作飞灰。”

    少年道人也念诵道门往生咒。

    卫渊微微一扬眉:“吃不吃?”

    张天师义正言辞。

    “吃!”

    ……

    卫渊亲自去了张若素自己栽种的田地里,摘下了好些个散发灵气的辣椒,又去天师府的厨子那里借来了工具和厨房,做了一道剁椒鱼头,他之前已经做过一次,所以这次算是真的轻车熟路,顺手得很。

    张若素讶异道:“这等有法力和道行的妖怪和不好料理啊。”

    卫渊微笑道:“在这一方面,我还是有些自信的。”

    在料理超凡生物之上,我是专家级的。

    在这一方面上,他不会自谦。

    做完之后,掀开饭桶,从里面把今早上剩下的米饭舀出来三碗。

    然后给那被叫做阿玄的小道士,张若素各自分了一碗。

    不得不说,张若素的辣椒比起卫渊之前用的好多了。

    作为大妖血肉蕴含的鲜美和灵性,和辣椒本身的辣味,融合地更为完美,雪白的鱼肉铺在米饭上,再把汤汁往下面一浇,剁椒鱼头的汤汁泡饼,拌面都是一绝。

    但是放了一会儿已经稍微有些干硬的陈饭同样很绝,因为陈饭失去了部分的水分,不如新做的米饭那么软糯,却能够吸收更多的汤汁。

    散发着光泽的鱼汤将米饭之间的缝隙填满。

    就连白米饭都散发出了鱼肉的香气,辣味催人胃,一筷子接一筷子,几乎停不下来,就连刚刚觉得自己吃这大妖的肉有些自责的少年道人,也忍不住吃了好几碗,最后稍微有些不好意思地放下筷子。

    吃人嘴软,小道士对于亲自下厨的卫某人好感度上升很快。

    怎么看,这都不像是会搞出麻烦的人啊。

    众人吃饱喝足,张若素一边喝茶,一边询问道:

    “道友准备好什么时候去了吗?”

    “事不宜迟,今天就出发吧。”

    张若素道:“今天出发,有些早。”

    卫渊道:“早?”

    老道士老神自在地道:“贫道掐指一算,过几天,就是樱岛佛门的盂兰盆节,茂木家是京都最大的寺庙,他们肯定有一场大的典礼,卫馆主你到时候去就是了,嗯,烟花大会其实还不错。”

    佛宗盂兰盆节,提着寺庙传承者的首级上门拜访?

    小道士猛地抬头,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家师兄。

    像是第一次认识这位天师。

    这这这,到底谁才是要搞动静的那个啊?!

    卫渊想了想,却还是笑着回答道:“算了,那也得今天就出发吧,我还没有去过樱岛呢,想要多转转,对了,张道友,我托你做的东西,你做好了吗?”

    张若素见卫渊决定要今天出发,也没有勉强,只是点了点头。

    然后让弟子将两个盒子取出来,一个稍微长些,另外一个则是方方正正,就是装着茂木义行脑袋的那个,只是散发出一股奇怪的味道,有点恶心,又有点古怪的香味,混合起来让人反胃。

    卫渊嘴角抽了抽,望向双手插袖,一本正经的老天师:

    “这什么味儿?”

    “太热了,石灰挡不住,有点馊掉了……”

    “天师,馊掉的东西不是这个味儿。”

    老人沉默了下,微微抬起头,视线偏移道:“秋天不是太热了吗?”

    “这东西有点招蚊子和虫子,看着的弟子有些受不了。”

    “……所以?”

    “所以老道喷了点花露水。”

    ……

    最终卫渊还是提着那混合着石灰气味,馊味儿,还有六神花露水芳香的诡异盒子,迈上了前往樱岛的飞机,以幻术成功混过了安检,那小道士叹了口气,低声道:“有劳卫馆主了。”

    刚刚出发的时候,老道士又拉着这少年道人,嘀咕了半晌。

    大意就是说,盯着这位卫馆主,千万千万不能让他搞出什么动静,但是少年阿玄觉得,这位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卫馆主,明明看上去待人接物都很和气有礼,还会亲自做饭,吃完之后会主动洗碗,根本不像是会搞事情的啊。

    明明是师兄自己更不靠谱些。

    他忍不住叹了口气。

    但是天师有令,他也只得跟着。

    卫渊和阿玄上了飞机,樱岛距离神州不算远,抵达樱岛之后,在天师府俗家弟子家里休息了一日,第二天天气很好,卫渊起了一个大早,阿玄原本以为卫渊要直接去京都寺庙,把这件事情解决,但是他转眼就溜达远了,阿玄急急喊他道:

    “卫馆主,方向不对啊。”

    卫渊笑道:“来了这里,怎么能不去一趟东京都?”

    “况且我还得给家里那些家伙买点东西呢,秋叶原那边儿也逛逛去,我家有个鬼,比较喜欢那儿的东西。”卫渊想到了水鬼的水遁,嘴角抽了抽,看向手边饮料都觉得有股反胃的感觉。

    去秋叶原,这当然没什么。

    阿玄还以为这位前辈要去做什么事情,见到是这种事情,松了口气,也没有什么拒绝的立场,连忙把行礼暂且交给了周围来接的天师府俗家弟子,自己则是赶紧迈步追了上去。

    坐了新干线抵达了东京都新宿站。

    而后是秋叶原。

    那样繁华的地方,让小道士目瞪口呆,又有不适应。

    有些打扮也让他看的面红耳赤。

    卫渊一路晃晃悠悠,一路买,顺便还给小道士随口介绍这些地方卖的东西有些什么,让小道士看花了眼睛,慢慢地怀里抱了一堆东西,到了最后,坐着电车慢慢地走,卫渊抬眸看到了千代田区九段北的字样的时候,拍了拍小道士的肩膀,示意下车。

    这里前一段时间才举行了盛大的夏祭,当时游人如织。

    现在也还剩下了很多摊位。

    和神州截然不同的风情,从没下过山的阿玄看得出神。

    卫渊随手提了一柄木刀,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我看哪儿的面具不错,买两个吧?”阿玄转过去,看到了那边有个摊位,上面挂着恶鬼面具,神佛面具,还有白狐面具,手艺不错,和神州的产物相比起来,别有风趣。

    少年想起这位馆主的职业,恍然大悟,道:“卫馆主你要买点收藏吗?我去买。”

    因为卫渊不懂日语,只好阿玄去交涉。

    卫渊则是通过手语交流,付钱买了根冰棒,阿玄修纯阳真体,平日不吃这些冰凉的东西,卫渊就只买了一根,撕开包装,看着那边的少年道人认真交涉,微微一笑,脚步微侧,视线顺着大祭两侧的灯光,看到了那一座神社。

    似乎经过了焚烧,但是现在又重新修建起来,周围不许普通人进去。

    里面能够感受到虚弱魂灵的气息。

    靖国社。

    卫渊咬了口冰,有些失神,他想到了过往的画面。

    ‘我一生爱书,爱画,爱花,亦好美酒美人,但不及我对你之心,而吾对你之心,又不如对家国挚爱,而今神州蒙难,我等当捐躯国难,若我还有命回来,听你在江南听曲,此生再不分别;若我无缘回来,你在我神州任一处唱,我都听得到。’

    ‘我辈当与家国同在。’

    ‘我还记得我小时候从这里跑过去很多次,每日早点时候,这里两边会附近村里的人来卖菜,青菜,白菜,新鲜的很,冬天还有结了霜的柿子,老陈家的酱油在这里,那边是个小小的面馆子,三张桌子一个人,二两面,一小勺酱油,很地道。’

    ‘我以为这样的事情永远不会变……’

    宛七娘口中鲜活的江南城,曾经年少飞扬的少年人啊。

    最后化作了在纪念碑上一个个冰冷的,白色的名字。

    卫渊咬着冰棒,空出了的双手结印。

    以他的道行,以他的法力,还需要结印的,当然不是普通的法术。

    清朗的声音在心底缓缓落下。

    焱焱炎炎,扬光飞文;吐焰生风,焚野吞山。

    太平要术——

    第十七法·吐焰!

    嗯?这是……

    地煞正法?!

    正在前面的摊位上,用蹩脚的樱岛语言和摊贩交流的少年道人突然感觉到背后剧烈到堪称狂暴至阳的法力波动,瞳孔收缩,只觉得头皮发麻,下意识往前数步,呼啦声中,那摊位上的面具散落了一地,他慌忙回过头。

    狂暴的烈焰,乘着无匹的狂风,已经冲天而起。

    彻底将神社吞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