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24章 上龙虎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2699
  第0224章 上龙虎

    朝歌城中。

    老太师从山腹中出来后许久,许久都没能回过神来。

    为自己所看到的那一幕而惊诧,甚至于不能仔细去想,只要一想就会有鼻子发酸的感觉,曾经被他们认为冷淡无情,坐视朝歌城步步走到现在这个局势的帝神,在三千年究竟付出了多少?

    而后,飞御和武昱,把那一张地图送上。

    将卫渊所说的话都告诉了老太师。

    后者同样惊喜于崇吾之山上那种果实的效果,他比起武昱和飞御更清楚现在朝歌城的困境,也更明白这宝物对于朝歌的价值和意义,只要得到这种能够改善后代资质的宝物,朝歌城面临的最大问题就将不是问题,他翻看地图,手掌颤抖,轻轻拂过这一张地图上,崇吾山的位置。

    然后将旁边标注的话低声念出来:

    “西次三经之首,曰崇吾之山,在河之南,有木焉,员叶而白柎,赤华而黑理,其实如枳,食之宜子孙。”

    ……

    五名山神离开了朝歌城,结伴而行,准备回自己的山里窝着。

    那位老者回望朝歌,感慨道:“可惜了啊。”

    “我感觉到那气息,原本还以为是渊,既然渊在,那么禹王也一定在的吧,可走了一半,才发现是新的山神,呵,虽然也是件喜事,不知怎么的,有种白高兴了一场的感觉。”

    “当初是禹王把我们的祭祀方式记录下来,可是祭品是怎么做的,可是渊给出的主意啊,或许他不在意,但是那也算是我们第一次尝到人族的食物和美酒,总觉得,再没能吃过那么好的东西了。”

    身材魁梧的山神怒视他道:“你竟念叨着渊的吃的,而不是禹王。”

    老者嘴角一抽,道:“老夫自然尊敬禹王。”

    “但是,禹王他性格,性格过于节俭。”老者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褒义词,道:“就是因为他的这个性格,所以对于吃的上根本不讲究,任何吃的基本都不会浪费,做出来的东西真的不如渊的。”

    力士山神怒视他,道:“你放屁,禹王是没有缺陷的!”

    “那你觉得禹王做的祭品好吃吗?”

    “不好吃。”

    “那不就结了?”

    力士怒视老者道:“可哪怕是不好吃,那也是完美无缺的!”

    老脉山神无可奈何,懒得理会这位山神,只觉得果然不愧是牛形山神,性格果然倔,他看向远方,轻声道:“无论如何,禹王都不会再回来了吧,女娇在青丘国,而渊……”

    “禹王的那个臣子,也葬在了这里。”

    其余几位山神都不再说话。

    岁月对于人来说,永远残酷。

    老者喝了口人族的酒,借着酒劲儿,吟诵着山海经的一篇,同样是崇吾之山,但是却和卫渊告诉朝歌城众人的不一样,苍老古朴的声音,混入风里,几如诗歌:

    “西次三经之首,曰崇吾之山,在河之南。”

    “北望冢遂,南望尧之泽,西望帝捕兽之丘,东望焉渊。”

    “东望焉……渊!”

    山海经。

    渊死后,由禹王完成了剩下的部分。

    西次三经群山之首,是崇吾山啊,那座山,在神代黄河的南方。

    我登上这座山,北方望去,是我父亲死去时的冢遂山,而南方望去,是埋葬我的老师尧帝的大泽,向西方望去,是已逝舜帝曾经捕猎的山丘,往东望去,那是渊啊……

    功业已成。

    故人皆逝。

    ……

    铮然的鸣啸,卫渊反手拔出八面汉剑,剑柄上铁鹰振翅。

    他将八面汉剑背在身后。

    九节杖太大了点,不方便携带,而张道陵法剑,卫渊本来也有心带着的,但是想一想,眼下两柄剑的功能类似,失去一柄,不会对卫渊实力有大的损伤,再说,这一次是太平道修士前往。

    用天师府的法剑,多少有些名不正言不顺。

    首先用八面汉剑劈下,剁下来三分之一块的鱼头,放到专门的泡沫盒里,里面放了冻结起来的冰袋,一边放一边嘀咕,老道士也太含糊了,冰箱舍不得用,冰柜也成啊,再不来冰袋降温也可以。

    什么年代了,还像是三国时期一样用石灰腌。

    啧,老古董。

    卫渊抬手,把这鱼头背在背上,卫渊拎着黑猫的后脖子,严重警告了黑猫类,不要趁着他离开的机会,偷偷吃鱼头,否则连吃三个月猫粮,半点荤腥不加,然后才迈步走出,吱呀一声,博物馆的门缓缓关上,恢复了安静。

    黑猫类舔了舔爪子。

    盯着冰箱,内心挣扎。

    最终朝着冰箱门走去。

    呵——

    愚蠢的人类。

    居然还以为能威胁得了本大爷。

    嗒嗒嗒,嗒嗒嗒——

    它听到了动静,惊得尾巴都竖起来,然后才发现声音不是来自于门口,转过头来,看到木柜上那个盒子不断挣扎,有描金红绣鞋从里面探出头,匆匆地想要奔向门口,却未能成功,似乎有些落寞遗憾,戚家军兵魂和水鬼也都知道这红绣鞋的来历,知道宛七娘的故事。

    兵魂拍了拍它,以表示安慰。

    水鬼嘴快,道:“可能馆主这一次事情比较重要吧,下次,往后再去那边儿发发火,唉,馆主这人啊,有时候也是不讲究,你说把我也带去樱岛多好,那边儿的特色饮料之类的,我也想试试啊。”

    “你背后嚼谁的舌根啊?”

    群鬼愕然。

    红绣鞋一侧支着地面,鞋尖微微抬起,如同期待。

    吱呀声中。

    博物馆的门被打开,卫渊背着剑出现在门口。

    他看着红绣鞋,又仿佛回到了最初的时候,看到那心中的遗憾痛苦化作了地缚灵的老者,想到了宛七娘最后那一曲,想到了她以身殉国的恋人,想到了那个时代。

    最终伸出手,道:“来罢。”

    卫渊轻声道:“有恩报恩,有仇报仇。”

    “我说的。”

    “再说,你也想去一趟樱岛吧?当年的故事总应该有个结局。”

    “哪里有受害者痛苦不堪,而加害者逍遥法外的故事?”

    红绣鞋跃动而起,这一次直接化作一道飞光,收入盒子里,被卫渊收好在背包里,卫渊的视线扫过博物馆,看向戚家军兵魂,道:“你也随我来吧,家里留几个看家的就是了,那么多也没必要。”

    戚家军兵魂双眸亮起。

    他下意识挺直身躯,握紧了那柄残剑,沉声肃喝:

    “诺!”

    水鬼举起手:“我呢,我呢?那我呢?”

    卫渊抿了抿唇,认真道:

    “你有一个更为重要的任务,那关系着我们未来的生活安危。”

    “卧槽,这个牛逼,老大,是什么活儿?!”

    “看家。”

    水鬼:“……”

    ……

    “你记住了吗?”

    龙虎山上,张若素放下了手机,看向旁边的道人,一字一顿地告诫道:“这一次跟着他出去以后,千万千万,给我盯紧了他,决不能让他再乱来了,一点动静都不许他搞出来,听懂了吗?!”

    “是一点都不允许!”

    模样还年轻,看上去只是个少年,眉心一点赤红火焰印记的秀气道人茫然:

    “可是,师兄,咱们这次不就是去踢场子去了吗?”

    “都把头送过去了。”

    “动静不是越大越好吗?”

    张若素听到‘动静越大越好’这六个字后,难得额角抽了抽,自从上一次他说了这句话之后,弄出来淮水改道后,他已经对这几个字产生了心理阴影。

    老天师满脸沉痛地摆了摆手,道:

    “你还年轻。”

    “你不懂……”

    而这个时候,卫渊也已经抵达了龙虎山脚下。

    踏上了龙虎山台阶。

    手背上,天命赤箓微微亮起一丝流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