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10章 师父,师父,大事不好啊!!!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590
  第0210章 师父,师父,大事不好啊!!!

    净土宗所在的山门,位于山腰一处平缓的地方。

    背后靠着郁郁葱葱的名山,俯瞰着在山下平原地带逐渐开拓和建立起来的繁华都市,而在这座山和那座繁华城市之间,还有一条江流蜿蜒而过,在寺庙外的亭台处,往下俯瞰就能够看得到江水流过城市的景象。

    行动组队长是个中年男人,桌子上有他的证件,照片上还有些年轻。

    是张家的子弟,张离凌,天师府的嫡系子弟,已经下山降妖除魔十七年。

    此刻看着下方风景,赞叹道:

    “这儿风景倒是不错,看得我都想退休以后也过来出家养老了。”

    老僧眼皮耷拉着,语气温和:

    “法无门户,张施主如果有心脱离龙虎山,来这里出家的话,贫僧可是相当欢迎的。”

    张离凌打了个哈哈,摆了摆手,道:

    “不了不了。”

    “我要是这么搞了,我家那老爷子非得气死不成,说实话他老人家力气不大,我也不是多害怕,就是怕老天师耳根子软,也下山来了,大师你能扛得住他不,能扛住我就来了。”

    说着眼睛一亮,一拍大腿,道:

    “要不我直接和天师说一声,您和他搭把手?我跟您说啊,老天师最近打游戏天天熬夜,排位每天都往下面掉,都快爬不上来了,肯定不能打了,您老修为高深,佛法无边,一定没有问题。”

    “要不,我给您牵线搭桥,您老去龙虎山试试?”

    张离凌神色诚恳。

    老和尚沉默了下,尴尬地端起茶盏喝了口茶,默默道:

    “阿弥陀佛。”

    “施主说笑了,贫僧何德何能,能和天师相比?”

    张离凌也没有继续这个话题,笑着道:“大师可不贫呢,哪儿能称作是‘贫僧’?”

    “我看着大师这一套茶具,是宋代官窑里的珍品吧,世上流传不多,更遑论凑齐了这一套,四个茶盏,每一盏都各有不同,缺了一个就算是毁了,这一套茶具往少了说百八十万总该有了,往高了说就没边儿了。”

    老和尚淡淡道:“这茶具只是香客所赠,贫僧只是用着,和普通的杯子没有区别。”

    “粗茶淡饭贫僧能受得,富贵繁华贫僧也享受得,不过一切皆是空罢了,反倒是施主着相了。”

    张离凌满脸赞叹,道:“高,果然是高。”

    “那我把这杯子摔了,大师应该也只当春风拂面吧?毕竟都是空嘛。”

    他随手抛了抛茶盏,看到老僧脸颊上肉跳了跳。

    那杯子几度被抛起,落下,却总是能够被张离凌稳稳借着,最后他笑眯眯地接住茶盏,不再抛起来,随口问道:“大师,你在这山上多少年不曾下山,现在外面妖魔乱舞,不正是佛门弟子降妖除魔的时候吗?还不下山,更待何时?”

    老僧摇了摇头,道:“贫僧自然也在为此事出力。”

    “哦?为什么我没见着?”

    老僧淡然道:“小施主是做外功,降妖除魔,而贫僧乃是修正业,日日诵弥陀佛千遍万遍,为天下人祈福祷告,更以苦行禁足,以度亡者超生,让妖魔化形,是功德无量,乃无上大乘。”

    张离凌动作顿了顿,不知是嘲讽还是真挚道:

    “大师果然是……佛法高深。”

    僧人双手合十,答得密不透风,道:“八风吹不动,稳坐莲花台。”

    “贫僧已经五十年不曾下山。”

    ……

    张离凌并不气馁,面上笑呵呵,仍旧和这老和尚虚与委蛇,扯东扯西,想要探探口风,试探究竟,喝了一壶茶的时候,那老僧终于觉得有些疲于应对,借口解手出去,唤来了自家弟子,掏出一枚镂刻有无数佛纹的镜子递过去,道:

    “你且去,以此镜施法,去看大雷音寺,禀报诸多祖师佛陀。”

    “先将这龙虎山的道士弄下山去再说。”

    那小和尚行了一礼,道:

    “是,弟子领方丈法旨。”

    继而恭恭敬敬地接过这一面佛镜,匆匆离去,而那老和尚也定了定神,心中念诵佛门经文,道数句阿弥陀佛,脚步从容地走入亭台,在这一时间里,张离凌也吩咐随着自己过来的子弟在这寺庙里查探情况。

    等那老和尚过来,两人分明知道对方绝对暗中布置了什么,却都面容和煦客气,交谈时候氛围更是客客气气。

    ……

    那不过十六七岁的和尚匆匆走到一处偏房。

    然后取出佛镜,整理衣着,洗手净面,才敢擦拭佛镜,口中成心诵唱阿弥陀佛,便见到那佛镜镜面之上泛起水波涟漪,他往日也曾经见到过灵山净土,大雷音寺金石为阶,白玉为地的清净自在,所以面容更加恭敬。

    镜子上浮现画面。

    僧人开口:“禀……”

    和尚声音戛然而止,满脸懵逼,看着眼前一幕,眼珠子瞪大,口里的话登时说不出口。

    只见到在那灵山净土之处,早就变成了一片狼藉,金石台阶被敲了个粉碎,白玉做的莲台地板也都砸得翘起来,那些个庄严浩大的佛陀菩萨们个个狼狈,眼见着这边文殊弥勒抱头乱窜,那边金刚罗汉齐齐讨饶,又有白玉法螺随地摔碎,金梁玉柱左右倒横,天花乱坠被踩成了烂泥,地涌金莲被踹成齑粉,不再是佛门灵山清净地,倒像是人间流利灾荒年。

    中间一尊百丈大佛早给抓住衣领,手持铁棒囫囵敲了个满头包。

    在这乱象中间,一只毛脸儿雷公嘴的白毛猴子大笑着乱打。

    水流激荡,几乎就要把这净土大雷音寺给淹了个干净痛快。

    小和尚直接懵住,下意识呢喃:

    “这……西游记?”

    然后他反应过来,手里的不是平板电脑,是法器,自己看着的也不是西游记,而是此刻灵山圣地发生的事情,刹那间懵地一下,脑子里就嗡嗡的,正要转头回去禀报方丈,没有想到门口走进来了两个年轻人,满脸笑容。

    “小师傅,我们第一次过来,对这里不熟悉。”

    “你能帮忙带带路吗?”

    那和尚那儿还有这闲工夫,正要开口拒绝掉,那边过来专门调查这净土宗问题的两个行动组成员早就凑过来了,一个脚下踏着奇门八卦,一个则是南阳诸葛门的独门步法,速度快得反应不过来,一左一右凑在了和尚旁边,笑呵呵道:

    “小师傅你在看什么?”

    “挺好看的啊。”

    和尚手段不够,没能护持住,那佛镜一下给看了个清楚,两个行动组成员原来还兴致勃勃,可是看到了镜子上发生的事情,就失了兴致,其中一人砸了咂嘴,语气遗憾道:

    “哦……原来是西游记啊。”

    还以为是个行走的二等功呢。

    另外那个武门修士也有些遗憾,可看了两眼,却来了兴趣:“咦?这西游记拍挺不错啊,就是把大闹天宫变成了大闹灵山,不是,这是把水淹金山的戏码也加上了?有点意思啊。”

    道门修士嗤笑道:“又是个裁缝怪。”

    可随便瞥了一眼,就有些放不下了,看得有些入神,忍不住道:“不过,这西游记真的是不错啊,哪一版本的,怎么以前没见过?”

    “这特效,这打斗场面,简直跟真的一样。”

    “是啊,啧,这一拳头,够带劲儿啊。”

    “卧槽,牛逼,直接爆头!”

    “这东西拍出来也能过审?”

    “搞不好就是因为太写实了,网上才没有的。”

    两个特别行动组成员满脸惊叹,他们算是年轻里面比较出色的那一批,又都是兼修武功的那种,这种拳拳到肉的暴力美学几乎让他们看得移不开眼,一左一右把这小和尚夹在中间,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这新版西游记。

    于是中间的和尚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家祖师和佛陀被那猴子一顿削,身子一阵哆嗦都停不下来。

    一个不过是创造出的神佛。

    另外一个是最古神话的传说。

    那和尚满头冷汗,绞尽脑汁想要离开,道:“这,两位施主,小僧还有些,有些事……对,内急,内急,小僧有点内急,想要去上个厕所。”

    道门修士恍然点头,满脸歉意道:“抱歉,我们两个没看出来。”

    “真不好意思啊。”

    “小师傅你快去吧。”

    和尚松了口气,正要撤身离开。

    武门修士顺手抓住了佛镜,顺口道:

    “我们两个在这儿看看这一段,小师傅你快去快回。”

    和尚脸上的笑容一点一点缓缓凝固,那武门修士随手一拉没把佛镜拉回去,诧异看向和尚,道:

    “小师傅你不去厕所了吗?”

    和尚沉默许久,道:“憋,憋回去了。”

    武门修士愣了下,然后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道:

    “我懂,我懂,这种精彩刺激的大场面,毫无尿点,憋着也得看完,哈哈,没想到小师傅你也是同道中人,不过也是,你看,这版西游记里大圣可真的打得够痛快啊,不知道武指是谁,真牛了。”

    武门修士兴奋地指着画面,开始解说。

    和尚哭丧着脸,看着画面里那白毛儿猴子放肆地拎着根铁棍,往前面的光头上一个一个敲过去,画面极度解压刺激,嘴角抽了抽。

    ……

    好在这一段‘剧情’比较短暂。

    那两名行动组修士意犹未尽,都告诉那和尚,有资源的话一定分享给他们,年轻僧人早早就已经是度日如年,哪里还有闲心思说其他,抱着那佛镜忙不跌往亭台那边跑去。

    净土宗方丈早早看着了他,只觉得他过于狼狈,又这么匆匆忙忙,慌慌张张的,岂不是要暴露出来,眼底不愉,却还是向那笑眯眯的张离凌告罪一声,起身迎过去,拉到僻静处,便是一顿数落,呵斥道:

    “什么事情,如此慌里慌张,要是给看出问题了怎么办?!”

    “说罢,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那年轻僧人早已六神五主,闻言仓惶取出佛镜,哭丧着道:

    “方丈,不好了。”

    “祖师,祖师他们被一只毛脸雷公嘴的猴子在按着打啊!”

    净土宗方丈:“??!”

    他抬手在那僧人头顶一下,禁不住喝骂道:

    “出家人不打诳语。”

    “你是在给我讲西游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