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03章 约定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2797
  第0203章 约定

    卫渊缓缓将视线收回来。

    这是一座以三千年的岁月所画的城池,却只困住了他自己。

    卫渊望向倒在地上,已经无力和整座祖脉之力抗衡的武乙,令地脉的封锁自然解开,已经彻底妖魔化的武乙倒在地上,那双眼睛猛地睁开,散发出淡金的色泽。

    而后,再度疯狂朝着踏入此地的卫渊发动了攻击。

    周围有着山海异兽魂魄的残骸,卫渊能够猜测出来,到了最后,武乙会疯狂地向踏入此地的一切除自己之外的存在发动攻击,而存在于天地间的那些魂魄想要从山海界攻入朝歌城,就必须要穿过这里。

    所以疯狂的武乙本身就是一道防线。

    卫渊抬手,地脉灵性溢散,化作一道一道的锁链,把武乙的手脚捆缚住,已经支撑到极限的武乙无法反抗祖脉山神的力量,被生生地拉住,停止了攻势,此刻他距离卫渊只有三步之遥。

    卫渊抬起手,并指点在武乙的眉心。

    这里不是人间界,天师道留下的人造天庭无用,天命赤箓也失去效果。

    但是太平道本身的法术还能发挥足够的效果。

    而安心宁神,本来就是太平要术基础的手段之一。

    而现在,是一地山神之灵在施展。

    卫渊双目微阖,整座山都在回应他的呼唤——

    敕令!

    ……

    最终。

    淡金色的山神神性化作符箓,没入了武乙的眉心,卫渊原本以为很难能够压制武乙三千年积淀下的兽性,让他的人性占据上风,但是出乎他的预料,武乙很快地清醒过来。

    就像是他本身也在无时无刻地挣扎着。

    只有有一丝丝外力的帮助,都不会轻易地放弃。

    那双泛着金色的眼瞳恢复了墨色。

    卫渊松了口气,收回手掌,让由这山中灵脉所化的锁链消散下沉,回归灵脉,然后看向武乙,缓声道:“王上。”

    武乙本能地遮掩住自己的面容,转过头去,回答道:“你认错了。”

    他露出右手的利爪,手臂上有毛发和鳞甲,充满了油污和污垢,道:

    “人族的王,岂能是一介妖魔?”

    卫渊眼底浮现一丝复杂的神色,开口道:“人族推选王,是率领部族的人,是保护族人不受伤害的领袖,而不是以容貌来选择,因其有称王的器量,所以才被推举为王。”

    “王上你又在躲避什么?”

    武乙眼瞳神色波动了下,许久后,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沙哑道:

    “你口口声声说王上,但是却不是我的臣民。”

    “你究竟是谁?”

    卫渊指了指山脉的灵脉,回答道:

    “是此山中之灵。”

    这样的回答显然无法让人满意,武乙沉默了下,道:“如果不是看到你去拦截了那群凶兽,我肯定不会相信你……但是,你去拦截了它们,孤王能感觉到,你并不是要图谋什么东西才去拦下它们的。”

    “我或许应当相信你。”

    “你比我更强,至少比现在的我强,所以你应该能够看得出来,我已经要到极限了……你之前和我的臣民们签下了契约,这里会有山海凶兽的魂魄侵袭。”

    “我已经守了很长很长的时间啊,终于等到了你的出现。”

    “剩下的事情,只能交给你了……”

    武乙叹息一声,闭上双目:“孤会化作妖物。”

    “现在的朝歌,只有你能杀死我。”

    “动手吧。”

    卫渊道:“……动手?”

    “你维持自己的理智到最后,是为了找到人杀了自己?”

    武乙平淡道:“孤只是不愿彻底化为妖魔。”

    卫渊刚刚已经察觉到,武乙在这三千年里不断损耗,他的身躯,几乎已经彻底被山海凶兽的魂魄所替代,他是在以自身的意志凌驾于这妖魂之躯之上,一旦他自己意志沉寂下去,就会彻底化作妖魔。

    看向毫无防备,放弃抵抗的武乙,卫渊没有动手,他道:

    “王上,你可还想要再看一眼朝歌城?”

    “真正的朝歌城。”

    武乙睁开双目,望向卫渊。

    卫渊有印象,之前武昱曾经说过,飞御打算在三十天之后的祭祀上自愿作为血祭,而那一次之后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十天,也就是说,再有二十天,是一场在古代需要血祭人祀的浩大祭祀典仪。

    卫渊语气从容道:

    “二十天,二十天之后,朝歌城会有一场规模很大的祭祀之礼。”

    “到时候同样会有孩子捧着朝歌城外代代开放的花,献给帝神。”

    “王上有兴趣,再看一眼朝歌吗?”

    他注视着武乙,道:

    “三千年已经等了过来,王上可还能再等二十日?”

    武乙沙哑开口:“二十日?”

    “对,二十日,二十日之后,再看一眼朝歌。”

    这个时候,可以去找女娇,去找天师府,哪怕至少留下一丝希望。

    武乙突地笑一声,道:“孤记得以前大祭之前,哪怕是王也要斋戒,有的斋戒典仪正好需要二十日,那么,最后再看一眼也好。”

    卫渊伸出手,于不忍之下,以一幻境将武乙围住,希望能够免去他的几分痛楚,最后留下了驳龙在这里,而后自身的意识收敛,这一个少年道人于微笑中散去,归于地脉之中。

    卫渊自己的意识则是穿过了青铜盘,回到了人简界,风扇嗡嗡地旋转着,三件青铜器再度坠下,旁边卫渊沉默许久,拿出了手机,翻找出女娇的号码,拨打了过去。

    ……

    驳龙孤零零待在山腹里,觉得各种不舒坦,尤其是那样貌狰狞的武乙,即便是驳龙自己同样是经历了几千年活下来的,但是它过得足够自由,足够舒坦,也无法体会那样的孤独绝望。

    卫渊的幻境让武乙陷入沉睡。

    他梦到了自己的朝歌城,梦到了城外的十里繁花,梦到了自己的孩子,梦到了那些尊敬自己的臣民,而后,驳兽突然感觉到了一阵阵异样的气机,它极警惕地转过头去,看向远方。

    每过一段时间都会来的凶恶魂魄再度出现了。

    但是这一次并不多,驳龙喷出鼻息,足下踏着云雾和雷火,准备按照卫渊的吩咐,守在这里,就在这个时候,本应该陷入沉睡的武乙竟然生生挣扎着苏醒过来,驳龙惊愕地看着那几乎像是怪物一样的男人冲杀向诸多恶兽的凶魂。

    武乙是如此凶猛和悍勇。

    驳兽帮忙分担了大部分的压力,战斗的时候,它突然明白,为什么这一次出现的凶魂已经不再像是壁画上记录的那么强大,是因为三千年的时间里,所有的凶魂都知道这里有一个强大的守护者,这几乎成了定规,那些游荡在山海界的魂灵,会自然地避开这里,只是偶尔会有些遗漏的进入这里。

    哪怕是武乙已经不如三千年前那么强。

    那种印象却已经留了下来。

    最后武乙以手中的战剑斩杀了最后一头凶魂,驳兽昂首长嘶,快速地奔跑起来,脚下留下了火焰的痕迹,在这里留下了一道一道的轨迹,武乙喘着气,他已经握不住手里的剑了。

    “二十天。”

    他自语着。

    武乙从剑刃的反光里看到了自己现在的模样。

    他将剑倒插在地上,调整着方向,于刃口上看到了自己的后背。

    然后伸出了右手的利爪,握在那一根根刺破了脊椎的骨刺,然后猛地用力,将骨刺生生掰断,武乙脸颊重重抽搐了下,几乎就这么倒在地上,但是等到稳定下来,他还是继续下去,一根一根全部掰断后,武乙的面容已经煞白。

    他用剑刃整理了自己的须发。

    用右手将已经化作妖魔的双足斩下,剔下了鳞甲,将剑交于左手,最后他突大笑一声,猛地用力,将右手一半手臂斩下,手中的剑倒插在地,属于妖魔的力量被剔除,这是大祭之前的斋戒,人族的王,怎么能够是一介妖魔?

    只是,他知道。

    他终于可以不用强大下去了。

    “痛快!”