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21章 西经之山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022
  第0221章 西经之山

    在殷商的祭祀结束之后,卫渊没有立刻将自己的真灵收回来。

    而是站在祖脉上,俯瞰着朝歌城,过去了很久,众人才下山离去,重新回到城池当中,从祭祀活动回归到正常的生活当中去,原本是武乙梦境的那座朝歌城缓缓破碎,而真实的朝歌城显然没有那么地美好,但是却更为真实,更有生活的气息。

    老太师留在了这里。

    他迟疑了下,还是恭敬问道:“山神大人,帝神他……”

    卫渊看了他一眼,叹道:

    “你跟我来吧。”

    卫渊转身,靠着山神权柄,带着朝歌城太师的一缕真灵,走入到了祖脉山腹当中。

    在朝歌城中生活了一辈子的老者震撼于山腹中那恢弘浩大的石刻和如同祭坛的阶梯,卫渊将武乙三千年间刻画的石碑指给他看,并没有解释什么,在老者看着那些石刻失神的时候,就独自一人离去。

    这些石碑壁画上的文字足以代表一切。

    卫渊出现在山巅上,武昱和飞御还在这里。

    卫渊对于殷商遗民们的修行方式,还有那种巨大的青铜机关兽很感兴趣,那毕竟算是神代的遗产,而且一直都没有断绝过,不过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他沉吟了下,看向旁边的飞御,问道:

    “我记得,你们来到这里之后,有向外探索过。”

    飞御恭敬地回答道:“是,山神大人。”

    他想了想,道:“按照之前留下来的书卷记载,我们的先人抵达这里的时候,已经经过了很长的流浪,朝歌城里没有多少食物和水了,哪怕是外面有危险,当时的人们也只能冒险外出寻找水源和能够开垦种植粮食的土地。”

    “那一段时间里,朝歌城付出了很大的代价才开辟了土地,从河流那边挖出一条支流,引导到城外,然后又组成狩猎队,把靠近我们水源的野兽群驱散,前前后后,差不多花了上百年的时间才解决了这两个问题。”

    “在那之后,因为一直想要弄清楚我们现在究竟在哪里,还有外出狩猎的原因,我们对外面的探索一直都没有中断过。”

    卫渊点了点头,道:“那你们有地图吗?”

    飞御意识到眼前这位山神的意思,点头道:“有的。”

    “我这就下山去取来。”

    ……

    皮革被鞣制,暴晒后做成的地图,被微风托举在空中,缓缓展开。

    上面以类似于木炭的笔触,勾勒出了一条条道路,标注了山水的图案,还有些地方,被大大地打了叉号标注,那里代表着死地,代表着有很多人在探索的时候死在了那里,后人们将这些危险的地方标注出来,再往后探索的时候,就会主动规避开。

    这是以性命堆积出来的经验。

    是和这山海蛮荒世界抗争的证明。

    卫渊叹了口气,视线从这地图上扫过,脸色逐渐变得凝重,最后好一会儿没有说话,他发现,如果这地图能够更精准一些的话,那么就能够和他记忆中的部分对上号,这是一个并不算好,却也不算太坏的结论。

    他这段时间,一直在思考,禹当年分裂山海诸界的时候是按照什么规律去做的。

    其中有想到某个可能性,就是是按山海经分卷来分裂这些区域的。

    将西山经,将南山经之类的区域分别流放出去。

    驳兽,记录于山海经·西山经那一卷。也就是说,朝歌城花费了数百年时间锁抵达的地方,应该是位于古代认知里的西山区域。

    西山经……

    卫渊闭目回忆,尝试记起自己当初写下的那些文字,而后五指微张,让流风在虚空中汇聚,武昱和飞御尚且还有些不理解,突然,他们注意到周围的花草开始随着风晃动,微微伏低。

    武昱微微一怔。

    起风了?

    轻轻的呼啸声旋即充斥于耳膜。

    陡然变大。

    两人被风压晃动,踉跄了下,本能地低下头,几乎以为自己要被狂风吹走,只觉得鼻尖口中都是随风而来的草腥气,泥土味,还有水汽的湿润感,抬起头来的时候,怔怔失神,看到那少年道人眉眼安静,袖袍被风吹拂地鼓荡起来,伸出右手,五指微张。

    于是天地间有长风而来。

    风气汇聚,化作了青色的丝线,以朝歌城地图为核心往外面蔓延出来,将西山区域的地图补全,自原本的一卷地图,编织化作了长有数米,高亦是数米的苍青色图卷,缓缓在祖脉山巅展开,少年道人在这巨大的地图卷宗之前,双目宁静地注视着它。

    西经之山,凡七十七山,一万七千五百一十七里。

    这是相当广袤的土地。

    卫渊没有注意背后两人的惊愕,视线缓缓从这地图上扫过,他只是一个人,而且来往朝歌城,需要神力作为代价,根本无法频繁来去,至少现在不能,这里的十几万居民还是要生活的,所以依旧还要外出狩猎,会冒险,会牺牲,卫渊觉得,自己至少应该在离开的时候,给他们标注出最安全的地方。

    能少牺牲一人也是好的。

    不过,西经之山,卫渊扫过这些熟悉的山脉,觉得有些头痛,朝歌城的先辈们还真是选择了一张王炸级别的山海碎片,好歹选择其他几处地方,或许朝歌城也不必这么艰难。

    在武昱和飞御失神的时候,卫渊伸出手,指着这地图道:

    “你们两个记住这一张地图。”

    等到飞御两人取出了记录用的玉书。

    卫渊才重新开始讲述,他手指移动,指向一处地方,道:“首先,这里叫做小次之山,往后距离这一片区域远些,这里住着一只猿猴,白首赤足,叫做朱厌,极为凶恶,见则大兵,现在的朝歌城,贸然靠近他的话,恐怕要付出足够大的代价才能有一部分人活者出来。”

    又随手指了指另外一座山,道:“这座山叫做莱山。”

    “上面生长着檀木,有一种叫做多罗罗的鸟,喜欢吃人。”

    “离这儿远些。”

    “这座山叫鸟鼠同穴之山,山上有白玉,但是有白虎住在这里,而且白虎成群,数目不少。”

    “那座山上虽然有足够多的猎物,但是那里是白虎的领地,不想要被白虎当做猎物的话,就不要靠近那里。”

    “不过这一座山不错。”卫渊见飞御两人神色沉凝,语气稍缓,指了指一座高山,道:“这是附近最高的山,叫做崇吾之山,上面有举父这种异兽,还有只有一只眼睛一只翅膀,却能发大水的凶兽蛮蛮,但是对于人不感兴趣,你们小心些应该能够上去。”

    “这座山上长着一棵树,花色赤红,花瓣上有黑色的纹路,果子有点像橘子,吃了的话,能够在孩子没出生的时候就洗练好根骨,强行提升资质,我想对于朝歌城很有帮助。”

    飞御听得双目明亮,武昱忍不住低语赞叹:

    “山神大人,您真是博学啊。”

    由不得飞御和武昱不心中激动。

    现在朝歌城每一代的修行资质都在下降,导致整体上青黄不接。

    这种能提升资质的宝物,朝歌城所知道的都不多,不但特别繁琐,效果还很不明显,如果能拿到这种果子,朝歌现在面临的最大问题,哪怕不是迎刃而解,也能得到极大的缓和。

    博学?

    卫渊嘴角抽了抽。

    虽然他竭力控制不要回忆,但是脑海中还是忍不住想起当年的事情,当初的渊只是凡人,体力远远不如禹和女娇,爬上那座崇吾之山的时候又累又渴,曹孟德尚且有望梅止渴的典故,当时的渊见到了那棵枝繁叶茂的果树,自然欣喜,所以一口啃了七个橘子。

    然后。

    然后就中招了……

    最后还是女娇帮忙化解了其中的药力,取笑他说。

    ‘可惜啊,如果阿渊是个女子,生出来的孩子资质肯定足够惊人。’

    ‘阿禹,我们不如改道去海外丈夫国,或者女子国里,那里要么都是男子,要么都是女子,却能繁衍成国家,我们去那里求取怀胎泉,让阿渊多喝点,把这个孩子生下来好了。’

    卫渊现在都不知道,女娇当时那副兴致勃勃的模样。

    究竟是开玩笑。

    还是打算来真的。

    而看着飞御和武昱赞叹的目光,卫渊沉默了下,回答道:

    “只是,略有耳闻而已。”

    他把耳闻两个字咬得很重。

    然后揭过这件事情,将这西经之山的情况告知于飞御武昱两人,直讲述了足足一个多小时,终于讲述到了最后的部分,他指了指画面中比较偏的一座山,道:

    “另外,这座山,也要小心,这里叫章莪之山。”

    “山上有一种叫做狰的豹子,和中曲之山的驳兽互为天敌;然后还有一种鸟,长得像是鹤,只有一只脚,叫做毕方,也叫毕文,这是一种大凶之兽,操控火焰的神通很强,这样说,只要超过五只毕方聚集,就能轻易地把朝歌城彻底烧成灰烬。”

    “而且这种鸟只有一只腿,又干又柴,烤又烤不熟,煮又煮不烂。”

    “生吃的话又像是在吞火苗,直呛喉咙,除了拿去喂祸斗,什么用处都没有。”

    正在认真记录的飞御动作一滞,抬起头:“??!”

    武昱:“……”

    卫渊声音微顿。

    意识到自己顺口说了些不该说的话。

    微咳一声,面不改色,语气宽和郑重,缓声道:“所以,这种既有极大危险性,又没有什么收益的凶兽,狩猎了又有什么价值?你们得要离它远一点。”

    武昱想了想,若有所悟,然后赞叹点头,道:“攻其有害而无益,是以不取。”

    “山神大人您是为了让我们能理解才举了那个例子吧?”

    “我明白了。”

    卫渊脸上神色僵了下,然后化作温和赞许,微微点头,飞御看到这位少年道人神色宽和,嘴角噙着一丝微笑,高深莫测,显然并不是自己所想的那么浅薄,心中疑惑自然散去。

    看来,这真是山神在顾忌他们两人,才用这样的例子来讲述,深入浅出。

    飞御若有所思。

    卫渊注视着两人,维持住山神的威严,稍松了口气,同时在心中默默补充。

    明白?

    不,你不明白……

    毕方腿是真不好吃。

    什么吃的都不嫌弃的禹,都不会吃那东西。

    还不如老母鸡。

    至少,鸡腿有两个。

    ……

    一直等到两人将这些东西都记录下来,卫渊的神色缓缓变得凝重,道:

    “另外,还有三件事情你们必须要记住,我之前所说的险地,在别无选择的时候,可以尝试冒险通过,但是下面我说的地方,哪怕是面对凶兽袭击也不能踏入,甚至可以说,你们反过来冲向兽潮,也比踏入这三个地方生存率更高。”

    飞御和武昱神色凝重。

    卫渊伸出手点了点其中一座山,道:“第一个地方是这里,这里叫做邽山。”

    “上面住着穷奇。”

    穷奇,四凶之一。

    飞御武昱面色骤变,一想到自己所居住的环境里,还有这样一头凶兽,就觉得背后发寒。

    卫渊语气不变,在一处地方指了指,道:

    “另外,这里是轩辕之丘,轩辕之丘上没有什么东西好采的,只有丹粟,是最上乘的朱砂原料,从轩辕之丘往东南方向走,约莫三千余里,有一座山。”

    卫渊的语气顿了顿,道:

    “那座山叫不周山。”

    “无论如何,千万千万,不准靠近那一座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