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08章 在下卫渊,物理意义上免疫卜算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919
  第0208章 在下卫渊,物理意义上免疫卜算

    佛门净土,庄严浩大,那自身心口处有数枚舍利所化的僧佛伸手,手掌浩瀚金光,隐隐约约竟然有佛殿般大小,就这么朝着卫渊握过去,手指间带起劲风雄浑,迫人面目。

    此地是对方主场,不宜久战。

    卫渊果断切断了和自身原本真灵的联系。

    那双手合十,肩膀有雄鹰的佛门护法神恢复原本刻板的慈悲模样。

    于是僧佛手掌就在护法神面前停下来,微微皱眉,道:

    “此獠已遁去了……”

    “不知是何根底。”

    那僧佛行走到护法神前,未曾从这护法神身上找到任何的异变,只好双手合十,回答道:“看来是外魔附体入侵,是域外天魔之流的邪祟,胆敢来犯我大雷音寺净土。”

    高坐莲台,几乎看不清面目的大佛道:

    “天下大变之机,正当我佛出世,普渡苍生,容不得半点差池。”

    “当以慈悲心,施霹雳手段。”

    “慈悲,慈悲,哪位去将此獠捉拿回来?”

    若是卫渊在这里,肯定要惊愕于这些本应该是舍利子为核心所化的僧佛,看起来竟像是有自己的意志和判断能力一般,而其中一员面容慈悲的神佛走出来,双手合十,道:

    “阿弥陀佛,吾有大神通,能观过去未来,一切众生。”

    “可以擒拿此獠。”

    其余僧佛皆道:“善哉,善哉。”

    那先前开口的神佛伸出手掌,五指微张,显然是卜算一类的手段,却偏偏要说是大神通,卫渊才把自己的意识收回来,脑子有些胀,只觉得和那一个真灵联系了没多久,耳朵里嗡嗡嗡,全都是念佛诵经的声音。

    甚至于因为强行中断,鼻子里流出鼻血。

    他却还得强撑着清醒,去把自己需要的那部分佛门知识记录下来。

    才记到一半,心血来潮,一身道行都在预先作提醒,按照他从大汉武库换取来的记录,这是本身精擅卜算的修士,被别人卜算天机的时候,会自然而然出现的反应。

    毫无疑问,绝对是刚刚被狠狠薅了一把的佛门。

    卫渊不想被看出身份,平添那许多麻烦,翻手取出了那山神敕令,直接往身前一挡,把天机全部都引导向这山神印里,严格意义上来说,这山神也算是他。

    穿马甲的我也是我,完全没问题。

    卫渊心中默默补充一句,继续堵着鼻血飞快抄录经文。

    暗自腹诽,他高考前都没有这么用功过。

    而在那清净之地,僧佛把握住了天机,道一声佛号,就要去看究竟是谁做这等事情,瞪大双眼,本来想要看到那究竟是谁,他觉得自己看到了一个身穿半袖,宽松长裤,脚踏运动鞋的青年。

    可刹那之间,画面一变,僧人跌跌后退。

    在这灵山清净地里,突然出现一名高冠博带的男子,这只是虚幻之象,一股独属于山脉祖庭的苍远悠古气机溢散而出,把这原本的佛门气机给搅得破碎混乱,神色漠然淡漠,竟有一丝跨越漫长岁月的沧桑感,双目平淡俯瞰着这净地。

    出手这个僧佛挂不住脸面,喧一声佛号,道:

    “大雷音寺,岂容你如此放肆!”

    “阿弥陀佛,修得猖狂,本座这便来看看你的跟脚!”

    手掐大无畏金刚印。

    苍古之象,转眼散去。

    僧佛强行催动神通,就要看过去未来,想要循着去找到这男子的过往。

    眼前画面消散,他反看到了一座山,知道不过只是山神精怪,这山应该就是祖地,看样子也不是五岳这个等级的名山大川,看来不过是不曾见过的荒僻小山,识不得佛门广大,自然心中不惧,于是这僧佛再施神通,那座山出现在他眼前,骤然地变得巨大。

    他微有诧异,却看到一个个的人,穿着古朴的衣服,唱诵者悠远的歌谣,看到那山脉上出现一座古朴的祭坛,看到上面有唯独商代才有的饕餮纹,听到了三皇五帝时期的语言。

    载歌载舞,岁月流逝,沧海桑田之感展露在眼前。

    时间本身就有让任何人失神的伟力,而现在直观看到这一幕,这佛僧也略有失神,说不出话来,心中顿觉得不妙,正要收手,那一片祖脉,祭祀,全部都消失不见。

    剩下的,是一个样貌懒散温和的青年。

    枕着双臂,躺在了土地上,嘴里叼着一根草,看着浩瀚星空失神。

    帝尧幼子。

    大禹重臣。

    也是殷商之祖——

    其名为,契,契约之契。

    神州历法之祖,当然,更重要的是,这片土地上的星象卜算之祖,是开启殷商一脉极重占卜先河的始祖。

    僧佛:“……”

    不是。

    贫僧就只是打算算算这一座山的来历……

    不至于,真不至于……

    他这个刹那感觉到一股冷气在背后窜起来。

    连忙打算收手,那正在认真观看星象变化,以占天机的青年却怔了下,然后低下头,他像是从那一片星空天象里,看到了未来的某个灵机,似乎察觉到遥远的未来,有人在卜算自己。

    讶异,然后微微一笑。

    随手回了一招。

    ……

    灵山妙境里,诸多佛陀菩萨神像看着那出手的僧佛动作突然凝滞。

    然后面露惶恐之色。

    手中金刚无畏印散去,连忙起身要向后退去。

    伴随着清脆的声音,直接连带着舍利子一齐化作了齑粉。

    众多佛陀金刚面面相觑,沉默许久,其中一员道:“这等域外天魔,委实是凶狠毒恶,不过,看来其对于过去未来视已有所防备,贫僧有一神通,能观天地八方,三千世界,尽如掌上观文,愿意一试。”

    他也起身,再度施展神通。

    先前那高冠博带,气质悠古的男子再度出现。

    ‘菩萨’伸手,欲要卜算四面八方,三千世界,靠着这佛门净土的加持,这些神通确实是有不可思议的妙处,顺着那一缕灵机,生生出现在了一处陌生地界,也感觉到了那一座山。

    卫渊凭借山神印玺的感应,察觉到了佛门所作所为。

    神力传输轨道,反倒是引导这佛门神通顺藤摸瓜地去了殷商祖脉。

    卫渊正要强行调动山神印玺,以殷商祖脉之力将那出手僧佛的一缕真灵给镇压下去,却隐隐‘看到’那僧佛一缕灵思腾空而起,仿佛大日一般映照四面八方,然后极为堂皇浩大,声如雷震,几如示威般淡淡地道:

    “阿弥陀佛,何方宵小妖孽,还不速速现行,皈依我佛?!”

    声音以佛门狮子吼法门不断传出。

    而后在这山海界中缓缓散开,声音不断溢散而出,彻层层叠叠,庄严正大,有降服一切外魔的金刚气魄。

    卫渊本来打算阻止,都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气。

    下意识后退一步。

    是的,不得不说,这僧佛这一招卖相极为地好。

    又威严,又堂皇浩大,还有着降服外魔的气魄。

    厉害,厉害。

    可是,可是,这里,是山海界啊……

    禹王都不敢这么豪横的。

    要一点一点将他们流放。

    你这么强,佛祖知道吗?

    那僧人方才放出豪言,正要以一双眼睛看遍四面八方,却自西方,见到了一只赤色长龙,巨大无比,人首龙身,看到祂缓缓睁开眼睛,所处的这一方天地便大放光芒,闭上双目,便一片黑暗,那一双眼睛落在了他身上。

    “……汝是何人?”

    又有一头插翅猛虎,凶神恶煞,威风凛凛,几欲吞噬一切生灵。

    穷奇见到那僧佛,却突然大笑,玩味道:

    “原来如此,我倒是喜欢这人,你不准杀他。”

    “我想玩玩了。”

    那佛僧脸上神色一点一点缓缓凝固。

    穷奇的爪子在他光头上薅了一把,抓出几道血痕。

    很疼。

    但是不敢动,不敢动。

    “嗯??等一等……”

    素来喜杀善人而乐于施舍恶人的穷奇面色凝固,祂围绕着僧人转了一圈,微微嗅了嗅,突然皱眉道:“等一等,你身上,怎么有那个渊的味道?!”

    “你认得他?”

    杀机森冷,僧佛身躯僵硬,只觉得头皮发麻。

    他想要开口说,他根本不认识那个渊。

    却已迟了,眼前闪过最后的画面,是狞笑着的穷奇,还有恶狠狠挥舞下来的虎爪。

    贫僧,冤枉!

    佛门净土中,第二尊正在卜算出手之人来历的僧佛瞬间崩碎,这一次更狠,也不知是遭遇了什么,身上三枚舍利子都化作齑粉,随风散了个干干净净,这一下佛门净土也是寂寥无声。

    沉默了下,唯独那端坐于中央的大佛双手合十,喧一声佛号,道:

    “不可看过往未来,不可看四面八方。”

    “此獠凶恶,已非域外天魔,此乃天魔王。”

    “由吾出手,将其拿下。”

    他声音顿了顿,道:“若是凶魔魔焰滔天,吾亦制不住他。”

    “我等怕是要谨慎一些时日。”

    这地方那些个用舍利子所化的僧佛菩萨皆是双手合十,口称善哉善哉,那周身有上百颗舍利子所化的大佛,已经不敢再放大话狂言,说甚么过去未来,三千世界,只是小心谨慎,朝着那苍古男子本身抓去。

    ……

    卫渊彻底将脑海中的佛经经典过了一遍。

    而后,便察觉到又有第三次佛门卜算出现,且这一次是直奔着自己过来,若是前两次,自己确实不惧,但是这一次出手声势虽然算不上浩大,但是却偏偏极沉重,予人一种厚重之感。

    卫渊认真思考。

    确认打不过。

    于是毫不犹豫,转身,捏住鼻子,直接跳了淮水。

    “水君,水君!!”

    ……

    无支祁正研究自己的水下发电设施,纯粹以雷霆法门为核心,以极为沉凝凝练的法力化作了发电体系模型,确确实实达成了极稳定的水阴雷输出方式,正琢磨着,就见到了卫渊御水而来。

    见其模样似乎有些匆忙,无支祁压制住心中得意。

    甚至于舍弃了对于自己成果的法力保护,装作毫不在意,然后双瞳淡漠,淡淡地道:

    “哦?你来地正是时候。”

    “吾今日里看那所谓电力,倒是有了些微不足道的想法,你正可以……”

    卫渊才到,背后一只金色手掌往下一捞。

    激流涌动。

    无支祁忙了好一段时间,一点一点用法力模拟零件特性,然后把成千上万个零件拼起来的稳定性水阴雷装置就那么给拍成了齑粉,啪一下,什么都没剩下,无支祁眼神呆滞,然后嘴里面品鉴品鉴四个字才缓缓冒出来。

    祂陷入沉默,看向苦笑不已的卫渊。

    那只金色手掌缓缓握下,有嗓音慈和,庄严浩大:“阿弥陀佛。”

    “施主,贫僧有意邀你来我大雷音寺一叙。”

    无支祁脸色发黑,看了看卫渊,自语道:

    “大雷音寺?”

    祂伸出手,拎着卫渊放在旁边,一肚子火气,掰着手指狞笑道:

    “你,起开。”

    “我上!”

    ……

    而此刻,那边大佛欣喜不尽,神色却温和庄严,只是道一声善哉善哉。

    然后往回收手。

    抓住了。

    还是个人模样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