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18章 贫道素来小心眼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2930
  第0218章 贫道素来小心眼

    卫渊走得步履从容,但是脚下生风,速度一点不慢。

    水鬼和戚家军兵魂花费了好一会儿功夫才勉强追上来,抬眼一看,见到卫渊脸上,刚刚面对那一树梨花时候的微笑温和早已经消散了个干干净净,神色说不上多冷,但是没有一丝笑意。

    等到卫渊脚步停下来的时候。

    水鬼才惊觉,居然到了监狱门前。

    或者说,这里是特别行动组专门为了那些扰乱神州秩序的修行者所准备的监牢,里面关押着的不是凡人,都是那些尚未处置的作恶修士,以及妖物化形之辈。

    外面用的材料是最新科技,混合了灵石技艺。

    修为若不能达到一定程度,根本无法打破这一层墙壁,哪怕是大威力火器近距离轰炸都不会有任何问题,两鬼正迟疑间,却见到卫渊只是轻描淡写地往里面走,那些防御措施和术式就毫无反应。

    卫渊的幻术根基来自于无支祁残留神性。

    可能无法撬动太大的力量。

    但是其性质本身的层次相当高。

    寻常侦破幻术的手段,根本无法看破他这来自神代的幻术根基。

    卫渊抬手让伞打开,水鬼和战魂都化作一缕水汽飞入其中,这是他们先前领受水君敕令后所得的馈赠,根底上已经不算是普通的阴魂,而是偏向于正神地祇。

    水鬼嘀咕道:“来这监狱里干什么?”

    卫渊声音平淡:“来看一个‘人’。”

    “人?”

    “当死之人。”

    卫渊脚步在一个牢房前面停下来。

    牢房的门口的铁门上通了高压电,哪怕是修士,只要没练到金刚不坏,都很难从这门里逃出来,牢房里面坐着个老者,一双眼睛浑浊昏黄,正是当初摆摊的那樱岛之人。

    那老者极为警惕,卫渊又散去了部分幻术,让他得以看到自己。

    老者神色一变,下意识往后退去,却有哗啦声音响起,为了防止他施展法术,脚上已经被锁链锁住,其中所用的材料蕴含有一种特殊灵石,会永远释放无规则的灵气乱流,干扰修士的施法动作。

    老者面色因为剧痛扭曲了下。

    他重新坐倒在地,没有力气再动,只是看着持伞的卫渊,眼底有恐惧之色,旋即这恐惧被他强行压制住,用神州语言,嘿然笑道:“没有想到,阁下居然会来主动探望我,受宠若惊,受宠若惊啊。”

    卫渊眼神淡漠俯瞰着他,平淡道:“那太平道弟子已经去世了。”

    老者心里一个咯噔,面上怡然不惧,啧啧摇头道:

    “真是可惜。”

    “他年纪在修士里还不算大,资质很好,本来能修出些东西的。所以,阁下你来,是为了给他复仇,还是说只是为了单纯告诉我这个消息?”

    这樱岛修士的神色里有一丝疯狂,举了举手上的镣铐,道:

    “你真有胆量的话,就杀了我。”

    “反正,在这监狱里,我也已经呆够了。”

    “要不然,我未必没有活下去的可能,我乃是樱岛大神社的最高祭祀,有官方的身份,这件事情,已经能演变成樱岛和神州之间的事件,我的亲族,还有樱岛的议员们,会亲自来交涉。”

    卫渊漠然道:“没有人能在神州作恶后,不付出代价就离开。”

    “你注定死在这里。”

    那老者语气一滞,旋即嘲讽道:

    “但是我至少比那太平道修士多活了很久。”

    “他很可怜啊,期望能回老家给母亲养老,但是又一直没有机会,后来好不容易能离开了,却做了我的药人,其实他的意志相当顽强,我用了十多种奇毒才制住他,到了最后,我都有些不忍心了。”

    他的声音微微一顿,然后就放肆大笑。

    “不忍把这个上好的试验体给毁掉!”

    老者放肆地说着,他要激怒眼前的人,让对方把自己杀死在这里。

    这样,反倒能够挑拨这个人和神州官方的关系。

    他也算是死得其所。

    只是眼前这青年却不为所动,卫渊看着这仿佛狂吠野狗一样的老者,自嘲道:“如果说,是之前的我,面对你,我肯定会选择一剑杀了痛快,但是现在,我也知道,杀了你固然痛快,但是也会给别人带来些麻烦。”

    “而且,既然你终归要死。”

    “让你这么简单地死了,岂不是太便宜你了?”

    “所以我不打算杀你。”

    老者面上神色凝固,突有大恐怖袭上心头。

    面色略有些苍白的青年微微抬眸,双瞳犹如深渊,微笑了下:

    “你听说过,黑冰台么……”

    ……

    黑冰台,是大秦曾经的特殊机构。

    其中的锐士除去驰骋战场,伐山破庙,也有负责暗杀六国权贵,刺探情报的部分,这样的机构,是大秦贴己背后的力量,必然是有见不得光的部分,渊虽然不是负责暗杀的类型,但是基本的手段都是懂得的。

    老者面色煞白,欲要后退。

    卫渊伸出手,已虚点向那老者眉心。

    后者本来想要反抗,但是一身修为完全无法施展出来。

    反倒是被那锁链一扯,当即半跪在地。

    瞬间被卫渊封闭五感,扭曲精神,人是以五感来感知世界,以精神来定位自我的,幻术就是操控五感,无支祁不屑这样的手段,因为假的就是假的,有能够彻底操控对方五感的魂魄强度,往往代表着可以直接碾压对方。

    但是卫渊发现,幻术其实也很有用处。

    他扭曲了那老者的五感,后者只觉得自己脚下一松,整个身子直接坠入一处黑暗逼仄的地方,水流声,还有野兽低吼的声音缓缓地靠近,除此之外,还有那太平道人曾经经历过的,被十多种剧毒所折磨的痛苦。

    老者意识到自己即将面临的是什么,他不怕死,樱岛自有玉碎的武士道,但是他无法忍受没有终点的折磨,无法忍受生不如死,惊慌失措地抬手,想要爬出这个黑暗的空间,却被身后一只只手掌拉扯着坠下。

    转过头去,看到了那太平道道人,看到往日死在自己手中的人。

    老者心中登时寒气大冒。

    最后的余光看到,整个世界的光明逐渐消失,最后的光芒所在处,那持伞的青年面容平淡,墨色双瞳幽深,黑伞点地,微微颔首。

    神色平和,语气礼貌而客气:

    “那么,晚安。”

    “好梦。”

    “不,不,你回来!!”

    那老者怒吼,伸出手,卫渊却彻底消失不见。

    樱岛老者的五感坠入了黑暗,剧毒,以及酷刑的痛苦之中。

    ……

    卫渊依旧用幻术遮蔽了旁人的视野,走出了监狱。

    外面的阳光刺激,他身上那种冷气很快就消失不见,卫渊忍不住打了个哈欠,眼角有渗出眼泪,一夜没睡觉,还跑了很远的路,水鬼看了看外面的阳光,忍不住道:

    “都白天了啊。”

    他开了个玩笑,古怪道:

    “幸亏是在外面,要不然老大你肯定又被被子给封印了。”

    “嗯?你说什么?”

    卫渊打着哈欠转过头来。

    并没有半分刚刚的超凡脱俗,更无丝毫的肃杀。

    水鬼脸上的表情凝固,看了看显然打瞌睡的卫渊,脱口而出:“老大,你刚刚那句晚安,不会是给你自己说的吧?”

    卫渊活动了下肩膀,义正言辞道:“怎么可能。”

    水鬼满脸不信。

    卫渊找了一家早餐店,要了一碗胡辣汤,两个茶叶蛋,一屉包子。

    勉强垫了垫。

    包子一半是鲜肉的,一半是梅菜肉的,肉的鲜美滋味和包子面皮的柔软搭配地很好,卫渊换了几家,一条街走下去这才吃饱,摸了摸肚子,这才慢悠悠地往家里去,决定回去今天上午稍微补个觉。

    睡到,约莫下午五点就好。

    我身为一个武修,能打,能吃,能睡,这很正常。

    不是吗?

    ……

    樱岛·京都。

    一名穿着僧衣的男子跪坐于地,心中不安。

    他的儿子,也是整个京都大寺唯一的继承人,在前往神州后,就突然失去了踪迹,不管是用什么手段,都无法联系上。

    茂木义行。

    在这样的情况持续了一段时间后,他寻找到了京都名气最大,手段最高的卜算师,希望对方能够出手,替自己卜算一下儿子的安危,卜算出自己的孩子,现在究竟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