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13章 湘江至宝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121
  第0213章 湘江至宝

    被利剑指着的一众水族精怪完全没有敢轻举妄动。

    老老实实带着这小船钻下了湘江,原本还想着,卫渊如果不擅水性,还能够趁机溜掉,可看着水流在靠近卫渊的时候,居然自己分作两边儿,避开了他,稳稳当当坐在船只上,竟然比在岸上都自在,当即也就放弃了这个念头。

    心中悲凉,老老实实地做了水下船夫。

    很显然,这些妖物在湘江中,比在水面上,实力更强。

    船只往下行驶的速度都快了不少。

    而这种潜藏着传说的水域,就像是无支祁所在的淮水水系一样,在人间界本身之下,还潜藏着一层,类似于洞天福地般的存在,没有修行过,或者说,道行不够的人,将会对此视而不见。

    卫渊收回视线,漫不经心地询问道:“你们怎么知道今天我会在岸边的?”

    蟹妖讷讷道:“其实我们也不知道大爷你今儿个过去。”

    它心里面发苦,要早知道是这么个凶神恶煞,就不凑这个热闹了。

    眼见着卫渊抬眼看过来,那蟹妖慌忙地举起一枚宝玉,解释道:

    “是女英夫人两百来年前醒过来后,就暗地里交给小的一枚玉石,说是里面有当初一些人的气息,叫小的在和岸边儿等着,若是见到,就把那人带到水宫里去面见两位夫人。”

    卫渊嘴角抽了抽,万万没有想到女英居然让手下一直在这里守着。

    这也太记仇了。

    当即也没有再问什么,高度正在不断地降低。

    周围水流逐渐变得安静,温度也在不断降低,卫渊气血鼓荡,驱逐周围的寒冷,约莫过去十五分钟左右,穿过了一层纯粹由法力构筑的结界,卫渊的眼前一亮,已经自人间界进入到湘江水底的洞天之中。

    眼见着江水清亮,竟然还能见得到类似于深海珊瑚一样的装饰物。

    诸多在外界已经很难见到的游鱼缓缓游动,于珊瑚自然发出的斑斓光芒中散发出瑰丽色彩,这儿压力稍有些大,卫渊仗着之前代行淮水神权时候的所得,掐了一个避水诀,这才跟着蟹妖一众,往江底的宫殿走去。

    其实他心底还是有些奇怪的,娥皇女英,虽然是尧帝的女儿。

    但是本身并没有特别大的功业,也不属于那个时代人族部族对抗天地的古代英雄,在死后,居然能成为湘水神话传说的起源,其中定然是发生了什么特别的事情。

    正思考着,那宫殿也越来越近,卫渊却发现了一丝丝异样感,眉头微微皱起。

    怎么……

    有妖气?

    ……

    并不算是多豪华的湘水水宫之外,围绕着一圈儿本属于湘水水域的水族精怪,一个个都有些忐忑地望着宫殿当中,卫渊和蟹妖几个过来,竟然也没能引起它们的注意。

    蟹妖瞅了卫渊一眼,绷着面皮,询问道:

    “怎么了?怎么都围在这儿?”

    “今天不是的两位夫人的大祭吗?外边儿山上都有庙会,待会儿还有贵客要来,你们一个个的,不去帮忙,凑在这里做什么?”

    其中一肩披薄纱,留有双垂髫的侍女转过头,面色苍白,低声道:

    “客人们倒是来了些。”

    “可,可是恶客也来了……”

    “恶客?”

    蟹妖怔住。

    卫渊抬手扒拉开垂下来的珍珠垂帘,打眼看过去,见到在很有古代风格的大堂里,摆放着一个个案桌,有的后面坐着的,是穿着长袍,身上气机清澈的男女。

    以卫某人往上数至少三辈子伐山破庙的经验来看,这些都是山水中清气所化的精怪,多少也有些神通,在或者十里,或者三十里的范围内,能够操弄部分的水系神权,被些山村的百姓祭祀为水神之类的伪神。

    如果得到王朝敕封,那就是正儿八经的地祇。

    现在的话,算是野祀。

    一个个面色煞白,或者有离去之意,或者有愤怒之心,但是又都不敢表现出来,只能够僵硬着身子待在原本的位置上,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这些属于无害的类型,吸引住卫渊注意的,是坐于最中间位置的那一大帮人,亦或者说是妖怪,其中为首那个,可谓是五大三粗,肩膀手臂肌肉贲起,大臂部分隐隐有着刺青的痕迹。

    再一仔细打量就能发现,那分明是呈现出深青色的鱼鳞。

    “鱼妖?”

    而且是通了灵性,还尝过血肉的那种。

    卫渊眼眸眯了眯,确实是没有想到下来之后见到的竟然是这幅场景,卧虎腰牌低声鸣啸,他将腰牌扣住,转而看向旁边清楚了现在情况后面色不大好看的蟹妖,道:“堂堂湘水的江神,居然拿不下一只成了气候的鱼精?”

    蟹妖尴尬,却没有接口。

    那梳着双垂髫的少女不知眼前这人的身份,只叹了口气,道:

    “谁让咱们两位夫人也才醒过来没有多久呢?”

    “往日都是睡着的时间多,醒过来的时间短,现在的人又罕有那种诚心上香祭祀的,也就逢年过节的几柱薄香,将庙会也只当做玩耍的地方,这样一来,香火肯定不够啊。”

    “那妖怪就不然了,长了八百多年,皮糙肉厚的。”

    卫渊皱了皱眉,道:

    “……湘水中其他的妖怪呢?就让这八百多年的鱼妖一家独大?”

    那清秀侍女叹了口气,扳着手指道:

    “本来咱们湘水,虽然不大,但是连接着四渎之一的淮水水系,原本也是有很多法力高强的属神的,可是两千年前,始皇帝属下的黑冰台发了疯似的,不单把水里的精怪诛杀了干净,连山上的树木妖物都给砍掉咯。”

    “原来还算是一派圣地的湘江,直接就一蹶不振啦。”

    “咱们当时候还没出生,只是留下来几张画像。”

    “蟹统领倒是还活着,只是得道很难,道行打不过那鱼。”

    卫渊:“……”

    螃蟹低头不敢说话,卫渊尴尬移开目光,道:

    “那这两千年里,总不至于一个妖怪都没成长起来吧?”

    少女忧愁道:“有是有的。”

    “除去这大鱼精,还有不少的水族精怪得了道行,彼此制衡,倒也还行。”

    “只是平日里也常常做些兴风作雨的恶事,前一段时间里,去了淮水,也不知道是招惹了哪个凶神老爷,全都被斩了脑袋,血流了足足上百里,唉,我们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卫渊:“……”

    那蟹妖连忙拉住了那侍女,疯狂使眼色让她不要再问了。

    侍女不解其意,见着卫渊脸色不自在,却还安慰过来的卫渊道:

    “不过你也不用担心。”

    “两位娘娘现在实力虽然不比春秋战国时候,但是真的打起来,这些妖魔也肯定不是对手的,何况之后还有一位地位很高的贵客要来。”

    侍女声音温软安慰,卫渊洒然一笑,道一声谢。

    那侍女觉得亲切,反倒是把那螃蟹吓得半死。

    卫渊瞅了瞅那螃蟹两个大钳子,现在已经是秋天,这螃蟹看上去可真是肥,要是摘下两个蟹钳子,不用旁的做法,只是蒸熟,拿嫩姜切了细丝,和着香醋一泡,蘸着吃,味道肯定好。

    可惜了……

    山海经时期,还没醋,也没有生姜……

    螃蟹妖本来还想要拉着那侍女,当下只觉得浑身恶寒。

    有种没能成精前,在湘江里面,被顶级掠食者盯着的感觉,浑身汗毛耸立起来,蹬蹬蹬往后走了几步,转过头去,眼见着卫渊抬手扫开珍珠垂帘,堂而皇之地走了进去。

    ……

    卫渊散去了刚刚施展的幻术,仍旧是一副现代打扮。

    珍珠帘子碰撞的声音,引来了一部分妖怪的注意,但是那足足有八百年道行的肥硕鱼妖仍旧还在大快朵颐,走进来之后,卫渊才注意到,这里除去了那显然粗豪的鱼妖之外,还有两只妖物,都是有几分道行的那种。

    有只龙虾成道,化作了个潇洒公子,在那里端着美酒。

    还有个身上似乎还有点龙种气机。

    血脉稀薄是自然的,但是在这时代,就这么一点龙族的血脉,也足以它自傲许久,有这么两只妖怪在,卫渊也知道了娥皇女英的处境,本来就是不知因为什么原因而成了湘水之神,祭祀和香火又一年比一年地薄弱。

    或许一只妖物她们怡然不惧,两只也能收拾了。

    可三只大妖一起上,她们就必然落入了下风。

    卫渊堂而皇之地落座在一侧桌案上。

    抬眸看到了上首位置的娥皇女英,微笑着点头,似乎一点都不知道彼此之间那点恩怨,娥皇尚且只是惊异之后,维持住了镇定,女英却是瞪大一双眸子,黑漆漆的眼睛里像是烧着了火,咬牙切齿地看着卫渊就这么坐下。

    当看到那卫某人拈起桌案上的葡萄咬了几颗,那火苗儿几乎要喷出来。

    那从容镇定的样子和表情,就仿佛是在和她说。

    ‘有本事你下来打我啊,你来啊。’

    性格本就偏向活泼的女英咬牙切齿。

    卫渊旁边有只水蛇成精的,嗅了嗅味道,压低了声音,好奇道:

    “这老弟,你是什么鱼,怎么一点儿腥味都没?”

    卫渊收回视线,随口笑道:“人。”

    那水蛇精恍然大悟,道:“哦哦,人鱼精。”

    “没想到咱们内地水域里头也有人鱼精,我还以为只有海域里有。”

    “那老弟你家里有什么美人鱼姐妹不,给我介绍介绍?”

    “没,我们家全都是男的。”

    水蛇精遗憾,然后瞅了瞅卫渊,补充道:

    “如果是美人鱼一族的话,雄性其实也不是不可以。”

    ??!

    卫渊嘴角一抽,随口糊弄着这蛇精。

    那边鱼妖大口大口地灌酒,喝完了一罐子酒,突然用力,将这酒坛子重重摔碎,大声道:

    “娥皇女英两位夫人,咱们给你两位送了礼物,今天这大祭的日子,现在酒都是咱们自己带的,菜就更不用提了,都是些什么东西,我们早早得过来,你们就这样对我们?”

    “也不拿出点真的好东西,是不是看不起我们啊?!”

    周围一众妖怪齐齐拍着桌子呼喊起来。

    “对!”

    “说的是!”

    “就是!”

    娥皇女英眉头蹙起,那鱼妖似乎是见得无人能制得住自己,更是放肆地笑起来,故意言语粗鲁,挤眉弄眼道:“要是不愿意把那个宝物拿出来,也还有其他法子。”

    “其实我老于八百多岁了,还只是有些妾室,没有正妻,我见着娥皇女英两位大人实在是美若天仙,要是不嫌弃我老于,咱们凑合凑合也成。”

    “我啊,也和那人族的老祖宗,做一对连襟兄弟。”

    一众妖魔齐齐地哄笑起来。

    本来漫不经心喝酒的卫渊微微抬了下眸子。

    眼底亮起微微的寒意,手掌按在藏匿的剑柄上,利刃出鞘一寸,寒光被收敛于剑鞘之中,散发出的剑气寒意却让旁边的水蛇精不自在起来,打了个寒颤,身子都有些发僵。

    娥皇女英本就是在舜帝死去之后殉情,性情自然刚烈,女英闻言大怒,抬手拍案,道:

    “你放肆!”

    当即就要不顾一切地动手。

    娥皇却仍能沉得住气,拉住了妹妹,扫过堂下妖魔,语气冷淡道:“想要觊觎我湘江之宝的人,古往今来也有不少,但是无一人能够成功,你们若想要一试,那自然无妨,只是话说在前,若是失败,一切后果自负。”

    她翻手取出一物,强大古朴的法力波动逸散出来,让水流泛起涟漪。

    在场精怪妖魔的视线都汇聚过去。

    那宝物隐藏在一团流光当中。

    卫渊动作微微一顿,也下意识地看过去。

    他在那湘江之宝上,感觉到了一股极为熟悉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