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07章 大雷音!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023
  第0207章 大雷音!

    卫渊骑着共享单车,优哉游哉回到了博物馆。

    然后直奔厨房。

    坦白讲他在烧烤摊那边,根本没有敢放开肚皮吃。

    毕竟,武门修士的胃口,那简直就是无情的干饭机器,吃烧烤的话,很有可能他一个人吃饱了,其他人就别想要再啃一串儿,圆觉怕不是得要卖身擦碗才能让他吃这一顿。

    卫渊回了家,又好好地来了一顿扎实的饭菜。

    地三鲜,白米饭,油重是有些重,但是是真的下饭。

    其实除了地三鲜,也可以选择红烧茄子,或者青椒肉丝,加上一筷子混着米饭下肚,那种满足感,一口菜,一口饭,筷子根本就停不下来,最后吃饱喝足,肚子八成饱了,还要再来半碗米饭,倒在菜盘子里,小心地用筷子扒拉着。

    非得要把最后一点汤汁儿都混在米饭里,万万不肯放过这最精华的部分,让白米饭染上浅褐色的晶莹剔透,再端起盘子解决掉最后的部分,这才是一个吃货的自觉,是最后的收尾步骤。

    “嗝儿……”

    卫渊吃饱喝足。

    翻手取出了那一枚山神印玺,自他回来约莫一天时间,这空空荡荡的山神印玺,可算是充满了,不过卫渊考虑到,这充满是充满了,可是人间界和山海界之间隔着足够远的距离。

    这段距离里搞不好还有正在传递过来的神力。

    可不能浪费。

    卫渊估摸着时间,列了个一元方程式,算出大致神力充满的速度。

    然后找到了剩下的玉符材料,又给自己准备了几道山神敕令,将印玺里面的神力暂且消耗了个七七八八,然后安然睡下。

    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印玺已经再度恢复了八成左右。

    本着可持续发展使用神力的原则,卫渊又尝试画了一道符。

    而后吩咐水鬼几个看着博物馆,自己则是骑着共享单车外出,到了河边后,以障眼法遮蔽了神性,直接跳进水里御水而行,直奔之前所猜测的那个地方。

    也就是黑冰台时期,渊自己折枪远走的地方。

    是僧伽带走玉龙佩中卫渊真灵残留的所在。

    ……

    淮水河边。

    距离湘水很近的那个位置上。

    卫渊已自水中出现,水流自然而然地散开,未曾沾湿了卫渊的衣服,他站在岸边,安静看着这一处的风景,略有失神,这里和自己真灵记忆里所看到的已经是截然不同,向远处眺望,曾经在始皇帝令下,三千刑徒伐山破庙的地方也已经重新变得苍翠。

    也不知道两位湘水女神复苏了没有。

    几千年前的仇,应该不至于记这么久……

    况且,虽然渊那时代,那两位还活着,不过应该没见过。

    嗯?等下,禹大婚的时候,她们去涂山了没?

    禹那时候好像是大臣。

    我当初砸那一罐头,是不是稍微有那么一点点显眼……

    卫渊沉思。

    旋即心中自嘲。

    男子汉大丈夫,岂能如此犹犹豫豫,胆怯不定?!

    卫渊心中坦然,往旁边挪了两步。

    想了想,又悄悄挪了一步。

    然后才取出了玉龙佩,这一枚玉佩中残留的灵性很少很少,但是再度出现在这对于玉龙佩而言极为特殊的地方时,仍旧激发这一枚古物当中残留的些许痕迹,卫渊五指握合玉佩,双目微阖,主动接触这些许灵性。

    ……

    很快,卫渊就再度睁开眼睛,微微皱眉。

    和之前接触具备卫渊真灵气息的古物不同。

    玉龙佩无法让卫渊回忆起之前发生的事情,毫无疑问,僧伽和佛门做的够彻底,也够绝的,简直深谙斩草除根,扒地三尺的精髓,卫渊对此早就有所预料,他取出玉符,手中山神敕令引动。

    在恁死了樱岛神性后,卫渊在障眼法上的造诣得到长足提升。

    他创造出一个方方正正的幻术,将自己隔绝起来,防止气机外露。

    然后亲自把握住玉龙佩上残留的些许真灵。

    一般而言,卜算某些东西或者人的下落,需要和此人相关的东西。

    也就是所谓有缘之物。

    卫渊觉得,如果要卜算自己剩下那真灵的所在,没有比自己本身更有效果的了。

    这就是我根据我自己来卜算我自己,卫渊心中默默吐槽一句,手上的动作则是不停。

    神代神性所化的敕令,加上契合度极高的卜算之物。

    卫渊根据心中浮现的数字,在地面上随手画了个八卦,解开八卦,而后双目闭上,自身魂灵入梦,隐隐约约把握住了自己那一道真灵的所在,一阵恍惚,卫渊隐隐约约看到那个‘自己’,穿着深红色的僧衣,单手竖立胸前,赤脚踏着莲花。

    肩膀上还停留着一只神俊的鹰隼。

    看上去是佛门武神的模样,既有慈和悲苦,又有忿怒降魔之意。

    卫渊双目凝固,旋即越发地幽深沉寂,这一道真灵本身是来自于秦末的他,经历过六国末年的豪杰辈出,也经历过大秦征服天下的壮阔,他曾无边傲慢地征服东海之外,也曾于乱世中流离失所,彷徨徘徊,而最后,固执地于复仇的时候,倒在路上。

    终其一生,都是为了家国而战。

    死后,真灵所留下的部分痕迹飞入玉龙佩。

    却被唐朝时候外来的僧人抽出炼化,化作了他的护法神。

    连大秦黑冰台的铁鹰战剑,都化作了这护法神的神兽,那是振翅于神州之上,为大秦而战的黑冰台啊,却变作为了一番僧随身护法,只是这一点,就让卫渊右手五指下意识抬起,下意识握合,要拔出剑来。

    直到摸了个空,卫渊才定了定神。

    意识到自己现在是卫渊,意识到自己的背后已经没有了那一柄大秦战剑。

    他闭了闭眼,定住心神。

    在他所卜算的那个画面里,这一道护法神处在一处处处散发光芒的地方。

    想了想,卫渊再度尝试和自己那一道真灵连接,并不是要瞬间将其融合,而是想要从旁观的角度看看,自己这真灵究竟是什么情况,是融合其中知识,却不直接同化真灵,既能够得到自己所需要的知识和法门,也能避免暴露。

    在那一刹那,卫渊眼前一亮,仿佛真真到了一处灵山妙境。

    玉宇琼花,应有尽有。

    莲台如同白玉,佛器都沾饰金粉。

    有地涌金莲,有天花乱坠,美不胜收。

    看上去是穷奢极欲,是富贵庄严,是人间不存的壮阔,处处白玉,当然看上去清净地很,但是这样又哪里能算是清静自在,本来在群佛诸神当中的那护法神睁开眼,左右看过诸佛,看到这些佛像虚幻,并非是真实。

    看到他们的内核都是一枚枚舍利子。

    这些舍利子散发出柔和的金色佛光,最终汇聚成了一个个佛像,又演化做这佛门盛景。

    舍利子就是佛门修士的修为所化。

    而这一所谓的佛门净土,难道说是以佛门前辈的舍利子所构建?班定远曾率武门弟子开辟真正的西域长城,张道陵则以历代真修为基石,创造了数千年真修的大梦天庭,那是以人为本,是历代真修为了庇佑人间所做的最后的努力。

    而卫渊眼前所见,这几乎是要真地弄出西天灵山,弄出佛门净土。

    以诸多佛修禅宗的遗骸传承。

    创造出了一尊尊高于众生的佛陀菩萨,创造出真的‘神灵’。

    而这,是和道门符箓天庭完全不同的,以神为主的净土。

    没有佛陀,尚且还能留下诸多遗祸影响,唯独禅宗一脉修心,现在真的被他们趁着灵气复苏时代,弄出了‘佛陀’,岂不是更要在神州的范围内大行其道?这些佛门弟子是要做什么?!

    卫渊心底情绪激荡。

    哪怕是他一瞬间察觉到不对,立刻收敛,仍旧是有些迟了。

    那一丝丝的情绪,在这一刹那,在这灵山净土,显得无比地刺耳嘈杂,庄严浩大的诵经声刹那凝滞,一位位盘坐在白玉莲台,手持黄金法器的神灵们转过头,面色慈悲如一,如同一个磨子刻出来的石塑,扑上了神圣的金粉,端坐在白玉的莲台上。

    他们看向那在眼底显露出人性的护法神。

    卫渊却恍然,原来慈悲若无波动,也和面无表情并无差别。

    眼底若无温度,神佛和鬼魅的区别在哪里?

    这等神圣的诸佛,却不如和他大声谈论争取吃烧烤的和尚来的真切可爱。

    其中一雄伟有力的佛陀似乎察觉缘由,双手合十,庄严喝道:

    “何方宵小。”

    “敢窥视我西天灵山,大雷音寺!”

    “还不速速伏法!”

    说罢,便伸手朝着卫渊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