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19章 祭祀将开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2843
  第0219章 祭祀将开

    作为卜算茂木义行下落的,是京都区大神社的高级神官。

    他的父亲是那座大神社掌事人的嫡系血亲。

    母亲则是有名的阴阳师家族出身。

    这位神官在他过去的岁月里,曾经靠着家传的神术,和占卜的能力,退治了诸多的妖魔怪异,有着很大的名声,所以茂木家家主这才秘密将其邀请入寺庙里,想要卜算自己儿子的下落。

    “您真是关心贵公子啊。”

    “茂木义行君我也曾经看过,为人冷静镇定,修为精湛,哪怕是在神州,也不会有什么事情的。”

    那神官宽言安慰着中年僧人。

    然后要求一间静室,说是要进行历代秘传的卜算之事。

    樱岛对于这种秘传之物看得极重,僧人没有什么觉得什么意外,吩咐旁边的小沙弥,按照这神官的要求去准备,片刻后,微微躬身,送那神官进入了密室,神官在焚香之后,又经历了一系列的繁复准备,又要来了茂木义行的贴身玉器。

    这才开始卜算。

    ……

    正在沉睡中的卫渊猛地睁开双目。

    有一股起床气在他脑子里乱转。

    刚刚好像是有什么人在暗中盯着他,让他觉得很不舒服。

    再躺下也睡不着觉,卫渊闭着眼睛躺了会儿,还是取出了三枚铜钱,屈指将三枚铜钱抛起,算了算是不是有人在针对他卜算,三枚铜钱落到手里,滴溜溜打转,然后齐齐地落下,最后两枚是正面,一枚是反面。

    卫渊皱了皱眉。

    这代表着对方卜算的直接对象并不是他。

    但是会间接地牵连涉及到他。

    卫渊沉吟了下,翻手取出了那一枚山神印,之前卫渊先是用这印玺打杀了洞庭鱼妖,然后又给了太平道道人一线生机,耗去了部分的神力,但是神性还在,卫渊手持山神印玺,将自身位格拉高到‘殷商祖脉山神’这个位置上。

    然后才认认真真做了一次复杂的八卦算法。

    而后双目微阖,手掌交叠放好,上面悬着山神印玺,入梦解卦。

    ……

    恍恍惚惚间,卫渊看到了在一座寺庙里。

    看到有一个穿着白色狩服的男子,嘴里念念有词,手持古朴法器,正在卜算,前面放着玉器,而开口说话的人所用的,是樱岛的语言,加上周围的环境,卫渊很轻易地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是那个被劈死的樱岛和尚。

    卫渊若有所思,无声自语:

    “看起来,这是因为太久没有和东瀛京都联系,寺庙里的人开始有些担心了?”

    “所以招来了卜算师一类的修士,想要占卜一下下落。”

    卫渊想了想,伸出手掌,五指微微握合,山神印玺散出流光,他好像模模糊糊握住了一条线,只要掐断,就能够直接中止对方的卜算,这算是山神印玺和朝歌祖脉联系在一起后得到的好处,位格不高的人无法卜算到他的跟脚。

    动作微微顿了顿。

    卫渊又有些担心就这么粗暴地打断卜算,反倒会打草惊蛇。

    影响到天师府打算最终发挥的效果可就不好了。

    卫渊沉吟了下,突然想起来,以前契曾经和自己说过,卜算,是通过种种手段沟通天地,得到对所关心事情的,模糊且真实的象征,而后最重要的是解读,在文王著易经之前,这些都是那些高高在上的巫所执掌的事情。

    卜算直接得到的象征,是不可能扭曲篡改的。

    那会直接导致卜算的彻底失败。

    但是,在合理的范畴内,进行一定程度上的改变,干扰巫士的正确解读却是很简单的事情,在当时候渊听得只觉得头大,只想要给契一罐头,现在却有了点其他的感悟,卫渊沉吟了下,手掌微微握合,消耗神力,稍微地改变了下这神官所占卜到的象征。

    “唔,这样应该没问题了。”

    ……

    樱岛。

    神官结束了一系列复杂的流程后,得到了卜算的结论,看了一眼,便长呼口气,噙着一丝微笑,打开了静室的大门,看到了门外等候着的茂木族人,点了点头,从容地微笑道:

    “幸不辱命,我已经知道了茂木义行君现在的情况。”

    面容沉静威严的僧人眼底略有欣喜,双手合十。

    “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

    “请看。”

    神官将得到的卜算结论递过去。

    众人抬眸看去,面色皆松缓下来,带上了一丝微笑。

    里面甚至于有讶异,还有欣慰和自得。

    神官起身微笑道:

    “茂木义行君,现在正在神州地位崇高的名山里。”

    “由那山里最强的修士,吩咐弟子要细致小心地对待义行君,生怕他的身体出了问题。”

    “而且,不久之后,太平道的高人,将会和义行君携手而来。”

    于是寺庙中的众人都长呼了口气。

    “多谢您了。”

    “一点小小心意,不成敬意,还请收下。”

    中年僧人让小沙弥将之前就约定好的报酬捧着送上来,神官微笑着接受了,在神明的指示下,一切都平静而祥和,连这寺庙里的檀香味道都更为浓郁醉人了些,如有神佛蹒跚于空,醉倒于香气,给予万物顺遂。

    ……

    当当当——

    卫渊屈指,轻轻叩击桌子,自语道:

    “携手而来。”

    “携首而来。”

    他道:“确实没什么问题。”

    早已经毕业很久的卫渊诚心实意地感激道:

    “感谢语文老师。”

    ……

    时间慢慢地流逝过去,只是卫渊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也有大意了的时候,他居然相信了长生种的时间观念,一直又过去了十来天,珏仍旧还没有回来,其间通了两次电话,知道少女现在安全,也就放下了心。

    这段时间,卫渊不时地手持九节杖,回应那所谓道主的祈求。

    道门的符箓,往往是需要开坛做法,求得祖师敕令才能保证画出来的不是鬼画符,而是真正有效果有法力的黄符,自之前使用黄巾力士护身咒,反倒得了不允两字后,太平道道主算是第一次得了祖师的首肯。

    当即欣喜不尽,只道上一次是自己受到了天师府的干扰。

    一口气画了许多道黄巾力士护身符。

    卫渊都以九节杖,给予了远超平日的回应。

    提前先让道主觉得,他自己能用得了这符箓,等到关键时候再给他断掉。

    这大概就是,你居然想求我的敕令,画我的符箓,来打我?

    再度利用九节杖,给予了回应之后,卫渊将这太平道法器重新放回了木柜子上,先是把装着舍利子的葫芦跨在腰间,然后又将三件殷商的青铜古器都带回到了静室当中,让它们彼此之间发生了共鸣。

    最终山神印缓缓浮现出来。

    于那有着饕餮纹和祭祀刻痕的青铜盘上,再度出现了山海界中朝歌城的画面。

    飞御和武昱半跪在地行礼,看到了那祭坛上出现的画面,神色恭敬。

    “……山神大人,祭祀已经快要准备好了。”

    卫渊嗯了一声,而后伸出手,靠着山神印玺和朝歌城外祖脉的联系,以神力裹挟住了一颗颗舍利子,消耗巨大,让这些珠子穿过了这青铜盘,落在了飞御和武昱身前。

    “把这东西分发下去,交给修为最高的那一批人。”

    卫渊的声音顿了顿,想到武乙记录在了岩壁上的文字,问道:

    “祭祀之中,哪一种祭祀是要有孩子捧着白花送给鬼神的?”

    武昱不解,仍旧回答道:“是每三百年一次的大祭。”

    卫渊道:“那这一次,规则和流程,就以这样的祭祀为标准吧。”

    “至少,那孩子送花的仪式要有。”

    天的清气,和山脉的地气汇聚,在祭坛上化作了那少年道人,他扫了扫袖子,似乎想到了什么,抬眸道:“对了,这一次祭祀的主体并不是我。”

    飞御和武昱不解。

    旋即听到了那少年道人轻描淡写的声音:

    “是帝神,武乙。”

    “你们都应该记住他,都应该知道他。”

    卫渊看着远处,低声地道:“那是守护了你们足足三千年的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