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11章 临别赠言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818
  第0211章 临别赠言

    年轻僧人有苦说不出,几乎急地要哭出来,道:

    “不是啊方丈,真的是,我从这镜子里看到的就是那只猴子。”

    净土宗方丈大怒,劈手自那僧人手中夺过佛镜,然后就施法看过去,一下愣住,之前的佛门净土,金石玉阶,琉璃舍利,几乎不像是人间的地方,现在却几乎变成了个拆迁废墟,或者说垃圾堆似的,看上去简直是惨不忍睹。

    方丈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嘴皮子哆嗦,道:

    “阿弥陀佛,这是怎么回事?”

    他抬手在旁边年轻弟子头上一下,怒道:“你怎么不早说?!”

    年轻僧人欲哭无泪:“弟子已经说了。”

    方丈恼羞成怒:“我是问你,是谁做的?!”

    小和尚茫然道:

    “一只猴子。”

    “……”

    方丈险些憋屈地咳出血来,当即也不再多说,顺手把镜子一收,火急火燎地往山后禁地赶过去。

    ……

    张离凌看到两名晚辈弟子过来,随口问道:“怎么样?”

    “发现这边有什么问题没有?”

    两人都摇了摇头。

    张离凌道:“那你们两个刚刚做什么去了?”

    其中一人把刚刚搜查的结果说了说,声音微顿,随口道:“不过回来的时候,我们倒是瞅着那边有个和尚在看西游记,啧啧啧,那特效,简直绝了。”

    “就是一点不好,大闹天宫改成了大闹灵山。”

    “还好像加上了水淹金山的戏码,大雷音寺到处都是水。”

    张离凌本来还笑呵呵地听着,听到这句话,笑意微顿,诧异自语道:

    “猴子?水?”

    “等一等,你们见到的那只猴子,是金色的还是白色的?”

    两个年轻人愣住,下意识回答道:“好像……脸是白的,身上是纯白泛青的……因为绕着水汽,所以整体看上去,应该是白的……”

    能够控水的白毛猴子。

    张离凌眼角抽了抽,倒抽一口冷气:

    “面白青身,金目雪牙,无支祁。”

    “佛门……”

    他猛地站起身来,道:“那不是西游记,那是真的,难怪这老秃驴跑得那么快。”

    他突然想到一个荒谬的想法,嘴皮子一哆嗦:

    “该死,该不会有谁给那猴子看了西游记吧?!”

    或许是因为起身原因太过着急,桌子上的茶杯直接摔下来,碎成了两瓣儿,张离凌动作一滞,两个年轻人眼角一抽,彼此退避开,张离凌沉默了下,一脸正色道:“一切都是空,之后下山去超市买两个还给大师就好。”

    “不要让人家以为我们小气,买两个贵点的,至少得一两百块钱,知道吗?”

    “现在正事要紧。”

    当即起咒施法,身如飞烟,就直接朝着那老和尚所去的方向奔过去。

    一边走,一边给张天师发了个简讯。

    “无支祁大闹佛宗净土。”

    “过于巧合。”

    “弟子怀疑,有人给祂看了西游记。”

    ……

    灵山妙境当中。

    无支祁一道真灵左突右撞,手里大禹汇聚了九洲匠师所铸造的铁器化作一根长棍,转动如风,水流鼓荡如雷霆,放肆大笑,直将这灵山妙境搅动地如同一摊烂泥。

    一个个汇聚的佛陀菩萨就这么给敲地碎掉。

    “这都是前辈真修,一身道行啊。”

    “可惜可惜。”

    “丢掉太可惜了。”

    卫渊被隐去身形,跟在无支祁身后含泪舔包,现在是真灵,只好将这些个舍利子暂存在了卧虎令当中,不过可惜无支祁实力太强,这些伪佛假神又实在是寻常,被抽碎裂掉的舍利子占了绝大多数,完好的倒是少数。

    卫渊也察觉出来,这里的舍利子似乎都是一样的气机。

    比不上圆觉所赠的两枚舍利子圆融无碍,活泼灵动。

    这里的更像是充满道行法力的宝石。

    上面的气息也相似,恐怕是一家的法脉,这一脉传承做了这个灵山妙境的事情,其他的法脉会不会也有类似的打算?亦或者,道门的分支也很多,还有各类左道旁门,临到大世开启,人心浮动,也是正常。

    无支祁这一次的大闹恣意随性。

    是闹,却没有包含太过于浓重的杀意。

    所以,那帮所谓的僧佛菩萨们各处退避逃开,还存活下来小半。

    抬手将那铁棒抬起,搅动水流,正要顺势一下抽取淮水水脉之力,直接砸下去将这个大雷音寺砸地粉碎,手中的铁棒却突然一下化作了锁链,重新束缚在了无支祁身上,哪怕是借助了这里大佛拉扯的机会顺势出现。

    无支祁的真灵也没有办法在外界待太长时间。

    如果是入梦还好,一旦动用力量,就会牵动淮水龟山下的封印。

    无支祁啧地砸了下嘴,知道禹王封印的厉害,没有做太多阻拦,比划了个中指,缓缓消失,被从这里拉扯回去了淮水之地,因为失去了无支祁真灵加持,冲杀的黄巾力士也都登时散了个干净,只剩下一根根猴毛落在地上。

    卫渊身上,原本属于无支祁的障眼法也散去。

    他自己也能给自己加上,但是未必能够瞒过这些大佛的眼睛,索性就坦坦荡荡地解开了障眼法,诸多僧佛菩萨长呼口气,将那大佛搀扶起来,眼见着头上满是疙瘩,额角一个渊字,也不知道是谁人手笔,有何跟脚,佛法都化解不了,只好装作上面没有这个文字。

    大佛装着上面没有这个字,诸佛菩萨便当做自己看不到那个字。

    正自庆幸那猴子离开的时候,一回头却又见到先前卜算的那男子居然还在,见到他高冠博带,面容苍古,如同来自于过往,似笑非笑地看着灵山诸佛,气质闲散,悠然问道:

    “我见诸位算得辛苦,便亲自来了。”

    “下一位,谁来算算?”

    诸佛扫过遍地舍利子残骸,一时间无人回答。

    “……”

    卫渊踏前一步。

    诸僧佛菩萨都下意识后撤。

    整个灵山净土都死寂无声。

    那大佛正要强撑着出手,突然,一名身材高大,肩膀上有雄鹰的佛门护法神越众而出,喝道:

    “妖孽,修得猖狂。”

    继而于一众僧佛诧异的目光下,这护法神直直冲向高冠博带的山神,气势恢宏,出手的时候,有佛经诵唱,颇为不凡,那气质苍古的男子抬手,却将这护法神全力一击直接接住,没有激起一丝丝烟波。

    诸佛更是心中惊骇,失了出手的打算。

    刚刚那一击,几乎已经是倾尽全力,居然被轻易挡下。

    护法神身上绽放金光,似乎正在全力抗衡。

    面容苍古的男子神色毫无波动,淡漠已极,显得那护法神的举动如同螳臂当车一般,竟然还有几分悲壮,诸多僧佛忍不住双手合十,心中对这位护法神感慨不已。

    卫渊握着自己真灵的手掌。

    趁着那帮佛门没能察觉问题的时候,飞快‘拷贝’自己记忆里的内容。

    快一点,再快一点……

    只是可惜,护法神的位置还是有些低。

    许多的知识,以及佛门的经典要义,诸多神通,都是模模糊糊,知道一部分,论到真正重要的核心,就会断掉,卫渊原本打算直接将这真灵光明正大地收回,可是扫过那诸僧佛敬畏的模样,心中微动,舍弃原本的打算。

    神色平淡,只一拂袖,那护法神便极为配合地口吐鲜血,倒飞而出。

    被诸僧佛接住。

    唯独那铁鹰似乎还要被那护法神命令,‘攻杀’向那男子,却被袖袍一拂,直接罩住,再无声息。

    诸佛被震慑。

    卫渊微敛了下眸子,见到那些僧佛都被余威震慑,不敢轻易动手,又左右环顾这里,看到这里面早就已经没有了初见时候的庄严浩大,处处都是残垣断壁,见到一块石头上写着佛经,念出来道:

    ‘极乐国土,有七宝池,八功德水,充满其中,池底纯以金沙布地。四边阶道,金银、琉璃、玻璃合成。上有楼阁,亦以金银、琉璃、玻璃、砗磲、赤珠、玛瑙而严饰之。’

    ‘彼佛国土,常作天乐,黄金为地,昼夜六时,天雨曼陀罗华。’

    ‘彼佛有无量无边声闻弟子,皆阿罗汉,非是算数之所能知。诸菩萨众,亦复如是。’

    卫渊再抬眼看这净土所在,突然觉得可笑至极,说是清静自在,但是处处都是人间所求的奢侈享受,还说不比尘世苦行,只要听到讲法,就是阿罗汉与菩萨众,否认自我修行,将一切解脱的方法放在别人的身上。

    不劳而获之法自然受人青睐。

    卫渊随手抓起旁边一把佛幡,手腕一晃,把幡本身缠绕在一起,蘸取地上随处可见的金色佛血,在倒塌下来的金梁玉柱上一气呵成写下四个大字,龙飞凤舞,就只觉得心态痛快,扫过诸佛,拂袖离去。

    ……

    张离凌追上了那老和尚,后者心中焦急不已,当下就想着如果把这龙虎山也卷进去,一并和那猴子打,至少也比自己一家人上来得好些,从禁地踏入了那一处秘境里。

    一个个齐齐失神。

    看到那佛门清净的灵山妙境,直接化作了一摊废墟似的。

    诸佛早早就在人来之前提前躲避起来。

    所以这里空旷地几乎如同一片鬼域似的,老僧手掌颤抖,看到这一幕几乎无法思考,又见到那金梁玉柱横倒在地,上面四个大字,龙飞凤舞,酣畅淋漓!

    狗屁不通!

    张离凌愣住,大声赞叹道:“好好好!”

    “好啊!”

    “真是好字!”

    然后又古怪扫过这满地碎成渣滓的舍利子,抚掌长叹道:

    “大师果然就是大师,一语成箴,不,我是说,不说诳语。”

    “果然只有满地的烂石头。”

    “小道佩服,佩服。”

    老僧指着张离凌,手掌颤抖。

    “你,你……”

    “噗!”

    五十年不曾下山的老僧口喷鲜血,直接倒下去,被那年轻和尚接住。

    因为这气急攻心,还是说受到的打击太大,这和尚伤势在这寺庙里根本就没法子过去了,竖着走进来的和尚被一帮弟子横着抬出去,直接飞快下了山,过了江,去城市里面治病去了。

    张离凌嗤笑一声:“五十年闭关,忍看苍生苦楚。”

    “还什么八风吹不动。”

    “不也是被一屁打过江?”

    旁边道门弟子嘴角一抽,道:“师叔。”

    “嗯?”

    “咱们是道家,不是阴阳家……”

    “多嘴。”

    张离凌在那青年头顶一拍,打开手机,看到了自己师叔祖的回信。

    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十多分钟才回了两句话。

    “没事……”

    张若素眼角抽搐了下,看了看自己的好友名单,一个字一个打出来道:

    “是自己猴。”

    ……

    卫渊拈了拈手里的舍利子。

    看来,已经足够,给武乙第二条道路。

    或许,第三条也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