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06章 修行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600
  第0206章 修行

    卫渊看着圆觉,不得不承认,他在那一刹那,真的有认真思考和圆觉这和尚一起去‘干一票’,把净土宗的那门《地藏本愿经》拿到手,可他在思考到下一步骤的时候发现了巨大问题。

    现在貌似,干不过。

    他们两个过去不是干一票,怕是给人干一票。

    圆觉很快也察觉到了这一点,挠了挠光头,叹了口气,满脸可惜地道:

    “就是不大好搞,一般佛敌手里头不会有地藏本愿经,可是真的要找会修行这一门法门,还修出名堂的,又有些难,佛门净土大开,和尚我还好,卫馆主你可能也要变得只知道念经礼佛了。”

    圆觉砸了咂嘴,有些遗憾。

    卫渊道谢道:“没关系,知道了这个方法,我已经是没有白来了。”

    圆觉笑呵呵道:“那就是最好了。”

    他一指桌子上的菜,道:

    “来,卫馆主,吃,今儿我请,想吃什么尽管点。”

    “千万不要客气。”

    ……

    一阵吃饱喝足之后。

    和尚摸了摸肚皮,扫码一刷,那边烧烤摊子的小哥儿客气地道:

    “不够。”

    圆觉瞅了瞅账户余额,转过头看向卫渊,双手合十,笑呵呵地道:

    “叨扰叨扰,卫馆主,这差一点钱,吃的过了。”

    卫渊失笑,取出手机来打算自己结账,那和尚抬起手按在手机上,道:“使不得使不得,卫馆主,就十块钱,有现钱没有?”卫渊取出十块钱来,看到那和尚把钱给了老板,然后把剩下的账一结。

    这才松了口气。

    回了桌子上,圆觉要把剩下那一点点果啤喝掉,满意地砸了咂嘴,从怀里摸出一个东西,递给卫渊,道:“说是贫僧请客,结果却还是让你也出了,这小东西对我没什么用处,你就收下吧。”

    卫渊随手接过,察觉不对,神色微有变化。

    展开五指,手心里两枚圆融的东西,散发温和佛性,正是舍利子。

    看向圆觉,道:“这,太贵重了……”

    圆觉双手合十,微笑道:“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不过是两枚破烂石头,有什么贵重不贵重的?贫僧留着这东西没用,还嫌压着身子累得很,如果还能救人,那就是大功德了,生前能够救助众生,死后若还能救人的话,那简直是最好的事情。”

    “这东西的唯一价值也就是如此了,舍利子如果装在盒子里供着,就是块烂石头,否则按照我师父的说法,就应该找个山沟子扔下去,陪着山里的野花开着,花开之后,没什么温雅,就劈头盖脸的香味儿,舒服得很。”

    “比寺庙里的香味儿更舒服。”

    卫渊五指握合,将两枚舍利子收好,想了想,随手将那收据展开贴放着桌上,并指在上面写了一道符箓,然后将这箓文递给圆觉,道:“既然这样,那么我就用这个来和你交换吧。”

    他笑道:“我不是和尚,也没你看得这么开,还是要一物换一物。”

    圆觉讶然,看了看那只以收据和白水画的符箓,以此物换两枚舍利子,他笑着指了指卫渊,洒脱道:

    “区区舍利子,也不过和这收据白纸如一物,不过是世上微尘罢了,凡俗之人执迷于此,不过是附加之物,又何必着眼执迷?卫馆主你深谙佛性啊……”

    卫渊看着那一道四不像般符箓上缓缓隐去的笔触,画符的手指背在身后,让那一道道溢散的流光不被人所见,语气温和笑道:

    “我可没有这样说。”

    僧人却只道他心里就当舍利子和这收据一般价值,都没有什么好执迷在意的,当下将这收据收好,笑道:“既然是卫馆主你画的,那么我定然把这东西收好,绝不离身。”

    卫渊这个时候才看到,这个僧人一身僧袍,也就提着化肥袋子做行礼。

    他最后问道:“如果我说的那个人和故事,都只是我编出来的,实际上并没有这么个人,也没有这件事情,你这么简单吧舍利子交给我,就不会后悔担心吗?”

    僧人单手竖立胸前,洒然笑道:

    “那么无论如何,贫僧都已救下那个人。”

    他大笑数声,转身洒然离去,然后随便推出来一辆老式的金凤凰自行车,吱呀吱呀骑着,口里哼着曲调离去,卫渊定睛看着他远去,心中慨叹,收敛思绪,思考下一步怎么办。

    想要弄到净土宗的法门,那可难得很。

    因为这个流派的弟子实修,是念佛,尤其是念名称佛,而助业之中有一个叫做赞叹供养,和尚只需要一心专念弥陀一佛的名号,念念不忘,以期往生净土。

    大概是会被禅宗最看不上的那种。

    这一脉始终没有加入特别行动组,没有让弟子在人间奔波,斩妖除魔。

    因为他们认为,这叫做杂行。

    净土法门的核心便是‘舍杂行,归正业’,什么叫正业?

    那当然是一心一意念诵弥陀佛,想着下辈子去极乐世界,无垢净土。

    也就是因为这帮宅死活不下山,圆觉才遗憾没法上门端了去。

    不过,真想要给武乙一条新的道路,也未必真的走净土宗,只是确认佛门确实是有类似的手段即可,卫渊还记得,自己秦末那一世真灵残留,被佛门僧伽所带走,成为了所谓的护法。

    既然他们将卫渊真灵残留的部分化作护法神。

    那么卫渊自然能够从其中得到类似的法门。

    打入敌人内部,然后薅自己的羊毛。

    也就是说,需要带着玉龙佩去当年僧伽抵达淮水之地,黑冰台卫士在那里折断霸王枪,将玉龙佩扔入淮水,僧伽抵达那里,擒拿玉龙真灵,演出了一场自导自演的僧伽降龟山老母,截断了本来属于无支祁的祭祀。

    带着玉龙佩去那里,就有相当大的可能性,回忆起部分当时的事情。

    再从其中得到佛门法门。

    卫渊思绪微定,又提了一瓶小木屋,骑上共享单车慢悠悠地往另外的方向离去。

    ……

    另外一条道路上。

    圆觉慢悠悠地骑着那辆自行车。

    路过面包店的时候,从裤兜里掏出了几张几毛钱,买了一个快过期的面包。

    而后他骑着自行车,到了路边,抬头看了看,停下车,提着那有着农药化肥几个大字的土不拉几的包,开过的豪车里,有衣装革履的青年,有身材窈窕的女人,挎着限量的名包,讶异道。

    “和尚?”

    “毕竟和尚嘛,都挺能挣钱的。”

    圆觉在车主眼里好奇的打量里,微笑点头,走进里面。

    办事窗口那里有个牌子,希望工程办事处。

    窗口里是刚刚大学毕业,衣着简单素净的年轻女子,圆觉把他的包放在地上,蹲下来,从里面掏出一叠现金,递过去,然后从自己大包裹里面找到一些有些破损的书,笑呵呵道:“贫僧淘来了不少的书,修修补补还行。”

    “这儿,漫画书,还有些科幻的书,应该还能用。”

    他把东西都递过去,擦了擦手,认真写下自己的名字。

    然后提着那个空荡荡的包,骑着自行车吱呀吱呀,走过繁华的城池,最后停在桥洞下面,皱了皱眉,因为那里停了一辆豪车,一个穿着僧衣的男人站在那里:“师侄,好久不见了。”

    圆觉道:“你可没有得了我宗的认可,不要来攀交情。”

    那一身福贵态的男人略有尴尬,左右打量了下这桥洞,看着那一张草席,周围的几只野狗,端着语气,道:“那好,不过,圆觉你这地方,过得可真是苦啊,我听说,你不是也打工么?”

    圆觉淡淡道:“自然。”

    “难道不给你工钱?”

    “老板管吃,给钱,贫僧每一分钱自然都花到了实处,绝没有一丝浪费。”

    “你花到哪里?”

    “过去,现在,还有未来。”

    “哈?什么?”

    “花在过去,是在我,要读书识字;花在现在,是与朋友交,坦荡从容……还有,未来。”

    “这亦是修行。”

    花钱怎么也是修行了?

    若是这样,那最有钱的人,岂不是修为最高的?

    这似是而非的机锋,那富贵僧人没法接话,只好尴尬到:

    “我看你不管怎么样也不富贵,怎么样,那两枚舍利子,只要一枚,我给你百万,价钱还好商量,现在那些东西可是有用的,不过毕竟烧出来没多少年,所以价钱上……”

    “住嘴!”

    圆觉扬眉,一声呵斥,道:“如果是你,哪怕是你把这桥洞都用钱塞满,我都不可能把舍利子交给你,更何况,穷的是你!”

    “一肩明月,两袖清风,贫僧富足得很。”

    那富态和尚还要开口,圆觉伸手拎起一块板砖,道:

    “你走不走?”

    “再不走,贫僧打爆你的狗头!”

    野狗呜咽一声,圆觉尴尬点头,道:“放心,不是你的。”

    “啊?你觉得我骂你?”

    “不……我万万没有这个念头的。”

    瞅着圆觉手里的板砖,那富态和尚本来还要再劝,却见圆觉臂膀肌肉贲起,好似随时要把那板砖以超过导弹的速度抛掷出去,只好狼狈地离开,圆觉松开手,板砖早已经化作齑粉。

    僧人怔怔失神,想到小时候的师叔是什么模样。

    那时候的僧众明明还有很多同行人。

    而现在,当下自己身边,却已无同行之僧。

    他笑一声。

    随便一张草席,僧人盘坐在草席上,手掌放在膝盖上,见到那些野狗的尾巴快要变成旋风车,看到猫儿讨好地绕圈,嘿然得意一笑,道:“你们不知道,今儿个的面包可好的很,又松又软,还加热了,最重要,我剩下的钱恰好能买回来。”

    他得意洋洋地取出买来的面包,撕下来,野狗凑上前来,轻轻舔舐,一只吃完一口,就会退开,让剩下的凑上来,猫儿窝在怀里,肩膀站着鸟,轻轻啄着他的光头,得得得,得得得,像是在敲木鱼。

    圆觉微笑看着这些生灵。

    他坐在破草席上,身前是众生,可是抬起头,从缝隙里,能看到夜色和星空,僧人失神。

    一身清贫非清贫,天地皆由我。

    是大自在。

    此世富贵非富贵,不过功名利禄一把锁,何处自在?

    “阿弥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